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Demon Sect Can’t Go On Chapter 404

  第404章 一场悄然的安排

  Xia Qingyang 的注意力involuntarily 地都被眼前的两个发髻吸引了……心想,如果是阿纤的话,肯定能驾驭双马尾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面前的小脑袋忽然一转,而后阿纤惊奇地extend the hand 指向了眼前星幕的黑暗处。

  Xia Qingyang 当即低头看了眼河图上的记录……却见河图之上,明明这里有着一个泛着azure light 的星辰。

  河图上的星辰一般都是以亮白着色,而此时被标注azure 的,则是在地府中查出有大量死亡发生的地方。

  可这处星辰,明明有大量死亡发生,却没有任何杀业映照出blood light 来……那就很值得玩味了。

  业火红莲的成长需要大量业力来浇灌,也即是说,这个存在疑点的星辰上很可能就存在着Netherworld River 老祖!

  Xia Qingyang 犹豫了一下,没有仓促行动,而是继续对照星图……

  毕竟这Great Desolate 之大,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还是多做一些准备比较好。

  果然,没过多久阿纤就已经很眼尖地看到了第二、第三颗类似的星辰……Xia Qingyang 见这样效率太低了,干脆让自家Ancestor Master 马忠一起加入进来。

  这马忠虽说Cultivation innate talent 极差,但在忠于职守方面还是做得很好。

  他甚至没去看那诸天星辰的blood light ,直接就在河图上帮Xia Qingyang 指出了不寻常的星辰……这一对照,留下了有总计二十八枚有问题的星辰。

  其中十三枚星辰是有大量的死亡却没有杀业发生。

  还有十二枚星辰则是有大杀业却没有在地府的Life and Death Book 上反馈异常……

  最后还有三枚星辰,则是明明Life and Death Book 上反馈是死星的地方,却存在着大杀业……

  他问:“Ancestor Master ,这么判断是否有依据?”

  马忠答道:“Heavenly Venerable ,俺做这blood light Star Monarch 也已经有千年时间啦,这些时间下来虽说不能完全感应到每一场Blood Light Disaster 具体是什么,但对于各个星辰上发生的事情也早已有了一套判断的规律。”

  “就好比这有大量死亡发生的……很可能就是一场波及整个Star Realm 的天灾。”

  “而这天灾并不会造成杀业,造成杀业的往往会是天灾之后暴露的人之劣性。”

  “是以正常而言是绝对不会出现有大量死亡发生却没有杀业的地方……这是一大疑点。”

  “还有,一些星辰上外道横行,夺人魂魄用以炼法的情况也是有的,这种情况下就会出现真灵截留难以返回地府的情况……俺不知道Heavenly Venerable 是要找什么样的异常,这种情况也就标识了出来。”

  “还有那种明明有杀业出现却地府没有任何显示的……俺猜应该是那种地方尚未被纳入轮回管辖。”

  如此一番说明下来,这二十八个异常点,已经算是给Xia Qingyang 排除了许多工作量了。

  他took a deep breath ,这就与马忠道谢过了并且告别。

  这次拜访‘Ancestor Master ’没有白来,给他提供了许多信息,同样也给自己接下来在Great Desolate 星空中的寻觅有了一个指引……

  事实上在出行之前,Xia Qingyang 已经让玄都archmage 帮他用Tai Chi Chart 推演过那Netherworld River 的存在……可是推演的情况很不好。

  作为一个能够从Immemorial Era 起就无比活跃又能逃过一次次Death Tribulation 的大能,Netherworld River 老祖用一种独特的道让自己的存在变得十分模糊。

  Tai Chi Chart 给的反馈语焉不详,只是模棱两可地给了个‘死亡’的概念。

  这让Xia Qingyang 感到十分无奈,总觉得这是那些大佬们想要给他一个历练。

  否则Supreme Purity Saint 人出手,在有Tai Chi Chart 的情况下,who 能够逃过他的推算?

  好吧,这种事情Xia Qingyang 也认了,毕竟自己自从遇到了通天Master 之后的确是顺风水顺惯了……或许this time 历练,能让Saint 老爷们还有daofather 对他多点认可吧。

  心中这么想着,他便已经往Great Desolate 星空的深处飞射而去……

  ……

  天外混沌海,Three Purities 与鸿钧daofather 一同聚集在Purple Heaven Palace 中看Great Desolate 大势。

  Heavenspan Cult Lord 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我小disciple 不会有事吧?”

  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indifferently said :“我阐教Vice-Sect Master 杏黄旗body protection ,怎会有事?”

  说起Xia Qingyang 的body protection 之宝……那又怎是一个杏黄旗可以描述的?

  陆压都要被整崩溃了好不好。

  Heavenspan Cult Lord 忍不住怒冲冲地说:“他是我Section Cult 的Sect Lord !”

  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那是因为本座不像你这么惫懒,竟然将那么大的担子压到一个后辈小子身上。”

  Heavenspan Cult Lord 则是理直气壮地说:“这说明我对他的喜爱毫无保留!”

  Supreme Purity Saint 人一脸地寡淡,他说:“你们不必争吵了,倒不如与我多推算一下鲲鹏的踪迹。”

  Heavenspan Cult Lord 说:“Eldest Senior Brother 你就这么肯定那鲲鹏会趁小disciple 离开Great Desolate 大地的时候来找麻烦?”

  “不肯定,只是很有可能。”

  Supreme Purity Saint 人at a moderate pace 地说道:“若不来,就当是青阳的一场历练,恰如其分。”

  “鲲鹏若来,则只须他支撑片刻,便足矣让我三友完成布置,将之一网成擒。”

  这时玉清Saint Heavenly Lord of Primordial Beginning 补充道:“鲲鹏的许多事情都被青阳破坏,尤其是河图都落在了青阳手里……以他的性格,若是有机会必然不会放过。”

  Heavenspan Cult Lord 还要再说什么……

  鸿钧这时lightly 看了他们一眼……三位盘古Saint 立刻不再多说。

  而后daofather 才说:“Saint 不可轻离Great Desolate ,是以洛书对于我们来说就十分重要了。”

  “好在鲲鹏也对Great Desolate 还有野心,否则他带着洛书远遁混沌海,就算是Poor Daoist 也拿他没有办法。”

  “况且……”

  daofather 忽然轻笑了起来,霎时就令这Purple Heaven Palace 内仿Buddha’s radiance 明大放。

  他说:“这次虽然是拿青阳当诱饵,可Poor Daoist 有预感,对于这child 来说这也是一场蜕变的契机。”

  Heavenspan Cult Lord 嘀咕了一句:“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让那鲲鹏跑了。”

  当初是不需要,所以鲲鹏能够带着河图洛书在混沌海乃至Great Desolate 星空逍遥了好一阵子时光。

  现在Saint 需要他的洛书了,那么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Three Purities 加daofather 一起plot against 啊!

  也不知鲲鹏扛不扛得住。

  反正……

  Xia Qingyang 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又已经被无声无息地安排上了……

  不对,他其实隐隐有所察觉,毕竟都被安排了这么多次了,总有些特殊感应了不是?

  不过他也没taking seriously 就是了,反正工具人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