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emon Sect Can’t Go On Chapter 403

  第403章 Ancestor Master 你可要好好学啊!

  blood light 星马忠,最近的日子过得其实还挺不错。

  因为他门下教出了一个了不得Disciple ,所以被Section Cult 的Immortals 都高看了一眼,甚至也将他当成了自己人。

  speaking of which ,以他和Xia Qingyang 之间的因果,许下一个Section Cult Outer Sect Disciple 的身份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不过他本人没什么大ability ,也对脱离Investiture of the Gods 掌控的事情没那么热衷。

  毕竟本就是一介凡人,能够在Celestial Court 当官还能immortality ,这就已经是天大的喜讯啦。

  这就是个不求上进的典型,但他日子过得是真心逍遥。

  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儿,再笑看外面的风云起……看着外面dao sect 在Xia Qingyang 的整合下再次风生水起,而他则是带着一些只有自己能够理解的窃喜关起门来自己乐。

  可就在这天他喝得醉醺醺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忽然拜访……

  “马忠Ancestor Master ,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Xia Qingyang 笑意盎然地打着招呼。

  马忠当时就是一哆嗦,他连忙起身出迎道:“didn’t expect 是帝君亲至,小神无状,还请帝君恕罪。”

  Xia Qingyang 摇头道:“Ancestor Master 怎的如此见外?Disciple 这一身skill 都是从Ancestor Master 的Blood Pond 一系起始,如今虽然添为Three Sects Sect Lord ,但Ancestor Master 的授业之恩可不敢忘记。”

  马忠连说不敢……他要是敢了才怪呢!

  Xia Qingyang 便只能摇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各论各的好了。”

  “我依然敬Ancestor Master ,而Ancestor Master 也只管称呼我为Xia Qingyang 或者青阳子之类的就可以,不必那么拘束。”

  马忠非常识趣,若是不识趣也不能在凡间官场靠着一手‘神烟术’混出个模样来了。

  他很乖觉地叫道:“那就……blood light 星马忠,见过青阳Heavenly Venerable 。”

  Heavenly Venerable ,乃是世人对dao sect 之中大德大能之辈的尊称,就像Buddhism 的‘Venerable ’一样。

  此时马忠称呼Xia Qingyang 为青阳Heavenly Venerable ……虽然令他自己有些不太适应,可实际上在Three Realms 之中是件广受认可的事情。

  当然,有可能还有不少人会叫他‘Demon Venerable ’就是了。

  Xia Qingyang 略显无奈地shook the head ,但他也不会刻意要求马忠再改变称呼。

  只需要双方都在一个相对舒适的心态下交流,称呼什么的完全不重要。

  所以Xia Qingyang 就和他的‘Ancestor Master ’聊起了家常……

  “speaking of which 上次与Ancestor Master 一别也有百多年了,也不知Ancestor Master 这段时间可有好好修习‘血煞神烟’呢?”

  某Ancestor Master 连连nodded and said :“那是当然的,当年Heavenly Venerable 传下妙法,小神就日夜苦修,一点也不敢松懈。”

  某Heavenly Venerable :“那Ancestor Master 可否演示一遍让Disciple 看看?”

  某Ancestor Master 连忙入场,然后吹出了一口血色的烟气……

  说实话,这血煞神烟马忠练得还不错……只可惜一板一眼的没有什么超越,只能算是在他当初所传的正常范畴内。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马忠真不是什么Cultivation 的好料子,堪称愚钝了。

  Xia Qingyang 只能暗暗摇头,然后又说:“嗯,Ancestor Master 已经祭炼得十分纯熟了,那Disciple 就再Sect Founder 这血煞神烟的进阶吧?”

  马忠瞬间苦了脸,看起来一点都不想再学下去了。

  Xia Qingyang 立刻脸色一板道:“Ancestor Master 可是我Xia Qingyang 的Ancestor Master ,怎能如此不求上进?”

  马忠连忙赔said with a smile :“Heavenly Venerable 息怒,Heavenly Venerable 息怒……俺这就学,这就学了……”

  何其卑微一Ancestor Master 啊。

  Xia Qingyang 这才脸色难看地将血煞神禁教给了自己的这个Ancestor Master ……他倒是想要再教些更深奥的,毕竟以他如今对血之道、雾之道以及各种array restriction 的理解,此时教给马忠的内容实在是太浅显了一些。

  怎奈这位Ancestor Master 实在是aptitude 不行,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教导Ancestor Master 上面。

  Xia Qingyang 讲了一些窍门之类的,这才在马忠Ancestor Master 的唯唯诺诺之下进入正题。

  他说:“其实Disciple 这次来找Ancestor Master ,也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

  马忠当场就想拍胸脯,可随后意识到人家可是‘青阳Heavenly Venerable ’,遇到的麻烦事能是他处理的?

  立刻又从了心问:“Heavenly Venerable ,那事难吗?”

  Xia Qingyang 宽慰道:“都是Ancestor Master 的本职相关,Disciple 只是需要一些信息来进行比对。”

  马忠稍稍relaxed ,而后露出恭听状。

  Xia Qingyang 稍稍停顿一下,问:“不知Ancestor Master 这里,如何可观这诸天Star Realm 哪有Blood Light Disaster 严重之处?”

  马忠一听这个,连忙带着Xia Qingyang 往他的blood light 星殿内部走去。

  他边走边殷勤地介绍:“事实上每座星殿内部都会有这么一处内殿,作为我们日常观星所用。”

  “呆在里面,就好像直接面对了诸天星辰。”

  这时他们正好推门进去,Xia Qingyang 便感应到自己似乎进入了一处上下左右都是不找边际的虚空之中。

  不过这片虚空十分明亮,周围群星环绕煞是好看。

  马忠道:“当年俺刚进来的时候,在这里沉迷了好一段时间……不过现在没什么了,再好看的景色看多了也会腻的。”

  Xia Qingyang nodded 问:“那些有Blood Light Disaster 的星辰呢?”

  马忠也不说话,只是伸手在眼前的天幕上轻轻一挥……

  next moment ,这天幕上就出现了一点点的血red light 点。

  这些血red light 点,便是有Blood Light Disaster 发生的地方。

  同时马忠解说道:“这是俺这blood light 星殿通过Heavenly Dao Power 感知有杀业之处,便会被blood light 侵染。”

  这里标注出来的都是发生杀业比较严重的星辰,一些不严重的地方都已经屏蔽了。

  Xia Qingyang nodded ,随后拿出了另一张星图。

  也即是河图……

  他展开了河图,将自己从地府得到的情报附加了上去。

  地府之中可以检测到哪里有大量死亡发生,他想要对着这两份星图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些情报……

  马忠见状便识趣地不说话,他在旁边耐心地等待着。

  不过瞪着等着,倒是意外地发现Xia Qingyang 的胸前悄然浮现了一轮小月亮。

  这小月亮极有spirituality ,仿佛也在看那星图一样……

  而在Xia Qingyang 的眼中,则是一个至纯至洁的丫头从他的胸膛里钻了出来,然后好奇地和他一起看着河图……

  他只能看到阿纤的后脑勺,可总有种感觉,此时这后脑勺啊,似乎已经有了缕缕清幽的发香……

  她正在变得越来越真实了呢!

  阿纤要回来了,很快就要回来了!

  他心中很自然就有了这个clear comprehension 。

  不由得也欢喜了起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