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523

  对于老查理的抱怨,Chu Guang 是能理解的。

  他的小玩家们在前线闹得有多刺激,后方状况就有多吃紧。

  毫不夸张的说,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整个联盟从央行到财政部再到行商工会等等一切和钱有关的单位,几乎都在给联盟的军队擦屁股。到目前为止生产和经济都没有出现大的问题,与各部门之间的通力合作是离不开关系的。

  当然了,最关键的还是他兑现了at first 便做出的承诺,在年底之前结束了这场战争。

  “先说第一个问题吧。”

  说着,Chu Guang looked towards 坐在会议桌另一头、一脸紧张的孙睿才部长,语气温和地继续说道。

  “你还记得那张试卷的最后一题吗?”

  孙睿才愣了下,很快反应过来Chu Guang 说的那张试卷是什么,立刻说道。

  “记得!我记得题目是….…假如我们从robber 的手中借了钱,还要不要还。”

  Chu Guang :“你的答案是?”

  “我当时写的是要…”孙容才

  紧张地说道,“我觉得哪怕是先把钱还了,再抢回来,都比直接赖掉会好一点。否则其他人就会顾虑,会不会因为从我们这儿借了钱,反而被扣上robber 的帽子

  Chu Guang 赞许地nodded ,然后looked towards 了老查理。

  “很遗憾,这道题只有他一个人答的还算让我满意,一部分考生的回答在抬杠,说联盟绝impossible 和robber 交易,所以题设不成立。另一部分人认为我们可以把这笔钱直接黑了,反正不会有人同情robber 。然而事情如果真有这么简单,我们也没必要弄什么财政部了,直接请个‘steward ’就把所有事情搞定了。”

  robber 和变种人不同,这并不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东西,反过来讲它也可以成为一个什么都能装的口袋。

  没收robber 的财产,和宣称债主是robber ,导致的后果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

  当然,Chu Guang 之所以说一半满意,是因为其实还有更好的做法

  比起用martial power 抢走债主手中的

  借条,通过适当的方法让债主手中的借条变得不值钱是更巧妙的手法。

  老查理轻轻咳嗽了一声。

  “我没说您会把这笔钱赖掉.

  那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初衷是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现在的财务

  状况有多严峻。”

  Chu Guang 笑着nodded 。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还钱我们肯定是要还的,renege on a debt 的事儿我们不能干。那么现在就涉及到第二个问题了……怎么还这笔钱

  说着,他looked towards 了孙睿才。

  “年底一共要还多少来着。”

  孙睿才立刻说道。

  总债务规模5.

  1亿筹码借款期限二十年到五十年不等,本息一共1017万筹码!”

  Chu Guang nodded 忽然sighed 说道。”太少了。”

  不管是债务规模还是要还的

  本息都太少了!

  如果年底要还的是一个亿,只怕他还没从飞艇上下来,巨石城银行的墨尔文行长就已经在飞艇下面等他了。

  哪会让他站了半天就等来一个阿芙妮和夏Boss 。

  孙睿才愣了下,老查理也愣住了半秒。

  “太少了……?”

  “嗯,”Chu Guang nodded ,心疼

  地看着他俩,“我在前线的这段时间,你们太委屈自己了。刚才孙睿才部长说,军费贡献的赤字占联盟总赤字的比例达到了76.9%,就算我们当前的工业总产值军工占比较高,这份财报也是相当不健康的。”

  你也知道这不健康啊!

  老查理忍不住说道。

  “这还是后勤部门尽可能节俭的结果.….”

  Chu Guang 看着老人家继续说道。

  “问题就在这里,军费贡献的赤字达到了9亿,如果我们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也达到了9亿这个比例不就从76.9%降到50%了么?”

  听完Chu Guang 的这句话,老查理整个人都傻了。坐在一旁的孙睿才也是自瞪口呆的表情。

  这是甚么逻辑鬼才?

  而且他们不是在讨论怎么还这笔钱吗?

  咋还嫌他们花的太少了?

  开个玩笑缓和下气氛,不过理还是这个理。

  看着说不出话的老查理和孙部长,Chu Guang 收起了说笑的表情,认真地看着二位继续说道。

  “我费那个老劲去外面帮你们借钱,是为了让联盟的居民过上好日子,不是为了让你们勒紧裤腰带还债。所以当你们告诉我,未来三年要采取更保守的经济策略,要带着大伙儿们苦一苦,先削减债务规模再扩张我们的业务,我非常心痛…如果最后是这样的结果,我何必打这场仗?照

  “个人可以通过节衣缩食来减少债务的规模,但集体决不能这么做,债务是根绳子,我们一旦被它套住,就会成为债主的slave 。如果通过缩表解决问题你知

  道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整个联盟,未来三年乃制五年,都得为巨石城打工!这是一个战胜国该做的事情吗?我们是欠钱的,我们才是他们的爹!”

  老查理愣愣地看着Chu Guang ,被这七拐八拐的逻辑给整迷糊了。

  前一秒还说债务是套住slave 的绳子,怎么下一秒又变成欠钱的是债主的爹了?

  孙睿才部长也是一样目瞪口呆,不过他倒是在另一种意义上,理解了一点儿manager 的想法。”…您的意思是,债务是根

  绳子,债主可以用它套住我们,但反过来我们也可以

  用这根绳子拽住.…他们?”

  Chu Guang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澜了澜嗓子的同时,将语气放平和了些许。

  “正是如此。”

  “所以在讨论如何还钱之前,我must 先改变你们的观念,告诉你们缩表还债这条路是‘绝对’走不通的,制少对我们而言是走不通的。想还债,想保证联盟F的信用,非但不能缩表,反而应该继续增加支出,花更多的钱!”

  “不过怎么花钱是门学问,

  我们不能学巨石城的贵族,也不能照搬理想城的经验,我得用我们自己的模式。”

  paused ,Chu Guang 继续说道。

  “这次从前线回来,我要做的事情可以概括为一件。”

  老查理咽了口唾沫。

  “.……什么?”

  Chu Guang said with a faint smile 。”和联盟的公民们分享spoíls of war !

  孙睿才愣了下,没反应过来“分…spoíls of war ?”

  “没错,”Chu Guang nodded ,“联盟的胜利离不开全体公民的支持我们的军队impossible 光用拳头打赢那群豺狼。我们获得了两个附Tang State ,两个贸易伙伴,我们的居民能明显的感觉到粮食更便宜了以前工作一小时能换不到一斤玉米,现在能换一kg …但这还不够,对于胜利者而言远远不够!”

  说着,他提高了音量。

  “联盟居民的餐桌不应该只有玉米和土豆,只有猪和牛羊才顿顿玉米棒子就营养膏,他们的餐桌上还应该有肉、蛋和奶。我们要让他们买得起,而且买得到,然后随便他们怎么吃,可劲儿的造!”

  “不只是吃,还有穿!去年冬天我们把战前的废钞塞进被子里当棉絮,我承诺过那是最后一次,而现在我会兑现这个承诺,今年冬天所有人都会盖上真正的棉被,穿上干净保暖的棉衣和皮靴,住进不漏风的房子—””并且远远不只是如此!”

  那掷地有声的声音,在Conference Hall 中回荡。

  听完this remark ,孙睿才只感觉心头一阵燥热,忍不住在桌子下面悄悄地鼓起了掌。

  speaking of which ,他当初不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许诺让大家过上好日子,所以才结束流浪的生活选择留下来的吗?

  他为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让大伙儿节衣缩食把债还了的想法而感到惭愧。

  a debtor must pay his debt 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他是联盟的财政部部长,

  他有义务为联盟想出更好的办法和一脸激动的孙睿才不同,

  老查理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Chu Guang 。

  他承认。

  这个男人的说辞具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

  如果这是公开场合的演讲,而不是内部的讨论,现场的掌声大概能把天花板给掀开。

  人们会站起来向他欢呼,高呼他的名字致意,甚制会将他视作活着的Spiritual God ,愿意为他献出生命…事

  实上,很多人已经在这么做了,成为近卫兵团的一员几乎是联盟所有young man 们的梦想。

  在废土上,还有什么比吃饱穿暖更有吸引力呢?

  而他许诺的不仅仅是让联盟的居民吃饱穿暖,还要让他们有尊严的活着.…让所有人都有尊严的活着,这可是巨石城City Lord 都不敢说的大话。

  倒不如说,整个废土上真正能做到的恐怕也只有理想城的那群人。

  不过老查理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这其实算不上manager 大人画的最大的一张饼。

  比起“再废墟上再建一座新的理想城”和“重回繁荣纪元”,这个牛吹得其实算小的了。

  Chu Guang 冲着孙睿才laughed ,看着他那一副有话想说样子微微抬手,示意自己还没说完。

  停顿片刻后,Chu Guang 换上了缓和的语气,继续说道。

  “我偶尔会委托我的助手,观察我们的居民们如何生活

  当然,这不包括他们的个人隐私“比如,某个在贸易站上班的姑娘,她一周得上六天班,早上七点忙到晚上七点,中间只有一小时的午休时间,周六晚上才能回菱湖旁的村子和家人团聚,然后待到周一的清晨回去上班。

  “过去我们缺人,只能委屈我们的工人多干一会儿,但现在我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我认为应该把原本属于他们的时间还给他们。”

  “所以我还在前线的时候就向贸易站的Chief-In-Charge 通电,要求他增加50%的雇员,将每个人的日均工作时间从12小时调整到8小

  时,采用更灵活的排班。”

  “这套规则已经运行了half a month ,而事实证明这完全行得通!”贸易站的员工会更有热情的投入到工作中,更有耐心地对待每一个顾客,不只是那些走南闯北的行Chamber of Commerce 对我们的人留下好印象,我们的员工们也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下班后不必像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躺在宿舍里发呆,可以多出去走走,不管是去图馆学习充电,还是逛逛小吃街或者和朋友们社交,做youngster

  们该做的事情。”

  “当然,我们要解决的不只是a certain 人的问题,而是所有人的问题。贸易站只是个试点,从今往后,联盟境内的所有工厂、机构、设施,不管是属于集体还是私人都应该这么办!我打算把它写进法律,为此我已经做好了预算再翻一倍的准备。”

  paused ,Chu Guang 看着老查理和孙睿才部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只是让联盟的居民有时间,我们还要让他们富裕起来。目前我们的最低时薪是1Silver Coin ,这个数字已经跟不上联盟的经济增速。我打算在明年年初让联盟最低时薪达到3Silver Coin ,中位数逐步提高到5Silver Coin 。””当联盟的居民同时拥有了钱和时间,就有了消费能力和更多的需求,我们只要能把通胀按

  在合理的范围内,这里将会形成一个增速惊人、遍地商机的市场

  “而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息,巨石城的贵族们不但不会催促我们还债,还会削尖了脑袋把攒出来的筹码送到我们手上,毕竟我们很快会拿着这些筹码去买他们的东西,让他们把自己的筹码再赚回去。这一来二去就算巨石城银行没印一分钱,他们兜里的筹码也能翻一倍,甚制不止一倍!

  孙睿才屏住了呼吸。

  老查理也诧异地看着Chu Guang 。

  到现在他基本上已经完全了解了Chu Guang 的想法。

  这家伙不但没打算降低债务规模,反而打算借更多的钱。

  用借来的钱发展经济,投资基础设施,改善居民生活,从而进一步扩大联盟的经济规模,然后吸引更多的热钱进来。

  只是这其中还存在这一个漏洞.

  老查理谨慎地说道。

  “可是我们终究得用从他们

  那儿赚来的筹码还巨石城的债,

  总impossible 拿Silver Coin 去还他们。”

  孙睿才hearing this 也冷静了下来。

  “….…确实,他们的居民以前

  消费能力还是有的,但现在连营

  养膏都得省着吃了。”

  看着忧心忡忡的二人,Chu Guang 赞许地nodded 。

  “能观察到这点说明你们用心了,也说明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进入第二个阶段。大量的筹码集中到了巨石城贵族们的口袋间接推高了巨石城的通胀,如果你是巨石城的贵族,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有钱,兜里的筹码越来越多,却越来越不经花,你会怎么做?”

  孙睿才思忖片刻,忽然露出

  恍然的表情,激动地说道。

  “保值!我得在筹码贬值之

  前,购买一些能增值的东西或者产业!”

  Chu Guang 微笑着nodded 。

  “正确,虽然不太全面。”

  盲目投资是经济过热的并发

  症之一,人们会在狂热中失去理智,为了让兜里的钱跑赢通胀而

  因为钱来的太容易了。

  仿佛闭着眼睛都能赚到。

  慢慢的,比起亏钱,人们会更担心错过了上车的机会。

  “……整个河谷行省南部,不会有比联盟更值得投资的市场,反正他们大概也没兴趣把钱浪费在那些连营养膏都买不起的穷鬼们身上,我也没指望赚那些人的钱去还债。””而除了投资之外,内城的贵族们在消费习惯上,也会变得比以前更加大手大脚,我们只需要给他们一点点机会,鼓励他们格局放大一点,他们自己就会把钱送来。比如发展旅游业和娱乐产业,让他们去和理想城的

  更多的债,吸引他们手中找不到投资机会的热钱。”

  “制于巨石城的居民……虽然令人同情,但那是巨石城该去操心的事情。如果连营养膏都买不起了,那些人自然会来联

  盟啃玉米。”

  Chu Guang 很同情他们的遭遇。

  那些幸存者同样是废土上受苦的人。

  但他同时也说过,他会以联盟的利益优先,impossible 为了别人去牺牲自己人的利益。

  而如果他们愿意过来,他不

  介意把从内城贵族们身上割来的韭菜分给他们一份,帮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人比赛谁更能糟踢钱。再比如发更多的债,吸引他们手中找不到投资机会的热钱。”

  “制于巨石城的居民.…虽然令人同情,但那是巨石城该去操心的事情。如果连营养膏都买不起了,那些人自然会来联盟啃玉米。”

  Chu Guang 很同情他们的遭遇。

  那些幸存者同样是废土上受苦的人。

  但他同时也说过,他会以联

  盟的利益优先,impossible 为了别人去牺牲自己人的利益。

  而如果他们愿意过来,他不介意把从内城贵族们身上割来的韭菜分给他们一份,帮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反正那本来也是属于他们的劳动成果。”…为了统一管理联盟的外债,也为了让我们的债主们能更便捷、高效地行使手中的债权,我打算让联盟央行联合巨石城银行,发行一款以筹码计价的‘债券’。”

  “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替筹码,不管巨石城银行承不承认它的货币地位,到期我们都会按照票面利率进行兑付。如果巨石城的贵族们不介意,拿着这个借条当钱花也是可以的。”

  老查理hesitantly said 。

  “巨石城银行会答应吗?”

  这明摆着是个大坑啊….…

  Chu Guang laughed 说道。

  相信我,就算我不提这在,他们也会主动要求我出一个类似方案,让他们手中的债权能像钞票一样流通。”

  老查理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叹了一声,感慨说道。

  “看来我真的老了。”

  Chu Guang shook the head 。

  “哪里的事,我能提供的只是宏观上的策略,细节上还需要你们研究讨论之后完善。”

  “我会尽力跟上您的节奏。”

  老查理看了孙睿才一眼,接着说道,“今天的会议…我建议保密比较好。”

  从某种意义上,他们讨论的

  根本不是如何还债,而是如何从邻居那儿割更多的韭菜。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不是提振债主们的信心了,只怕债主们跳楼的心思都有了。

  孙睿才认真nodded ,捂紧了桌上的会议笔记。

  “明白!”

  Chu Guang 什么也没说,默许了老查理对会议内容保密的建议,即便他觉得保不保密其实无所谓。

  很多事情都是明摆着的。

  一定

  会有人注意到巨石城的资产泡沫正在不断堆高,以及隐藏在泡沫之中的风险。

  比如巨石城银行的行长。

  那位只要稍微花点时间,把账本对一下就会发现,流通在巨石城的筹码甚制比巨石城总共发

  行的筹码还要多。

  然而,发现问题的人一定不会主动戳破这个泡沫,因为这么做没有一丁点儿好处,反而会惹上一身麻烦。

  在泡沫破裂之前赚够最后一笔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如果最后一站是悬崖,那么在倒数第二站之前下车就好…

  闭门会议只持续了短短一个小时便结束了。

  不少人虽然听闻manager 回来

  之后开了这么一个解决债务问题的会议,但除了与会三人之外,没人知道会上讨论了些什么,更无人知晓联盟的manager 向行商工会和财政部下达了什么样的指示

  就在来自巨石城的行商们纷

  纷猜测着,联盟是不是没钱还债了的时候,会议结束的second day ,曙光城市政厅出台的一则公告,却是打了所有人的脸。

  整个公告全文大概有数万字但概括一下就两个字-

  那便是招标!

  而且是面向多领域同时进行的招标!

  首先是出行方面。

  曙光城市政厅将以五百万Silver Coin 的价格,招标采购五十辆电动公交,投入到现有的6条公共交通线路以及新增的4条中,替代原本用来拉货、运兵的卡车,力求将居民通勤成本降到1Silver Coin 以下,并且能体面地“坐”在车上,不必把裤子弄脏。

  不只是公交,还有相关的配套设施。

  曙光城市政厅的招标计划中,还包含了总里程五十公里的混凝土公路,以及新增的四座充电站。

  而这还不是最吸引人们眼球的!

  最吸引眼球的那条公告,已然成为了当天的头

  清晨。

  菱湖湿地公园中的某间独栋小屋。

  看着手中那份新出炉的,坐在餐桌前的方长脸上写满了惊讶的表情。

  “好家伙…这算下来得不少Silver Coin 啊。”

  曙光城City Lord 卢卡宣布,为了容纳持续涌入曙光城的幸存者,也为了改善城中居民的居住环境,市政厅计划招标在清泉市东北部荒地上新建1000栋公寓楼,要求户均面积在40平米以上,每栋可容纳制少48户,最多不超过60户。

  根据以往的惯例,玩家也是可以参与设计以及投标的。

  他敢打赌。

  以那些生活职业玩家对赚钱

  的热情,这事儿绝逼会取代“B6层”的热搜,成为今日份霸榜论坛首页的最热话题!

  报纸上还配了一张图,将晖光城使馆街东边的那片空地几乎

  圈

  了进去,新规划的公交线路中也有两条在里面。

  不过话说回来,这又是修路又是盖房子的。

  钱从哪儿来呢?

  说好了几乎完全真实的经济system ,咋感觉这些NPC们各个都不按套路出牌….

  不对。

  方长转念一想,发现自己是

  惯性地带入了现实中的思维。

  事实上,废土上的情况和现

  实是完全不同的。

  这里最宝贵的是什么?

  黑箱?

  科技?

  都不是!

  而是人!

  搞研究的是人,做设计的是人,打螺丝和种田的也是人,下矿探遗迹的也是。

  有了人,才有能力发掘遗迹回收那些战前文明的宝贝。没有足够的人力,别说是薄邻居的羊毛了,卖鬣狗肉都得挨人宰一刀。

  只要联盟能从周边的幸存者聚居地,不断虹吸他们的人力和财富,那么这套量化宽松的操作其实是完全行得通的。

  要想在现实中找参照物不能

  在21世纪找,而是应该回到更早的19世纪之前

  就在方长专注地盯着报纸琢

  磨的时候,多莉悄悄地走到了他的旁边,俯身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口,将刚买来还热乎着的包子放在了桌上。

  “外面有人找你。”

  合上了手中的报纸,方长抬起头莞尔一笑说道。

  “谁?”

  多莉皱了皱鼻子。

  “他叫基修,他还说自己是巨石城银行行长的儿子……但我觉得他不太像是好人,给人的感觉挺奇怪的。”

  她很不喜欢那家伙轻浮的眼神,不过她还是彬彬有礼地让他在门口稍等一会儿。

  基修?

  听到这个名字,方长的眼睛

  顿时一亮,微笑着推开椅子站起身来。

  “你是对的,亲爱的,那家伙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做好事儿。”

  “做好事儿?”多莉歪了下头一脸困惑的表情。

  她可不觉得那个恨不得用鼻孔看人的家伙,像是会做好事儿的人。

  “没错,人这一辈子总得做一两件好事儿,要不也太可怜了正好我可以帮上忙…”方长微笑着轻轻摸了摸她的秀发,“我去会会他。’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