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480

  陈雨桐没什么反应,认真思索了起来,坐在旁边的那个young man 却是不自觉地红了脸。“喜,喜欢的姑娘聊这个干什么”Old Bai 笑着调侃了句。

  “不干什么,你要是害羞就聊点别的呗。”

  似乎不愿承认自己害羞了,赵啸沉默了一会儿,打开了话匣子。“我……来自13号小镇。”“那是什么”

  “一个由科委会管理的自治区。各佃自治区的情况不同,有的是部落制,有的是王国,而我们属于前者,大概有着一两千户人的样子。”Old Bai nodded 。“那也挺大了。”

  一般的幸存者聚居地也就一两百户人而已,少的甚至十几户,看来这彷徨沼泽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荒凉。

  “是的,”似乎是在思索着从哪儿开始说起,赵啸想了一会儿之后,继续说道,“每年12月,科委会会召开为期30天的考核,从各个自治区招收年满12,且符合标准的学徒。”Old Bai 思索了片刻道。

  “这个学徒……equivalent to 实习生?”

  “实习?”赵啸愣了下,nodded 道,“算是吧……基本上每个自治区能入选一到两个的样子,成为学徒之后就能进入Academy ,远离沼泽地艰苦的生活,家人和小镇也能得到一笔钱。”“那你也算是几千号人中脱颖而出的well-known figure 了。”赵啸被夸的有些飘飘然,sorry 地用食指蹭了下鼻子。

  还行吧……不过进了Academy 之后,那里也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生活条件确实会比在沼泽地里好上很多,但因为要配合在编研究员从事一些危险的研究科目,每年大概只有73%的学徒能活着晋级到G-rank 。而晋级到G-rank ,才算是真正意义上属于Academy 的学员。”“很严格的选拔。

  “是啊……”赵啸感慨了一声,“有时候想想自己能升到E-rank 也挺不容易的。”“为了心上人”

  “一部分原因吧,我们是同一批入选的学徒,我答应过她会成为研究员·········然后,让把我们的父母也接进Academy 。”Old Bai 好奇问道。

  “你不是已经是研究员了么。”赵啸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怎么可能,我只是个勘agent ……研究员最低也是D-Rank ,晋级到D-Rank 之后需要掌握至少一门专业技能并通过考核,并且还需要一名导师的推荐。但基本上……只掌握一门专业技能是不够的,每年都有大量的学徒晋级,大多数导师都要求三门以上的专业精通。”Old Bai teased 。“能力通货膨胀了。”赵啸nodded ,叹气道。

  “嗯……而且勘agent 要从事一线工作,基本上很难抽出太多时间学那些东西。”Old Bai ∶“为什么不考虑换个地方生活?这个废土很大的吧。”赵啸curl one’s lip ,嘀咕着说道。

  “去哪儿都一样,而且别看我吐槽这吐槽那……我觉得Academy 挺好的。就像你说的,至少在这儿我能找到活下去的意义,而不是像其他幸存者一样浑浑噩地度过一生,在废墟上自甘堕落。”Old Bai 表情不禁有些怪异,好奇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其他幸存者就一定自甘堕落呢。”

  不然呢?你认为企业和Legion 有未来可言么?”瞥了一眼不远处睡得和猪一样的企业飞行员,赵啸毫不掩饰心中的鄙夷,不假思索地说道,“一个沉迷享乐的傻子,一个穷兵黩武的疯子,this world 的未来要是交到他们的手上,那才叫真的完蛋!”

  说着,他捏紧了手中的勺子。

  “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收所有的遗迹,在旧日的遗产被挥霍一空之前。到了那时我们便不必再怀念过去,我们将书写新的历史,前往更遥远的world 探索旧日未曾设想的mysterious 。”好家伙。

  这是什么“远视主义”Old Bai 略微惊讶地看着这个young man 。这些大道理不像他自己想出来的。

  不过也可能正是因为年轻,所以才能毫无顾忌的讲出来。当然,更让他惊讶的是Academy 。

  初了解的时候,他以为Academy 只是单纯的技官治国,didn’t expect 还有更为深刻的精神内核。看这家伙越说越上头了,陈雨桐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结论Academician 的理论确实是如此……不过,我倒是没想过那么多,十二岁那年我幸运的通过了考核,然后就进了Academy 。其实我倒觉得向你们那样挺好的,没有我们这么严格的等级限制,人生的途径不止一条,哪怕不成为勘agent 或者研究员也能过的很好。”

  “那种幸存者聚居地根本不存在,有人的地方就有等级,最多只是表现的隐晦,”赵啸不以为然道,“我倒觉得不如perfectly clear 地把等级和晋级途径写出来,大家各凭ability 。”Old Bai said with a smile 。

  “你说的有点道理,这个就和游戏差不多,只要服务器继续运营就一定会分出老玩家和萌新,阶层不会因为主观上的忽略而消失。”“服务器运营”赵啸好奇问道。Old Bai 轻轻咳嗽了一声解释说。

  “我的意思是,哪怕是联盟也是存在等级的,比如贡献等级···········大概和你们的分级类似,G、F、E-rank 研究员对应的应该是公民的三个等级,在此之上还有‘Knight ’等等。”“是吧”赵啸得意地looked towards 了陈雨桐。后者没有说话,但表情明显有些失落。看来那憧憬只是个昙花一现的误会。Old Bai paused ,继续说道。

  “不过,我们倒不会因为自己的贡献等级比其他人高而觉得自己expert 一等。”“这impossible ,大话谁不会讲。”赵啸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说道,那表情明显写满了不相信。

  陈雨桐看了眼手中的饭盒,倒是没有像赵啸那样本能地选择怀疑,而是开口问道。“为什么”

  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Old Bai 不禁陷入了沉思。从现实的角度来讲,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故意制造玩家矛盾挑起攀比消费的游戏当然存在,但《废土OL》明显不是,甚至连充值入口都没有,更不要说现在还是封测阶段,这类问题就算存在也绝对不普遍。

  大多数老玩家还是很愿意带新人的,哪怕有时候新人的表现确实憨了点,但谁都是从那个阶段过来的,所以多少都能理解。

  至于玩家和NPC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比较和谐,NPC不会在意他们是”公民”还是“Knight ”,这些头衔也并未给避难所的居民带来“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特权。而玩家这边,就算是为联盟立过功的蚊子,一样会因为违反服务器规定而被送进小黑屋冷静。Old Bai 以前就感觉到了。

  与其说那些头衔是一种身份,倒不如说是一种荣誉,或者说一种来自于集体的认可。

  “主观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我没法回答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有机会你们可以自己用双眼去确认,联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收起了吃完的饭盒,Old Bai laughed 继续说道。

  “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的队友看样子还没放弃你们,就在我们五公里外的屁股后面跟着。”这是狂风下线之前告诉他的消息。

  陈雨桐紧张地看着他,赵啸则是得意地翘了下嘴角,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说道。“那是当然!我说过,Academy impossible 抛下我们!”Old Bai laughed ,继续说道。“那我们打个赌吧。”赵啸“赌什么”

  Old Bai 随意地说道∶“就赌……在我们翻过了这片山进入沙漠之前,Academy 会不会来救你们。”

  赵啸“他们不是已经来了么”

  “在屁股后面跟着可不算,”Old Bai said with a smile ,“不知道的人看贝了,还以为你们的人在给我们送行呢”赵啸盯着Old Bai 。“赌注呢?”

  他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Academy 的人来了,眼前这个男人就会放过自己这些俘虏。就像他们的狙击手说的,他们还需要拿他挡子弹。

  然而出乎了他的意料,Old Bai 却是shrugged ,无所谓地说道。”他们杀过来了,我就放了你。”

  根据他的经验判断,如果双方都不愿承认这场冲突,那么不承认伤亡和俘虏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

  走到了这儿都没碰到Academy 的追兵,那么往后的一路上大概率也不会碰上了。如果判断错了也无所谓。放一个俘虏,再抓两个就是了。

  赵啸惊讶地看着他,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神色也跟着认真了起来。“那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从你这儿得到什么还行,”Old Bai haha laughed ,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嗯,我想想……我要是赢了,你请我喝杯啤酒就够了。”一杯啤酒赵啸愣住了,脸色微微涨红。

  那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让他感到了一丝羞辱。不过a wise man knows better than to fight when the odds are against him ,赵啸还是咬牙nodded 。

  “成交……不过你可要说话算数。”Old Bai 淡定地说道。

  “放心,我说过,对你们用不上那些东西。”

  河谷行省北部,临近核弹坑的wasteland 上,坐落着一排排破旧潦草的营帐。这座营地没有名字,甚至明年都不一定还在这个位置。

  住在这里的拾荒者们就像追逐牧草的游牧民一样,垃圾捡到哪儿就把帐篷和篝火迁到哪儿。

  若是不幸着了道,徘徊在核弹坑附近的ghoul 们,自然会帮那个倒霉的家伙料理后事。

  选择“堕落”成拾荒者的他们也不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尸体是落到ghoul 的嘴里,还是异种的嘴里。反正两者的吃相没什么区别,都不太雅观。

  对他们手上的垃圾或者捡垃圾的ability 感兴趣的买家们,自然有办法找到他们在哪儿。一日清晨。

  年过五十的古斯特如往常一样起了个早床,准备开着自己的“采掘者一号”去附近的古代战场挖些值钱的宝贝就在他刚刚背上背篓,装备出门的时候,隔壁掘地warrior 团的光头阿强忽然找上门来。

  “聚居地来了几个大户,说是要招人手。”

  一听到有大买卖,古斯特顿时眯了眯眼,往门口的凳子上一坐,往鞋底敲了敲烟斗。“什么活儿”“打捞的活儿。”“位置?”

  “落霞行省北部mountain range 的北边。”

  听到这个fuzzy 的说法,古斯特皱起了眉头。“你直接说是彷徨沼泽不就得了。”

  在Academy 的眼皮子底下挖人联时代的宝贝,那简直是嫌命太长了,他们在那些人的眼里不比robber 好多少,甚至比robber 更可恶。

  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业务拓展到Academy 的地盘上去。光头男人hehe said with a smile 。

  “没到沼泽地里,只是在沼泽边上。”古斯特怀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他要招多少人”光头男人张开了right hand 。

  “至少五百个,而且还要有专业的设备和拆解大型机器的经验。”“五百”

  古斯特old man stared wide-eyed ,砸吧了下嘴。

  “那可是个大家伙了……他们打算拆什么玩意儿。”光头男人摇着头说道。

  “那就不知道了……但他们承诺,只要我们能把它拆下来运到Western Continent 市,他们可以付给我们总共一百万Silver Coin 。一百万Silver Coin ?!

  听到这个数字,古斯特瞬间心动了。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全换成小麦得接近一千吨!

  当然,没有人会拿着Silver Coin 去换小麦,往西边去落霞行省的8号绿洲能买到更便宜的。

  真正让人心动的是联盟的KV-1外skeleton 、金属氢电池、“电骡”轻型卡车以及各种大型工程设备。

  对于以拾荒为生的他们而言,联盟生产的简单粗暴且高性价比的工业品正是他们需要的。

  “听起来Interesting …”古斯特摸了摸下巴,眼中浮起了明显的心动,“那些人还在营地里”

  看出老人眼中的心动,光头男人said with a smile 。

  “还在呢,咱们一起去吧,这买卖不是一家打捞队能吃下的,咱们搭个伙儿一起干赚的更多。”

  古斯特瞟了他一眼,indifferent expression 地哼哼了声“等去了看看再说。”拾荒者营地中央。

  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衣衫褴褛的beggar ,站在墙角老六旁边的迷路萌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靠这些beggar 能行么。”白给带狙也忍不住小声吐槽道。

  “+1,就怕倒时候一架飞机拆出两架飞机的零件。墙角老六愣了下。“那还不好”

  “好个锤子啊,”白给带狙rolled the eyes “能飞起来吗”

  就在玩家小声交流的时候,那个叫古斯特的old man 也在偷偷打量着这三个外人。三套五式“轻骑兵”外skeleton 。

  这种装备在一些城市遗迹倒不算罕见,但新成这幅样子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仿制的,要么是避难所里的。

  是不是仿制,他捡了这么多年垃圾当然能看出来。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是联盟的士兵看出了其中两人脸上的顾虑,古斯特咧嘴一笑,恭敬地说道。

  “尊敬的大人,别看我们穿的破破烂烂,但就捡垃圾这活儿··········这里的每个人可都是行家。”

  旁边一名光头男人也附和着说道。

  “没错,咱祖祖辈都是拾荒者,上到人联空天护卫舰,下到老冰棍的罐头,只要是能换钱的东西我们都琢磨过!”空天护卫舰还行。

  看着战术目镜上投屏的翻译字幕,迷路萌新的眼中顿时露出惊讶的表情。“好家伙,什么废土版的Beggars’ Sect 。”

  “嘶·····”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的白给带狙摸了摸下巴,“你这么一类比,我忽然又觉得他们行了。”

  “管他的!来都来了,先试试再说!不行也不是咱们背锅。”

  打断了队友们的争议,墙角老六走上前一步,看着前面几个经验老到的拾荒者说道。

  “需求我们刚才说过了,我们这儿要至少五百个经验丰富的抬荒者,帮我们回收一件抛锚的大型设备。我们出价一百万Silver Coin ,具体怎么分你们自己商量……我希望你们先推举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出来。”

  几个拾荒者相视一眼,交头接耳一番似乎商量出了主意,最先开口的那个老人接过话头说道。

  “没问题大人,只要你们肯付钱,我们保证把东西给你们送过去,而且保证不对其他人多瑞一个字。顺便问下……可以告诉我们要回收的东西是什么吗?我们好确定需要带的工具。”这个要求倒是合乎情理。

  墙角老六犹豫了一会儿,nodded 说道。“是一架飞机。”古斯特hesitantly said 。“具体型号呢”

  “机长二十多米,高六七米左右,重量二十吨出头,有两座等离子体引擎……我只能说这么多,知道太多对你们没好处。”听到这个参数古斯特的脸上浮起一丝意外。这描述……

  是企业的虎鲸运输机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old man 不敢再多问,连忙结束了话题,恭敬地低下头说道。“了解……那么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这些大势力之间的事情,不是他们几个拾荒者能凑热闹的。就如这个联盟士兵所说的那样,知道的太多对他们没有好处。见old man 没有追问,墙角老六relaxed ,立刻道。“就现在吧越快越好”古斯特咧嘴一笑,恭敬说道。

  “遵命!我向您保证,我们的服务一定会让你们满意!”墙角老六nodded 。“希望如此。”

  在三名玩家的带领下,五百余拾荒者离开了营地,grandiose 地开赴了落霞行省北部的mountain range 。

  他们有的开着三米高的铲车,有的牵着修修补补的机器人,还有的牵着双头牛或者自己推着破烂小车……手上的家伙事儿基本都是自己IY,或者是从商人手中淘来的二手货,几乎找不到几件重样的。

  看着这些拾荒者们,迷路萌新心中充满了怀疑,但已经走到了this step ,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们了。

  与此同时,经过了将近五天的跋涉,护送飞行员的Old Bai entire group 也终于走出了mountain range ,看见了一望无际的黄沙。“咿唔……”

  望着远处被热浪扭曲的空气,走在队伍中的小羽发出了略显疲惫的呜鸣。mountain range 以南的气温比北边明显要高上一些,再加上气候干燥,这让喜欢湿润环境的它感到了明显的不适。落羽摸了摸它的小脑袋,comforted 。“再坚持一下,我们快到了。”“咿唔”

  安慰似乎有了效果,小羽发出开心的声音,后脑勺的触须像是海藻一样波动着快乐的波纹。

  落羽的脸上露出笑容。这child 也太好哄了。

  夜十瞅了小羽一眼,小声嘀咕了句。“妈耶……这触须看的我疹得慌。”落羽sorry 地说道。

  “我at first 也是,但习惯了就好了。”

  走在不远处的赵啸,惊讶地看着那个与人和谐相处的母体,感觉world 观受到了冲击。不过这会儿他已经没有闲暇去消化心中的诧异了。

  经过五天的赶路,他们已经走到了落霞行省边上,再往前走个几十公里很快就能看到8号绿洲。欠一杯啤酒是小事儿。

  让赵啸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竟然被Academy 给抛弃了注意到了那NPC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了解过那个赌约的夜十走上前调侃了句。“别这么沮丧,换个角度想……Academy 也未必是把你放弃了。”赵啸抬头looked towards 了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不明白他为何要突然安慰自己。但很快他便发现是自己想的太多。夜十紧接着便用揶揄的口吻继续说道。“也许他们只是把你的身份给注销了。”

  “你……”赵啸咬了咬牙,死死瞪着他,但最终还是把那句“放屁”给憋了回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啸in the heart 安慰着自己。

  也就在这时,远处的一片黄沙中忽然飘起了滚滚烟尘。望着远处的动静,赵啸微微一愣,心中忽然燃起了希望。

  他忽然想起来,金蜥王国似乎是科委会的“预备成员国”,equivalent to Academy 的准附庸。

  那些人搞不好是金蜥王国的援军!

  虽然那些封建主军队的battle strength 拉胯,但好歹规模摆在那里,哪怕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这群家伙。然而——

  这份喜悦的心情在他心中连两秒钟都没有持续,一辆辆卡车很快出现在了沙尘的背后。

  那显然不是金蜥王国的军队。

  心情沉入谷底的不只是赵啸,还有一路尾随在后面的信标squad entire group 。履带车的后排。

  紧闭着双眼的蒋雪洲,嘴唇动了动。

  “联盟的援军!至少有三百……不,搞不好有四百人。”坐在一旁的医疗兵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至于吗”

  一直沉默着的郑昊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这些人不是为了防备我们……八成是为了震慑金蜥王国。”联盟impossible 不清楚金蜥王国和Academy 的关系。

  虽然他们的准备完全是多余的,但为了接他们的飞行员回家,联盟竟然做好了和金蜥王国开战的准备。

  想到这儿,郑昊的心情不禁有些复杂。坐在驾驶位的Old Song looked towards 了Captain 。“现在怎么办?”

  把那几个俘虏救回来已经是impossible 了。

  他们真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在Academy 的眼皮子底下溜达了一圈,然后大摇大摆地回家了。

  郑昊沉默了很久,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将情况报告给上级……等待消息吧。”

  这儿已经离开了信号塔的覆盖范围,不过他们可以通过发射无人机作为信号中继器传输消息。蒋雪洲nodded 。

  她正打算发射信号中继器,忽然眉头微微一动,食指按在了太阳穴的边缘。“有陌生通讯请求……应该是那些人发来的。”郑昊立刻说道。“接到我这里。”

  命令下达的同一时间,light blue 的全息屏幕在他的视域中展开,一张陌生的面孔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郑昊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

  但看着那人的眼睛,他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数日前他们曾经对上过视线!“我是燃烧兵团的兵团长Old Bai 。”全息屏幕中的那个男人说道。并没有做自我介绍郑昊盯着他说道。“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一群考古的,本来也不是打仗的料,被上级派来招惹我们也是挺倒霉的。”郑昊心中微微一沉。看来那几个俘虏应该招了些什么。

  不过,他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要和自己联系,更不明白这人为何要将这个消息透露给自己。

  ”你是特意来奚落我的?”郑昊皱frowned 说道。“我沿那么无聊。”laughed ,Old Bai 继续说道。

  “听说这儿已经离开了Academy 信号塔的覆盖范围,那我就not to mince words 好了……来做个交易吧。”“什么交易。”“我们对你们的履带车很感兴趣。”郑昊愣了下,coldly smiled 道。“哦,然后呢。”

  “车留下,俘虏你们带走。”“hehe 。”郑昊笑出了声来。留下还行。

  他承认,自己的squad 不是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们的对手,就像他们对付异种未必有自己这些专家们专业一样。

  但想要这辆“驯鹿”履带车给留下,无疑还是痴人说梦了些。这东西的越野能力远不是那几辆卡车能比的。料到他会是这副反应,Old Bai 笑着继续说道。

  “别急着拒绝,我可以再给你二十支步枪和一辆卡车……”郑昊沉着脸说道。

  “我要那些破烂有什么用。”Old Bai laughed 说道。

  “没什么用,但你都跟了我们这么久……就甘心这么空着手回去吗”“难道就不想赢一回吗”

  郑昊自嘲似的laughed ,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指的赢一回,是指我们丢下一辆履带车,最后换了几个E-rank 俘虏和步枪回来”

  “如果再加上一点编号x-277号、特异型变种黏菌母体的组织样品呢”

  郑昊微微愣了下,眼中忽然浮起了一丝狂热,但并没有被这份狂热冲昏头脑,他警觉地盯着这个叫Old Bai 的家“你愿意……给我们”

  站在全息屏幕中的Old Bai 露出了笑容,晃了晃手中的试管,里面漂浮着几片细碎的组织残骸。

  “嗯,我们的盟友授权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点点母体的组织样品,毕竟变种黏菌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你们要是能有所进展对我们也有好处。”授权他的当然不是企业,而是manager 。

  而他手上那支试管中的组织碎片,也当然不是刚采集到的样品,甚至不是从小羽号身上采集的。那是从B6层的母巢身上提取,和燃烧兵团的其他士兵一起,通过企业的飞机空运到8号绿洲附近的。不过,糊弄下这个勘agent 应该是足够了。想必Academy 也不会相信,联盟竟然圈养着一只可以随意研究的母巢。

  瞧瞧清泉市每年“浪潮”时的盛况就知道了,那种东西可是战后重建委员会都搞不定的存在。even more how 这里是沙漠,附近根本没有母巢。

  郑昊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根试管,默默启动了图形识别程序。在得到87%匹配度的识别结果之后,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毫无疑问那是母体或者母巢的组织碎片!

  他本以为这辈子已经无缘晋级研究员,能保住D-Rank 勘agent 的身份就已经很满足了。然而现在,这个机会却重新摆在了他的面前……

  无敖生物实验宝的大门将向他敲开,数以百计的导师会向他抛出楫榄枝,将他的队伍和项目整个招揽进自己的实验室,而他和他的squad 员们也将从最没前途的调查司,转入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的研究司至于trifling 一辆“驯鹿”的损失根本不会有人在意,那些学术大能们会抢着替他买单!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是任务之外的收获!谁也分不走他们的功劳!“.…怎么个输法”

  听到这个回答,Old Bai 的嘴角翘起了笑容。

  “很简单,我们把俘虏、道具还有给你们跑路的卡车留在营地里,你们派一个人把履带车开过来,然后把卡车从我们这儿开走。”郑昊谨慎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反悔?”

  “我们没有那么做的理由,如果想杀了你们,我们早就动手了,还是说你怀疑我们没有那个能力”

  见那人没有说话,Old Bai 继续说道。

  “而且我得告诉你,虽然我得到了上级的授权,但这并不是联盟和Academy 的交易,而是燃烧兵团和信标squad 的交易。所以我希望那个履带车上最好不要有什么定位器或者监控之类的东西……站在你的立场上,你也不希望今天的事情被其他无关的人知道吧”

  郑昊沉默了很久,缓缓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希望你们信守诺言。”Old Bai 微nodded with a smile 。“我们会的。”“而且我总有种预感,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