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emon Sect Can’t Go On Chapter 270

  第270章 路遇玄都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Xia Qingyang 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猴子现在还不是很有牌面的样子!

  那么问题来了,猴子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大佬的视线成为一幕大戏中重要棋子的?

  Xia Qingyang 不由得嘀咕起来……或许从它出生那一刻起吧!

  他想起了对这猴子出生时的描述似乎也是不凡,那双眼绽放divine light 甚至能够惊动高卧Nine Heavens 的玉帝。

  那么它的不凡必然也会被纳入那些大能的视线中去。

  而若是知道西游这个剧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那么也不难知道其实眼前这石胎内正在孕育并且估摸着似乎已经快要出世了的猴子,其实对于那剧本来说并不是那么非它不可。

  毕竟西游大戏的目的是佛门为了向东土传教。

  真正的主角唯有一个,那就是转生十世了的Jin Chanzi 也即是Tang Sanzang 。

  其他人……说穿了就是护卫,人选并不一定,或可随时替换。

  这孙猴子说是佛门护法,可是佛门已经从阐截两教弄去那么多人了,缺打手吗?

  若说佛门要心腹打手摆脱dao sect 的制约……可这猴子跳脱得很,怎么看也不像是能乖乖听话的,那一棒子别反过来拍到佛门自己头上就好了。

  Xia Qingyang 怎么都不觉得这猴子会是个出色的护法人选。

  他琢磨着眼前的石胎,心说这石胎能说得上特别的,大约就是沾染了Empress Nuwa 的Power of Fortune ,又被天外Chaotic Evil Qi 所侵染吧。

  可是他推算一番又觉得好像不太对,怎么这石头里面的Chaotic Evil Qi 并未有任何遮掩,却没有被Purple Heaven Divine Thunder 给一下劈了?

  “你也发现这块石头的奇特之处了?”

  忽然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在Xia Qingyang 身边响起,他连忙转头看去。

  却见一个面容模糊的azure clothes 道人带着温和的笑容站在这石胎的另一端,身上玄奥的Dao Accumulation faintly discernible ,仿佛时时刻刻都在与this world 交互着。

  这是位大佬!

  Xia Qingyang 瞬间就有这种感觉。

  可是随后又觉得不对,好像比真正的大佬还弱了一点。

  在他所接触的那些大佬们来说,反倒不会有这么明显的Dao Accumulation 痕迹……毕竟Saint 已经成了道本身,而这人的状态则还在试图掌握道。

  Xia Qingyang 心中诸多猜测,表面上则是露出疑惑色道:“本想直接劈了这石胎,只是忽然想到这石胎中的Chaotic Evil Qi 如此明显,不该被忽略……所以猜测这是否是哪位大能刻意留着的?”

  那azure clothes 道人答道:“是啊,这石头中的Chaotic Evil Qi 经Nuwa Holy Mother 的Power of Fortune 重塑,已经融入此方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我和teacher 都很期待,这里能蹦出个什么样的生灵来呢。”

  Xia Qingyang 当时就懵逼了一下,随后脑中瞬间浮现了这道人的身份,便问:“可是玄都Senior Brother 当面?”

  “hahaha ,被你猜出来了。”玄都archmage 显得很高兴,一派真性情。

  而随着他好心情地笑声,周围竟然是野草丛生百花盛放……这是位能够以自身心情影响周边万物的大能!

  同时Xia Qingyang 也对这玄都archmage 话语中透露出来的含义颇为惊讶……

  感情,现在这枚石胎就是Supreme Purity Saint 人的‘生命实验’对象?

  他的脑中仿佛出现了一位Old Daoist Priest ,在Nine Heavens 之上motionless 地盯着这块石头,千万年的每一点变化都不曾放过。

  于是思路转到西游开启前的大闹Heavenly Palace 中……老君为何要把这猴子丢到alchemic furnace 里再炼一炼呢?

  可不是就为了完成这‘生命实验’的最后一步么……特别是那一bottle gourd 的Nine Revolutions Golden Pill 都被这货给吞了啊,Saint 的Spirit Pill 哪里是这么容易入口的?

  这分明就是老君放任的嘛。

  反正Xia Qingyang 意识到了,就目前来说,这猴子的后台就是Supreme Taoist 。

  不过只是作为一件试验品而存在,不像他,至少还是工具人……

  不知为何,他的心理波动与旁边某个人发生了共情……这还真稀罕,怎么会有人和他这种工具人发生共情呢?

  结果他眼神一转,就和人玄都archmage 那真挚的双眼对上了……确认过眼神,大家都是老工具人了!

  Xia Qingyang 眨了眨眼,人玄都archmage 已经很有经验地说道:“懂就行了,闲话不能聊。”

  真是老工具人的觉悟啊!

  Xia Qingyang 心领神会,他稍稍定神道:“这石胎中的Chaotic Evil Qi 会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吗?”

  玄都archmage ‘hehe ’said with a smile :“能有什么不利啊,真要是不行,拍死就行了。”

  真是个耿直的回答,孙Great Saint 就没点脾气的么?

  Xia Qingyang 则是懂了……这可是dao sect Saint 之下的最强工具人,别看他此时身上什么都没有,需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头顶Heaven, Earth, Profound and Yellow Exquisite Pagoda ,脚踩Tai Chi Chart ,手掌乾坤尺……谁来都是死。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silhouette ……哦豁,原来介就是dao sect 法宝架初代机啊!

  而玄都archmage 已经又说道:“even more how 这石胎中spiritual object 终究是以Chaotic Evil Qi 所生,道家Samadhi True Fire 便是它最大的克星,不怕的,它翻不起多少浪来。”

  Xia Qingyang 蓦然想起了那西游路上被‘三昧系列’Divine Ability 给折磨得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的猴子,心说‘难怪’!

  archmage 又说:“你我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难得相遇,不如论道一番如何?”

  Xia Qingyang 当即明白这是archmage 要指点他Cultivation 了,连忙nodded 应下。

  不过此地荒郊野岭的,海上日光直射又是颇为燥热。

  Xia Qingyang 便以Innate 灵云幡释放出一片云床垫在脚下、云幡遮挡在头顶,论道环境一下子就舒适起来了啊。

  archmage 看得连连nodded and said :“Junior Brother 这主意好,这法宝也好……就是嘛,法宝就是要让人过得舒适才是好法宝,总是像大爷一样怎么行。”

  总觉得这have hidden meaning 啊。

  Xia Qingyang 不敢多想,邀请archmage 坐下便开始论道……

  机会难得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Xia Qingyang 已经发现这位archmage 的cultivation 真的是太profound 了……竟然是从水火入手演太极,又从太极悟阴阳,而后再从阴阳推Five Elements ……

  这一番深入浅出的讲述,使得Xia Qingyang 对太清immortal art 的理解飞速拔升。

  玄都archmage 乃是太清高足,讲道之时虽然没有天花乱坠,却也吸引了周围无数生灵的靠近……万物皆有向道之心,这便是他们的机缘。

  只是玄都archmage 在讲了三天三夜之后便不说了,毕竟Xia Qingyang 此时的cultivation base 也就是Heavenly Immortal 级别,再profound 点他也听不懂。

  随后他便话题一转,转而与Xia Qingyang 聊起了这天下major event 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