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487

  结束与联盟的通话之后,李科立刻将通讯请求发到了Legion 那边,经过层层上报,终于联系上了Legion 在落霞行省的总指挥格里芬将军。

  然而当他将准备好的提案抛出之后,格里芬给出的回答,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做梦。”看着全息影像中的那张脸,格里芬coldly smiled 道。

  李科愣住了两秒,试着persuaded 。

  “你们已经没有胜算了,如果现在坐下来谈判还能保住2号绿洲。”

  格里芬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嘴角咧开了一丝嘲讽的弧度。

  “你觉得我们需要的是那一块绿洲吗?”李科头疼地按了按眉心。

  和Legion 的谈判远比和联盟谈判棘手。

  他自认为已经做了充足的研究和准备,然而他开出的价码仍然没有引起对方的兴趣。

  这不禁让他生出了一丝挫败感。

  “那你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总可以谈谈吧。”“想要什么?hahahaha 。”

  像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格里芬忽然笑出了声来,许久之后才看着面前的男人,用讽刺的语调继续说道。

  “还在权衡利弊的你们是不会懂的。”

  没等全息屏幕中的那个人说话,格里芬right hand 随意地挥了下,将通讯潦草的挂断了。

  “Academy 的电话不必再报告给我。”身着防弹甲的亲卫恭敬行礼。“是!”

  格里芬平静地nodded 。“下去吧。”

  亲卫转身离开了营帐。

  宽敞的营帐内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坐在棕榈木雕琢的椅子上,格里芬静静地looked towards 了窗帘外一片寂静的夜空,和帘布上因为火盆而忽明忽暗的影子。

  克拉斯.

  麦克伦.

  最狂热的最先死去,然后是愚蠢。

  即便不喜欢那两位的行事风格,但这并不妨碍格里芬对他们的敬意。

  比起那些举起双手投降的叛徒和畏手畏脚不敢向前的懦夫,他们都像英雄一样为元帅Your Majesty 的理想战斗到了最后,用自己的血液为威兰特人铺成了征服一切的凯旋之路。

  “当年说好一起将Legion 的旗帜插在Great Rift Valley 的最高处,带着胜利的荣耀返回凯旋城.”

  “真是寂寞啊。”

  伸手拿起了黄铜制的酒壶,格里芬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晃动在酒杯中的鲜红让那浑浊的瞳孔重燃了一丝渴望。

  “像你们那样扭曲、愚蠢的家伙,地狱和天堂都一定不会收留你们吧既然如此,就站在那里睁大你们的眼睛看好了。”

  即使所有的计划全部破产,他的手上仍握着最后一张底牌。

  他会用告诉那两个蠢货,谨慎并非是出于懦弱,效忠于元帅Your Majesty 的他从未害怕过死亡。

  只要他的牺牲是有意义的,他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将这身血肉舍弃。

  “.我会完成你们的夙愿。”哪怕代价是他自己。

  将杯子里的酒倒进了火盆,看着那崩飞的fire star 和碳屑,格里芬的脸上燃烧着疯狂。

  “来吧。”

  邪恶、丑陋、混乱的Barbarian Race 想必伱们也做好觉悟了吧。

  号绿洲,蜜獾城。

  高耸的河堤下是一片滚滚fire beacon ,远处的黄昏随着渐渐平息的炮火一起落下了帷幕。

  在地面部队抵达之前,钢铁之心号便在地精兵团飞机的引导下,对郊区的阵地进行了轮番轰炸。

  伫立在麦田中的碉堡和战壕几乎被炮弹掀起的尘土完全掩埋。

  在付出了近千余伤亡之后,被留下断后的扈从army soldier 终于架不住对死亡的恐惧,纷纷举起双手投降,走出了战壕。

  阻挡了Legion 三天的蜜獾城,被死亡兵团和蜜獾王国的复国军,只用了两个小时便将这里一举拿下。

  冲进城内的边缘划水振臂一呼,举着步枪喊了一嗓子。

  “brothers !占领City Lord 府!值钱的情报和资料都在那里,别让NPC们抢先了!记得投降的不杀,尽量抓活的!”

  跟在他身后的一众力量系牲口们,眼中纷纷冒出了能吓坏小朋友们的绿光,吓得那些幸存者们甚至不敢从屋里出来喜迎王师。

  “ao ao ao !”“端了他们!”

  两小时不到拿下一座数十万人口的幸存者聚居地。

  这次的MVP应该妥了!另一边。

  看着近在咫尺满目疮痍的国都,复国军的元帅亚德只觉眼眶湿润,胸中翻滚着万千思绪。

  他下马跪在地上,将腰间的佩剑拔出,插在地上当作墓碑,掌心贴在剑刃上虔诚祈祷。

  “Royal Father .母后我回来了。”

  身旁亲卫也纷纷下马,one-knee kneels 在地上。这时候,一名传令兵小跑了过来。

  见到跪在地上的亚德元帅,连忙双膝触地禀报说道。

  “禀报大人!我们在收复河堤的时候,抓住了几名猎鹰王国的走狗他们正在河堤上安装炸药,准备炸毁沙海之灵赐予我们的恩惠,请问如何处置他们!”

  亚德缓缓从地上站起,将插在地上的佩剑拔出,递到了那名传令兵的手中。

  “用这把剑把他们的脑袋剁下来,摆在河堤下。”

  那传令兵的眼中闪烁着仇恨的rays of light ,双手接过元帅手中的佩剑,领命道。

  “是!”

  联盟不杀俘虏,但他们可没那么多规矩。

  对于背弃信仰和灵魂的恶徒,沙漠住民有自己的办法惩处那些罪人。

  交代完一切之后,亚德翻身回到马上,挥动缰绳,带领着亲卫部队向着城内前进。

  城中的战斗已经结束。

  猎鹰王室委任的总督已经溜之大吉,只剩下了一名管账的仆人来不及逃跑,被联盟那边的人给活捉了。

  City Lord 府目前在死亡兵团的控制之下。

  而他麾下的复国军,已经夺回了曾属于他们的城堡和宫廷。

  Legion 的旗帜被爬上河堤的士兵们撕下,换上了由魔鬼丝重新编织的蜜獾王国王旗。

  看着飘荡在河堤上的旗帜,城中的居民纷纷从家中走出,站在街道的两侧,迎接着入城的士兵们。

  看着街道两侧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子民,亚德心中一阵揪痛。

  在沙海之灵祝福的土地上出现饥荒,简直是对Spiritual God 的亵渎。

  他looked towards 了一旁的亲卫Captain 官。“打开粮仓,把粮食分给他们。”

  亲卫队Captain 的脸上露出难色,小声禀报道。“粮仓在联盟的控制下。”

  亚德沉默了一会儿。“带我去。”亲卫队Captain 领命道。“是!”

  粮仓在City Lord 府旁边不远,在控制City Lord 府的同时,联盟的士兵也同一时间控制了这里。

  亚德注意到,这些人不是死亡兵团的士兵,他们的军服和徽章应该是联盟第一兵团。

  “这里负责的人是谁?”看着粮仓门口的士兵,他喊了一声。

  出乎了他的意料。

  从院墙后面走出来的并非是联盟的军官,而是一個穿着牛仔裤和t恤,穿着打扮朴素的女人。“是我。”

  站在门口的同时,特蕾莎紧张地looked towards 了骑在战马上的那个男人。

  就如她所预料的那样,几乎就在自己这张脸出现的一瞬间,骑在战马上的亚德眯起了眼睛。

  而跟在他身旁的一众亲卫们则是握紧了手中的马步枪,眼中无一例外闪烁着仇恨的凶光。

  几名联盟的士兵相视一眼,上前两步站在了特蕾莎的旁边。

  他们对沙漠住民的恩怨不感兴趣,但manager 下令让他们保护这个人的安全,那么谁也别想伤到她。

  “你在这里干什么?”right hand 握着缰绳,亚德抬手示意身后的骑兵收起武器,冷冷地看着她道。

  特蕾莎took a deep breath ,如实说道。

  “我是联盟流民之家委派的Chief-In-Charge .联盟将缴获的粮食交给我们安置,让我尽一切可能救助这里的居民——”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亚德身后一众亲卫队士兵们怒斥的声音打断了。

  “那是从我们的国土上搜刮来的粮食!”

  “蜜獾王国的子民不需要Legion 的走狗来救助!”“呸!”

  “你看见了。”亚德向后甩了甩下巴,眯着眼睛盯着眼前这个女人,“蜜獾王国的warrior 不需要你的帮助,把粮仓的钥匙交给我们,我们会救助那些饥民。”

  “至于你,你爱去哪去哪,别挡着我们的路就行。”

  他犯不着去为难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但这不意味着他会给她好脸色。

  面对那肃杀的imposing manner ,特蕾莎白皙的脸颊划过一滴汗水。

  虽然眼中闪过一丝本能的惊慌,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后退,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骑在战马上的男人。

  “你打算怎么救那些饥民?”亚德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replied 。“把粮食分给他们。”果然。

  对于他的回答,特蕾莎没有丝毫的意外。

  出生在富庶之地的aristocrats and nobles 怎么可能体会过饥饿,怎么可能了解饥民们都在想什么,更别说应对饥荒的经验了。

  和那个萨默代理国王一样,在他们的眼中恐怕只要将粮食发下去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然而实际上远非如此。

  因战乱而导致的饥荒,问题的根结并非完全是因为粮食的缺乏,而是社会秩序的缺失和社会生产活动的停滞。

  她并不完全理解那些复杂的理论,但下过基层工作的她知道,光是将粮食发下去是远远不够的。

  特蕾莎took a deep breath ,继续道。

  “.蜜獾城中在册居民有八万户,粮仓里的粮食只有六千吨,你怎么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填饱肚子。”

  亚德皱起了眉头。

  “这not simple ,每户七十kg 总够他们吃了。”特蕾莎目不转睛地继续追问。

  “一家三口之户和一家六口之户都是如此吗?失去劳动力的家庭和未在册的居民如何处理呢?”亚德不耐烦道。

  “那就按人头分。”

  “那更impossible 大人会从child 的手中抢走粮食,有力气的壮年会抢夺没力气的老弱,哪怕蜜獾城的居民安分守己不偷不抢,也会有人从他们手中买走吃不完

  的粮食,等他们易子相食的时候再高价卖给他们。”

  亚德complexion ashen 地盯着她。

  立在一旁的亲卫Captain 厉声shouted 。

  “你放屁!蜜獾王室的子民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

  特蕾莎:“也许吧,他们足够高尚和虔诚,但明明有办法避免悲剧,为什么must 将希望寄托在道德和信仰上。”

  亲卫Captain coldly said 。

  “还轮不到Legion 的走狗来教我们做——”“闭嘴。”

  亚德呵斥了他一声,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女人。

  “你说应该怎么办。”

  特蕾莎took a deep breath ,认真地说道。

  “在城中各处设立救济点,划分社区,并以社区为单位统一配给粮食,救助饥民的同时登记其姓名、年龄、身高、体重、家庭、职业,并组织有劳动力的人投入战后重建工作以及开垦河堤外的农田。”

  “让没有劳动能力的人活着不饿死,让有劳动能力的人吃饱并将力气用在正确的地方,他们会拮据一段时间,但只要撑到来年粮食收成,一切都会好起来。”

  “相信我我们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来应对,如果你信不过我,可以派人在旁边看着我。”

  特蕾莎认真地看着亚德说道。

  这是她过去数个月积累的工作经验。

  联盟在河谷行省南部的瑞谷市一带就是这么做的,这比把粮食直接发给饥民们管用的多。

  “大人.她是猎鹰王国的王妃。”看着陷入沉思的亚德,亲卫队Captain 不禁焦

  急,压低声音提醒,“那些人为了毁灭我们,甚至不惜炸毁河堤!”

  亚德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旁边的联盟旗,最后looked towards 了紧张盯着他的特蕾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特蕾莎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shook the head 。

  “我不知道.你可能会不信,但这么做会让我感觉好受一些。”

  或许

  只能麻烦manager 说服他了。

  然而就在她刚这么想的时候,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说法,亚德向后挥了挥手,示意亲卫队掉头。

  在转过身去之前,他扔下了一句话。“.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来城堡找我。”特蕾莎relaxed ,低下头轻声说道。“谢谢。”

  能以这样的方式化解冲突是最好的。

  她并不祈求他们能宽恕猎鹰王国犯下的错误,但她还是想以自己的身份做些什么。

  至于理由一-

  或许是因为那天在钢铁之心号上,那位大人在被蜜獾王国的代理国王萨默问及

  “自己是以什么身份留在联盟”时的回答。

  (她)是被联盟解放的人。'

  '.....无论是3号绿洲的居民,还是2号绿洲的居民,都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

  那声音没有一丝迟疑。

  '我们会去解放他们。'废土时间凌晨十二点。

  另一个world 的官网上正是一片热闹。

  负债大眼:“hahaha !两小时拿下蜜獾城!就问你们牛不牛逼!”

  戒烟:“666!”

  精Spirit King 富贵:”che, 这算啥,我们特么还两小时歼灭一个师呢!(白眼)”

  我最黑:“就是!而且Legion 和猎鹰王国的大部队都往2号绿洲撤了,你们这些打扫战场的能遇上个鬼的主力啊!”

  工地少年与砖:“不重要!3号绿洲是我们解放的!(得意)”

  精Spirit King 富贵:“淦!”

  伊蕾娜:“话说接下来就是2号绿洲了吧。(滑稽)”

  峡谷在逃鼹鼠:“明天就要到比斯特镇了,Legion 在那儿修的工事可不少,估计会有场硬仗。”

  夜十:“@战地气氛组Pangolin 兄弟,到哪了啊?”

  WC真有蚊子:“讲讲啊,你们那啥情况。(坏笑)”

  我最黑:“靠!人呢?刚才还在线上来着。”夜十:“不会真干坏事儿去了吧??”

  一个小时前不少人还看到战地佬在线上冒泡,还在帖子里提到他已经跟随科尔威撤退到了2号绿洲的后勤枢纽比斯特镇。

  结果聊着聊着,人突然就没了。

  想到他平时都是在茅坑里下线的,众人不禁担心了起来。

  @的符号在帖子里刷了屏。

  或许是预感到了有人在编排自己,在一众玩家们千呼万唤的@之下,战地佬终于arrive slowly 地冒了出来。

  “咳有新消息,重磅消息,绝对劲爆!”方长:“重磅消息可还行。”

  泉水指挥官:“你把科尔威劝降了?(斜眼)”负债大眼:“怎么劝的?(坏笑)”

  我最黑:“讲讲啊兄弟,疼不疼。(好奇)”战地气氛组:“滚蛋!”

  藤藤:“

  夜十:“别废话,GKD!”

  战地气氛组:“咳,关于遥远的凯旋城那边的动向事情有点麻烦,我刚捋清楚提交到任务界面,等会儿我去外面开个帖子细说一下。”

  花了大概两三千字的篇幅,战地佬在新开的帖子里详细叙述了Legion 东扩派的利益纠葛。

  简单来说,落霞行省之前有三个“General ”。

  级别最高的是五星万夫长克拉斯将军,其次是格里芬,再然后是麦克伦。

  三人都曾经Legion 东扩派中的中坚力量,主张征服战后重建委员的Place of Origin Great Rift Valley ,并通过Great Rift Valley 将力量投射到中洲continent 全境。

  然而东扩派在Legion 内部的势力并不占优势,即使是东方Legion 也并非完全支持向大desert 的东部进军。

  为了获得凯旋城的支持,以克拉斯为首的东扩派发动了第一次远征,然而由于准备不充分,导致克拉斯在第一次远征中身亡。

  格里芬继承了克拉斯在落霞行省经营的基本盘,并采取了一系列的策略。包括经济上笼络布格拉自由邦,煽动嚼骨部落席卷河谷行省south central region ,军事上扶植猎鹰王国兼并落霞行省诸王等等。

  然而他的计划进展的显然并不顺利,不但没能征服沙漠中的诸国,甚至被联盟反推到了2号绿洲。

  现在格里芬的手上只剩下一张牌能用。

  那便是牺牲掉十支万人队和自己,以及Legion 在落霞行省的附庸,换取凯旋城其他派系对东扩派的“同情”。

  其实并不完全是同情。

  不管是为了凯旋城的威望,or for 了那十支万人队中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的青年军官以及来前线镀金的威兰特贵族们,Legion 都一定会对这场受到企业支持的战争进行回应。

  而最大的probability ,便是两个“堕落帝国”之间的天堂之战。

  这也是企业until now 极力避免的。

  对于要不要继续打下去,玩家们的意见存在着明显的分歧。

  峡谷在逃鼹鼠倒是支持继续打下去。

  理由很简单,刚体验了一波钢铁洪流的感觉,他还没爽够。如果企业和Legion 真打起来,联盟说不准能fish in troubled waters 。

  倒是边缘划水反而有些犹豫。3号绿洲的状况出乎了他的意料。

  根据他从蜜獾城City Lord 府那儿搜刮到的不完全统计资料,在被占领的短短一个月里,

  蜜獾王国总人口减员了5%。

  倒不是他同情心泛滥。

  如果是指挥部的命令,他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向2号绿洲开赴,与那些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的狂徒们战斗到底。

  只是继续打下去,他看不到这场战争的结局在哪里。

  “我赞成将Legion 赶出落霞行省,这是他们挑起的战争,但我不确定在这之后应该怎么办。除非我们有能力将战线推到凯旋城去,否则这场无休止的战争会将我

  们.乃至所有人拖进泥潭。”

  方长:“其实我觉得争论要不要停火意义不大,如果Legion 不愿意松手,就算我们同意停火也没用。(斜眼)”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