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402

  七月是多雨的季节。

  虽然河谷行省地处内陆,积雨云随着季风吹到了这儿已经被消耗的bits and pieces ,但往年到了这个时节,仍旧免不了几场瓢泼大雨。

  就如现在这般,前一秒还是骄阳似火,转眼之间空中已经铺满了厚厚的乌云……

  “……东南方向发现敌军踪迹,规模在Thousand Man Squad 以上!他们的装备以轻武器为主,搭配有多台型号不同的改装外skeleton ,没有发现装甲或者运输车辆!”

  营帐中。

  一名侦察兵one-knee kneels 地,报告了侦察到的情报。

  坐在营帐内的雷契尔,安静地听完了手下的汇报,波澜不惊的嘴角忽然翘起了一丝冷笑。

  双手背后站在一旁的菲诺德looked thoughtful 地轻声道。

  “didn’t expect 和我们纠缠了大half a month 的还真是土著……”就算企业派来的援军再多,也impossible 像这样无穷无尽地填进来。

  尤其是那些简陋的武装,更加让他确信,这些人就是生活

  在当地的土著,而且大概率是来自附近某个稍大点儿的幸存者聚居地。

  而那里的City Lord 或者镇长,又恰好是个act recklessly 的家伙。“你说他们到底图啥呢?”菲诺德还是有些不太理解。是为了CR吗?
  他们在那些士兵的尸体上确实发现过企业的武器,比如G9突击步枪。

  但就为了这点钱,和Legion 作对,实在是不怎么聪明。他们会向碾碎一只蚂蚁一样,将这些土著碾成一堆渣滓。只有在at first 投降的聪明人,才能得到他们的宽恕,成为伟大Legion 的slave 。

  而对于那些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之人。

  等待着他们的只会是死亡。

  “也许是被企业的人收买,也许是脑子有问题……不管怎么说,他们来得正好。

  雷契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嘴角裂开了一丝残忍的笑容,他的身上散发出森然的murderous aura ,连带着营帐内的闷热的空气都降温了几度。

  麦克伦将军之前下达了转移部署的命令,突然说要转移到9号绿洲去,他正愁没机会为自己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现在,这个机会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他会让这些土著们知道。

  什么叫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

  “维托、瓦利特··…··”

  轻念着那些名字,他从桌子上捡起pitch black 的头盔,缓缓戴在了头上。

  “.····…我会给你们报仇。”

  ……

  瑞谷市Western Region 山地。

  这里坐落着新联盟准备了一个月的炮兵阵地。

  二十余门“rainstorm ”火箭炮与三十门仿制的100mm火炮分布在连绵的山头,彼此之间间隔至少五百米。

  每一门火箭炮和火炮的旁边都挖掘了单独的人员、弹药、炮位掩体,确保在遭遇火力反制的时候能够最大限度保存人员和装备的安全。

  当然,即便有着如此充足的准备,杨树心中也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对方的反制火力会在半分钟之内抵达我们的头顶!”

  “我们是第一炮,其他山头上的brother 们都等着我们的信号!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掉链子,我需要你们做到任何时候都不要慌,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听我的指挥!”

  “都听明白了吗!”

  走在队列的前面。

  杨树注视着自己手下的炮兵们,做着开战前的最后动员。列成一行的炮兵们士气高昂,抬头挺胸,铿锵有力地答道。

  “明白!”

  注视着那一张张略显稚嫩却无比坚毅的面孔,杨树满意地点了点买。

  他从他们的脸上似乎看见了自己的过去。

  半年前,他因为一碗滚烫的青麦粥结束了流浪,决定追随manager 的脚步,加入联盟的军队抵抗嚼骨部落的入侵。而在之后的半年里,他随着北伐大军一路北上,参加了解放Western Continent 市的数场战役,最后成功将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robber 们赶下了江。

  虽然入伍的时间不满一年,打炮的经验甚至还是在战场上跟着其他老兵学的,但经历了数场战役之后,他的实战经验已经不逊色干那些老兵多少,如今更是当上了第一兵团11th 炮兵platoon 的Captain 。

  随着行动的命令下达,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整个炮兵阵地就像一台点火的引擎,每一个零件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转。

  杨树alone 走到了观察哨的位置,拿着telescope 看了一眼指挥所的方向,等待着信号。

  第1组的100毫米火炮会根据他们的信号,moved towards Steel Fortress 附近投送烟雾弹幕,干扰飞艇的目视观测。

  而当他们的第2声炮响响起,一组炮兵会紧接着发射第2轮弹幕,将装有箔条的炮弹投射到钢铁之心号附近引爆,形成一片干扰云。

  箔条大面积反射回波可以欺骗雷达,在雷达上形成一团云雾”,从而掩护航空兵breakthrough 敌方的防空火力网。

  这两发炮弹很关键。

  直接决定了他们的空降兵是否能成功抵达对方的头顶。而完成这些工作之后,他需要立刻带着弟兄们迅速撤离到
  旁边的防炮洞中,等待敌方投射的区域火力结束。

  回想着作战计划的内容,杨树感觉手心捏了一把汗。如果对方的反制火力是100mm火炮,他们幸存下去的概率很大。

  然而如果是400mm膛射火箭……

  以那亚核武器级别的formidable power ,他们幸存的几率不到两成。不过,即便知道这些,他的心中仍然没有任何惧怕。相比起在前线冲锋陷阵的勇士们而言,他们承担的战斗位置已经算是相当安全。

  even more how 一条命而已。

  也没什么好怕的。

  如果不是那些人向自己伸出了援手,他的人生在半年前早就画上了句号。

  天空的乌云越来越密。

  杨树抬头望了一眼天上,这时恰巧一滴雨珠正好落在了他的胡茬上,顺着脖子钻进了衣领。

  感受着脖梗的冰凉,他frowned ,嘴里低声念叨了一句。“……要下雨了。”

  ……

  “下雨咯·…··…看来God 也不是总站在我们这边。”距离炮兵阵地不远的指挥所。

  站在一块岩石后面的卡卡罗特手中拎着突击步枪,望着飞艇的方向咧了下嘴角,揶揄着说道。

  雨天会影响雷达的精度。

  但同时也会削弱烟雾弹和干扰弹的持续时间。

  尤其是雨天对飞机机动性的影响,对于主要使用螺旋桨飞机作战的联盟而言,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虽然大雨对双方都有影响,但对进攻方的影响会更加明显。

  然而他们已经没有延迟作战计划的时间。

  这场雨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而对面那艘飞艇却毫无疑问地会在两天之内撤走。

  手中握着telescope ,泉水指挥官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用平静的语气一丝不苟说道。

  “晴天低风速自然是最好的情况。”

  “不过,雨天也有雨天的打法。”

  他当然知道7月是雨季,自然不会没有考虑到现在这种情况。

  放下了手中的telescope 。

  他伸出食指在头盔侧面敲了两下,合上了外skeleton 头盔的面罩,同时干净利落地ordered 。

  “启动B方案!”

  行动代号——

  鲸落!

  站在一旁的我最黑兴奋地挺直了腰板,相当有代入感地站直行了个军礼。

  “是!”

  “这是要下暴雨了啊··……”

  曙光城机场。

  看着从机舱盖上滑落的雨珠,落羽扫了一眼绑在大腿上的VM,嘴里嘀咕着的同时,伸手拨开了航电设备的电源。雨天。

  那么对应的应该是作战计划中的B方案。

  地面炮兵仍然会发射掩护弹幕,只不过推进顺序会稍有调整。

  如果是晴天,联盟的飞机会围绕着干扰云作战,而地面部队则会率先发起进攻,作为诱饵吸引对方火力。

  而如果是雨天,干扰云的作用会遭到削弱,则得依靠他身下的这台extreme speed 三马赫的喷气式飞机来作为主要的诱饵。

  其实战术思路没有任何变化,变得只是先后顺序。

  这时候,VM屏幕中浮现了一行light blue 的弹窗。

  【ECM已连线】

  看到这行字的瞬间,落羽relaxed ,扬起食指在耳麦上点了两下说道。

  “电子干扰吊舱已经启动!确认运行正常!”

  干扰雷达的思路有两条,一种是用箔条反射回波干扰,另一种则是“主动照射”。具体来说就是,捕捉到雷达信号之后,向对方雷达主动回复无序或者有序的雷达信号。前者equivalent to 烟雾弹,可以隐藏目标具体位置,缺陷是作用时间较短,而且容易烧穿。

  后者则equivalent to 对面点了个大灯找你,而你打开了手电筒照他眼睛,让他看不清,或者误判目标的大小和规模。

  比如此刻挂在他机翼上的电子干扰吊舱,采用的干扰策略便是后者,能够模拟六百架蚊式战斗机的雷达信号。

  这是联盟科考团为联盟空军设计的最新装备,专门针对的是钢铁之心号的雷达system 。

  可惜,这场决战准备的时间太仓促。

  否则他们完全可以给每一架飞机都弄上反雷达隐形涂层;并且多安排几架“电子战飞机”干扰对方的火力。

  不过,现实没有那么多如果。

  他们已经用上了所能用上的一切手段,即便这些手段不一定有效,但哪怕是能帮他们多争取到一秒钟的时间。

  这次行动也会多一份胜算……

  通讯频道内传来指挥部的声音。

  “指挥部收到…··…准备进入战斗位置。”

  “了解!”

  做出回答的同时,落羽已经将飞机开上了跑道,并将控制油料的阀门推到了最大。

  引擎的rumbling sound 逐渐从身后传来。

  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想象到那喷射的火弧,正将跑道上的雨水蒸发,并推着他加速向前。

  机身离开跑道,冲向了布满乌云的天空。

  从逐渐远去的地表收回了视线,后背紧贴着座椅的落羽took a deep breath ,活动了下握住操纵杆的十指,瞳孔中逐渐燃起沸腾的fighting intent 。

  来吧!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此时此刻,曙光Northern Part of City 机场的跑道旁。

  望着那道钻入雨幕的火弧,坐在“蜻蜓”运输机里的unprofessional 反馒,羡慕地咂了咂嘴。

  “靠,老子也想开那个!”

  这种慢的和靶子一样的螺旋桨飞机,哪有喷气飞机开的爽。

  由于没有关麦,通讯频道里很快传来蚊子的调侃声。“haha ,那玩意儿是原型机,暂时就弄出来一架,你等等吧。

  “那我可等着咯。”

  看了一眼身后的机舱,见空降兵们已经登机,他拉了下旁边的阀门,将舱门关上。

  信号灯闪烁。

  他取下了挂在一旁的对讲机,一边发动了座驾,一边在通讯频道内说道。

  “凌云一号已经起飞!”

  “我们也该出发了。”

  同一时间,瑞谷市Western Region 。

  侦测到敌方地面目标正在靠近,雷契尔带上了航空陆战队的三支Thousand Man Squad ,以及两千名由废土客组成的扈从军,在飞艇观测舱的引导下,moved towards 目标区域搜索前进。

  原本作为扈从军精锐的“Pangolin ”Hundred Men Squad 也要一同出击的,然而由于上一次任务伤亡惨重,他们只能被“幸运”的留了下来。落叶营地。

  科尔威将Pangolin 喊进了营帐,看着他说道。

  “我们接到了上级命令,将在后天离开落叶营地返回沙漠。”

  虽然早已经打听到了这个消息,但战地气氛组还是装成第一次听说的样子,做作地愣了一下之后,脸上做出不舍和为难的表情。

  “你们要走了吗?”

  他确实挺难的。

  刚才没能跟着雷契尔一起去前线,就意味着没机会搞事情了。

  虽然这样的变数也是意料之中,但忙活了那么久却拿不到人头,总让他有种白费了力气的感觉。

  “最晚8月底,我们还会回来。”

  看着眼前这员猛将,科尔威继续说道,“麦克伦将军一直注视着你的忠诚,而你的勇猛和忠诚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从from now on ,你便是落叶营地扈从军总长官,正式的任命书将在明天送到这里。

  明天啊……

  正好晚了一天。

  战地气氛组in the heart faintly sighed ,心说这任命书怕是拿不到了,但还是做出恭敬的表情,低头hypocritical 地说道。

  “感谢您的提拔,大人。”

  看着眼前这honest and timid 的henchman ,科尔威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好好干。”

  “Legion 从不会吝啬对忠诚之人的赏赐,希望等我们下次回来时,我能看见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

  “别让我失望。”

  战地老正寻思着如何说些表忠心的话,然而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雷鸣般的爆响。

  由于那声音是从空中传来,起初科尔威还以为是打雷,但很快便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那是爆炸的炮声。

  而且——

  不止一声。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科尔威脸色微微一变,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抓起放在桌上的对讲机大声吼道。

  “敌袭!”

  “准备战斗!”

  ·
  几乎就在遭遇炮击的同一时间,钢铁之心号已经拉响了Level 2 警报,从观察舱到炮位一片忙碌。

  虽然那一轮炮击并没有对钢铁之心号造成任何损伤,但爆炸产生的烟雾却给监视着地面情况的观察舱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十数分钟前。

  他们刚刚观测到东南方向有敌方单位活动的踪迹。

  然而就在他们正要仔细搜索的时候,一轮密集的弹幕忽然在飞艇正东方向500米处爆开。

  炸裂的浓烟遮挡了观察舱的视野,但所幸的是,他们已经记下了炮火来袭的大致方位。

  “……这些土著疯了吗?他们竟敢对我们开火?”一边将炮弹塞进炮膛,装填手一边吃惊地说道。

  那些人应该清楚,这种程度的炮击对钢铁之心号根本无用才对。

  与其说惊慌,倒不如说他们被弄得一头雾水。

  站在观测孔旁边的副炮手锁定着那片烟雾,frowned 说道。

  “是烟雾弹!”

  “……可笑的把戏。”

  站在炮位后方的军官coldly smiled ,扫了一眼传令兵递来的纸条,抓起放在一旁的communicator ,大声ordered 。

  “前三区炮位火力准备!方位112度,俯角27度···五轮齐射!”

  “开火!”

  十二声炸雷般的炮响传来,紧接着十二道曳光洞穿了烟雾,moved towards 联盟的炮兵阵地呼啸而去。

  爆炸的火光闪烁在山头上点亮,很快又是一轮炮击,moved towards 目标区域,如雨点般覆盖过去!
  只见一片片闪烁的火焰在二十多公里外的山峦上排开,滚滚浓烟从雨幕中飘起,瞬间将敌方的炮兵阵地填成一片烟海。

  此刻,观察舱内。

  蹲在观瞄system 前的观测手,兴奋地喊了一声。

  “确认命中!”

  观察舱内的众人面露喜色,然而还没等他们击掌庆祝,雷达舱报告的消息,却是让众人脸色瞬间一变。

  600架战斗机正在以两马赫的速度,从正北方向朝他们的后方迂回!

  不敢犹豫分毫,观测手立刻调整光学瞄具,根据雷达操作员提供的信息,锁定了那600架战斗机的方位。

  然而任凭他如何变焦,如何压迫着瞳孔和晶状体,也无法透过雨幕看见那600架战斗机的影子。

  “能看见吗!”

  “该死……我看不见!”

  一般来讲,在天气良好的情况下,最大目视距离能达到9~20公里。然而如果是雨天,这个距离可能会被削弱一倍不止。

  可be that as it may ,就算那600架战斗机飞的再快,天气对目视观测影响再严重,也不至于连尾焰都看不见吧?

  站在观瞄system 前的观察手,不禁开始怀疑人生。

  究竟是雷达出了问题。

  还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

  舰桥内。

  听到手下的报告,麦克伦将军的脸上瞬间浮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600架战斗机……怎么可能?!”

  不止是他,几乎站在舰桥中的所有军官,脸上都带着同样无法相信的表情。

  参谋思索了片刻,said solemnly 。

  “会不会是他们的障眼法?”

  600架飞机··…···

  而且都是以二马赫的速度。

  这个数量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夸张了!
  盯着雷达上闪烁的信号源,麦克伦将军的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心中念头却是转得飞快。

  他当然也想到了,这有可能是那些土著的障眼法。

  然而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呢?

  就算他们成功转移了钢铁之心号的火力朝向,也impossible breakthrough 偏导护盾的绝对防御。

  这half a month 来,那些土著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

  不管是航炮,火炮还是火箭弹……所有的一切攻击手段,在他们的钢铁之心号面前都被证明了是毫无意义的。站在雷达终端前的军官loudly shouted 。

  “它们迂回到了我们的Southwest 向,信号源正在放大·…他们在向我们接近!
  麦克伦将军当机立断ordered 。

  “不管是不是诱饵,防空火力准备,给我把那群苍蝇打下来!”

  “是!”

  炮管早已经锁定了那六百架飞机巡航的轨迹,随着开火的命令下达,one after another orange-yellow 的火焰从炮膛中激射,moved towards 雷达上的目标机群疾驰而去。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那六百架飞机仍然按照编队继续飞行,既没有散开,也没有做规避机动,就这么和他们的弹幕撞了个满怀。

  望着舰桥外落地窗外,那一片犹如city wall 般绵密的爆炸浓烟,麦克伦将军微微眯了眯眼睛。

  命中了吗?

  雷达上的信号倒是消失了。

  但这成功的未免也太顺利了点。

  就在这时,雷达上忽然出现了一片片波动的信号。

  地面的炮兵阵地似乎没有被完全消灭,他们仍然在moved towards 飞艇周围开火,只不过发射的似乎不是烟雾弹。

  而是干扰弹。

  麦克伦的眼中浮起了一丝意外的表情。

  知道用铂条干扰雷达,看来这些土著还有两把刷子。然而,他们到底还是小看了钢铁之心号的雷达。

  这种程度的干扰,他们分分钟就能烧穿。

  而且……

  这些土著们的配合还是弱了些。

  那六百架飞机已经被击毁,这时候就算打出干扰弹也已经晚了,只会继续暴露地面炮兵阵地的位置。

  就在麦克伦心中如此想着的时候,二十二个微弱的信号源,忽然显示在了飞艇的正南方向。

  它们离的很近,与飞艇的距离不到十公里,几乎是突然出现,而且飞行在云层的上方。

  看到这一串信号的瞬间,麦克伦将军微微愣了下,猛然间反应了过来。

  “右舷炮兵火力准备!”

  “刚才那六百架飞机是诱饵!给我瞄准南边的目标!”

  就在钢铁之心号掉转炮口的同一时间,厚重的乌云之上。手中握着操纵杆的unprofessional 反馒,一边盯着当在大腿上的VM,一边in the heart 默默倒数着。

  火炮转向110度大概需要17秒……

  地面的炮兵已经开始发射箔条诱饵弹为他们掩护,然而他很清楚,这种程度的干扰坚持不了多久便会被对面的雷达烧穿。

  甚至根本不用烧穿。

  那密集的火力,足以将他们连同干扰云一起撕碎。

  远处一发发曳光已经动穿了云层,在空中爆开一团团黑烟。

  致命的弹片刮过螺旋桨和机翼,金属与金属的碰撞声不断传来,机身开始剧烈的抖动。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unprofessional 反馒从容地抓起了挂在旁边的communicator ,切到了机舱的广播。

  “本次航班已经抵达终点,我们将在10秒之后坠毁·…···”“剩下的一公里,靠你们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机舱后端的舱门缓缓开启,高速的气流也随之一同卷入了机舱。

  通讯频道中的声音被气流吹乱,然而从那断断续续的两句话,他仍然能听出那press forward 的豪迈。

  “收到!”

  “交给我们好了!”

  燃烧兵团的空降兵陆续踏出了机舱外。

  看着one after another 穿云而过的曳光和照亮驾驶舱玻璃的火光,unprofessional 反馒的嘴角翘起了一丝笑容。

  任务完成。

  不过,大概是回不去了。

  想到这儿,他干脆切换了通讯频道,moved towards 指挥部喊道。“这里是B组飞行编队··…··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敌方的炮火已经锁定我们,已经无法返航。

  “在被击落之前,让我们送伞兵brother 们最后一程!”通讯频道中没有回应。

  unprofessional 反馒心中了然,多半是这炮火中夹着几发电磁干扰弹,阻断了他们的通讯。

  不过……

  也无所谓了。

  将communicator 扔在了一边,他伸手按下了操纵杆旁边的按钮,运输机的尾端开始放出浓浓的黑烟。

  与此同时,both of his hands 紧握着操纵杆,moved towards 那已经千疮百孔的驾驶舱大声吼道。

  “B组飞行编队!”

  “给老子拉烟冲——!”

  即便听不见那声呐喊。

  在看到他拉开烟幕的一瞬间,跟随一同飞行的21架“蜻蜓”运输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在同一时间拉烟发起了俯冲。

  orange-yellow 的弹雨在空中飞舞,几乎将整片天空点亮,失去了云层的保护,一架架运输机很快被火焰吞没。

  不过他们牺牲并非毫无意义。

  那滚滚黑烟也随着那自杀式的俯冲一同从空中落下,犹如横飞的瀑布,在in the sky 拉出了一道倒塌的烟墙。

  站在观瞄system 旁边的观察手,死死瞪大着双眼,目不转睛的望着被炮火点亮的天空。

  他可以确信,那些活靶子一样的飞机逃不掉。

  但让他难以置信的是,那些家伙根本没打算逃跑,竟然笔直地朝他们冲了过来。

  这时,他看见one after another 降落伞穿过了滚滚浓烟。

  犹如火中飘零的蒲公英。

  他们的生命正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燃烧。

  然而即便如此,那纷飞的炮火和枪弹改变不了他们燃烧的方向。

  望着那一朵朵从空中飘下的降落伞,站在100mm防空炮后方的炮手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嘴里梦呓似地念叨着。

  “……这些人疯了吗?!”

  降落伞……

  竟然是降落伞!

  这些土著竟然打算通过这种可笑的玩意儿,登上他们的Steel Fortress 。

  就算有那么几个人侥幸穿过了他们的火力网,登上了他们的飞艇又能如何呢?
  即便他们在地上部署了五支Thousand Man Squad ,飞艇上仍然有三支Thousand Man Squad 待命。几十上百只蚂蚁……

  分分钟便会被他们的火力撕碎。

  舰桥内。

  望着那些强行登陆的空降兵,麦克伦将军的脸上同样写满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揣着怎样自信,敢凭这点人强行登陆他的飞艇,但此时此刻的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掉以轻心。

  那些土著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拼了命地把这些人送到他脸上,总不至于只是为了陪他看个烟花。

  猛然间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麦克伦将军大吼着ordered 。

  “调整引擎朝向!给我对准天上!”

  副官也迅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领命道。

  “是!”

  随着命令的下达,展开在飞艇两侧的引擎缓缓转动方向,螺旋桨对准了正上方。

  引擎启动,螺旋桨开始旋转。

  庞大的气流自下而上吹来,将飞艇轻轻向下推去的同时,也将空中的一只只降落伞吹乱了方向。

  眼看着燃烧兵团的弟兄们陷入危机,已经脱离战场的“凌云”,忽然杀回了战场。

  此刻的它已经扔掉了电子干扰舱。

  不再发出任何信号的它,犹如一把藏在暗夜之中的匕首,悄无声息而又迅猛地接近着目标。

  “……雨滴落下的速度是30到60码。”

  双手死死握着操纵杆,落羽的目光死死锁定在了飞艇右侧的那一排引擎上,嘴里轻声地念叨着。

  “偏导护盾的触发界限应该在60码左右。”

  “只要在接近护盾边缘的一瞬间减速……”

  “应该能进去!”

  虽然他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乱来的操作。

  但前掠翼飞机……

  应该能做到!
  心中倒数着接近护盾的时间,落羽死死地咬紧了牙关,推动节流阀的同时迅速拉起了操纵杆!
  机头猛地向上扬起。

  机尾一瞬间跑到了前面。

  而也就在这一瞬间,扛住了那几乎让人昏厥的加速度的落羽,猛地推下了右腿旁边的加力阀。

  摇曳在引擎中的火弧原本如一束火苗,而就在这一瞬间,炙热rays of light 在那引擎中点亮。

  飞机的速度骤然下降,剧烈抖动的前掠翼被高速的气流撕成了碎片。

  甚至来不及发出噶的一声,落羽便感觉双眼一黑,从游戏中断开了连接。

  失去平衡的机身如落叶般翻滚,继续向前,不过它并没有被偏导护盾推向一旁,而是与那破碎的机翼,一同被卷进了飞艇右舷翼的螺旋桨。

  轰然炸裂的火光将飞艇右侧的机翼折断,失去平衡的飞艇在一瞬间倾斜。

  好不容易稳住降落伞的夜十,望着那一片爆炸的火光,诧异地瞪大了双眼。

  “卧槽?!”

  眼镜蛇机动?!

  诧异的不止是他。

  还有钢铁之心号上的众士兵和军官们。

  他们甚至没有看清那架飞机是如何接近。

  只见它在最后的一瞬间减速穿过了护盾,并将自己当成了子弹,撞向了他们右舷机翼。

  右侧失去动力,为了避免侧翻,钢铁之心号不得不关闭了左侧的引擎,而正在降落的空降兵们压力骤减。

  不过,死亡的威胁并没有就此离去。

  即使已经进入了100mm防空炮的射击盲区,即使对方的螺旋桨已经被迫关闭,仍然有十数挺10mm机枪从各个方向对准了他们。

  外skeleton 具备一定的防弹能力,但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免疫枪弹。

  偏导护盾的界限已经越过,汹涌的火力assaults the senses 。

  500余名空降兵到此为止已经伤亡过半。

  不少人在天上被射成了筛子,飘向了地面,或者挂在了飞艇之外那如同刺猬一般耸立的炮管上。

  直视着那闪烁的火光和最后的三十米距离,Old Bai 拔出挂在重骑兵外skeleton 胸前的匕首,对着几乎瘫痪的通讯设备发出冲锋的吼声。

  “即使我们的血肉在落地前燃尽——”

  “我们也要将燃烧的余烬,洒进他们的双眼!”

  “割断伞绳!”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挥出了手中的刀刃,将缠在外skeleton 上的降落伞割断,从那汹涌的弹雨中穿过。

  三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

  他的双脚重重地踏在了飞艇的顶部,将那无法逾越的钢铁装甲砸出了两个凹痕。

  显然。

  它并非像它看起来那样不可战胜。

  “目标400mm主炮!”

  拔出了背在背上的步枪,他moved towards 通讯频道大声吼道。“所有还能动的人——”

  “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