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emon Sect Can’t Go On Chapter 271

  第271章 收了个猴子

  遇到玄都archmage 给自己讲那Three Realms 秘闻,Xia Qingyang 也是颇为欣喜的。

  因为这些事情虽说是趣闻,可里面总藏着许多秘辛!

  就好像偶然间archmage 提到一嘴:佛门攻略血海的行动受到了不知名阻碍,疑似Netherworld River Old Ancestor 并未死透,有return in a swirl of dust 的迹象。

  还有:Three Realms 之中魔影重重,Supreme Purity Saint 人推测随着佛门崛起demonic path 也将作为佛门的阴面同步而生。

  又有:Three Realms 之中的demon 、邪道cultivator 对某位Old Ancestor Qingyang 十分仰慕,准备共举Alliance Leader 云云……

  Xia Qingyang 当时就是face full of black lines ,他说:“这群人真是无聊。”

  玄都archmage laughed heartily and said :“我倒是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说不定teacher 所说的那也要同步崛起的Demon Sect 就在这里面呢?”

  “要不Old Ancestor Qingyang 亲自去莅临指导一下?”

  Xia Qingyang 当时就想要捂脸,他觉得自家dao sect 里的大佬就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Xia Qingyang 抗拒道:“我能拒绝吗?”

  玄都archmage ‘haha ’said with a smile :“玩笑,玩笑。”

  两人于是不再提这事。

  然而Xia Qingyang 总有种自己又要被安排了的感觉,这种如芒在背的危机感令他颇为无语……archmage ,您别一声不吭肚子里瞎捉摸啊,再劝我一下呗,再劝一句我就答应了呢?

  可人玄都archmage 是有牌面的,被拒绝了一次之后怎么可能再提起来啊。

  不过就在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archmage 忽然转头looked towards 另一边道:“喲,这Little Monkey 还在这里呐,我们两现在不论道了,自去吧。”

  Xia Qingyang hearing this 也看过去,就见那是一只毛色非常好看的小金丝猴。

  先前他们论道时周围来了许多生灵,可是随着他们论道结束这些生灵也就各自散去了。

  毕竟这些对于它们来说都太profound 了,完全听不懂。

  唯有这只小金丝猴就算听得懵懂,也一直在这里静静地呆着,显得颇有毅力。

  而且它仿佛听得懂两人的话,哪怕archmage 叫它走,它也很倔强地留在这里不动弹。

  最后两人也就干脆不去理会,继续谈谈说地……至少被这么一打岔,气氛上就没那么僵了。

  倒是在聊天时,Xia Qingyang 的左手衣袖里冷不丁地就滚出了一枚小月亮,小月亮gu lu gu lu 地滚落到了云床上,好像在云里卡住了。

  随后那衣袖里又是一阵蠕动,紫貂也从中钻了出来,连忙将这小月亮抱起放在自己背上……紫玉大约是明白了,谁才是自己真正的主子。

  她驮着小月亮一溜烟地跑到了那只金丝猴的身边,然后低声耳语了一番,那金丝猴便立刻醒悟了什么,然后带着紫玉和小月亮一同钻入了悬崖mountainside 坡上的林地中不见踪影。

  玄都archmage 见状嘴角微微一抽,道:“Junior Brother ,看起来望舒Fairy 在你这里过得很愉快。”

  Xia Qingyang hearing this 心中一动,便忍不住问起道:“Senior Brother ,你知道如何让阿纤恢复过来吗?”

  玄都archmage 摇头道:“望舒Fairy 其实十分特殊,她看似不如生养了十日与十二月的羲和Goddess ,可实际上她还是一位掌控了时光profound mystery 的Goddess 。”

  “她在Samsara Palace 无数岁月,已经被无数的情绪残片以及轮回profound mystery 带入了时光长河中。”

  “此时留在这世上的,其实也就是她的一道projection ,若非有这道projection ,她随时都会迷失在时光长河内。”

  “而她本身又不愿回来,或许她此时真正的意志,正无比留恋地停留在Ancient Era ,那个羲和Goddess 还存在着的时间吧……”

  Xia Qingyang 无奈地问:“那她就回不来了吗?”

  玄都archmage 失said with a smile :“当然回得来,你现在不就在一点点地将她从那梦里拽回来吗?”

  “或者说,对于沉睡的她来说,在你身边发生的一切才像是个梦吧。”

  Xia Qingyang 挠了挠头有些听不懂了……这些大能的事情啊,他realm 不到就是不懂。

  随后他又问起了Daoist Lu Ya 的事情。

  这次玄都archmage 的回答就颇为内涵了。

  他说:“当年的Monster Race 其实已经因为对Human Race 的屠戮而沾满了业力,这位Monster Race Crown Prince 也是如此……按照当时的Heavenly Dao 发展,Monster Race 要彻底退出Heaven and Earth 争霸的舞台,被Human Race 取而代之。”

  可是在天发murderous intention ,在Monster Race Celestial Court 气运彻底崩坏,要降下heavenly punishment 的时候……

  本该死于heavenly punishment 的Daoist Lu Ya 被羲和Goddess 以替命之法代为抗下了那次heavenly punishment 。

  羲和Goddess 虽然为天后,可她在Monster Race 残杀Human Race 的时候一直都在偷偷地帮助Human Race ,所以Human Race 对这位天后始终充满了感激之情。

  在这种感激之下,其实她是可以在这场Monster Race Celestial Court 的崩塌中幸免的。

  可她为了自己的child 做出了最令人感到不值也是最mother 的一个决定,她顶替了陆压死去,让陆压这个最后的儿子活下来……

  如此一来,这陆压等于是继承了自己mother 留下的所有善缘,难怪能够在劫后还过得那么好,活蹦乱跳地跑出来到处惹是生非。

  Xia Qingyang 忍不住问:“Senior Brother ,能弄死这Daoist Lu Ya 吗?”

  不知为何,他在知道了这一点后就更想要弄死陆压了。

  玄都archmage shook the head 道:“Nuwa Holy Mother 会保他的,否则要是能杀他,我就先杀了。”

  Xia Qingyang 眼中霎时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来。

  他不甘心地说:“可是Empress Nuwa 只是保他不死,没说不能让他遭罪啊。”

  “哦?细细说来!”玄都archmage 忽然来了精神。

  Xia Qingyang 则是将自己与Daoist Lu Ya 的那一段冲突说了出来……

  archmage hearing this 大感兴趣,他说:“putting it that way ,现在那陆压的Behead Immortal 飞刀还有钉头七箭书都被你毁了,就他一人空身逃窜去了?”

  Xia Qingyang nodded 道:“目前是这样,不过谁知道他是否在这Three Realms 某个角落里有找到个Monster Race 据点从而休养生息呢?”

  archmage 一听就乐了:“这个简单,回头我就找Tai Chi Chart 推算一番。”

  “haha ……Holy Mother 的面子肯定要给,可是咱们Human Race 的仇也不能不报啊……when the time comes 咱就封了他的妖力,狠揍一顿出气。”

  他仿佛找到了下个阶段的乐趣,一下子从有些懒散的样子变成了活力十足……果然,快乐要从别人身上找啊。

  而就at this time ,阿纤已经骑着紫玉从林地间回来了,紫玉的情况颇为凄凉,竟然是用Golden Cloth Rope 拴着,拖了一大块芭蕉叶的水果过来。

  那只小金丝猴也跟在身后,cautiously 地用另一块芭蕉叶托着一捧红润的液体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Xia Qingyang 只是轻轻抽了下鼻子就赞道:“好酒,这就是Monkey Wine 吗?”

  玄都archmage 则是心有感悟地说:“这猴儿倒是有心了……这就是缘分啊,Junior Brother 不如就收了它吧。”

  Xia Qingyang 当时就stared wide-eyed 道:“Senior Brother 别乱开玩笑,小弟one’s own cultivation still not perfect ,怎可误人子弟。”

  玄都archmage 揶揄道:“Junior Brother 和通天Martial Uncle 真是不一样啊……不过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收下这猴儿吧。”

  这话……

  Xia Qingyang 猛然醒悟起自己工具人的身份,随后挠挠头道:“好吧,就当是honorary disciple 。”

  他认命了,不就是收个honorary disciple 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