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401

  第401章 上前线!
  【……我认为,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如果我们不能将它留在河谷行省,等到飞艇回港完成补给,与地方地面部队汇合,届时我们将面临数倍于现状的危机。】

  79号避难所,manager 办公室。

  除了Chu Guang 之外,还有十数余人站在这里。

  数日之前,Chu Guang 从清泉市出发前往瑞谷市的时候,便下达了将指挥部移动到前线的命令。

  而除了瓦努斯等参谋人员之外,包括扳手在内的第一兵团众军官,也都转移到了这里。

  此时此刻,Chu Guang 的手中正握着一份手写的作战计划书,读完了前言部分,接着又looked towards 了总纲目录。

  整个计划书总共有二十四页,由风暴兵团的兵团长泉水指挥官撰写,客观评价写的相当不错,无论是宏观还是细节都计划的很详细。

  计划书将战役分成了三个阶段,包括航空战、地面战以及最后的登陆战。

  包括每个阶段需要达成什么样的目标,需要投入多少人员,多少武器以及进展顺利该怎么做,进展不顺利又该如何等等,在每一個阶段的作战计划中都有详细的描述。

  这份计划书当然不是一天完成的。

  Chu Guang 很早以前便有注意到,从风暴兵团抵达瑞谷市,或者说从那门400mm主炮开火的那一刻开始,那个叫泉水指挥官的玩家便一直在观察那艘飞艇。

  包括它的观测距离、火力精度、火力间隔时间、炮口转向速度、不同距离侦查效率等等。

  而这些作战参数,此刻都作为论据罗列在了这份作战计划书中,并且计划书中每一个阶段的行动计划,都是根据这些数据中折射出的弱点,进行针对设计的。

  不过即便计划已经如此详细,那个叫泉水指挥官的玩家,仍然在计划书的最后提到——

  【敌我实力悬殊,我们的胜算不到两成,且同样方法很难二次使用,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既然胜败在此一举,故没有保存力量的必要。】

  【建议进行总动员!】

  将计划书翻到了最后,Chu Guang 顺手将它递给了站在一旁的瓦努斯。

  “你怎么看?”

  瓦努斯接过计划书翻了翻,花的时间比Chu Guang 稍微久些,一直看到了最后,思索片刻给出了客观的评价。

  “写的不错,不过还是谦虚了一点儿,在我看来……三成的胜算应该是有的。”

  身为一名克隆人兵团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他没有上过飞艇,而飞艇的详细作战参数对外也是保密的。

  他只能通过过往的几次公开战报分析,这些通过实战检验出来的数据,应该能做到七成以上的准确。

  新联盟唯一的优势,恐怕也只有在情报上。

  嚼骨部落作鸟兽散逃窜之后,Legion 在河谷行省南部的情报网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北边的布格拉自由邦或许有Legion 的眼线,但那儿离这里太远了,新联盟与北边的贸易路线才刚刚开始,而且由于成长的速度太快,很多情报就算能通过布格拉自由邦传到Legion 那儿,也都是几个月前的过时情报。

  站在一旁的扳手frowned 问道。

  “只有三成吗?”

  瓦努斯nodded ,措辞严谨地说道。

  “嗯……在我印象中,钢铁之心号参与的战役大多是非对称战争,或者用我们的说法就是镇压战。考虑到这种情况……他们未必有电子战的作战经验,但也可能仅仅是没有经验。”

  “forgive me to speak bluntly ,这是一场豪赌。”

  Chu Guang 思忖了片刻道。

  “赌对方没有见过这种打法对吗?”

  瓦努斯nodded 。

  “是的,这是个疯狂的计划,我不建议你采纳。不过不得不佩服你的兵团长,一个月的时间,能将钢铁之心号的各项参数研究的这么透彻。”

  Chu Guang 淡淡laughed 。

  能力当然是一方面,关键还是基于“形态形成场”技术实现的信息共享能力太强大了。

  活跃在论坛上的每一个玩家或者云玩家,无论是哪个专业的人才和大佬,都能根据游戏中搜集到的情报提出自己的分析结论,并由游戏中的玩家们验证哪条结论更加可靠。

  虽然联盟的武器不少都是二战、冷战时期的水准,但信息技术搞不好还在人联时代之上。

  毕竟那个无法被现有技术屏蔽或者干扰的“形态形成场”,似乎是进入废土纪元之后才被404号避难所的初代manager 研究出来的。

  另外还有信息的验证。

  那些都是风暴兵团的玩家们用命换来的……

  从瓦努斯的手中接过了计划书,Chu Guang 盯着它思索了五分钟左右,忽然开口说道。

  “我打算采纳这份方案。”

  听到这句话,瓦努斯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看着已经仔细考虑过的Chu Guang ,认真问道。

  “您……确定吗?”

  Chu Guang nodded 。

  “嗯,我确定。”

  瓦努斯忍不住继续说道。

  “我不想泼冷水,但实施这项计划需要庞大的人力!”

  “哪怕那艘飞艇上没有一万个人,它仍然是一支万人队……如果要在一个星期之内实施这套作战方案,最保守的考虑,我们也需要在三天之内动员至少七千人。”

  “三天……这来得及吗?”

  这并非是他一人的顾虑。

  其他几名参谋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这并非是怯战,仅仅是出于战略层面的考虑,将决战的时间放在一个星期之内太过仓促了。

  战争毕竟不是下棋,把棋子A上去就能分个输赢。

  这种重大战役至少也得准备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确保各部队之间的协同,各项计划能够有序进行。

  当初他们与嚼骨部落的决战,便是准备了一个半月才动的手。

  Chu Guang 淡淡laughed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replied 。

  “来得及,三天的时间完全足够,动员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

  他相信自己的玩家。

  并非因为避难所赋予他的权力,而是这并非他一个人的游戏。

  联盟不是a certain 人的联盟,而是属于所有为这片土地流过血和汗的人,当联盟面临生死存亡的威胁,无论是种田的、还是摸鱼的、或者做买卖的玩家,所有人都会义无反顾地站出来。

  不仅仅是为了利益。

  更是为了守护“我们的world ”。

  动员哪里用得着一个星期。

  一分钟就够了。

  “……除了动员之外,我打算在派出正规军的同时,投入一部分雇佣兵。保守估计,参战人数能达到一万!”

  合上了手中的作战计划书,Chu Guang 将它放在了一旁的办公桌上,looked towards 了站在办公室里的一众军官。

  看着那一双双fighting intent 沸腾的眼睛,他paused ,继续说道。

  “战壕该挖多长,机枪该往哪放,这些战术上的细节我不是那么专业,但这份计划书中有一句话,我非常的认同。”

  “如果我们不把它留在这儿,之后我们会有更大的麻烦。”

  “它必须留在这里。”

  “也一定得留下!”

  别说三成的胜算。

  哪怕是1%获胜的可能。

  他也会去试一试!
  ……

  作战会议结束之后,Chu Guang 用一次性的临时通讯设备,给远在避难所的小柒发去了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安排。

  这不到10mb的信息中,包括今天官网更新的内容,也包含了总动员的相关细节以及招募雇佣兵的具体方案。

  后半部分内容主要是针对NPC,小柒会替他将汉语翻译成.人联语,并将命令准确地传达到具体的部门以及个人。

  事实上,即便没有他的动员,玩家们也陆陆续续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工作,为了新资料片而moved towards 瑞谷市的方向集结。

  另一边,现实world 正是白天。

  泉水指挥官在论坛的兵团交流板块开了个版聊帖,附上作战计划的同时,艾特了各兵团的兵团长。

  看着帖子里一个个大佬的ID,泉水指挥官打字修饰措辞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拘谨。

  或者说紧张。

  毕竟指挥能力和组织能力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战略和战术,后者更多是人情世故。

  他大概是和【我最黑】一起拿的封测资格,和那些很早就拿到封测资格、胸前挂满了限定勋章的T0、T1玩家相比,资历还是稍微浅了点。

  用现实的话来讲,就是团长指挥师长。

  这要换别的MMORPG,光是把这些big brother 们哄听话都得费不少舌头。

  不过所幸的是,《废土OL》的服务器氛围一直不错。

  也多亏了狗策划是个好人,没有为了KPI刻意煽动玩家互相对立和攀比,肝或不肝在《废土OL》都能获得不错的游戏体验,T0、T1、T2玩家之间也以朋友居多,而不是某些MMORPG的那种公会生态——big brother 、Princess 与舔狗。

  攻略写的好,不管是萌新还是大佬,哪怕是云玩家,大家也都会礼貌地点个赞再抱走。

  Old Bai :“我觉得你写的作战计划不错,就是再自信一点儿就好了。(龇牙)”

  夜十:“就是,什么两成的success rate ,明明优势在我!(滑稽)”

  方长:“专业的事情果然还是得专业的来,靠你了brother 。(坏笑)”

  狂风:“+1”

  泉水指挥官:“cough cough ,大佬们过奖了……我其实也是第一次指挥这么大规模的团战。”

  峡谷在逃鼹鼠:“hahaha ,不碍事儿,隆美尔一战还是个中尉呢!等这场仗打完,你高低也能当个师长了。(滑稽)”

  边缘划水:“死亡兵团跟了!最危险的地方交给我们就好!”

  午夜杀鸡:“丛林兵团也跟了!(得意)”

  WC真有蚊子:“王牌飞行员申请出战!(狗头)”

  看着屏幕中一行行回帖,泉水指挥官心中感动之余,took a deep breath ,手指戳着屏幕打字replied 。

  “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

  “决战会在一个星期之内开始,我会根据各位兵团的装备配置以及擅长的战斗环境,为各位分配最合适的任务……希望各位能信任我,在团战中听我的指挥,我保证不会辜负你们的信任!”

  Old Bai :“客套的话就免了,大家都是联盟的好brother ,你只管告诉我们需要去哪,剩下的只管交给我们!(龇牙)”

  边缘划水:“冲了!!!”

  ……

  翌日清晨。

  巨石城外城的宁静,被一声声清脆卖力的吆喝打搅。

  “新刊!新刊!”

  “前线战况僵持,联盟发起总动员,现招募雇佣兵参战,报酬丰厚,机会难得!”

  走街串巷的报童一边喊着,一边将手中的报纸送到报摊、酒馆和杂货铺,或者塞进客户家门口的邮箱。

  还没开业的酒馆门口,一大群人围着一份刚刚出炉的报纸,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地讨论着,好不热闹。

  “联军招募雇佣兵,一天给50筹码或100Silver Coin !”

  “嘶……老子half a month 的工钱!”

  一名衣服上沾着机油的男人sucked in a cold breath ,从他的穿着来看,应该是附近机械厂的工人。

  听到如此丰厚的报酬,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心动的表情,站在一旁的佣兵更是忍不住道。

  “北郊的乡巴佬有这么多钱吗?”

  旁边的同行听见,接话说道。

  “我听说巨石城银行借了他们不少,而且那些筹码都存在银行里,总不用担心发不出来报酬。”

  到底是借来的钱花的不心疼,新联盟支付的报酬几乎是巨石城为浪潮支付报酬的两倍。

  而且一天100Silver Coin ,还只是针对单个佣兵给的底价,如果是训练有素的mercenary group 报名,给的价格恐怕会更高。

  听到同行说的话,那佣兵顿时心动了,立刻looked towards 坐在酒馆门口的伙计问道。

  “怎么报名?”

  那伙计打了个哈切,不耐烦地重复说道。

  “报纸上不是写了么,拿着报纸去曙光城南的佣兵招募点报道就行……他们会给你们发衣服和枪。”

  “给我来一份!”

  没有任何犹豫,那佣兵立刻掏出钱包,丢了一枚筹码在那伙计的手中,从摊位上捡起一份报纸便塞进怀里。

  和他类似的人不少。

  当天就有三千余名佣兵拿着报纸出发,出城去了北郊的方向。

  子弹虽然不长眼睛,但未必就比异种危险多少。对于这些刀头舔血的佣兵而言,给谁卖命都是卖命,当然是谁开的价高就去谁那儿。

  而除了那些真敢上的ruthless 之外,巨石城的大街小巷也纷纷讨论起了前线的战况。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僵持的局面很快就会结束,一场决战正在一百五十公里外的瑞谷市酝酿……

  而就在巨石城的居民们热议着报纸上的新闻时,《幸存者日报》的报社内也是一片忙碌。

  忙着整理资料和排版的编辑们,恨不得把脑袋埋进纸片堆里。

  除了一个人——

  那个人便是报社的社长哈尔。

  和前几日不同。

  坐在窗边的他嘴上叼着一只卷烟,一脸忧心忡忡,凳子旁边散落着一地的烟头,眼中失去了光。

  虽然报纸的销量蒸蒸日上,但此时此刻的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就在几天前,他的big brother 卡里曼来到巨石城,来这儿探望他的同时,也带来了落霞行省的消息。

  猎鹰王国在Legion 的支持下挑起了对沙漠诸王的全面战争,沸腾的战火已经烧到了雄狮王国所在的9号绿洲……

  而这已经是上个月的消息。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哈尔the past few days 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想派个记者去落霞行省看看,然而根本没人接这苦差事。

  进入沙漠本就是个冒险的行为,更别说那儿正在打仗了,再高的薪水也得有命花。

  就在他愁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救星忽然出现了……

  “我要去前线了,联盟应该会打进沙漠里,等去了9号绿洲,我替你看看你家里那边的情况好了。”

  推开门进了报社,方长没有寒暄,看着坐在窗户边上的哈尔,直入正题地说道。

  他的背上背着半人高的背包,旁边挂着一把self-protection 的LD-47突击步枪,连装备和行李都收拾好了。

  听到这句话的哈尔顿时愣住了,直到叼在嘴边的烟头掉在了裤子上,才猛地从凳子上站起。

  他快步走到方长身前,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

  “谢谢!抱歉,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一脸感激的哈尔,方长开了句玩said with a smile 。

  “不必客气,不过战地记者可不好当,记得给我双倍的报酬。”

  哈尔激动地说道。

  “三倍!我把我的薪水也给你!”

  方长lightly coughed 。

  “那倒不用……”

  他也就开个玩笑。

  倒腾了这么久的仿生学零件,替联盟打开了巨石城的市场,他还真不缺那点钱。

  哈尔正要感动地说些什么,然而就在这时,诧异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

  “等等,什么意思?你要去前线?!”

  方长寻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头翠绿色的短发下,一双因为诧异而瞪大的眸子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注意到了多莉脸上的表情,哈尔轻轻咳嗽了一声,试着替方长说两句。

  “人们渴望了解真相,总得有一些勇士站出来,去那些大多数人不愿意去的地方——”

  “别说那些hypocritical 的话了,你只是担心自己家里的情况,又不敢自己回去,才想着把麻烦扔给别人吧?”

  多莉盯着他,一针见血地说道。

  “这叫use official authority for private interests !”

  报社里very quiet 的,
  连翻纸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

  感受着周围一双双视线,哈尔表情尴尬,辩解着说道。

  “我,自然也是‘人们’的一部分……我承认你说的,我确实不敢回去,也没那个ability ,但你要说这是use official authority for private interests 我可不认同。巨石城的居民会对落霞省发生的事情感兴趣的,他们最近越来越关注外面发生的事儿了,我这也是站在报社的立场上在考虑。”

  多莉没有听他的狡辩,而是looked towards 了方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要去前线吗?”

  方长nodded 。

  “嗯。”

  那漂亮的眸子里浮起了明显的不舍和担忧。

  她埋低了下巴,声音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

  “能不去吗……”

  听到这句话,方长laughed ,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

  “我要是不去,这里就是前线。”

  如果Legion 的人杀过来,哪里会去区分谁是曙光城的人,谁是巨石城的人,谁又属于联盟。

  他们会抢走能抢走的一切,然后烧掉抢不走的,并将被剥夺财产的人当做slave ……

  就像他们在落叶营地干的事情一样。

  感受到那穿过发丝的温度,多莉的脸颊略微有些发烫,不过却并没有躲开。

  轻轻咬了咬嘴唇内侧,她最终没有再劝说,只是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小声地嘟囔道。

  “我下个月就发工资了,说好了请伱吃饭……你must 平安无事的回来。”

  听清这句话的方长,忍俊不禁地弯了弯嘴角。

  他可以确信,自己当然不会有事。

  只要联盟继续存在下去,不管多少次迎接死亡,他都会在三日后苏醒,见到第四天的morning sun 。

  不过。

  他还不至于在这个特殊的场合,说那些不解风情的玩笑话。

  注视着那双眼睛,他用很轻的声音,郑重地回答。

  “我保证。”

  ……

  无论是战斗职业玩家还是生活职业玩家,无论等级和职业,所有人都收到了总动员的服务器公告,并响应了动员的号召。

  同一时间,曙光Northern Part of City 的农庄。

  玛卡巴子从冒烟的拖拉机上跳了下来,looked towards 不远处扛着锄头的老农民,用不标准的人联语喊了一嗓子。

  “old man 儿!地里的庄稼,the past few days 麻烦帮我看下,拖拉机的钥匙我就留这儿了。”

  他不知道那NPC的名字。

  但一起种了这么久的地,大家早就彼此眼熟了。包括这附近不少农夫,拖拉机驾驶技术,还是跟着他的老虎brother 学的。

  目前,玛卡巴子的种田等级已经刷到了Level 6 ,距离梦想中的庄园只剩下Level 4 了。

  钱什么都是小事儿,这地里的庄稼可不能荒废了。

  那老农民同样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对这个奇怪的家伙却不陌生。

  明明是高贵的避难所居民,却和他们一起干这种糙活儿,而且还干的乐此不疲。

  不止如此,这家伙把地里的庄稼看的比命还重。

  之前一只多足兽从榆木区流窜到了这儿,别人看见那monster 都是掉头就跑,只有他嗷的一嗓子冲了上去,抡起锄头就和那monster 干了起来,愣是把那异种给揍跑了。

  实在unimaginable ,什么样的事儿能让他放着地里的庄稼不管,连着好几天不回来。

  瞧着那young man ,old man 忍不住喊了一声。

  “你上哪儿去?”

  patted 落灰的装备,玛卡巴子将背包甩在了肩上,头也不回地笑着喊了声应道。

  “上前线!”

  扛着锄头的old man 愣住了,subconsciously 问道。

  “那,那你啥时候回来?”

  “打赢了就回!”

  不等那old man 回答,玛卡巴子已经哼着小曲去了农场的入口,和等候在那儿的【上山打老虎】碰了头。

  瞅了眼他的麻布包和挂在背包上的弹夹,两手插兜里的老虎,笑着调侃了一句。

  “带那么多东西干啥,咱开飞机的,一会儿就回来了吧?”

  听说螺旋桨飞机在那铁疙瘩面前活不过两秒。

  说一会儿就回来有些夸张。

  三天还是要的。

  玛卡巴子chuckled 。

  “飞机有人开,这次我们开好东西!”

  被这话勾起了兴趣,老虎好奇问了句。

  “啥好东西?”

  玛卡巴子扬起了下巴,眉飞色舞地说道。

  “坦克!”

  听到这俩个字儿的瞬间,老虎先是一愣,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整个人都惊了。

  “卧槽,你开过那玩意儿吗?!”

  而且等等。

  联盟什么时候有坦克了?!

  玛卡巴子却不解释,hehe said with a smile :“没有!不过不重要!我听81号厂的厂长说了,那玩意儿开起来和拖拉机差不多!”

  老虎忍不住喷了。

  “这特么差远了好吗?”

  玛卡巴子patted 好brother 的肩膀。

  “放心,那东西没有想象中的难……等会儿我去忽悠个力量系的牲口来当装填手,when the time comes 你负责开车,油门给我往死里踩就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