The Song of Gendaya Chapter 3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大magician 一语中的,大家担心的就是这个,太阳将在几个小时后就要落山了,那时候邪恶的魔物又要出来为祸人间了。

就在大帐里的人们都陷入到短暂沉默的时候,弗兰特亲王把桌案上那张又未完成的书信团在了一起,扔到了旁边。

“看样子不需要向万Holy Mountain 派遣渡鸦了。”弗兰特亲王摆出一副可以松一口气的神态说道。

“为什么?”Linde 好奇地问道,他并没有明白这位位高权重的亲王话里的意思。

希莉丝抱着胳膊说:“虽说万Holy Mountain 就在米特兰国境之内,但就是现在派出渡鸦,估计天黑前它们也到不了万Holy Mountain ,那这封信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况且,现在有安杰诺在这里,又何必向天空神殿总坛求援呢?”

弗兰特亲王默不作声地望向了安杰诺。希莉丝所说的意思大致就是他所想的,只是还有一层关系精灵少女并不知道,那就是米特兰Imperial Family 与天空神殿的关系并不融洽,说白了这归根到底还是神权与皇权的利益冲突所造成的。

他的兄长米特兰帝国那位英明之主图拉斯皇帝Your Majesty 为了加强中央统治,一直致力于削弱神权,就在不久前他刚刚驱逐了十几位常驻于Imperial Capital 苍流城的天空神殿的大神官。

所以这位心急如焚的亲王一封简单的求援信迟迟无法完成就是因为有双方恩怨的成分存在。

而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想着怎么向万Holy Mountain 求援了,只要能劝得动那位在Gendaya continent 能排得上名字的大magician 出手帮助就应当足矣。

只是这位岁月丝毫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的大magician 此时并未表态,他只是微闭双眼摆着一副ancient well without ripples 的表情站在不远处。

而弗兰特亲王见到大magician 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情,心里难免着急。

这牵扯的不仅仅是这一片小小的落叶河区的安宁,如果放任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谁能知道那种邪恶凶残但并不愚蠢的邪魔下一步会做什么,那将在帝国中引起恐慌,还会造成一系列无法预料的连锁反应,那势必会影响数百年太平无事的庞Great Empire 。

就在亲王殿下犹豫再三准备降尊开口之际,Linde 却先说道:“安杰诺,你会帮米特兰吗?不能让邪魔伤害到无辜的平民百姓。”

安杰诺此时才eyes slowly opened ,他的表情依旧平静,他并没有正面回答Linde ,而是说:“我刚刚借用了杰菲尼克的眼睛观察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叶落河石桥附近的那座Great Saint 堂确实有古怪。”

“那是自然,bloodfiend 的仆从就是从那里井喷而出的!”弗兰特亲王接着话茬说道。

安杰诺摇摇头,依旧平静地望着弗兰特亲王说道:“亲王殿下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亲王殿下可知道那座Great Saint 堂有什么作用?”

“那自然是供人们供奉神明,并向神明献祭祈祷的场所。”

“它供奉的是哪位神明?”

弗兰特亲王略微一迟疑,他说道:“这里不是我的领地所在,我并不知道那是供奉哪位神明的。况且它看上去又老又破,应当早已被人遗弃许久了。”

安杰诺转头再looked towards Linde :“小殿下,还记得我们上次遇到bloodfiend 的仆从的情形吗?”

“难道……”

Linde 突然想起了一段往事,那还是他在瓦兰利亚王国南部的时候,那个叫做温伯特的残忍count 所居住的那座阴森恐怖的城堡里也有一座看似废弃的Great Saint 堂。而那日,安杰诺、撒鲁、蕾丽安娜还有他四个人在里面死里逃生,最终还是借助着安杰诺和蕾丽安娜两个法力超强之人的最强灭世的法力才将那圣堂下最接近地狱的Dark Altar 给完全摧毁。

“安杰诺先生,你的意思是那里也是个邪教徒的祭坛?”Linde 继续说道。

“没错,我是这么考虑的。”大magician nodded 答道。

“怎么可能!”弗兰特亲王几乎是和希莉丝同时开的口。

“没有什么是impossible 的。”安杰诺indifferently said 。

而就在这时,大帐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其中就有卡拉冈Captain 大嗓门的叫骂声,紧接着三个被双手捆绑的男人被人一脚踹进了大帐。

他们狼狈地倒在了地上,嘴上都被堵了破布团,wu wu 咽咽的,一副说不出的可怜模样。

“是你们!”希莉丝见到他们惊讶地叫了起来。

三个土贼看见精灵少女也在这里,起先惊讶,那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睛直冒光,紧接着“wu wu 呀呀”地想要表达什么,只可惜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实在说不出什么。

“希莉丝,你认识他们?”Linde 好奇地问。

“嗯,没错……”希莉丝nodded ,她略微思索了一下,便一脸鄙夷地说道,“那还是在找你的时候,他们自称是什么赏金团,专门做一些歪门邪道弄钱的买卖。”

坐在桌案后的弗兰特亲王sneered :“果真是一群挨千刀的家伙,现在就应该拉出去绞死他们。”

三个土贼听到坐在书案后的great character 如此发话,都stared wide-eyed “wu wu 呀呀”地说个不停。只是没人知道他们想要表达什么。

“卡拉冈Captain ,看样子他们想要戴罪立功,但说什么我确实听不清楚,去把他们嘴里的破布拿出来。”亲王殿下命令道。

“是的,主人。”

只见魁梧的亲卫Captain 谦恭地回应着便上前就帮他们取布团,并one after another 瞪了他们一眼,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

三个土贼同时took a deep breath ,便跪在了地上。

“米德勒。”

“安迪斯。

“乔伊姆。”

“巴克利赏金团三人组愿意为您效劳!”三个土贼异口同声地喊道。

“告诉我,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又做了什么!”说话的是大magician 安杰诺。

三个“Bounty Hunter ”望着这位身着白袍极为英俊的男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只听到书案后面的男人用极其低沉的命令口吻说:“回答他的问话!表现好的话,我可以从轻发落你们!”

此时的“巴克利三人组”听到那位有权有势的男人如此说道,便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先回答着问题。

虽然这些“Bounty Hunter ”词句搭配混乱,但在场的人们还是大致了解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那是在一周前,三个人在想要去盗掘一个小贵族陵墓的时候,无意中在荒野上遇到了一位样貌极美的风韵女子。见色起意的三个人山前就是一阵骚扰,但女子似乎并不害怕他们,反而告诉了他们一个关于一笔泼天财富的线索。

起先他们还在怀疑,但那个女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媚术很快就让他们Divine Soul 颠倒了起来,于是他们就像三个牵线木偶一样任那女子随意摆布。

在那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他们拿着工具跟随着那个极美的风韵女子来到了那座早已废弃得不成样子的Great Saint 堂里。

那晚身着一袭black robe 的女子给他们指了个位置就要他们拆掉神龛往地下深处挖掘,并扬言无尽的宝藏都在下面。

三人立马来了干劲,本以为这挖土的苦力活儿起码要几天才能完成,只是didn’t expect 拆掉神龛后,下面不见夯土层,而是一块巨型的大石板,石板上似乎还画着一些难以辨认的咒文。

他们并未多想,抡起大锤就把石板敲得粉碎。

只见石板下面出现了一个向下延伸的通道,通道里向下的阶梯足够五人并排而行,而里面阴风阵阵,让人浑身不寒而栗。

三人有些想打退堂鼓,但一想到下面那无尽的财富,便又兴奋不已。

当他们回头看去,却发现原本带他们而来的女子早已不见了踪迹,只有一盏泛着微弱黄光的马灯孤零零呆在原处。

想到只要有财宝,什么样的女人不能找啊,于是他们将密道的入口扩大了许多,整个向下的阶梯都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而就在这时,一股邪恶的气息自密道黑暗的尽头冲天而出,Great Saint 堂外的夜空突然乌云滚滚,电闪雷鸣,暴雨倾泻而来。

而他们身下的密道深处却传来了一阵阵由远及近的诡异嚎叫声……

他们忘记了财富,返身拔腿就跑,一直冲向了无边的夜幕。

“那个女子长什么模样?”希莉丝frowned 问道。

“这个嘛……”为首的那个叫米德勒的土贼沉吟着。

“他一定是莱雅……总是不断变换外貌的Demoness ,问他的长相没有什么意义。”安杰诺说道,“接下来,我们应该到那里去看个究竟。”

“安杰诺先生是要帮我们了!”卡拉冈Captain 兴奋地插嘴道。

只见大magician 泰然自若地nodded ,他的眼眸却转向了Lin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