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heat Is Too Much Chapter 1010

热门推荐:

咝……他笑什么啊?

瞥见马洛斯脸上略带鄙夷的微笑后,正在持“丈”冲锋的William 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被他的冷笑弄得后背有点儿发麻。

再加上知道对方不仅是知识教会的初代教皇,还可能是in this world 最“接近”True God 的十阶职业者,William 本就没什么底的心里顿时一阵发虚。

难道……我有什么很明显的weak spot 被发现了?他有把握能瞬间秒了我,所以才会突然开始冷笑?但拉胯Goddess 也没提示啊?

然而即便心中惴惴不安,但考虑到自己似乎也没得选了,再拖下去情况只会更差,William 便只得按照原计划,端着教皇树直接莽了上去。

“holy light 牛逼!”

伴随着一道底气略有不足的喝声,【fearless 宣priest 】的专属battle skill 【fearless 宣讲】被瞬间激活。

靠着与马洛斯间整整50级的最高职业等级差距,这次【fearless 宣讲】带来的额外holy light 附伤直接飙到了500%,金白两色混合的holy light flame 陡然勐涨一大截,当father-in-law 树擎着“太阳”被刺出时,那极尽绚烂与璀璨的holy light 华,更是将all around 映得好似地上Divine Kingdom 一般。

……

要来了么?

看着那轮已经砸到自己身前的白金烈阳,马洛斯自信地合上智慧之书,并隔着身前半透明的蛋壳状护罩,抬手moved towards William 的方向连点数下。

虽然不知道对方准备使用什么样的spell 能力来对付自己,但封禁元素流动的【源能闭锁】必然不会出错;

接下来便是阻滞spell 能力构架的【rune 溃灭】,和能够强行抹除spell 节点的【基石崩坏】,最后再接上强化施法失败时backlash 的【恶意解离】和【精神震荡】,就算彻底齐活儿了。

在这么巨大的干扰和制约下,哪怕是阿波罗亲自使用的Light God 术,也绝对impossible 架构成功。

而像对方这样还没摸到十阶门槛的sorcerer ,恐怕一瞬间便会遭到backlash 和封禁,最好的结果也是精神受创,如果对spell controlling ability 太差的话,甚至大概率会当场爆体而亡……

不!他已经死定了!

看着将自己的五道divine technique 照单全收,连一道反制手段都没能躲过去的William ,马洛斯regretfully shook the head 后,随手撑起一道新的护盾,做好了迎接“血肉烟花”绽放的准备。

可惜了,即便有着命运的指引,但能够将这么多势力玩弄于鼓掌之中,他确实是个优秀的人才,然而你千不该万不该plot against 到我的头上,否则……

嗯?等等!你在干什么啊!你的divine technique 呢?!!!

next moment ,金白两色的烈阳轰然落下。

那曾令上万亡灵束手无策的恐怖太阳,再次绽放出了令人生畏的力量,瞬间便把马洛斯仓促布下的防护层层碾碎,将他架在身前的双臂齐肩蒸发,胸腹处更是被灼得焦黑一片。

而附着在外层的些许white 的圣焰,更是如同附骨之疽般,附着在他的身上疯狂地燃烧着,并趁机continuously 吞噬着他体内的Death Power ,令本就受创不轻的他更是雪上加霜。

这是怎么回事?

被白金烈阳恐怖的冲力轰飞后,顾不得琢磨到底哪儿出了问题,马洛斯赶忙趁着还没有被golden scorching sun 完全覆盖,在自己破布娃娃般的身体all around 镀上了一层holy light ,将golden 烈焰的直接伤害降低了九成。

紧接着顾不得会不会遭到plot against ,撕开一道Space Crack 匆忙钻了进去,险之又险地避过了【龙骑秘枪】的全力刺击,总算是没有被满含holy light 的教皇树正面命中。

而与此同时,远处蓄势已久的教皇安心中一喜,立刻双手十指交叉,

竖在胸前fiercely 一握。

在William 震陡然瞪大的双眼中,这片由真假两名初代知识教皇共同开辟出来的空间,宛如一件被遭到了重锤击打的精致瓷器般,自上至下炸开了近万道large and small 的裂痕。

而其中足有几百道裂隙,彷佛开在了什么极为terrifying 的位置,large and small 的尸体碎块儿接连掉出,无数股红得发黑的粘稠血浆,亦沿着空间壁黏答答地滑落了下来,内中更是传来了一道极尽愤怒的癫狂嘶吼。

“你这个该死的骗子!”

在William 满是茫然的眼神中,一条到处都是缺损和深细碎割痕的手臂,自他身后某处空间裂隙探出,并死死扒住了space wall barrier 的外沿,在上面留下了一个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血手印。

极为吃力地空间裂隙中钻出后,在空间裂隙中失去了大半身体,仅剩下一头一手的马洛斯再不复之前的风度翩翩。

血肉缺损了大半的嘴巴一张一合,带着色泽森白的下颌骨激烈地摇晃了数下后,终于吐出了一句怨念无比深重的质问。

“你的divine technique 呢?身为财富教会的Holy Son ……你怎么一直在用Holy Church 的holy light ?”

“……”

不是……你这话就没道理好么?

作为一个亡灵,你的holy light 不也用得贼六吗?我一个人类稍微会点儿holy light battle skill 怎么了?还有,刚才我就想问了,财富教会的Holy Son 到底是什么鬼?

“你可能……对我有点儿误会……”

被father-in-law 树烧得喷香的William 龇了龇牙,抬手给自己丢了两个治疗后, 疼得直抽凉气的他勉强直起身,嘴唇哆嗦着道:

“我跟财富教会……可没什么关系……而且……咝……我是个近战啊……”

“……”

近战?!

瞠目结舌地听完了William 的回答后,马洛斯刚想说些什么,但看着远处正在快速弥合space crack 的另一个自己,知道再孪氯ザ喟牖岜焕涝谡馄占淅铮偈臂碌匾灰а溃啃兴嚎占浔诶葑炅顺鋈ァ

“你们给我等着!”

“别跑!”

伴随着两道近乎同时响起的喝声,远处的教皇安匆忙出手拦截。

但刚才破碎整片空间的能力似乎消耗不小,他的反应终究慢了一步,只堪堪截下了马洛斯的手掌,依旧还是被他逃掉了最重要的脑袋。

“可惜……”

一脸regretfully 松开交握的双手后,教皇安叹气道:

“他已经点燃了神火,几乎没办法彻底杀死,我原本准备把他困在这片空间里的,didn’t expect 他对空间的研究虽然不如我,但也没有差太多……你在干什么?”

“Eh……”

当着“初代知识教皇”的面,把“初代知识教皇”的手掌塞进space ring 后,William 神情腼腆地smiled and said :

“没什么,就是捡点儿东西……

那个……顺便再告诉你个坏消息……这个boss貌似还有second stage ……”

――――

emmm……有点小卡文……只码出来一章……第二章应该写不完了,差得明天补……/(ㄒo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