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emon Sect Can’t Go On Chapter 272

  第272章 真是驱神Great Saint ?

  那只金丝猴高兴极了,放下了装酒的芭蕉叶后就快乐得手舞足蹈。

  可是在感受到两位‘大佬’的目光之后又连忙收敛了起来,乖巧地站在旁边唯唯诺诺。

  它是真的很聪慧呢。

  Xia Qingyang 倒是也有些喜欢了。

  这种灵慧又有向道之心的宠物……啊呸,honorary disciple ,是值得好好培养一番。

  总觉得,又和通天Master 产生共情了呢!

  可是他没收过disciple ,更重要的是这第一个disciple 居然还是只猴子……这怎么教?

  这时他那挂在Innate 灵云幡上的青阳灯又响起来了:“小disciple 莫急,为师这里有一篇《万灵Shape Transformation Art 》,你让这小徒孙去练了,很快就能化形。”

  这次那青阳灯的光线很快就化成一道光幕,显露出一篇文字来。

  Xia Qingyang 目光一扫就记住了这篇文字,随后无语地一言不发……

  然后那边就传来声音:“我懂,好好闭关努力comprehend 大道嘛,我懂的,hehe ……”

  就没声音了。

  Xia Qingyang 脸色一垮,就知道跟这货说什么都没用。

  “tsk tsk ~”

  archmage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一脸‘节哀’地patted Xia Qingyang 的肩膀,然后一言不发起身就要走。

  作为一个资深工具人,Three Sects 法宝架之鼻祖,他很清楚自己是时候该走了,不然留下万一被波及到了怎么办?

  Xia Qingyang 则不想放过他,连忙叫住了他道:“Senior Brother 这就走了?小弟以后若是有事,该如何找你?”

  这可是个真大腿,赶紧抱好了才是要紧。

  然而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这archmage 摇摇头道:“莫急莫急,为兄先去Northern Entirely Reed Continent 处理二三事,然后很快就要化身入轮回,届时还要请Junior Brother 照拂一二。”

  Xia Qingyang 没有问缘由,只是道:“好的,Senior Brother 化身转世的时候只要去地府说一声就行,我亲自安排。”

  玄都archmage 摇摇头道:“那倒不必,该安排的teacher 都安排好了,我只是去走个过场罢了……哎,每次都是顶着teacher 的名头去做事,累的。”

  作为同样的老工具人,Xia Qingyang 很清楚这时候他知道的越少越好,便只是笑said with a smile :“Senior Brother 辛苦了。”

  archmage 则是继续说道:“届时为兄的化身转世到Southern Gaze Division Continent ,要替teacher 传播dao sect 思想,恐怕会遇到一些外道阻拦,所以需要Junior Brother 准备一些护道之事。”

  Xia Qingyang 眨了眨眼,听起来这剧本好像有些耳熟?

  而archmage 又说:“本来是想邀一些阐教Junior Brother 帮忙的……结果阐教Junior Brother 人都没了……只能找Junior Brother 你了。”

  Xia Qingyang :“……”

  他总觉得这玄都Senior Brother 在diss他。

  他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没有说话,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而玄都archmage 也就顺势告辞了,双方也没什么依依惜别,就这么洒脱地分别。

  Xia Qingyang 看着眼前的那依然在孕育中的石胎,然后再看了看自己眼前的金丝猴,忽然间心中有所触动推算了一番……

  哦,这猴的品种叫‘禺狨’啊……

  等等,他好像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孙猴子的结拜brother 们当中好像就是有一个叫做‘禺狨王’的?

  可是眼前这金丝猴是只母猴啊?

  所以,这是‘驱神Great Saint 禺狨王’吗?

  Xia Qingyang 有些烦恼。

  不过根据他这段时间与孙猴子那些拜把子brother 们的‘不解之缘’,他觉得很有可能啊!

  所以这么speaking of which ,他与那佛法东传的西游的因果是逃不开的了?

  略略有些无奈,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左貂右猴’收拾东西便升起了云床漂洋过海。

  speaking of which ,先前没有出来走走还没感觉,但是在出门绕了这么一大圈之后他才发现,原来与这Flower Fruit Mountain 隔海相望的地方,就是他的‘出生点’Great Azure Mountain 啊!

  总感觉绝冥冥之中自有各种安排。

  如此他倒是可以顺路再去Dark Forest Country 看看了,也去看看他的Azure Yang Sect 众人,也不知他们此时情况如何了?

  在云床上,Xia Qingyang 顺势将那片《万灵Shape Transformation Art 》点入了金丝猴的脑中,让它自行comprehend 修习。

  它也是有造化,否则在这越来越难以cultivation 的当下,生灵哪怕开了慧根都不一定能够Cultivation 得道。

  唯有像这金丝猴这般得到‘点化’才行。

  这猴子很聪慧,如获Supreme Treasure 立刻入定cultivation 。

  其实这是Major Sect 之中异类Disciple 的正统Cultivation 过程,区别于寻常Monster Race 那样打熬妖体强化自身,这Major Sect 正统的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就是先褪去妖身Cultivation 成人,然后再开始作为人的cultivation 。

  毕竟dao sect Three Sects 都是以人established Sect 嘛。

  而Ancient Monster Race 其实也是如此,不过它们所修的则是‘Innate Dao Body ’,也就是Great God Pangu 的模样。

  在这盘古开辟的Heaven and Earth 下,当然唯有修成盘古的形状才能够获得最大增益……

  结果现在的Monster Race 反倒是不讲究这个了,都是一味地打熬自身的本体,人形化形也是一点都不认真,各种grotesquely shaped 。

  这么不认真的化形怎么出息得了?

  所以现在的Monster Race 基本处于断了inheritance 的状态,自个儿瞎练。

  金丝猴如今算是Section Cult third generation disciple 了,当然不能再这样。

  它得要好好化形,然后当个有牌面的Section Cult Fairy ……

  ”wait a minute” Xia Qingyang 思绪刚到这呢,就连忙把这猴子以Divine Sense 摄起来荡在云床外面。

  他说:“以后记住了,不许随地大小便!”

  麻烦,这Section Cult Fairy 的养成计划看起来还颇为曲折,他忽然有些没信心。

  不过他转念就想到了他的Xue Si Senior Sister ,信心就又来了……是啊,Xue Si Senior Sister 可是能够把哪吒那brat 都教育得有模有样的,现在不过是教个猴子当好一个Section Cult Fairy ,肯定没问题!

  Xia Qingyang 脑子一抽,就决定让Xue Si Senior Sister 去开培训班了……

  ……

  先不管Xue Si 接到这样的任务会有什么心情,Xia Qingyang 回到Dark Forest Country 检视Azure Yang Sect 现状时,倒是意外地遇到了一对熟人master and disciple 。

  那就是当初与他也算是out of blows friendship grows 又相忘于江湖的散修女冠帛千红以及其Disciple 红蔻。

  Xia Qingyang 看到她们的时候,她们正在黑林Dao Palace 门前摆摊算卦,就好像是多年前的情形一样。

  Xia Qingyang 降下了云头,隐匿了身形来到了这摆摊两人的面前,正要说话呢……

  结果那帛千红就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奇怪地左右看看,然后心血来潮一般地拿起一个龟壳洒落一把铜钱。

  “Master ,你这又算出什么来了?”红蔻女侠百无聊赖地问了一句,看起来挺烦她Master 这一手的。

  然而帛千红却皱着眉嘀咕:“难道真算错了?为何卦象显示机缘已至……可是机缘呢?”

  红蔻没好气地说:“肯定是你算错了啦,我们已经从钟吾国跑到了这Dark Forest Country ,又从Dark Forest Country 渡海去了东胜Divine Province ,结果在东胜Divine Province 晃荡十多年,好几次差点葬身妖口……你算了一卦又说机缘还是西边。”

  “结果我们又渡海返回Southern Gaze Division Continent ,刚到中原,你又算到机缘在北边……”

  “我们刚往北走,你又说那机缘往东边去了……”

  “Master ,你就不能承认你的卜算之能没学到家吗?”

  帛千红脸色不变,一派淡定地说:“impossible 出错的,为师已经确定这机缘就在这Dark Forest Country 内……可惜当年的Fellow Daoist Xia 不知去了何处,否则问询一番当有收获。”

  Xia Qingyang 摸了摸鼻子,确定自己该出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