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485

  熙熙攘攘的街上。

  在一处与众不同摊位前驻足,陈雨桐好奇地捡起一只蘑菇打量了许久,实在没看出什么端倪,凑近了鼻子上面。

  然而她的动作却是引起了鸦鸦的误会,连忙起身制止了她。“这个蘑菇不是用来吃的哦。”

  “我知道……只是闻闻。”

  陈雨桐当然知道这蘑菇是吃不了的。

  那圆溜溜的红伞和又扁又短的白杆,伞上还缀着圆溜溜的白斑,不管怎么看都是剧毒的品种。

  而且更让她奇怪的是,这东西捏起来触感就像橡胶一样,闻起来倒是有股特别的芬芳。

  见她脸上困惑的表情,鸦鸦sorry 地laughed ,耐心地解释说道。

  “这是橡胶菇哦,榆木区的森林外捡到的,附近的幸存者们一般会把它做成胸针、纽扣或者发卡。”

  “不可思议……蘑菇竟然能产出橡胶!”陈雨桐眼中的好奇愈发强烈了。

  “我听说最近有家工厂开始用它提炼橡胶,虽然质量和我们的迪拉特橡胶相比性能上还是有些差距,但产量却相当惊人,人工养殖的难度也不大。除了卡姆树之外,我们这儿不少轮胎的橡胶都是这玩意儿提供的。”

  “好厉害……我在彷徨沼泽从来没见过这种蘑菇。”陈雨桐感慨地说道。当然了。

  可能就算偶然见到了也不会有人留意。

  探索battallion 的每一次出勤都有明确的目标,而在不出勤的时候他们也是很忙的,impossible 有时间到处闲逛。

  ”hmph 哼。”鸦鸦得意地翘起了嘴角。这个功劳很久之前就被载入了名人堂。

  事实上这一成就确实值得夸奖,整个服务器就她对收集蘑菇图鉴最热衷了,如果不是这意外发现,联盟的橡胶产值肯定不会像钢铁产值一样增速那么惊人。

  “感兴趣的话就买下来研究吧,”Old Bai laughed ,looked towards 了鸦鸦接着道,“多少钱?”

  “5Silver Coin !”

  从Old Bai 手中接过了Silver Coin ,鸦鸦的眼睛笑眯成了月牙,甚至还热心地帮不太好意思的陈雨桐戴上了它自制的蘑菇发卡。

  红白的配色简直是百搭,别在浅褐色的发鬓上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增加了几分俏皮的感觉。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陈雨桐有些难为情地用手指碰了碰发鬓,总感觉与自己的气质不太搭。

  “会不会有点不适合我?”

  “怎么会?”Old Bai said with a smile ,“你这个年纪的girl 不打扮反而会挺奇怪。”

  “这位先生很会说话哦!”

  鸦Boss 促狭地挤了挤眉毛,站在旁边的陈雨桐sorry 地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这个年纪怎么也不能算女孩了……”不过。

  这个礼物她确实挺喜欢。

  无论是研究价值还是美观的意义上,都戳中了她心中感兴趣的点。甚至不只是礼物本身。

  包括在街raise upwards 挑选选的过程,以及Lady Boss 为她亲手戴上配饰时那个迷人的微笑……

  无论是在幸存者聚居地的十四年,还是在Academy 的十年,她都未曾体验过这种难以形容的悠闲和满足。

  原本她只是想来这里看看。

  此刻却是第一次产生了想要融入这里的感觉。真想把这份喜悦分享给曾经的队友们……

  蒋雪洲的话,应该会比自己更适合这种色彩鲜明的配饰吧。食指触摸着发卡的轮廓,陈雨桐sorry 地说道。

  “让你破费了。”

  走在旁边的Old Bai laughed 说道。

  “没事儿,就5Silver Coin 而已,谈不上破费。”

  虽然manager 大人没有给他任务经费,但他还犯不着为这点小钱斤斤计较。

  退一万步来说,他们从信标squad 那儿弄来的履带车就不止这点钱了,帮助她融入这里的生活也是自己应该做的。

  陈雨桐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忽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在这里……想工作的话应该去哪里?”

  Old Bai 回忆了下道。

  “市政厅有登记就业办公室,填写信息之后会尽快帮你安排能做的工作,街道办事处也能查询附近空缺的岗位……以你的能力不用担心,科考团那边恐怕会抢着要人。”

  “我不……不……是那么厉害的人……我只是个E-rank 勘agent 。”

  “我们不看重身份,更看重能力,”looked towards 表情略微窘迫的陈雨桐,Old Bai 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好的!”

  “那……我去试试吧。”陈雨桐犹豫片刻,nodded 。

  她的专业和蒋雪洲一样是AI、信息技术方向,只不过她自觉自己的专业水平比蒋雪洲逊色多了。

  否则也不会一直成不了研究员。

  不过Old Bai 似乎根本不关心这个,一路上完全没再提过工作的事情,只是带着她到处买,挑选一些生活上需要用到的东西。

  比如换洗的衣服,比如洗漱的毛巾,甚至是睡觉的被褥。

  虽然at first 只打算买一点,但Old Bai 想着干脆一次全买完得了,于是unconsciously 就买了一堆。

  就这样时间unconsciously 到了傍晚。

  看着拎在手里的large and small bags ,Old Bai 这才猛然间想起来,她刚到联盟还没个住的地方。

  他略微窘迫地说道。

  “抱歉……我才想起来你没地方住。”

  “没事。”陈雨桐忍不住pu chi 了一声,莞尔说道,

  “我也忘记了……”

  把人带到自己家里somewhat 不方便。

  一方面是那儿基本上被他当成了仓库,连张床都没有,一方面是怕人家误会了。

  于是乎,Old Bai 便扛着买来的large and small bags 行李,带着她去了距离贸易站不远的公路镇旅馆。

  和上次来这儿的时候不同,这家旅馆的大堂面积感觉又拓宽了些,外面的桌子也多了不少。

  听说为了解决房源紧张的问题,这儿Boss 干脆把紧邻着旅店的那座仓库也给买下来,改成了档次稍低些的fourth layer 楼大公寓,提供给那些对居住环境有一定需求的行商。

  据说这是一位来自理想城的客人赞助的,而聘请的设计师则是一位404号避难所的居民。

  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家旅店就象是一块琥珀,虽然形成的年份不久,却见证了联盟的成长。

  从原本那个留给公路镇居民们安置用的大wood house ,发展到如今已有上千个平米,唯独不变的是这儿的烟火气息。

  南来北往的行商、幸存者都会选择在这里歇脚,推杯换盏之间交谈着从远方带来的传闻和情报。

  不过现在才刚到傍晚,距离热闹的时候还有一会儿,大堂内只坐着零零星星几个吃饭的人。

  从走进大堂的那一刻,陈雨桐便好奇地四处张望着。

  在Academy 没有旅店这种设施,更不存在“旅店的大堂到了晚上就是啤酒馆”的概念。

  由于担心被废土客们惦记上仿生学义体,出勤的探索battallion 几乎不会在科委会管辖之外的幸存者聚居地下榻,宁可睡车上或者在山洞内打地铺。

  “从前线来了?”看着迈过门槛走进旅馆大堂的Old Bai ,坐在吧台前面的胡克old man 笑着问道。

  “刚回来……后院的房间帮我开一个,一个人住的。”老胡克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噫,你这消息倒是灵通,我刚打算和你介绍来着,你倒是先知道了。”Old Bai laughed 没说话。

  他当然不会说,他们有个叫“官网论坛”的地方。

  平时他们在论坛上分享着前线的战况,生活职业玩家们也在分享着前方的变化。

  这种事情在官网论坛上随便搜一下就能搜到。

  从柜台上面翻出了一本卷了边的帐本,老胡克摊开在了柜台上。“我得做个登记……是这位女士住吗?”

  ”en. ”不熟悉这里规矩的陈雨桐略微紧张地nodded 。

  虽然她并不是内向腼腆的人,但在陌生的环境里,话还是subconsciously 地少了许多。

  老胡克正想笑着问她对住宿环境有没有什么要求,站在一旁的Old Bai 先一步开口说道。

  “麻烦帮我挑个安静一点、干净一点的房间就好。”“好嘞,拐角那几间最宽敞,长租还是短租?”

  “长租吧,押金记我账上。”“没问题!”

  问过客人的名字和来历,老胡克熟练地在本子上写了两笔。

  当得知她来自彷徨沼泽,老人家的脸上浮起一抹惊讶,但也没多打听什么,取出两把贴了门牌的钥匙丢在桌上。

  Old Bai 将两把钥匙都给了陈雨桐。

  笑眯眯地看着两位,老胡克胳膊搭在柜台上继续说道。

  “行李留在这儿就好了,我会让服务生帮你们送去房间的,两位要是要吃点东西?今天的推荐菜是变种犀牛肋排和蒜茸烤土豆。”

  “变种犀牛肋排?!”

  话刚说到一半,陈雨桐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虽然没有人注意这边,但她还是感到sorry 地放低了声音,loudly said 。

  “变异犀牛······能吃吗?”

  彷徨沼泽中有不少异种,但她从来有听说有人去吃那些东西。

  实力差的幸存者没有能力狩猎异种,各大幸存者聚居地遵守科委会的教导不会将其纳入食谱,也没有足够的香料来掩盖它们的味道。而注重营养成分的Academy 就更不会吃这些东西了。

  不过她倒是听Captain 提到过一次,有些异种的肉质比它的卖相看起来要美味,只不过食用的时候会存在一些风险。

  老胡克haha laughed ,一脸自豪地说道。

  “当然可以,你在这儿待久了就知道了,没有不能吃的异种,只有不会吃的人。”

  之前很多异种他们也是不吃的。

  但自从404号避难所解封之后,随着避难所居民开发了各种食材处理方法,方圆several dozen li 内的妖怪、裂爪蟹都快被他们吃绝种了。

  “别听他吹牛,不能吃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看着吞咽唾沫的陈雨桐,Old Bai lightly coughed 拿起了柜台上的菜单。

  “奶油土豆泥,松口菇炖双头牛肉,麻婆豆腐,鱼香肉丝······还有米饭,先这些吧。”

  这家伙一听到吃就挪不动腿了。

  不过正好也到晚饭的点了,他也觉得有点饿了。“推荐菜你是一个不点啊。”

  老胡克吐槽了一句,将菜单过目了一眼,通过旁边盖着布帘的大窗送去了后厨。

  接着他looked towards 了Old Bai 。“来点喝的不?”

  没等Old Bai 说话,陈雨桐便一脸期待道。“有可乐和伏特加吗?”

  “可乐和伏特加?当然有···.”

  看着这个一脸期待的姑娘,老胡克微微愣了上,忽然明白了什么,随即脸上露出很懂的笑容,“哦哦,那个啊······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客人是想尝试一上我们的特调Cocktail 对吗?”

  “特调Cocktail ?”陈雨桐茫然问道。

  “没错,最近很风靡······也是避难所的居民们琢磨的喝法。”

  看着陈雨桐满脸期待的表情,Old Bai 想起来自己之前答应过请她喝一杯,于是轻咳了声说道。

  “来一杯吧。”老胡克slightly smiled 。

  “好嘞!”

  给自己点了一扎啤酒,Old Bai 带着陈雨桐坐在了靠近吧台的木桌旁。

  看着将行李送去房间的服务生,陈雨桐想到今天的花销,looked towards Old Bai sorry 地说道。

  “今天······谢谢了。等我找到工作赚到了G分-——我的意思是Silver Coin ,我会还你的。”

  看着sorry 的陈雨桐,Old Bai laughed 说。“这种话就别说了,这点钱不至于。”

  难得碰上了能聊上很久的NPC朋友,况且是被自己给拐到联盟来的,他当然impossible 把人扔在这儿就不管了。

  而且他总感觉她和自己很像。

  虽然初衷和过程completely different ,但俩人都是比起活着本身,更注重“活着的意义”的那一类人。

  可能也正是因此,他们才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得这么来。即便一周之前,他们还在战场上为不同的立场而厮杀。这时候,端着餐盘的丽莎走过来。

  她的身上穿着藤藤小屋设计的侍者长裙,浅褐色的头发上绑着white 的发带。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little girl 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脸上的笑容也比起刚来这里时开朗了许多。

  “先生,您点的啤酒和昏睡红茶。”

  听到后面那个词儿,正在喝水的Old Bai 差点儿有一口茶水喷出去,干咳着呛了好久才急过来。

  “这名字是哪个人才取的?!”

  丽莎茫然地看着反应夸张的Old Bai ,抱着手中的餐盘,略微有些慌乱地说道。

  “不知道······听说是某个避难所居民?那个·····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没有,抱歉,是我听错了···.·.”

  这个就算有问题也不太好解释啊。

  在陈雨桐和丽莎疑惑地注视上,Old Bai 狼狈地伸手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其实不用问都能猜到。

  尾巴不在这外。

  那只能是蚊子了。

  见两位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丽莎微微倾了下身子,便抱着餐盘转身忙去了。

  和Old Bai 的反应completely different ,陈雨桐对这杯特调Cocktail 的名字似乎很感兴趣,好奇地盯着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杯子,鼻子凑近过去闻了闻。

  “这就是可以饮用的酒吗?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这句话,大概是她今天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儿了。“不过为什么要叫昏睡红茶?是加了茶多酚吗?”

  “和茶没关系·····总之这就是我和你说的伏特加兑可乐,你喝的时候稍微悠着点,这玩意儿适合新手,仅仅是因为入口好喝,它的基酒终究是烈酒,喝多了会上头的。”

  看着打算喝一口尝尝的陈女士,Old Bai 认真地提醒了一句。陈雨桐尝了一大口,微微皱了上眉头。

  “奇怪的味道。”有点怪。再尝一口。

  看着小鸡啄米似浅尝的陈雨桐,Old Bai 喝了一口啤酒,调侃了句说道。

  “说实话,我真想象不出来你们那儿的生活······你们的技术应该比企业更强吧?但给我的感觉就象是戒律严明的僧侣一样。”

  “僧侣?”陈雨桐微微愣了上,没听过这个词汇。

  “神仆、牧师、或者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总之类似的意思。”Old Bai 试着用人联语中的词汇解释。

  “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么·····.”

  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陈雨桐捏着下巴认真思索了片刻,严谨地replied 。“在进入Academy 之后可能确实会很艰难,不过Academy 的生活其实并不艰苦,相反很富裕。”

  Old Bai 好奇问了句。“体现在哪儿呢?”陈雨桐想了想说道。

  “至少在我印象中食物、消费品的供应从来没有缺过,只有少数特殊的东西需要订购。”

  Old Bai 了然地nodded 。想想也是。

  再怎么说Academy 也掌握着整个废土上数量最多的黑箱。而除了黑箱之外,他们也不缺少生产技术和方法。

  而且生活物资完全由科委会旗上的幸存者聚居地供应,物资在Academy 外务司的统筹上分配,高度向科研人员集中。

  至少Academy 的研究员们是绝对不会穷的。

  听完陈雨桐的话之后,Old Bai 忽然意识到,这个Academy 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弱不禁风”。

  甚至比他想象中的更强壮。

  他们有着完整的组织架构以及人才选拔体系,能进入到这个庞大而严密的组织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毫无疑问是专家。

  丰富的物质供应让他们能专注于手上的工作,G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个体在社会中占有的财富比例,而K分则确保system 中的每一个齿轮都能在恰当的位置以恰当的方式工作。

  那些没能成为研究员或者专业不对口的幸存者可能确实艰苦了些,但这毕竟是一个由研究员设计的system ,第一优先级当然是满足研究员的需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个组织不但有着明确架构的,甚至有着明确的行动纲领和目标——即在资源耗尽之前,尽一切可能回收繁荣纪元的遗产!

  而在这一目标完成之后,他们将前往更遥远的world 开疆拓土,延续文明的火种。

  虽然这个理想听起来很宏伟,但Old Bai 总感觉真要是让他们走到了那一步,这个游戏world 中的人类文明恐怕也只剩一艘科研船了。

  他不太懂那些大道理。

  但他知道今天用火柴点烟的人,明天可能会换成打火机,但是不到了关键的日子,绝不会想去把烟戒了。

  食指轻轻碰了碰酒杯,陈雨桐一边整理着记忆角落的碎片,一边呢喃着回忆道。

  “·····Academy 很忌讳浪费,以及资源的无意义使用。根据结论Academician 的计算结果,以这颗planet 上的资源消耗速度,繁荣纪元的遗产最多支撑两个世纪就是够用了。”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中忽然本能地产生了些许负罪感。然而在听到她的话之后,Old Bai 却是laughed 。

  “这他都能算到?”陈雨桐gently nodded 。

  “他是这颗planet 上最有智慧、最博学、最高瞻远瞩的人。”Old Bai 不在意地said without thinking 。

  “那他算到核冬天是哪一年开始了吗?”

  陈雨桐微微愣了下。

  “那······我not quite clear 。”

  Old Bai 和她碰了下杯,咧了下嘴角说道。

  “是吧?看来你们的Academician 也不是万能的,我觉得别想太多比较好。两个世纪以后的事情两个世纪以后再说,活在当下的人就好好照顾当下的人,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可能是想起了什么,刚刚张开嘴的陈雨桐忽然又收住了话头,looked thoughtful 地nodded 。

  “也许你们是对的。”

  丰盛的美食很快端上了桌。

  刚刚还一脸深沉的陈雨桐,注意力很快被散发着醉人香气的炖肉给吸引了,还有旁边的土豆泥。

  “这,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好次!”right hand 拖住下巴的她,激动的声音都变形了。

  “土豆泥······以前我们都是用鬣狗脂肪熬的油和羊角薯拌匀了做的,现在条件好了,好像都换成土豆和奶油了。”

  到底是个涉世未深的姑娘,架不住美味的诱惑。

  看着狼吞虎咽的陈雨桐,Old Bai 不禁莞尔一笑,见她已经能够熟练的使用筷子,不需自己帮忙,便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大堂。

  门外的夜色渐渐深沉,旅店的大堂也热闹了起来。

  望着那渐渐鼎沸的人声和四溢纷飞的啤酒泡沫,Old Bai 的嘴角不由翘起了一抹微笑,心满意足地灌了口啤酒。

  每当坐在这里的时候,他的心中便无比充实。

  虽然是虚拟的生命,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种难以明言的感觉-——this world 需要他。

  他能用双眼看见,他的努力为this world 带来的改变,为属于他们所有人的联盟带来的繁荣。

  这里的一切都并非他的功劳,但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他们在前线的奋勇作战、出生入死。

  这里是他守护的日常!

  Old Bai 的思绪不禁飘远,想起了许多年后这里会是什么样子。

  这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将最后一道美食端上木桌的丽莎并没有走开,而是欲言又止地站在旁边。

  隐约猜到了什么,他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little girl 轻轻nodded ,鼓起了勇气问道。“那个,Pangolin ······他还好吗?”

  之前说话还很结巴的她在提到了那个名字之前,忽然变得流畅了起来。“他啊……”

  Old Bai 的眼神有些微妙。

  这家伙最近好像并不满足于科尔威的“宠幸”,又勾搭上了某个来自凯旋城的美女记者。

  当然,这多半是那家伙被调侃急眼了吹的牛。

  毕竟在overwhelming majority 威兰特人的眼中,其他人种都是牲口。除非那位美女的口味独特,否则怎么也不至于青睐一个“土著”。

  不忍心看到那张可爱的脸蛋染上失落,Old Bai 喝了口啤酒,借着酒劲胡扯道。

  “他很勇敢,是我们的好帮手,多亏了他,战况进展的很顺利。如果快的话······年底之前你应该就能见到他了。”

  一点儿也没有怀疑他说的话,丽莎的眼中绽放了希冀的rays of light 。“可以再多和我讲讲他的事情吗?”

  虽然意料之中会听到这句话,但Old Bai 还是一阵头大。这卧底的工作能有多光彩。

  关键是太敏感的内幕他也不好讲啊!没办法。只能瞎编了。

  见周围一双双好奇的视线都瞄向了这边,Old Bai in the heart faintly sighed ,打开了话匣子。

  “说到3号绿洲大捷,就不得不提到330号低地,而说到330号低地,就不得不从一碗provide timely help 的鸡汤说起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