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Cheat Is Too Much Chapter 1132

  乱舔黑丝的黛安芬Elder 被抬走了。  有精灵女王的divine technique 顶着,老人家自然不会出什么major event ,只不过舌头肿的有原来三倍大,外加浑身的肌肉遭到了蛛毒的重度麻痹,估计要穿上三两个月的尿不湿而已。  “饿……绝对不承印……这叫念金术!”  在被几名侍者七手八脚地搀上担架时,黛安芬Elder 仍旧使出吃奶的力气转过脑袋,一脸倔强地对William 吼道:  “居然僧产……有毒的造物……杯……北鼻!饿……饿毒!”  听到她大着舌头吼出来的话后,William 不由得满脸认同地nodded 。  老人家这句话还是没错的,舔了会中毒的黑丝确实太恶毒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毒素免疫,所以这种产品缺陷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  ……  唉……又一个……  在黛安芬Elder 口吐白沫地被抬走后,全力维持divine technique 的精灵女王擦了擦自己额头渗出的细汗,随即眼神复杂地望向了William 。  “啊,这个事儿我可以解释的。”  注意到精灵女王的目光后,William 面带歉意地主动开口解释道:  “我得承认,刚刚拿这个东西出来,确实有坑她一下的意思,不过眼下这个情况我是真didn’t expect 。  毕竟这上面的毒素虽然猛烈,但主要是水溶性的,generally speaking 要用毒牙刺入体内,或者勒破表皮接触到血液时才会生效。  如果她检查的时候只用手去碰的话,也就是又痒又疼地肿上两天而已,不会麻痹得这么严重,没成想她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上嘴开始舔了啊!”  精灵女王hearing this slightly nodded ,sighed 道:  “嗯……我其实……大概也猜到了,这应该的确是一场意外……”  但……意外或许是真的意外,但最近发生的意外是不是稍微有些多了啊?  抬眼看了看William 后,精灵女王in this brief moment 突然很想问问他,对方到底是不是准备来灭国的。  ……  在今天之前,整个精灵之森中,拥有ninth rank 战力的人原本一共有八位。  其中四元Su Family 的patriarch ,因为和对方起了冲突导致一死三伤;自然会的大司教犯了重罪,被对方打得现在还昏迷着;而执掌森之绿都的黛安芬Elder ,刚刚又意外被他拿出的炼金造物毒倒……  所以,现在精灵之森中还能动弹的高阶战力,已经只剩自己和统御树人的绿荫长者两个了。  但自己先是全力催动四时之景,又遭到大司教的sneak attack 暗算,身体还没等恢复好又不得不长时间维持divine technique ,眼下因为消耗过度,实力恐怕连normally 里的两成都没有,所以整个Elf Race 已经在unconsciously 中,到了两千年来最为虚弱的时候……  真是要了精灵命了……这人难道跟我们Elf Race 天生不对付吗?  看着对面一脸“我很无辜”的William ,眉头紧蹙的精灵女王忍不住娇吟一声,随即用力捂住了自己因为消耗过大而隐隐发痛的脑袋。  你来到精灵之森才一天……才一天啊!  八名ninth rank 水平的战力,直接或间接得因为你没了六个半!要是你在这边呆上一个月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得灭族了吗?  “en? 女王Your Majesty 你头疼吗?”  见到面色发白的精灵女王,一脸痛苦地伸手捂住了额头,还指望通过她多拿点儿技术的William 立马凑了过去,满眼关心地提议道:  “要不我给你治治吧?我虽然不会解毒,但学了些Holy Church 的治疗秘术,自问在治疗方面还是挺擅长的。”  “这……不必了吧……”  虽然觉得William 确实不像是故意的,但考虑到对方一天之内废掉了大半个精灵之森的恐怖战绩,精灵女王还是本能地有些抗拒,忙不迭地摇头道:  “我的头疼并不是受了伤,而是短时间内消耗过大导致的,一般的治疗术应该解决不了头疼的问题。”  “没事没事。”  看了眼周围堆了一地的古董卷轴后,预感这次必定plentiful harvest 的William 心情大好,一脸笃定地道:  “你现在的情况,其实和忧思过度导致的神经紧张差不多,holy light 秘术虽然没有办法彻底解决头疼,但纯净的holy light 在扫过你的头部的时候,应该能极大程度地缓解状况。  而且我的holy light 虽然级别不高,但因为就职过专精肉体恢复的【光耀秘卫】,所以给别人治疗时的效果是同阶healer 的三倍多……之前跟你一样被迷失剑兰扎伤的Prince ,我只花了几秒钟就把他治得差不多了,所以治一下肯定有效果的。”  这……倒不是效果强弱的问题,我主要怕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诅咒,比如说遇见你的精灵一定会extremely unlucky 之类的……  见精灵女王仍旧有些犹豫,而且眼神在悄悄地往自己身上瞟,William 不由得诧异地挑了挑眉。  “怎么?是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什么……”  实在sorry 把自己的“封建迷信”讲出来,再加上确实头痛难忍,精灵女王便轻咬嘴唇nodded and said :  “毕竟你是客人嘛,我只是觉得有些sorry ……那就麻烦你了……”  害,这时候你还跟我客气啥,待会儿分技术的时候多给我两箱卷轴就行了~  ……  眼见精灵女王同意了自己的治疗,William 便在屋里找个地方让她坐好,随即伸手贴上了她的额头,开始用holy light 秘术一遍遍地温养对方疲惫的脑神经。  “唔……”  在被William 的手掌贴上额头,接触到他温度颇高的掌心后,精灵女王忍不住眨了眨眼后,有些sorry 地提醒道:  “那个……稍微有点烫……”  “啊?是吗?”  听到她的话后,正在努力催动holy light 挑了挑眉,以为她说的是holy light 秘术,便温言comforted :  “没事儿的,这都是正常情况,肯定是有一点温度的。”  “好……好吧……我觉得也是……”  实在sorry 告诉William ,自己指的其实不是holy light ,而是他的手稍微有点烫人,精灵女王便只得含混地跳过了这个话题,转而默默地接受起了对方的治疗。  不得不提的是,William 在治疗方面的水平还是相当出色的。  在被温热的holy light 疏通过几次后,精灵女王的头痛虽然没有停下,但症状明显减轻了不少,而搭在额头的那只大手,除开灼得人额头发烫心里发烧外,也确实让她舒坦了很多。  注意到她颇为“享受”的表情后,William 不由得默默地加大了力度,争取让这位脸嫩的女王多欠点儿自己的人情,待会儿要技术的时候好再多捞一点。  “啊呀……”  没料到威某人的突然发力,被脑海中陡然强了不少的Holy Light Power 吓了一跳,精灵女王subconsciously 地贝齿微微咬紧,不自觉地漏出了一丝轻吟。  被自己发出的暧昧声音羞了一下后,又感觉到额头灌入的Holy Light Power 微微一滞,精灵女王再也没法装沉默了,只得避开William 的目光,开始没话找话道:  “你……你好像很熟练啊……”  “是吗?”  满脑子都是技术分享的William ,完全没注意到两人的对话逐渐变味儿,便一边琢磨着该对那些技术下手,一边随口replied :  “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给别人这么弄,你满意就好了。”  “这……这样啊……”  干巴巴地回了一句后,感受着额头越来越热,甚至开始带来些微灼烧感的手掌,精灵女王忍不住指了指他的手掌,开口提醒道:  “你那个……真的……好烫人啊……”  “en? ”  William hearing this 诧异地眨了眨眼,随即突然想起了什么,忙不迭地把right hand 抬了起来。  果不其然,一枚鲜红的手印,正结结实实地盖在精灵女王的脑门儿上,原本白皙细嫩的肌肤也已经悄然肿了起来。  哦擦!我的手也摸过黑丝!怪不得老在说烫,她这是中毒了啊!  从William 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不对,而注意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right hand ,精灵女王同样也反应了过来。  呜!我……我就知道!你这个人绝对和我们Elf Race 不对付!你就是我们Elf Race 的克星啊!  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后,感受着自己又刺又痒的额头,精灵女王知道上面有毒,实在不敢伸手去摸,只得一脸焦急地反复询问道:  “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我自己看不到!你告诉我啊!”  “……”  “额……有点儿红……而且还肿了……”  把情况如实相告后,William 先是讪讪地挠了挠头,随即有些sorry 地comforted :  “没事没事……这种情况一般过两天就好了,嗯……你现在这样也没法出去,要不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出去给你找点儿药?”  “你……你……”  扑到桌边找到了一面镜子后,看着自己额头上又红又肿的手印,欲哭无泪的精灵女王不由得哀叹一声。  还要肿两三天……完了……那the past few days 我该怎么见人啊?  在恨恨地跺了跺脚后,她咬着牙looked towards William ,发自内心地想要打人,但考虑到对方一片好心,却又抹不开面子真的动手,只得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地道:  “你……去!你快去!你简直就是我的克星!”  “……”  自知理亏的William 再次挠了挠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推门离开,准备去给她要两瓶消肿的药剂。  然而令William didn’t expect 的是,他才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被一名“熟人”给截在了路上。  ……  看着面前面色涨红两眼充血,额上青筋暴起,好像刚被人煮过一样的精灵Prince ,William 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眼带不解地询问道:  “克莱尔殿下,你已经醒了啊……话说你刚刚去干什么了?怎么脸色看起来这么红?”  你……你特么还好意思问我干什么了?你怎么不想想自己干什么了?  看着面前明明被自己堵了个正着,却仍旧在试图转移话题的William ,精灵Prince 不由得took a deep breath ,随即咬着牙提醒道:  “我……有个精灵knight-errant 的Secondary Profession ……对于整日在林间穿梭游荡,追逐猎物的knight-errant 来说,感受风的律动是一门必修课……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风的律动?什么意思?  被对方没头没尾的话弄得有些发懵,William 皱着眉道:  “我知道了,然后呢?”  然后?然后风会把声音传到我的耳边!你们在屋里做的事情,我已经什么都听到了啊!  见William 到了现在居然还在装糊涂,精灵Prince 实在没脸把那些“啊呀”、“东西”、“烫人”、“红肿”之类的话重复一遍,只得咬着牙一言不发地死盯着William ,试图用自己锋利无匹的眼神,直接tú tú 死这个刚刚高了自己一辈的人类。  然而可惜的是,即便真刀子都扎不穿William 的一身厚皮,trifling 几发虚空射来的眼刀子,压根儿连给他挠痒痒都不配。  “你是有什么事儿吗?”  等了半天没见精灵Prince 开口,再加上被他吃人一样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William 只得开口催促道:  “克莱尔阁下,我这边得去要几瓶药剂,如果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能不能先把路让开?”  “……”  “hmph! ”  回了William 一个无比沉重的鼻音后,精灵Prince 把攥紧的right hand 递了过去,一枚小小的药瓶赫然躺在了他的手心。  “en? ”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要什么药吗?二话不说就直接瞎给?  见William 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却迟迟没有动手去接药,精灵Prince 便扯过他的手掌,动作异常粗暴地把药瓶塞了进去。  “少废话!给你你就拿着!”  满脸怨意地瞪了William 一眼后,精灵Prince 嘴唇微微翕动了几下,subconsciously 地想要嘱咐他两句,希望他不要弄得太“过火”,但考虑到对方突然暴增的辈分,却又无论如何都开不了这个口,最终便只得狞着一张脸,伸手moved towards William 隔空点了点,随后咬着牙扭头就走。  “……”  什么毛病?  看着精灵Prince 莫名地有些佝偻的背影,William 不由得再次frowned 。  要说对方讨厌自己吧……听见自己需要药剂,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直接就给了;但他要是不讨厌自己的话……那这张臭的要死的脸又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William 只得伸手摩挲了一下精灵Prince 强塞过来的药剂瓶。  【弱效轻伤药剂(优)】  【炼金药剂】  【森之绿都出品的优品外伤药,因为使用了较为珍惜的植株作为素材,因此带上了一丝淡淡的Life Aura ,在祛淤止血、消肿化伤等方面有着极佳的疗效……】  唔, 这功效除了不能解毒之外,倒还真不能说完全不对症……所以他怎么知道他妈脑门儿肿了?  看了看system 给出的item 说明后,William 似乎隐约抓到了什么,而当琢磨了一下knight-errant 的能力,并回忆了一下自己和精灵女王间的对话后,反应过来的他再一次尴尬地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  Aiya ……这事儿闹得……话说你这脑补能力也太强了吧?  ……  “等一等!”  为了避免这个事儿再继续发酵下去,William 连忙开口叫住了精灵Prince ,一脸诚恳地解释道:  “你可能有点儿误会,我跟你妈之间其实是清白的!”  听到William 的话后,远处的精灵Prince 猛地一个踉跄,那杀人一样的眼神立刻再次瞪了过来,然而他那通红的眼眶和bright and intelligent 的眸子,似乎也暴露出了其内心的不平静。  “废话!她可是Elf Race 的女王!你们……你们之间当然是清白的!今天……今天也什么都没发生!”  声音先严厉后软弱,最终微带哽咽地反复强调了几次后,精灵Prince 连忙重新背过身去,一边说一边走,而且越走速度越快,最后更是直接跑了起来,风中只留下了他崩溃的低喊声。  “总之……你们……我……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wu wu wu ……哇!”  (ノ*T_T*)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