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484

  曙光Northern Part of City 。

  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上,穿着女仆装的寒霜和日蚀正站在藤藤小屋的门口,微笑地注视着街上的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

  从理想城来到曙光城这边已经有段时间了。

  随着时间变化的不只是这座欣欣向荣的城市,也包括被这座城市包容并接纳的它们。

  black 蓬松的衬里与褶边的white 裙摆相得益彰,圣洁的white 完美包裹住了大腿的金属光泽,并将人体工程学绘制的曲线和轮廓完美勾勒。

  站在寒霜旁边的日蚀则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风格。

  在店主藤藤的建议下,它选择了更具mysterious 感的black ,以契合它“寡言少语”、“认真古板”的气质。

  最近它们升级了“知性AI插件”的配套硬件,原本橱窗模特风格的五官被替换成了几乎与正常人无异的容貌。

  虽然这些额外的硬件对于应用场景主要在战场的“A系列”仿生人有些多余,但这一小小的改变却让它们在曙光城的人气大增。

  就比如现在。

  几乎每一个路过藤藤小屋门口的居民,都会向站在门口的二位行注目礼。

  而作为一名礼貌的仿生人,对于每一个向自己行注目礼的曙光城居民,寒霜都会报以微笑和nodded 作为象征着友好的回应。

  时间近了中午,街上的行人总算少了些。

  趁着无人注意的空档寒霜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同站在一旁的日蚀说道。

  “看啊,日蚀,那一双双写满信赖、崇拜、以及倾慕的眼神······你不觉得棒极了吗?”

  这段时间它尝试过许多工作,有搬砖,有打灰,有狩猎异种,但最喜欢的毫无疑问还是这里。

  只有在这里它收获的不只是报酬,还有过往行人投来的欣赏目光。

  “这有什么用处吗?”日蚀面无表情looked towards 它,听不出波澜起伏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明显的疑问。

  “怎么会没用?”寒霜吃惊地looked towards 了它,“你难道没感觉到么?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那种来自CPU深处的喜悦····就仿佛······就仿佛整个知性插件都在燃烧!”

  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日蚀宕机了几秒钟,好半天才愣愣地说道。

  “是算力不够了吗?”

  “恰好相反!”寒霜的脸上绽放着充满干劲的表情,握紧了右拳,“看着那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脸,我只感觉工作更有动力了······ahhhh ,好想养一只,我会替他工作,他只需要负责幸福就好。”

  日蚀:“.?”

  它越来越无法理解这个奇怪的同僚了,真想打开它的AI核心瞧瞧里面都写了些什么奇怪的代码。

  不过,它更无法理解的是生产这位同僚的工程师,A序列的仿生人为什么要安装“知性插件”这种麻烦的东西。

  毫不迟疑地为雇主消除掉所有安全隐患,才是一名从事战斗职业的仿生人应该做的事情。

  感性this thing 在战场上只会成为碍事的累赘。

  这时候,藤藤小屋的门推开了,如沐春风的笑容和门上悦耳的风铃声一同飘了过来。

  “辛苦你们了。”

  看着眼前这位可爱的小不点,寒霜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谦让道。

  “哪里哪里,我们这边才是,多亏了您提供的实习机会,才让我们收集到了宝贵的实验数据和素材。”

  实验数据?

  素材?

  藤藤疑惑地frowned ,谨慎地小声问道。“不是什么危险的实验吧?”

  “怎么会?”见到藤藤脸上的狐疑,寒霜连忙笑着摆了摆手,解释说道,“那可是为了永恒的幸福与安宁,与其说是实验,倒不如说是一张宏伟的蓝图

  ·····虽然听起来很麻烦,但请不用担心,麻烦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藤藤有些懵了。

  “永恒的······幸福?”

  寒霜微笑着nodded 。

  “en! 简单来说,就是为了让有机体和平、幸福、安稳地生活在机仆的保护之下。”

  那慈爱的眼神,让藤藤感到背后冒出了一阵鸡皮疙瘩。总感觉这游戏越来越不对劲了。

  还好她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服装设计师,只要不主动去触发一些flag,It shouldn’t be 牵扯到那些麻烦的事件中去。

  “那个,你们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哦······花花已经从铁斧部落那边回来了,接待客人的工作交给她就好了。”

  最近铁斧部落的秋草秋叶姐妹改进了魔鬼丝的纺织工艺,在不影响成品质量的前提下,不但让丝织品的触感更加柔顺了,还将产品的单位工时削减了一到两成。

  她特地让花花去那儿取了些样品回来,看能不能将它融入到她最近正在设计的作品中。

  想想还真是怀念。

  最初的缫丝、编织等等一系列的工艺,都是她结合现实中的经验改良并教给那些废土客们的,而如今那些废土客们的编织手艺早就超过她这个半路出家的master 了。

  而她也可以将更多的精力专注在她感兴趣的设计领域。

  最近尾巴她们乘船前往了数千公里外南方Sea Territory 的群岛,听说她的艺术品在那儿广受好评。

  “真的不用我们继续帮忙了吗?”看着藤藤小姐,寒霜略微失落地说道。

  “不用了,你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吧。”藤藤掏出Silver Coin 递给了寒霜,微said with a smile ,“这是你们的报酬。”

  “哦!是工资!”

  寒霜eyes shined ,将这几枚Silver Coin 举过头顶细细观察,随后心满意足地收了起来。

  “那行吧,下次如果有需要请务必再联系我们······对了,衣服得还给你。”

  说着,它双手捏住了裙摆,正准备将衣服脱下。

  瞧见它的动作,藤藤的脸蛋唰的红成了苹果,赶忙伸手制止了它不检点的行为。

  “不用不用,衣服送给你们了······你们留着就好!”话说理想城的风气这么开放的吗?

  一言不合就当街······

  脑海中unfathomable mystery 就有了画面,她的脸愈发烫红,sorry 继续往下想了。然而,寒霜对此却是毫无自觉,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多羞耻。

  不过当她听到藤藤要把这件夺走了无数路人眼球的装备留给自己时,她的眼中顿时绽放了惊喜的rays of light 。

  “真的吗?那太sorry 了!”

  “别客气,这是你们应得的报酬,”脸仍红着的藤藤腼腆地laughed ,心中实在好奇,小声多嘴问了一句,“那个顺便问一下,你们在理想城也是这样···

  ···这样随便换衣服吗?”

  “随便换衣服?”寒霜微微愣了下,略微疑惑地说道,“我们在理想城是不穿衣服的。”

  “不穿?!”

  寒霜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nodded 。

  “没错,初始外观涂层会直接印在我们的皮肤上,如果想更换其他风格的皮肤,可以直接安装全息外观插件,用全息影像来产生衣服的效果。”

  “啊······那还真是方便。”藤藤试着想象了一下,好不容易平复的heartbeat 又不自觉地加速了。

  理想城原来是这么厉害的地方吗?寒霜nodded with a smile 。

  “嗯嗯,很方便吧?不过,一些安装了硅类外观材质的仿生人还是被禁止不穿戴遮挡物出入公共场合,理想城的风气still not enough 开放。”

  so that’s how it is 。

  差点儿把理想城误会成奇怪地方的藤藤relaxed 。

  “呃,我觉得这样挺好···”

  “是吗?”寒霜歪了下脑袋不理解地嘀咕说道,“明明是因为喜欢才装上的插件,居然会感到sorry ······人类真是奇怪。”

  趁着寒霜陷入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思忖中,藤藤悄悄溜回了自己的小屋,把店门给关上了。

  看着那消失在风铃声中的娇小silhouette ,寒霜的笑容中浮起了一丝满足。

  “真好啊。”

  这只应该很好养吧。

  可惜即使在理想城,它们的理想也太前卫了,想要人们接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AI的lifespan 是永恒的。

  它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情。

  “.·····只要让有机体活在机仆的保护之下,他们就能创作出更多更美好的艺术品,this world 也会充满爱与和平。你觉得呢?日蚀。”

  日蚀的目光微微闪烁。

  “我觉得前线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

  寒霜优雅地shook the head 。

  “那可不行,我们得代表我们的雇主,增进雇主与联盟之间的友谊,何况前线已经有两百多个仿生人士兵了,它们会处理好这份工作的。”

  日蚀的眼睛微微闪烁了下。

  “工作日志更新,根据雇主消息,今天有一架航班会从落霞行省回来,上面有一名Academy 的T系列仿生人。”

  寒霜:“T系列?”

  日蚀解释说道。

  “和我们的A系列类似,他们沿用的是人联时代的序列编号,雇主让我们去了解下。”

  寒霜的眼中浮起感兴趣的神色。

  “有意思,去看看吧。”

  ……

  同一时间,曙光城东北边的机场,一架虎鲸运输机稳稳地降落在了宽敞的跑道上。

  带着小羽的落羽几乎是刚一下飞机,便被埋伏在机场的蚊子给堵着了。

  “好brother !你终于回来了!hahaha ,爷没骗你吧?那弹射座椅好不好用?不硌屁股吧?”

  看着一边套近乎一边靠过来的蚊子,落羽刚刚放松的心情瞬间紧张了起来,警觉地看着这家伙。

  “滚蛋,谁是你brother 了?你想干什么····..”

  “我靠!无情啊你!”

  面对一脸抗拒的落羽,蚊子hypocritical 地哀嚎了一声,不过没等两秒那心痛的表情便从他脸上一扫而空,换成了sorry 的笑容。

  “听说你女儿会开飞机了?”

  “什么女儿,小羽就是小羽。”

  落羽认真地纠正了他的说法,不过蚊子显然没有听进去,chuckled 着继续说道。

  “不重要!对了,能让它再表演一次那个绝活吗?上次太快了,我没来得及拍。”

  一听到这个无理的要求,落羽瞬间rolled the eyes 。

  “滚蛋!出了事儿你赔?”

  “靠,这能出个啥事儿啊!它连殷麦曼机动都会!”

  看着苦苦哀求的蚊子,落羽不耐烦地摆了下手。

  “一边去,没商量!”

  另一边,双脚总算踏在了地面上,从离开彷徨沼泽如此远的陈雨桐好奇地四处张望了一眼,小声念叨了一句。

  “这里······就是联盟吗?”

  Old Bai said with a smile 。

  “没错,挺荒凉的对吗?”

  “怎么会?比起彷徨沼泽的幸存者聚居地,这儿已经很热闹了。”陈雨桐由衷地感慨道。

  刚才在飞机上的时候,她看见了曙光城的全貌。

  一座座造型各异的房屋坐落在wasteland 上,延伸出一条条阡陌交通的大路和小巷,向南融入了遍地高楼废墟的清泉市北郊,向西与一望无际的农田接壤,一条铁路延伸向了北边的森林,吞云吐雾的老式列车在繁忙的贸易站之中穿行。

  这座城市就象是从腐木上钻出的嫩芽。

  稚嫩却充满希望。

  最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听说一年前这儿还曾经是一片一无所有的wasteland ,只有devour raw meat and fowl 的wild beast 和残忍嗜血的变种人、robber 。

  “······真是太不可思了。”

  看着四处张望的陈雨桐,Old Bai 忽然感到有些好奇。“沼泽地里是什么样的?”

  “简洁,高效,”陈雨桐很快做出了回答,“结论Academician 教育我们要用有限的资源创造更多的成果,科委会管理下的聚居地大多奉行节约节能的生活准则,一些幸存者聚居地虽然人不少,但从外面看会很冷清。相比之下,Academy 的面积很大,不过人相对会少一些。”

  说着的时候,她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大门敞开的仓库。

  Old Bai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见了一台形状奇怪的铁疙瘩。那是蚊子自创的“无动力装甲”。

  自从自己上次帮蚊子老兄从里面出来之后,这玩意儿就被蚊子扔在了机场库房没动过。

  那生锈的装甲下面都快长草了。

  didn’t expect 刚一落地就献丑了,想到manager 交代的任务,要自己多带她见识下联盟美好的一面,Old Bai 轻轻咳嗽了一声解释。

  “manager 让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建设联盟,倒是没要求我们must 怎么做···

  ···所以偶尔会有一些脑洞大开的玩家干一些多余的事情。”

  “我倒觉得挺好的······有没有用本来就不应该由直觉来决定,就像你说过的,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看着那台大概是报废了的铁疙瘩,陈雨桐脸上露出了莞尔的表情。

  Old Bai 感觉到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羡慕,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你饿了没?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

  陈雨桐的眼中瞬间闪烁了期待的光彩。

  “是Red Braised Pork 吗?还是那个火锅?烤串?”

  Old Bai 笑着比划了下。

  “都不是,是拉面,一种面食······算了,我还是不介绍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陈雨桐兴趣盎然地跟在了他的旁边,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

  “拉面?不可思议的名字···.”

  一想到终于能吃到正宗的联盟美食,她subconsciously 地吞了口唾沫,心中不禁燃起了几分期待。

  就在两人走远之后不久两个仿生人arrive slowly 的到了机场。

  站在虎鲸运输机旁边的寒霜,兴奋地伸着脖子四处张望了一眼,没有看到匹配的目标,于是随机逮住了一名工作人员。

  “Academy 的仿生人呢?快带我去瞧瞧。”

  站在周围的机场工作人员相视一眼,被这句话问的一脸懵逼,其中一名机灵的young man 立刻将消息报告给了上级。

  在得到许可地答复之后,他这才带着两位仿生人前往了位于机场角落的那间仓库。

  这里驻扎着一支Hundred Men Squad ,戒备相当森严。

  在寒霜期待目光的注视下,那名工作人员打开了仓库的大门。

  只见在仓库的中央,立着一座立方体形状的钢铁支架,一名双臂被螳螂刀取代的仿生人被固定在支架的中央,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被牢牢地锁住了。

  扫了一眼那双渗人的螳螂刀,那名工作人员咽了口唾沫,紧张地说道。

  “就是这里了······这玩意儿很危险,在拆解之前,我们只能将它先关在这里。”

  寒霜迫不及待地走上前,细细端详着那个被锁在支架上的仿生人。这时,它的眼中忽然浮起了一丝失望。

  “这不还是最初的版本吗?”

  站在一旁的日蚀nodded 。

  ”en. ”

  玄枫没有说话,静静地盯着眼前这个穿着unfathomable mystery 衣服的同类,双肩忽然向前耸动了下。

  支架发出creak 的声音,把站在旁边的工作人员和士兵吓了一跳,尤其是后者,手中的步枪纷纷打开了保险。

  寒霜毫无反应,伸出食指点在了它的胸口,怜悯地注视着这个可怜的家伙

  “in this world 为何会有如此丑陋的AI,冰冷的躯壳之下流淌的只有一串没有灵魂的数字······this thing 也能称之为智能吗?”

  对这句话产生了反应,玄枫缓缓抬起头,盯着眼前的仿生人,紧闭的嘴终于动了动。

  “.·····有ability 放开我。”

  锋利的螳螂刀微微偏斜,镜面一般的刀身上折射着murderous-looking 的cold light 。

  感受到了那无言的怒火与挑衅,站在它面前的寒霜却不做理会,looked towards 站在一旁的日蚀。

  “走吧,日蚀,传说中的Academy 也merely this 。”日蚀nodded 。

  “好的。”

  “.”

  看着转身走向门口的两个仿生人,玄枫的身子剧烈的动着,只可惜那牢固的金属支架并没有因为它的挣扎而出现半分松动。

  这还是头一回。

  它的AI核心感到了如此强烈的愤怒······

  ……

  菱湖湿地公园。

  前哨基地的北门口。

  站在拉面摊后面的张海正往锅里下着面条,透过锅中飘起的白雾忽然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哟,稀客啊····”话刚说到一半,张海的视线忽然落在了Old Bai 旁边的那个女人脸上,笑容顿时染上了几分促狭。

  不等他调侃,Old Bai 咳嗽了声。

  “两碗牛肉面。”

  “hehe ,好嘞。”

  扯了一大截面坨,张海熟练地丢在案板上拍扁了,随即一顿左右拉扯,就和变魔术似的,将那椭圆的面团幻化成了上下翻飞的细面条。

  站在摊位前的陈雨桐,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中的面条,眼睛都看直了。

  这是什么?

  魔法吗?!

  “前线战况咋样啊?”将拉好的面条丢进了锅里,这个老气横秋的youngster 笑着问了声。

  Old Bai 用闲聊的语气replied 。

  “还行,听说骷髅兵团和风暴兵团已经快推到Legion 在落霞行省的大本营了,接下来估计都没我们什么事儿了。”

  一般玩家不会这么问,不过用真名当ID的玩家显然也不是一般玩家。

  随着版本的不断更新,新玩家的不断入场,从不在论坛上冒泡的拉面摊Boss ,某种意义上也成为了《废土OL》的都市传说之一了。

  有人甚至说他是官方的托儿。不过Old Bai 是清楚的。

  这家伙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也是从新手期过来的,倒霉的时候也没少丢人。

  后来可能是觉得打枪没意思,就跑去当生活职业玩家了。

  “厉害啊,这帮young man ,”张海感慨着说道,“这才一年的工夫,几千号人的战役都能指挥的得心应手了。”

  Old Bai said with a smile 。

  “你不去玩玩?”

  张海sighed 道。

  “我就算了,一把年纪饶了我吧。”

  “怕啥,游戏又不是现实······speaking of which 你现实中多大了来着?”

  “不告诉你。”

  “靠!还害羞了?”

  “不重要,反正给youngster 锻炼锻炼也挺好hahaha 。”

  两人现实中并不认识。

  但直觉告诉Old Bai ,眼前这个人是在部队里待过的,或者至少待过一段时间。

  不过这brother 应该和自己不同,离开队伍应该有些时候了,很明显已经适应了calm and tranquil 的生活。

  两碗牛肉面很快摆上了桌。

  陈雨桐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但犹豫了一下便愣在了当场。

  “这个·····该怎么用?”

  “我教你。”

  Old Bai 耐心地演示了一遍。

  只能说不愧是Academy 出来的人,陈雨桐只是认真地看了一遍,很快便掌握了使用这种餐具的诀窍。

  “不可思议······你们平时居然是这样吃饭的。”

  看着浅尝了一口的陈雨桐,Old Bai 笑着问道。

  “好吃吗?”

  “呢!超······好吃!”

  陈雨桐兴奋地点着头。

  找不到合适的程度副词来描述这自心底而生的欢喜,她只顾鼓起腮帮子小口小口地呼着气,将面条送进嘴里。

  看着那迫不及待想吃进嘴里又害怕烫的样子,Old Bai 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笑容。

  站在摊位后面的张海挤眉弄眼said with a smile 。

  “怎么认识的?讲讲啊。”

  “讲你妹。”

  Old Bai rolled the eyes ,掏出一张纸币拍在了桌上。

  “结账。”

  “靠,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纸币,你特么就不能用转账吗?”

  “要点零钱,有用。”

  张海正想问有啥用,看到一旁的陈雨桐,忽然象是懂了似的心领神会一笑,转身翻着抽屉找零去了。

  联盟只有一种面值一百的纸币,其余面值都是硬币,对于习惯了电子支付的玩家们而言找零并不是很方便。

  不过找了一会儿,张海还是数出了足额的Silver Coin 排在了柜台上。看着落在木桌上的一沓硬币,陈雨桐好奇地问道。

  “这是什么?”

  Old Bai 笑着解释说道。

  “钱,货币,可以用来换东西,像这样的一碗拉面只要4Silver Coin ······你们那儿不是有G分吗?”

  陈雨桐迟疑了下,shook the head 。

  “G分不能交易,只能在内务部运营的电子平台上使用······这个是怎么用?”

  虽然不是很明白“交易”和“使用”到底有什么区别,但现在Old Bai 并没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儿。

  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教会她如何融入新的生活。看着一脸困惑的陈雨桐,Old Bai said with a smile 。

  “这个简单,一会儿我就教你怎么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