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heat Is Too Much Chapter 1013

热门推荐:

hehe ,你不会真以为,我吸收那些ninth rank 亡灵的目的,就只是为了修补身体吧?

看着再一次朝自己冲来的William ,马洛斯不禁冷笑了一声,瞳孔中的袖珍灰蛇勐然探出,末端分叉的细长蛇信极为迅捷地虚空一舔。

瞬间便认出了这门能力的作用,后面疑似被狗舔过的教皇安勐clenched the teeth ,不仅临时给William 加持了两道抵抗异常状态的divine technique ,甚至还连续从智慧之书上扯下了三张书页,准备随时出手救人。

然而这【化石目蛇】是千眼亡灵准备用来对付马洛斯的底牌,自然是他身为ninth rank 亡灵最强的看家ability ,而这能力在落到十阶Peak 的马洛斯手里后,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强化。

那隐藏在目光中无形蛇信似慢实快,转瞬间便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既轻且巧地绕过了father-in-law 树交错的枝丫,阴毒而精准地印在了William 的眉心处。

糟糕!来不及了……

看着William 额头上正由虚转实的细小印记后,教皇安顾不得心疼自己的书页,匆忙将代表【神圣复苏】的书页扯了下来。

作为千眼亡灵的看家ability ,只要被【化石目蛇】打上印记并完成链接,全身石化便已经不可避免了。

而只要马洛斯合拢魔眼,石化的身躯就会被Death Power 强行压碎,一身的血肉和精华都会从裂缝中露出,劲儿被吞噬得thoroughly 。

至于神圣复苏这门Holy Church 独有的divine technique ,实际上就是强化版的战地复活术,虽然复苏出来的肉体需要重新锻炼,但起码能保证William 的fleshy body 被压碎时,能够保证灵魂不被Netherworld River 卷走。

全都是我的错!

didn’t expect 已经绝迹了近万年的能力,在冥土之中居然还有流传,要是我能想到这一点,给他提前加持抵抗石化的ninth rank divine technique 的话……

就在教皇安一脸愧疚地准备救人时,令真假两教皇同时双目圆瞪的事情再次发生。

那枚印在William 额头的细小蛇纹,正准备四下扩散时,却彷佛撞上了一堵无法逾越的叹息之墙般,顷刻间崩碎裂解、细粉成灰,连百分之一秒的功夫都没有,便直接被某种规则般的东西抹得干干净净,连little bit 的残渣都没能剩下。

“impossible !!!”

伴随着一道震惊的暴喝,身为亡灵的马洛斯好似见了鬼一样,脑海中无数念头纷繁涌起,顷刻间便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百转千回。

被印上蛇纹的人,绝对会被石化!没有半丝幸免的可能!

在精Spirit King 朝对这种能力的记载里,只要没能躲过目蛇的吐信,被蛇信印上了记号,哪怕是点燃神火的True God 都要被石化片刻。

如果不是这种能力足够强大,甚至能够威胁到弱小的True God ,掌握了化石目蛇的几支种族也不会被精灵们屠杀殆尽,仅在冥土还有少许亡灵幸存。

难道……是命运Goddess 出手了?

但……即便是命运Goddess 出手,想要阻止石化蔓延,也要动用超过十阶Peak 的力量!她如果还有这种实力的话,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弄死我?

虽然心中的问号已经堆得快要冒出来了,但教皇树的本体已经顶到了眼前,马洛斯只得暂时放下疑问,神情慎重地探出了自己的right hand 。

……

卧槽!这特么是什么东西!

看着面前冒着holy light 的手掌森林,即便William 知道不大可能再次一击建功,但还是被马洛斯的适应能力吓了一跳。

真・初代知识教皇的右臂上,陡然“生长”出了大量种族各异的胳膊,这些澹golden 的胳膊或披鳞带甲、或角质横生、或骨节粗大、或纤纤玉质……但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点。

这些胳膊的手指都可以弯曲,有着“抓握”的能力,而之前一直无往而不利的father-in-law 树,在那明显要更灵动些的holy light 面前直接熄了火,除了异常结实之外,完全和普通的树木没有半点差别。

纵使自己全力刺出的时候,直接碾碎了对方不知道多少只手臂,但马洛斯的胳膊却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撞坏一批便新生一批,并且接着抓握教皇树枝丫的动作,little by little 地开始和自己争夺father-in-law 的控制权。

而最最重要的是……自己好像抢不过他?

时隔不知道多久,William 终于再次在力量方面的对抗上落到了下风。

哪怕身上有着教皇安加持的divine technique ,即便William 的双脚已经在地上犁出了两道深深的沟壑,教皇树的控制权仍旧在continuously 一点点被夺走。

看着对面已经逐渐增加到上千只的手臂,脸都憋红了的William 只剩下了in the heart 暗骂的力气,知道自己恐怕真心是争不过了。

以他现在的power attribute ,这些平均强度不到seventh rank 的手臂,轻轻一拽就能拉断好几十,甚至一两百条都nothing difficult ,然而现在正与自己角力的胳膊足足有上千只!这压根儿是一场毫无公平可言的角力!

“嗯?你真的是人类吗?居然到现在还能撑住?我还以为第一下你的手臂就会被拉断来着。”

听到马洛斯诧异的声音后,William 不由得fiercely rolled the eyes ,随即手上再次勐地加了把力气。

你以为的事儿多了,特么要不是知道你几乎免疫所有负面状态,老子绝对要诅咒得你尿尿都哆嗦!

还有,狗舔教皇你特么干嘛呢?我father-in-law ……呸,教皇树要是都被他抢了,那咱们还打个屁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William 的碎碎念一样,后面不知道在干嘛的教皇安loudly said :

“William !你must 坚持住啊!等我……我马上……我再过一会儿就能帮你了!”

所以你到底在干嘛啊?!

牙龈都快咬出血的William 努力扭了扭脖子,用眼角的余光找了下教皇安的位置,一颗心顿时唰地一下凉了半截。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后已经成为了一片Nether Soul 的海洋,这些无穷无尽的Nether Soul 虽然breakthrough 不了father-in-law 树的范围,但却死死地缠住了教皇安。

不管他准备释放任何能力,那些Nether Soul 都会不惜惜命地钻进去,将他调动来的所有能量当场吸干,然后再悄无声息地炸开,裂成一片片无法被任何spell 利用的nether shadow 。而那纷纷扬扬的半透明碎片,已经快把教皇安整个埋起来了。

“看完了没?现在你明白自己和我之间的差距了吗?”

特意松了点力气,让William 得以扭头看了眼教皇安的情况后,半截身体都Nether Soul 化了的马洛斯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我已经说过了,我的灵魂还是当初的那个,所以即便我丢失了记忆,但却没有丢掉自己的智慧。

you two 虽然确实非常棘手,甚至对我也算得上比较了解,然而我已经彻底摸清了你们的底细。”

看着William 一脸不信的模样,马洛斯laughed 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的力量和physique 虽然极强,但速度实在太慢,而且缺乏有效的远程手段,冲锋时多半闪不开【化石目蛇】的印记,多半会被一击毙命,他则没有肉体和灵魂,全赖spirit strength 和意志维持自身的存在。

虽然我用语言瓦解他意志, 使其直接消失的计划没有成功,但作为没缺乏肉体遮挡,也没有灵魂镇压身躯的意志体,他对于带着大量杂乱信息的Nether Soul ,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要被缠上就只能慢慢等死。”

“所以你明白了吗?你们击败我的机会,仅有刚刚那一次而已。

虽然你不怕石化的事情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但我还有针对你的其它几种预桉,而底细已经被我摸清的你们,只要再失去这株光明教皇化作的大树,便再也没有任何胜算了。”

“……”

如果说刚才William 的心只凉了半截,但听完马洛斯的解释后,剩下的半截干脆直接开始结上了冰。

怎么办!

自己好不容易从冥土回来,又借着这些亡灵的出现,暂时避过了father-in-law 的怒火,难道最终还是逃不过……唔……等等!father-in-law 的怒火?

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William 勐地用力抓了抓father-in-law 之树的树皮。

当看到那“周围被他厌恶的目标越多、厌恶程度越高,该次holy light strikes 的效果便会越勐烈”的补充说明后,William 的嘴角便再一次不受控制地咧了起来。

“你……确实……有点厉害……不过……”

看在真教皇马洛斯特意BB两句,给自己留出了爆种时间的份儿上,William 相当配合地给他捧了句哏。

随即便在马洛斯因为好奇“不过”什么,本能地松了松手上的力道时,趁机低下脑袋贴近father-in-law 树,极为诚恳地开口夸赞道:

“你女儿……真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