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28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第289章 丛林中的激战

  绿色爬满了每一条街,每一栋高楼。

  densely packed 的蔓藤和树木的根须criss-crossed ,大厦楼宇东倒西歪,混凝土墙上爬满了裂纹和青苔。

  unimaginable ,这里曾经是一片繁华的城区。

  primordial 森林和城市仿佛融合在了一起,虽然清泉市的不少城区都是如此,但远没有这里这般震撼。

  放眼望去,每一帧都宛如world 名画!每一个镜头都犹如艺术品!   这是人类建模技术能达到的高度吗?

  忍不住用挂耳式摄像头拍了下来,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的同时,方长的眼中也不禁浮起了一丝凝重。

  他们该怎么过去?

  entire group 距离任务地点只剩下最后一公里。

  然而这短短的一公里,摆在高低起伏的废墟面前,却显得是如此遥不可及。

  “背景资料看……这里是清泉市东区的核心商圈之一,我们up ahead 的那座巨蛋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站在方长的旁边,身穿轻骑兵外skeleton 的Old Bai ,对照着战前地图说道。

  戒烟好奇问道。

  “那儿是什么?”

  狂风:“动物园。”

  全称是“清泉市第三生态保护园”,整个设施的结构与他们之前在中洲航天实验基地发现的人工生物圈类似,只是在使用目的上有所区别。

  一个是为外层空间殖民提供研究支持,一个是给周围市民们观赏游玩。

  技术含量肯定是前者更高。

  但规模上,后者要大不少。

  夜十表情微妙说:“……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也一样,提高警惕,做好战斗准备,”Old Bai 关掉了胳膊上的显示屏幕,从腰间取下了尼龙纤维做成的绳索,丢给了站在旁边的狂风一捆。

  “该干活儿了。”

  干活儿,指的自然是科考团的隐藏任务。

  其实也算不上是隐藏任务,只是由于任务对职业等级的要求较高,导致目前只有他们符合接取任务的标准。

  至于任务的奖励,也是相当的丰厚,如果能够将401号避难所的具体位置锁定,并成功控制该区域,将能够获得总共5000Silver Coin 的奖励!   当然了,这是最乐观的情况。

  由于该地区的情报是一片空白,而关于401号避难所的线索,科考团仅仅分析出它可能位于动物园或者附近地铁站的下方。

  如果用VM扫了一圈地图发现,401号避难所根本不存在,或者遭遇了死爪等难以应对的危险不得不撤退,就只能获取情报奖励。

  不过Old Bai 觉得,这对他们来说问题不大。

  他好歹也是“首杀”过死亡之爪的男人。

  虽然是在死爪已经被robber 大部队集火打残了的情况下……

  绳索从半坍塌的高楼上扔了下去。

  Old Bai 熟练地索降到了下方的斜坡上,确认下方安全之后,squad 其余四人也陆续通过绳索降到了地表。

  穿着重装KV-1的戒烟手握柴刀走在最前面开路,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的Old Bai 已经打开了LD-47的保险,作为感知系的夜十走在队伍的正中央,然后是手握“破晓”复合弓的方长。

  狂风放出了Y-1firefly 四旋翼无人机,用平板设定了跟随路径,让它维持着一定的飞行高度跟随。

  entire group 深入jungle 。

  靴子从潮湿的混凝土碎渣上踩过,鞋底发出creak 的声响,assaults the senses 的湿气中夹杂着树林窸窣和Insect Cry 。

  所有人的神经都高度紧张——或者说兴奋。

  那窸窸窣窣的声音总让他们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暗处窥探着他们,正伺机而动。

  不过这一路上倒是有惊无险。

  除了遇上了几只游荡觅食的鬣狗,也就一条挂在树杈上的蟒蛇把众人给吓了一跳。

  那蟒蛇粗的和树干一样,silver 从嘴缝爬上了眼角,像极了小丑的笑脸。

  盘在树杈上的它估计在睡觉,直到睁开眼睛看过来,夜十才感知到了它的存在,迅速提醒了众人。

  “好东西啊,正好拿来泡酒!”一刀垛去了蛇头,戒烟欣喜地将这条蟒蛇捡起,装进了KV-1后面的背包,弄得血到处都是。

  闻着那血腥味儿,夜十嫌弃地往旁边躲开了一步。

  “噫,你咋也和老娜一样了。”

  戒烟chuckled 道。

  “蛇和虫还是有区别的,这能一样吗?”

  方长好奇问道。

  “这玩意儿有用吗?”

  狂风:“理性分析一波,酒精会导致蛋白质变性失活,蛇泡酒唯一的用处……就是没有用处。”

  Old Bai 干咳了一声。

  “好了,这个话题是争论不出结果的……我们继续前进了。”

  回收素材也是打怪的一部分。

  一些猎物还能拿到Hunter Union 或者仓库换钱和贡献。

  比如方长射死的三只鬣狗。

  只不过这里距离曙光城距离太远,相对于他们正在执行的高收益任务而言,将时间浪费在处理猎物上不太划算。

  牛马squad 继续前进。

  在穿过了大片高低起伏的jungle 和建筑缝隙之后,entire group 终于抵达了那座爬满青苔的“巨蛋”附近。

  这儿的街道总算是相对宽敞了些,一座倒塌的高楼正好横在了动物园与地铁站之间。

  安检口的铁栅栏旁边横着几具尸骨,所有人一瞬间警觉了起来。

  Old Bai 和旁边的方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掩护自己,又指了指耳机,接着便压低身形端着步枪,小心靠近了过去。

  几具尸骸的胸口和头部有多出钝器击打的伤痕以及被锐器贯穿的痕迹,很明显不是wild beast 留下的。

  “从腐化痕迹来看……应该是十年之内。”

  也可能是二十年。

  他不是专业的医生,只懂一些止血、包扎、缝合等等简单的急救措施。

  “这些人死亡之后遭到wild beast 啃食,skeleton 上有多处啃咬的牙印……不过致命伤是弓箭。”

  听着通讯频道传来的声音,方长looked towards Old Bai 的方向slightly frowned 。

  “弓箭?”

  “嗯……我没有在这儿看见弹痕,”Old Bai 寻觅了一圈,忽然frowned ,伸手从地上拾起了一枚半截埋在土里的生锈铁牌,“这是什么?”

  植被茂密,这儿的光线很暗,但借着斑驳的光线,仍然能看清楚上面画着一支三角形的底座和火焰的轮廓。

  火炬?

  Old Bai 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

  那是好几个版本之前的事情了,当时避难所刚刚击败嚼骨部落,NPC商店上架了37只从黑蛇那儿抢来的“火炬”心灵干涉仪,功能是可以用脑电波指挥异种。

  虽然也有一些智力系玩家开发了宠物流的玩法,但战斗职业的智力系玩家太少了,大多智力系玩家都走得是生活职业路线,因此该玩法一直没什么存在感。

  没记错……

  这应该是火炬教会的标志。

  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Old Bai 正困惑着的时候,sou sou 两道破空声忽然从一侧传来,两支箭矢直奔着他的胸口和脑袋。

  dang dang!

  那箭矢虽然fast as lightning ,但射在了五式“轻骑兵”的聚合物防弹板和头盔上,却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划痕。

  “Fuck! ”

  遭遇sneak attack 的Old Bai 浑身一个shivered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抬起枪口,moved towards 弓箭射来的方向扣下了扳机。

  tú tú 突——!   子弹在jungle 遍布的街道上穿梭。

  大片的木屑在黑暗的阴影下飞溅,阴影中传来两声mournful scream ,很快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了下来。

  与此同时,方长和夜十entire group 也immediately 注意到了Old Bai 那边的情况,纷纷架起手中的步枪开火,掩护遭遇袭击的Old Bai 。

  “Old Bai !你那边什么情况?”方长语速飞快地说道。

  “不知道!我没看清那是什么玩意儿……不过我应该打倒了两个。狂风,你那边能看到吗?”

  紧闭着双眼的狂风shook the head ,睁开了双眼。

  “高空视野太差,无人机什么也看不见。”

  又是几道sou sou 的破空声,箭矢continuously 从阴影中射出,moved towards Old Bai 的方向追去。而就在这时,忽然一支燃烧瓶扔了出来,混乱之中火焰瞬间窜起。

  “妈的!”

  三面受敌,Old Bai 嘴里暗骂一声,一边开火还击,一边迅速后撤了十数米,移动到了一处倒塌的混凝土块背后,倚靠着掩体警觉地观察all around 。

  这儿的光线很差!   而对方藏在暗处。

  如果只是弓箭到没什么好怕的。

  轻骑兵外skeleton 虽然不已defensive 能见长,但挡一梭子子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更别说是冷兵器。

  然而怕就怕在对方还有别的家伙。

  比如燃烧瓶……

  废土OL的敌对NPC有多cunning ,Old Bai 早已不是第一次领教了,这游戏连鬣狗都会迂回包抄,找弱点sneak attack ,更别说是人。

  “卧槽,我怎么完全没发现他们?!”夜十握紧了手中Pu-9冲锋枪,死死盯着前方jungle 覆盖的街道。

  这儿的视野狭窄,狙击枪根本派不上用场。

  狂风冷静地说道:“也许是对方隐匿attribute 太高,被动感知判定失败,类似的事情不是发生过么。别太依赖面板attribute ……对了,你的killing intent 感知呢?”

  夜十紧锁着眉头。

  “现在感觉到了!all directions 都是!”

  狂风:“……”

  方长当机立断。

  “Old Bai ,对方数量太多!先撤回来!”

  “好。”

  Old Bai 更换了步枪的弹夹,从掩体中离开。

  而就在这时,jungle 之下的阴影中忽然亮起了几团星星点点的火光。

  方长迅速朝那火光的方向射出了一枚Exploding Arrow ,随着“peng” 的一声爆响,sou sou 乱飞的破片钻入林中,很快几道黑影从树上坠落下来。

  然而也就在同一时间,一支支燃烧着的箭矢从林中射出,如同一张密不通风的网,覆盖向了Old Bai 和站在后方掩护的牛马squad entire group 。

  那火矢的伤害不大,然而却将他们的具体暴露了出来。

  “ao !!”

  丛林中传来猿猴的叫声,一只只黑影挥动着长臂在森林中穿行,方长的瞳孔微微收缩,总算是看清楚了袭击他们的人是谁。

  不——

  准确来说不是人。

  而是一群身长不过一米五,手臂垂至脚踝的猿猴!

  它们的手中不只握着弓箭,还有用钢筋做成的短矛,绑着混凝土石块的锤子,以及不知从哪儿捡来的长short blade 具。

  夜十瞄准冲到近处的猿猴扣下了扳机,冲锋枪瞬间爆发的火力,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有四五只猴子从树上摔下,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然而很快,又有更多的猿猴从阴影中钻出来,龇着血腥的獠牙,挥舞着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冷兵器朝他们合围上来。

  猴子!?   戒烟抬着枪口开火,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卧槽!废土OL的猴子还能使用工具?!”

  “谁知道,也许有人教了它们……”

  狂风冷静地抬着步枪点射,逐一射杀追击Old Bai 的猿猴,掩护Old Bai 撤回到了他们的周围。

  枪声在林中接连不断。

  闪烁的枪焰将猴群的包围一次又一次打退。

  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猿猴们似乎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伙人不是好惹的,进攻的节奏也渐渐缓了下来。

  一群人且战且退,很快撤出了动物园附近的街道,在一座坍塌的商业广场附近摆脱了猴群的追击。

  “我刚才就觉得奇怪了,这儿怎么没有啃食者……敢情是一群猴子占了这儿!”

  一屁股坐在了混凝土石块上,夜十喘了口粗气,检查了冲锋枪的弹药。

  还剩两支弹夹!

  由于是科考团任务,考虑到遭遇大规模战斗的probability 很低,他们根据经验只携带了常规战斗需要的弹药量。

  如果只是一群猴子倒也没什么terrifying 的,但关键是这群猴子不但会使用工具,而且熟悉地形,甚至还不怕死,并且疑似变异过。

  这情况就有点棘手了!   方长:“应该把垃圾君喊上的。”

  将无人机收回了背包,狂风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looked towards 了Old Bai 。

  “要继续吗?”

  “……对方数量太多,我们人手不够,今天就先撤退吧。”Old Bai looked towards 了手中那个刻着火炬的铁牌。

  虽然没有达到目标,但这次行动到也不能算是失败。

  至少他们搞清楚了任务目标附近的状况。

  而且还找到了一条有趣的情报。

  方长sighed ,表情颇为遗憾。

  “如果能抓到一只就好了……哪怕是死的。”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戒烟,忽然弱弱举起了手。

  “你是说……这个吗?”

  一双双眼睛看了过来,只见这家伙的背包敞开着,手上抓着一只断了气的猿猴。

  牛马squad entire group 也终于近距离地看清楚了,和他们打了将近半小时的monster 究竟长什么样。

  这猿猴手臂很长,眼睛很小,瞳孔是dark green ,像极了歪瓜裂枣的土豆上,镶着两颗小小的绿豆。狰狞的面目最突出的是牙齿,不但长得horrible to see ,两根獠牙更是翻到了嘴唇外面。

  最特别的是,这猴子虽然通体长着黑毛,但唯独背上没有长毛,而是长着一层black 的鳞片,从脖子一直爬到尾巴根。

  夜十惊讶道。

  “卧槽!可以啊brother ,你啥时候捡的?”

  戒烟sorry 地hehe laughed 。

  “撤退的时候,我刚好用柴刀戳死了一只,觉得扔了怪可惜,就顺手摘下来塞背包里了。”

  夜十忍不住赞道:“你这个顺手可真6!立大功了!”

  戒烟:“hehe 。”

  方长走过去,从戒烟的手上接过了这猿猴,用匕首在它背上划了一刀,发现竟然没割破,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玩意儿能防切割?”

  狂风looked thoughtful 地摸了摸下巴。

  隔了老半天,给出了一句评价。

  “用来做手套应该不错。”

  与此同时,那座爬满藤蔓的巨蛋型建筑边缘,一座由木板和钢条搭成的塔台上,正站着一个穿着兽皮外套的男人。

  他的脸上涂着dark green 的淤泥,手中握着一支人骨钻孔做的telescope ,脖子上围着一圈伪装用的藤条。

  周围的猴子对他很敬畏……或者说害怕,就仿佛他的身上存在着什么令它们恐惧的东西。

  看着那群不速之客消失在视野中,他foul-mouthed 了一句,赶走了凑到脚边的猴子,将telescope 收起。

  “这帮废物!”

  两套外skeleton !   还有那些废土客手中的枪!   一看就是好东西!

  想到这儿,他的眼神中不禁浮现了一丝贪婪。

  没把那伙人留下真是可惜了!

  ……

  论坛官网。

  【monster 图鉴更新:

  1.铁背猿:black 毛发,背上长有black 鳞片,群居活动,能够使用基础工具和明火,擅长放冷箭,疑似拥有夜视能力,在丛林中机动性极高,建议LV8以上玩家狩猎。

  2.银嘴蛇:silver white 花纹从唇缝延伸至眼角,毒牙基部能储存120ml毒液,毒腺遍布全身,请勿食用。

  】

  【清泉市东区新增情报:清泉市的东区是一片primordial 森林,因为某些原因那里的植被远比其他区域更茂密。】

  【401号避难所新增情报:火炬教会疑似与其存在关联。】

  随着牛马squad 的返回,官网的数据库也更新了他们在清泉市东区搜集到的情报。

  新的地图!

  还有新的异种!

  对于那片鲜有人踏足的领域,不少玩家都充满了好奇。

  尾巴:“懂了!新地图是榆木区的高楼大厦版!(o°ω°o)”

  斯斯:“看不懂的神奇动物又增加了。”

  伊蕾娜:“噫!毒腺遍布全身,这么吓人的吗?(滑稽)”

  精Spirit King 富贵:“你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想。(滑稽)”

  方长:“关于新地图,说说我的观点吧,位于东区的401号避难所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新手村,该地图的攻略进度,大概率会直接影响封测资格的发放速度!”

  狂风:“嗯,这游戏的测试进度是跟着主线剧情走的。避难所的容量存在极限,达到容量极限之后人联对于新联盟的支援也会暂停,这点也非常的真实。”

  雷电法王杨教授:“卧槽,大佬们加油啊!你们搞快点!我们的幸福全靠你们了!T.T”

  骑着毛驴去赶集:“+1,wu wu wu ,我也想玩。QAQ”

  方长:“大家不要着急哈,我们已经在尽全力攻略新地图了!”

  Old Bai :“科考团根据我们回收的情报上调了任务收益,我们打算再组织一波攻略计划,不过当地活动的异种数量太多,只靠我们几个人可能是不够的,有没有好brother 打算一起?”

  捡垃圾99级:“我我我,Old Bai brother 带带我啊!我也是燃烧兵团的一员!(激动)”

  WC真有蚊子:“需要空中支援吗?我的飞机已经修好了!你们用信号弹标记,剩下的只管交给我。(斜眼笑)”

  我最黑:“卧槽,那玩意儿还能修?!不都炸成渣了吗!”

  夺命:“别听他吹牛,咱败家Boss 又造了一架新的,不过这次装了陀螺仪和空速管,应该能降落了……(叹气)”

  午夜杀鸡:“举手!丛林兵团申请出战!(得意)”

  皮城伞兵:“伞兵一号就绪!!!”

  晓小笑Book Insect :“hehe ,我们最擅长野.战了。(坏笑)”

  Old Bai :“稳!就你们了!(龇牙)”

  ……

  404号避难所。

  manager 办公室。

  就在论坛上的玩家们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讨论着的时候,Chu Guang 看着手中画着火炬的铁牌,同样陷入了沉思。

  “401号避难所是在五十年前开启的?”

  站在一旁的殷方点了下头。

  “根据我们搜集到的情报,确实是如此。”

  Chu Guang 继续说道。

  “火炬于二十年前离开117号避难所……也就是说,他们在那时就已经盯上了401。”

  “那里到底放着什么?”

  没记错的话,117号避难所存放的黑箱主要是生产仿生学器官,应该不包含所谓的“心灵控制仪”,而休眠了二十年苏醒的赫娅,也从未听说过和那东西相关的事情。

  显而易见,支配南方死亡海岸的火炬教会持有的异种操控技术,并不是从117号避难所中带出去的,而是从其他避难设施回收的。

  而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401号避难所。

  好不容易发现的宝箱很可能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被人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这对Chu Guang 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殷方换了个姿势抱着双臂,无奈地说道:“三位数的避难所已经算是机密了,公开的资料根本impossible 查到,even more how 过了两个世纪,我也只能通过一些间接的线索锁定它的大致位置。”

  paused ,殷方继续说道。

  “不过,在调查那个清泉市第三生态保护园的时候,我倒是发现了一些挺有意思的事情。”

  Chu Guang :“什么事情?”

  “二十名获得401号避难所入场券的生物学教授,其中十七个都在该生态保护园举办过学术讲座,虽然已经查不到那些论文的原件,但根据门票信息能确认,这些讲座高频率的同时提到了一个叫‘共鸣理论’的玩意儿。”

  Chu Guang 皱起了眉头:“共鸣理论?”

  面对某人期待的眼神,殷方一脸无奈地说道。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第一次来河谷行省考古,我之前听都没听说过这些unfathomable mystery 的东西。不过好消息是,至少我们现在能够确定,401号避难所就在那个生态保护区附近。”

  Chu Guang 沉思了片刻。

  “看来只能进去看看了。”

  殷方shrugged :“我也是这么建议的,反正我们已经确认那儿有东西,把你的人派过去瞧瞧不就得了?”

  一群猴子而已。

  还能翻天了不成?   连浪潮都不是这群蓝外套的对手,殷方毫不怀疑,清理掉一群畜生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时候,门外传来脚步声,很快敲门声紧跟着响起。

  “请进。”

  门推开。

  进来的人是赫娅。

  Chu Guang lifts the head ,正好看见了她脸上激动的表情,于是好奇地开口问了句。

  “发生了什么好事儿吗?”

  没有卖关子,赫娅眉飞色舞地说道。

  “关于之前你让我研究的那个诱导表达血清。”

  “结果已经出来了!” –   (感谢“凛冬小肥猪火锅城”的Alliance Leader 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