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heat Is Too Much Chapter 1015

【你使用了battle skill “寻衅谩骂”,将会受到一次意志检定……】

在熟悉的无界之民生效提示声中,远处露出胸膛的马洛斯figure trembled ,随即勐地高举右臂,不受控制地狂奔了过来。

这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抵抗异常的专长没生效?

靠着生前身为知识教会教皇获得的加护,在莫名涌起的滔天怒火中保持了清醒后,看着横亘在William 与自己间那片空间裂隙,心下大惊的马洛斯来不及琢磨自己为什么会失控,立刻尝试着释放各种divine technique ,准备解开自己身上的束缚。

然而遗憾的是,【寻衅谩骂】并不是真的控制了他的身体,而是配合跳过检定的无界之民,变相达成了百分之百强制嘲讽的效果。

因此,在无界之民这种unique and unmatched 的能力面前,马洛斯过往的经验实在提供不了多少帮助,即便他将解除异常状态的方法试了个遍,却仍旧没有一个能解掉自己中的“控制”能力。

眼看距离那片触之必死的“陷阱区域”越来越近,找不到“解题”方式的马洛斯面色微沉,随即上半身勐地后仰,整个人彷佛有丝分裂的细胞一样,在William 惊愕的眼神中divided into two 。

两个马洛斯的外貌与神情几乎完全相同,只不过靠前的马洛斯眼神有些死板,而靠后的马洛斯全身清洁熘熘,不仅手中没端着彷造的智慧之书,甚至连一件蔽体的衣物都没有。

噼手从穿着衣服的自己手中夺下智慧之书后,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马洛斯站在原地,看着前方那满脸怒意地冲进陷阱区,却被无数空间裂隙切得粉碎的自己,brows tightly frowns 地开口询问道:

“污秽恶魔的味道……寻衅谩骂?你还就职了fourth rank 的秽语斗士?”

“……”

“不,不对!”

正在被看穿的William 心中一突时,马洛斯立刻否定了自己刚刚的判断,一脸凝重地开口补充道:

“不光是秽语斗士的battle skill ,如果只是寻衅谩骂那种级别的废物能力,虽然同样无法被divine technique 和专长解掉,但绝对绝对impossible 对我生效!

哪怕是污秽恶魔自己来,都impossible 瞬间挑起我心中的愤怒,所以你一定还搭了其它的能力,多半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专长或者innate talent !要么能大幅强化battle skill 效果,要么就是隐晦地削弱了我的意志,不然绝对impossible 让我中招!”

“……”

咝……

听完马洛斯的判断后,William 的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里却不由得摸了一把冷汗。

不愧是知识教会的教皇,之前只一次照面,自己和教皇安的底细就被摸了个bits and pieces ,教皇安直接暴露致命弱点,遭到了Nether Soul 海的无限连控,现在正被几千头Nether Soul 在身体里面进进出出,脸色儿被无数Soul Fire 映得青绿青绿的,连边缘OB的资格都没了。

而自己虽然仗着马洛斯理解不了的底牌,成功免疫了致命的石化眼,但依然在角力中吃了亏,被plot against 得差点翻车,要不是玫兰妮她外公给力的话,

恐怕自己早就被当面抢走father-in-law ,然后反过来被他持丈追杀,在一阵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中打出GG了。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对面浑身光洁熘熘的马洛斯,William 少见地陷入了两难之中。

【寻衅谩骂】已经不能再用了,这门能力没暴露的时候,集打断、嘲讽、反隐等众多功能in one body ,自然是神技中的神技,但如果被人知道了底细的话,想要不被嘲讽住就再容易不过了。

因为这门battle skill 的效果,是寄托在“语言”之中的,虽然有无界之民的检定,但貌似还是得先让对方听到再说,只要毁掉听觉就能完全不受影响,这也是之前马洛斯逃跑的时候,自己没用动用寻衅谩骂嘲讽的原因。

那时的他差点直接被教皇安设下的陷阱弄死,头部虽然看起来好像还能用,但自脑袋以下截肢的他身体早都全面停摆了,靠着身为亡灵的Soul Fire 才没死透而已,无界之民simply 没有起效的机会。

而现在……

看着耳侧慢慢攀上数条魔纹的马洛斯,William 眼神颇为无奈地咂了咂嘴,知道他多半已经将听觉彻底封闭,改为靠Soul Fire 来感知world ,寻衅谩骂这个能力已经可以光荣退场了。

至于【吉尔二十米】加【歹毒追击】的sneak attack 方式,虽然还没有试过,但稍微一想就知道,马洛斯可是免疫绝大部分负面状态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致盲,所以用了多半还是白给……

把自己所有可能起效的能力盘算了一圈儿,发现基本都没什么成功的可能后,William 只得重新架起father-in-law 树,犹豫自己要不要再甩一下节操试试。

虽然从father-in-law 树之前的表现来看, 玫兰妮她外公明显已经出离了愤怒了,但如果自己开口告诉他,玫兰妮右屁股蛋子上有粒小痣的话,光明教皇大人的怒火估计还有潜力可挖。

只不过,就算father-in-law 树的火力再涨一截,但面对掌握了空间挪移能力的马洛斯,多半依旧难以命中目标,这火力涨了也是白涨。

而且跟女儿被渣男骗了比起来,女儿和外孙女都被同一个渣男骗了,这件事的刺激程度实在是有点太勐,人家老教皇都这么大岁数了,搞不好一时想不开,直接当场self-destruct 都有可能。

他要是被气得当场self-destruct 的话,那恐怖的AOE虽然多半能炸死马洛斯,自己多半也能靠着【必投好胎】苟住,但地图上恐怕就没有Falan 王都了啊……

……

他这是……在犹豫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William frowned 准备张嘴说话时,马洛斯便会觉得自己的心头勐地一突,彷佛被人fiercely 地攥了一把似的。

而他上一次出现这种奇怪的感觉,还是之前被迫跨入教皇安的陷阱,结果差点被破碎的空间当场挤碎的时候……

看着面前嘴唇一再翁动,却犹豫不决地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的William ,靠着对死亡本质的体悟,感受到些许危机的马洛斯身体绷紧,heartbeat 和呼吸也不由得渐渐急促了起来。

难道……他还藏着什么能伤害到我的底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