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heat Is Too Much Chapter 1016

热门推荐:

而就像William 觉得老鼠拉龟无从下口一样,面对这个一身谜团的奇怪人类,智计百出兼且阅历丰富的初代知识教皇,同样也觉得自己的脑壳一阵青痛。

马洛斯愿意对着Death God 和知识之神发誓,在他两千零好几百年的人生中,还是头一次遇见这么难缠的家伙。

剧毒、诅咒、石化……这些东西全都试过了,在对方身上压根儿没有半点效果,而他手里的教皇树更是麻烦至极,那茂密的树冠简直就是一堵Copper Wall Iron Bastion ,九成九的远程攻击只要一卷就能拨开。

而且这家伙还皮实的惊人,估计ninth rank 的巨人都不一定有他结实,被漏过去的那点零星spell ,就算命中了也造不成什么伤害,估计自己辛辛苦苦打上半天,一道fourth rank 的治疗就全都给治回来了,怕是连伤口都留不下。

至于仗着速度优势近身肉搏……

抬头看了眼拎着教皇树左遮右挡的William ,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瘦弱的身材后,马洛斯相当明智地放弃了这个疯狂的念头,毕竟送死的方法多得很,真没有必要选个这么憋屈的。

不行!不能再等了!

实在有些挨不住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袒露身体的马洛斯咬了咬牙,抬手在自己身后掏摸两下,取出了一把细长而尖锐的匕首,随即抬手一刀重重地戳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既然breakthrough 不了教皇树的防御……那我就活活耗死你!

“puff!”

一道细微的裂响从身前响起,正在思考办法的William 只觉得胸前一凉,心脏前方的衣料瞬间开裂,左胸处的皮肤也naked eye 可见地凹陷了下去,并出现了一道既细且薄的white 压痕,似乎被人fiercely 地捅了一刀。

而在那刀痕最尖端的位置上,一团细小得只能用粒来形容的血珠缓缓渗出,随即迅速滑落并四下蔓延,在William 心口处绽成了一朵造型奇诡的血色并蒂花。

【Divine Item “无终薄刃”对你发动了专属battle skill “同命之死”,联结目标所受到的伤害,都将一并出现在你的身上,而你身上受到的伤害,亦将同步出现在对方的身体之上】

【请注意,由于Divine Item “无终薄刃”的专属特技“至死方休”,在你与联结目标其中之一迎来死亡前,这种联结将永远will not 结束】

“……”

等耳边的system hint 结束后,William 摸了摸胸前的纹样,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浓浓的错愕。

啊这……你认真的么?

……

还好,他那项奇怪的能力虽然强大,但似乎并不能免疫Divine Item 的battle skill 。

在看到William 胸前血色的并蒂花纹后,一刀刺穿了自己心脏的马洛斯relaxed ,面上再次露出了那种胜券在握的笑意。

“你是个有趣的对手,但最终还是我赢了!”

将齐柄刺入心口的匕首拔出来后,看着对面似乎正在找着什么的William ,真教皇马洛斯微笑着朗声道:

“放下手里的光明教皇吧,他已经impossible 在保护你了,现在出现在你胸口的,是Divine Item 【无终薄刃】的并蒂纹,我对自己造成的所有伤害,都将一并出现在你的身上。

而我是早已死去的亡灵,即便肉体支离破碎也不会死亡,但你却是个血肉之躯的人类,只要我开始伤害自己,不论你的治疗能力有多强,早晚都有被我彻底杀死的时候。”

已经稳操胜券的马洛斯取出匕首,face doesn’t change 地挨个剔掉了自己左手指甲,而在甩掉不停抽搐的手掌,换了只完好无损的新手后,他便微笑着朝疼得直冒冷汗的William 喊道:

“来吧人类!和我谈谈!”

“把你那个奇怪能力的真面目告诉我,

并发誓永远不会泄露我的秘密,接着主动跳入Netherworld River 洗去记忆,我就给你个痛快!

如若不然,我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用最为痛苦的方式,little by little 地将自己慢慢剖开!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万刃……wu! ”

感受到自己腰间勐然传来的剧痛后,马洛斯frowned ,一脸不悦地朝William 道:

“你刺穿了自己的肾脏?这里虽然是致命伤,但如果准备直接自尽的话,那就想太多了,作为掌握了死亡本质的人,在我不允许的情况下,就连死亡都是种……嗯?”

伴随着马洛斯满含诧异的闷哼,一蓬炽white 的圣焰勐然自他腰间炸开,并循着Death Power 的轨迹,疯狂地舔舐起了他的其余内脏。

那门会吞噬负attribute 能量的圣焰?

这么说……他已经发现【无终薄刃】的效果是双向的了?

所以,他主动打穿了自己的肾脏,就是为了把这东西送到我的体内吗?

脑海中过电一般连着闪过数个问题后,真教皇马洛斯coldly snorted ,立刻调来大量Death Power 压上,趁着体内的white 圣焰没成规模时,一口气将其彻底熄灭。

“很好!”

“居然这么快就想到了办法,还敢于毁掉自己的内脏博取胜利,看来你不仅有着出色的判断力,还有一颗无比坚强的内心。”

开口给了William 一个自认为公允的评价后,马洛斯神情冷澹却不无尊重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放心,我已经看到了你的信念,所以不会再说给你个痛快之类的话了, 像你这么意志坚定的人,是绝对impossible 屈服于痛苦的。

只不过in this world ,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靠着信念挺过去,而死亡恰巧就是其中之一。就算你靠着强大的意志和过人的智慧,找到了反抗我的办法,但结果仍就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些被你寄托了希望的圣焰虽然奇妙,能够大量吞噬Death Power ,进而干扰我体内的力量运转,但这些火焰的数量终究还是太过稀少,只要控制着超过它吸收限度的Death Power 压上去,就会被瞬间熄灭……

别忘了,你可是毁掉了自己的肾脏,才勉强送来了这些white 圣焰,但身为亡灵的我在扑灭圣焰后,可以随意修补更换自己的身体,而你呢?你又有几个肾脏可以用来消耗?”

“……”

看着对面一脸傲然的马洛斯,冷汗直冒的William 咂了咂嘴,随即攥紧手中的蛛后碎牙,将大量焚净圣火灌了进去,把体内刚刚长回来的右肾再次烧成了灰烬。

紧接着,疼得龇牙咧嘴的他颤颤巍巍地站直身体,单手把枝叶沙沙作响的father-in-law 扛了起来,朝腰后炸开一团white 火焰的马洛斯发动了冲锋。

爷的肾虽然不多,但对付你已经够用了!

――――

昨天是说这个(副)本儿完结啊,咋unfathomable mystery 传成我割鸡完结了……

额……不过从某种意义上好像……传的貌似也不全都是错的……/(ㄒoㄒ)/~~

两点左右还有章2K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