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525

  锦川行省的北部,群山与丛林环抱之中,座落着一座上了年纪的废墟。

  它的名字叫锦河市,距离清泉市得有七八百公里,equivalent to 现实中江城到山城的距离。

  在锦河市的郊区,位于森林边缘的缓坡上,坐落着一座名叫“尘埃镇”的小型聚落。

  这儿居住着两三百户人家,小镇的外围围着一圈一米高的矮墙,小镇内是一座花岗岩垒成的炮楼。

  这种形式的聚落在锦川行省很常见。

  毕竟这儿不像落霞行省,有沙漠与河堤作为天然屏障,限制异种的迁徙和捕食。

  反而因为地处亚热带,气候潮湿温热多雨的缘故,以至于大量异种从其他行省迁徙到此地。

  在这里,变种黏菌反而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是从Eastern Sea 岸迁徙到此地的变种人,以及散落在这片土地上的放射物质废料。

  大概在一个多月前,联盟的军队在落霞行省与Legion 打的in a frenzy 的时候,这座偏安一隅的尘埃镇还在闷声发大财,镇长靠着和联盟做买卖赚了不少Silver Coin 。

  接着他用Silver Coin 买了不少前线换下来的LD-47和马克沁,替换掉了原来的铁管步枪和生锈的short blade ,还雇了一些穷凶恶极的打手当保镖,方便他更进一步压榨在田里劳作的老农民,也方便他保住他囤在炮楼里的Silver Coin 。

  然而好景不长。

  镇长是个有想法的人,巧的是那些被请来的打手们同样也是。

  看到这儿有山有水还有田,和北边开工厂的财主们做买卖闭着眼睛都能挣钱,于是这群本就前科劣迹斑斑的打手们顿时一拍即合,果断重操旧业,拿着镇长的枪把镇长一家人都屠了。

  尘埃镇就此第一次易主。

  那些打手们干了一段时间欺男霸女的Divine Immortal 日子,大多做买卖的行商对此也不管不问,不出意外再过些年月,等能干活的人被杀得差不多了,哪天一个恶向胆边生,这儿就会变成一座新的robber 营地。

  然而不巧的是,一只会说话的蜥蜴和一只会说话的老鼠,还有一个不会说话的人类看错了地图,好巧不巧地来了这里。

  原本他们只是打算问个路怎么去海边,就派了only one 个最像人的家伙上去打听。

  然而那些打手们听到那萌新没头脑的发言却笑出了声,并且惦记上了他兜里的Silver Coin ,于是动了杀人越货的念头。

  想杀人越货。

  那得是robber 了。

  再然后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二十多个robber 哪是这帮ruthless 的对手,那个萌新人类tentatively 不说,垃圾君和强人所难好歹是Alpha版本的老玩家,一个索敌一个输出,连枪都没用就把整个镇上的robber 当红名怪刷了。

  那些镇民们at first 确实怕得要死,但发现那头死亡之爪会说话之后,却反而不怕了。

  毕竟废土上的怪事儿太多了。

  死亡之爪spoke human’s words 这种小事儿反而没什么好惊讶的。而死亡之爪会说话都不值得惊讶,那老鼠会说话就更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镇上的幸存者们反而挺喜欢这俩家伙。

  比起那个横征暴敛的镇长,和鱼肉欺辱他们的强盗,那个自称垃圾佬的蜥蜴和叫强人所难的老鼠仅仅只是丑了点,反而没那么terrifying 。

  为了感谢这三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人”,村民为他们建起了雕像,甚至还盖起了供奉他们的祠堂。

  at first 三个小玩家是拒绝的,但架不住被人崇拜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他们也就半推半就地hehehe 笑着接受了。

  再然后,大蜥蜴向他们承诺,会保证村民们的安全。老鼠更是表示,有它在,没有别的老鼠敢偷吃谷仓里的粮。

  而镇民们则承诺,会分出两成的粮食给他们作为供奉……这比Old Town Head 收的七成和打手们收的九成可要轻太多了!

  而玩家那边则是受宠若惊。

  两三百户的小镇产量的两成,就算垃圾君再怎么能吃也吃不完这么多。

  于是三“人”一合计,决定把吃不完的粮食卖给路过的行商,再用赚来的部分Silver Coin 帮这些穷苦人们买些联盟的拖拉机和化肥,增加一下农田的产量,顺便买些打井修屋子的工具什么的,这样他们的供奉也能多一些。

  为了方便管理,他们让幸存者们投票自己选个新镇长出来,然后再找几个德高望重的人分别管民兵和军械,钱和粮。

  这便是尘埃镇的第二次易主。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一切似乎都在变好。

  直到镇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病人。

  他的手脚生疮,疮里流脓,身体发热,鼻水不止,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然而奇怪的是,这些症状并没有让他虚弱地躺在床上哀嚎,反而让他一反常态的力气倍增,饭量惊人。

  这一带从未发生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镇上的幸存者们感到了恐惧,于是将这个健康的病人关了起来,立刻报告给了庇护他们的三位Spiritual God 。

  经过盘问,那人坦白前些时日得了小感冒,听信一个外村的猎户所言,吃了一种传说能包治百病的绿色果子,病情果然有所好转。

  然而好景不长。

  过了些时候,小感冒一直没有recover completely 的征兆,甚至有愈演愈烈的程度。为了抑制病痛的折磨,不影响日常的劳作,他只能continuously 吃那种绿色的果子,甚至偷偷地在自家院子里种。

  最终他的身体似乎和病毒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解,只要他continuously 吃那种绿色的果子,他就能免于病魔的折磨,并在无限的欢愉中变得更加强壮……哪怕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病毒繁育的温床。

  但如果停止食用那种果子,身体与病毒的和解便会结束,他的健康状况也会急转直下,像根烂木头一样渐渐腐烂掉。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三个小玩家立刻重视起来,没费多少力气便找到了那个病人口中的猎户,很快锁定了那颗绿色果子的来源。

  那是一个叫希望镇的地方……

  ……

  尘埃镇。

  供奉“Spiritual God ”的祠堂。

  “话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最初是打算去南边看海的来着?”坐在一张木椅子上的我想静静,忽然sighed 说道。

  捡垃圾99级打了个哈欠。

  “记得啊。”

  “那咱啥时候上路啊。”

  “emmm……”

  “靠!你该不会当savior 上瘾了吧?”

  看着瞎叫唤的我想静静,捡垃圾99级rolled the eyes 。

  “啧,你自己不也挺乐在其中的么!”

  我想静静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地说道。

  “我……那是一个人没办法啊!而且话说咱们都一个多月没存档了,真的没问题吗?”

  以前没进游戏的时候他天天在论坛上口嗨,说要探索到地图的边界,真进了游戏才发现难如登天。

  首先一个就是语言问题。

  目前就算是Alpha版本的老玩家,能说一口流利“人话”的也是少数,VM的翻译功能在离线模式下机翻痕迹太明显了,有些东西翻了也不懂,有些更是干脆不翻。

  到现在他也就会日常交流那几句。

  靠着这口半吊子的人话就想闯荡废土,那简直是瞧不起废土上那些吃人的玩意儿。

  然而垃圾君对他的说辞却漠不关心。

  存档?

  要那玩意儿干啥。

  人类玩意儿就是弱!

  “嗐,没存档算个球,这游戏玩久了你就知道了,等级其实只是这款游戏所有元素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就像《老滚5》里的龙,《昆特牌3》里的wizard 和《彩虹六号》的彩虹。”

  ”pu ,彩虹六号的彩虹是什么鬼!”

  捡垃圾99级自豪地说道:“一个意思,《废土OL》的序列等级又是什么鬼?很重要吗?爷等级低影响爷装逼了吗?是这儿的NPC不够逼真?还是让你用另一种身份再活一次不够嗨?”

  “哎……真羡慕你们这些异种玩家。”我想静静一脸羡慕地说道。

  如果是异种玩家的话,大概能在废土上自由自在地行走吧。

  毕竟大多数异种看见死亡之爪都是绕着走,一般的幸存者看见了也很少会去招惹。

  “淡定,这就像连号的QQ,那都是Luck Emperor 才有的待遇。”看着这萌新一脸羡慕的表情,垃圾君laughed 笑,心中却在流泪。

  他很强。

  而且强的毋庸置疑。

  但可惜,再强他也木有丁丁。

  强人所难好歹还有一群精神上的老婆,但他在其他死亡之爪的面前只会挨一记嘲笑的响鼻。

  是的。

  其他死亡之爪打心眼里瞧不起他这个“发育不良”的家伙,哪怕白熊都能因为是白毛而讨得其他土狗熊们的喜欢。

  每次想到妮蔻那瞧不起的眼神,他就气的一阵龇牙咧嘴,却又偏偏什么都做不了。

  可恶啊……

  这该死的游戏设定!

  也正是因此,当那个尘埃镇的新镇长cautiously 地问他,要不要为祭祀的祠堂准备一位侍奉众神的巫女时,他几乎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断然拒绝了。

  开玩笑。

  架是老子打的,凭什么爽了旁边这个爷新!

  这封建时代的尾巴必须割掉!

  此时此刻的静静,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精彩节目,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门外溜进来的老鼠给吸引了。

  只见一只肥硕的大老鼠,正招呼着几只鼠小弟,把一只麻袋抬进来扔在了地上。

  静静走上前去,拉开麻袋的口子往里瞅了一眼,顿时被那assaults the senses 的臭气给熏麻溜合上了。

  “我靠!?这什么玩意儿?这么臭!”

  “翡翠果!当地人这么称呼这玩意儿,长在一种树上,说是吃了能治百病,”强人所难抬起细长的胳膊抹了把汗,抖着老长的胡须说道,“去特么的能包治百病……把这玩意儿弄回来,死了老子好几个小弟。”

  偷奸耍滑是老鼠的天性,那些屈服与他martial power 的mice 并不完全听他的命令,尤其在他视线之外的地方。

  偷吃是常有的事情,甚至别说偷吃了,他的“后宫”都经常unfathomable mystery 地突然怀上。

  到头来最听他命令的反而不是纯纯的老鼠,而是一只跟了他老长时间的土拨鼠。

  自从他从蚊子那儿订了一套钢爪给那孙子装上后,它没少替自己咬死族群里的叛徒。

  强忍着臭气,我想静静再次打开麻袋,研究了一下里面装着的翡翠果。他发现臭的其实不是果子本身,而是附着在果子表面上的一层dark green 粘液,以及被绿色浸透的泥土。

  垃圾君也好奇地盯着麻袋里的东西看了一会儿,接着looked towards 了那个坐在凳子上休息的肥老鼠。

  “你不是有铁胃吗?你吃一口。”

  “滚蛋!老子有铁胃,又不代表老子毒抗高!”强人所难rolled the eyes ,“你physique 高,你咋不来一口!”

  垃圾君laughed ,粗大的爪子挠了挠头。

  “我physique 高,不代表我喜欢吃屎啊……明人不说暗话,我一瞅这玩意儿就不像好东西!”

  看着绿油油的。

  身为一名纯爱warrior ,他感到了生理上的不适。

  强人所难轻轻咳嗽了一声。

  “总之……情报是准确的,就如那病人坦白的那样,希望镇突然冒出了这玩意儿。起初只有少数人种这种果子,后来种过果树的土地只能种这玩意儿,再加上当地的地主贪这玩意儿能卖钱,于是种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我想静静好奇问道。

  “这东西很贵吗?”

  强人所难继续说道。

  “肯定比粮食贵,虽然收的行商不多,但听当地幸存者自己说,起初他们确实是为了赚钱种的,但种着种着就觉得,赚不赚钱都不重要了……吃了它不怕病痛,不用穿衣,不用受冻,还能看到极乐world ,金钱在它面前就像粪土。”

  听到这里,静静的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

  “吃了这玩意儿就失去了一切裕望……这东西毫无疑问是毒。”

  “废话,这还用你说。”拍了一把这萌新的后脑勺,垃圾君看着强人所难问道,“所以这东西是从那个希望镇冒出来的?”

  出乎了他的意料,强人所难shook the head 。

  “没,他们也是从别人那儿弄来的树种。据说……最初的一株果树苗,来自一个叫‘奇’的变种人部落,在距离我们这儿大概二十公里远的废旧城区。”

  我想静静hearing this ,顿时睁大了眼睛。

  “变种人?!”

  强人所难laughed 笑。

  “很惊讶对不对……但你看官网上对变种人的观察描述,其实就不难理解了。”

  “变种人是一群特殊的群体,在first stage 他们会以部落的形式群居,通过‘狩猎’获取食物以及繁衍。到了second stage ,他们会从暴力中孕育出一定的‘文明性’,具体的表现是诞生了‘耕种’和‘圈养’的概念,比如种植作为食物的变异果,圈养一定数量的人类雌性和少量的雄性,允Xu Family 畜自主繁衍,然后有计划的‘使用’和屠宰。听说还有第third stage ,不过目前这还只是猜想。”

  “之前其他玩家在大desert 中发现的‘黑石’部落,大概是介于first stage 与second stage 之间,而这个‘奇’大概是second stage 晚期,甚至正在向第third stage 过度……”

  垃圾君摸了摸下巴。

  “论据呢?”

  “论据?这不是显而易见吗?听说那儿的变种人有上万之多,甚至是好几万!维持一个万人规模的族群,光靠暴力是impossible 的,他们一定诞生了某种‘其他的东西’……就像兽人的古尔丹。”说着的时候,强人所难的眼中闪烁着兴奋。

  或许他能从中借鉴部分社会学经验,找到建立一个庞大的老鼠帝国的方法。

  我想静静的神色却严肃了起来。

  “……这不是个小问题,上万人的变种人部落,和我们就隔着只有二十公里,然而我们来了这么久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听说。”

  垃圾君也nodded ,认真地说道。

  “嗯,这群变种人没兴趣掠夺周边的small village ,这太反常了……”

  无论是否有人关心,他们都得把这个值得注意的消息同步到《废土OL》的官网。

  不管是关于“奇”的故事。

  还是关于那古怪的“翡翠果”……

  ……

  就在南方的“拓荒者”们正为如何处理村子里的病人,以及如何把“翡翠果”的样品寄回联盟化验而头痛的时候,凯旋庆典的准备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假期从昨天便开始了,街上的商铺纷纷做起了打折促销的活动,集市里的摊位比往日多了一倍不止。

  在这摆摊的不只是曙光城本地的居民,还有来自黎明城、落Leaf City ,乃至垃圾城、红河联盟等等其他幸存者聚居地的行商。

  琳琅满目的商品和遍地都是的商机,不但让曙光城变成了一座活着的博览中心,更是让Silver Coin 成为无数过往此地行商们眼中的香饽饽。

  只有来了还想再来的人,才会把Silver Coin 当成货币留在兜里,看着仓库与货架上塞满的物资,人们毫不怀疑Silver Coin 未来的购买力会一如既往的坚挺。

  尤其是随着那些避难所居民们从前线归来,那些人不但带来了落霞行省的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还把数个月前从这里带走的热闹也一并带了回来。

  自从大部队开赴落霞行省之后,曙光城已经太久没像今天这般热闹了。

  如此盛况简直可以用“万国来朝”来形容!

  “这里真热闹!”

  看着周围的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艾丽莎兴奋的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那张久不见阳光而苍白的脸蛋此刻因激动而红扑扑的。

  看着兴高采烈的女儿,墨尔文也不禁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所以你可要抓紧father 的手哦。”

  “嗯!”

  艾丽莎用力地nodded ,握紧了father 的手。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曙光城。

  虽然这里距离他们家只有二十多公里,但这其中至少有十公里的路是很难走的。

  为了这十公里,他的father 至少带了五十名保镖,其中那个不说话的Uncle 似乎还是巨石军工出品的仿生人。

  从走进这座聚居地开始,她便一直好奇的glanced around 。

  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充满了新鲜感。

  那些在街raise upwards 挑选选的男男女女和笑脸相迎的售货员们,其实比她at worst 多少,十七八岁的年龄居多,少有看见年迈的面孔。

  在路过一处摊位时,她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目光停在了一头漂亮的秀发上。

  准确的来说,是别在那头秀发上的鱼骨头形状的发卡。

  那小小的鱼骨头像是被猫咪啃了一个缺口,非常讨人喜欢。而在巨石城的商店里,她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配饰。

  那个戴着发卡的elder sister 也很漂亮。

  她的肤色略深,像秋天太阳晒过的小麦,有一种野性的魅力,不过脸上的笑容却带着一股柔和,与她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注意到了艾丽莎的视线,秋草立刻意识到她在看着自己头上的发卡,于是微微笑着looked towards 这位小顾客说道。

  “喜欢吗?”

  艾丽莎nodded 。

  “嗯,喜欢……”

  秋草眨了眨眼,看着眼前可爱的姑娘。

  “因为客人很可爱,所以只要1枚Silver Coin 。”

  好便宜!

  而且……

  这位elder sister 说话怪好听的。

  艾丽莎脸颊飘起红云,总觉得自己要是不付钱有些对不起这位elder sister ,于是央求地looked towards 了father ,扯了扯他的袖子。

  见女儿这么喜欢,本来觉得那发卡有些掉价的墨尔文也就没说什么,笑着朝自己的保镖挥了挥手。

  后者沉默寡言地nodded ,从怀中掏出一枚Silver Coin 放在摊位上,完成了这笔交易。

  墨尔文looked towards 欢天喜地的女儿warned repeatedly 。

  “不要在你mother 面前戴哦。”

  “嗯!”

  艾丽莎乖巧地nodded 。

  墨尔文笑着揉了揉她的秀发,拿起她手上的发卡,亲自帮女儿把它别在了头发的一侧。

  那精致小巧的小鱼骨头配上一头golden 的秀发怪可爱的。

  当然了,他很清楚,这并不是因为发卡有多可爱,北郊的乡巴佬们手艺有多brilliant ,而是她女儿流淌着高贵的血液。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曙光城最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的使馆街,他已经提前预定了位于那条街上的理想大酒店的贵宾套房。

  那是附近这一带最出名的酒店,由理想集团投资建成,只支持Cr付款,主要面向理想城来访的居民,但其他人要是付得起Cr也可以预定。

  整座酒店足足有二十层,在曙光城中a crane in a flock of chickens ,这里的全套家具乃至修墙的水泥都是从理想城运来的,服务生更是一百名由康茂集团生产的仿生人女仆。

  无论是居住还是谈事情,那里都是首选。

  联盟的摄像头在天上到处乱窜,但绝不会往理想城的酒店里钻,他对此心里有数得很。

  在前往酒店的路上,艾丽莎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嘴里忽然蹦出一句话。

  “为什么他们看起来都很快乐?”

  墨尔文said with a smile 。

  “因为马上要庆典了。”

  “我们呢?”艾丽莎歪头看着father ,“为什么我们不也弄庆典?会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出现吧。”

  “我们?”墨尔文愣了下,随即恢复了脸上的笑容,看着女儿温和地说道,“我们不需要那种东西,也会出现很多有趣的东西,记得我带你去过的商店吗?”

  “是内城的吗?”

  “没错,整座聚居地的好东西都在那里,我们甚至能买到理想城进口的仿生学义体,没必要去集市上和那些人抢。”

  注意到女儿的表情略微有些遗憾,墨尔文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我的child ,你怎么会去羡慕那些人……一个发卡而已,你要是喜欢,什么样的发卡我都能请人给你做出来,而且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款式。你应该知道,你的生活比他们好得多。”

  艾丽莎闷闷不乐地说道。

  “可是在巨石城,人们看我们的时候总把头低下。”

  墨尔文sighed ,耐心地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尊敬我们。”

  艾丽莎不解地看着father 。

  “可是……您都看不见他们的眼睛,怎么知道他们眼中是尊敬,还是仇恨呢。”

  仇恨?

  墨尔文皱起了眉头。

  “谁教你的这些东西。”

  他这次真的有些生气了。

  他一直很小心地维持着她女儿心中那个通话般美好的world ,他不指望自己能住在那个美好的world ,但他至少希望他最钟爱的youngest daughter ,能够一辈子都不要接触自己平时接触的那些东西。

  但奈何总是有什么讨厌东西钻进他的屋子里,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挂上去的窗帘吹开。

  仇恨?

  那个词怎么能出现在他女儿的字典里!

  看着father 不悦的神色,艾丽莎闭上了嘴,脸上浮起一抹害怕,不敢吭声,也没有回答。

  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吓坏了女儿,墨尔文连忙换上了和煦的笑容,宠溺地摸了摸她漂亮的秀发。

  “我的宝贝女儿……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加重了语气,请原谅father 偶尔会把工作中的负面情绪带回家里,也请你相信father ,father 绝对不会害你。”

  paused ,他耐心地说道。

  “你的鞋子,裙子,还有漂亮的布娃娃,并不是凭空变出来的,world 已经毁灭很久了。那些卑微的家伙任劳任怨将一切美好献到你的面前,不是因为他们和father 一样爱你,而是因为你的father 、杜隆Uncle 还有那些支持着我们的股东们……我们所有人共同的努力。你不需要去同情那些人生灰暗的失败者,你如果真正了解他们,就会知道那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从明天开始,你不要看《幸存者日报》了。”

  也许回去之后应该给杜隆打声招呼。

  他是支持那些报纸、广播还有其他娱乐消遣的,比如豪斯先生的频道就很不错,调侃丑陋的废土客们解闷之余,还会教周边的幸存者聚居地种一些经济作物……但前提是,这些东西得是娱乐消遣才行。

  但现在来看,《幸存者日报》明显不是这类东西。

  《playboy 》子刊上虽然都是些挑逗人幻想的擦边球,但那些无伤大雅逗乐子的笑话,总让他笑过之后感觉被冒犯的人是自己。内城的贵族有那么急色吗?他们什么美女没见过?怎么可能因为撕不坏魔鬼丝做的丝袜而发脾气!

  更可恶的是《工人报》,那些连载的小说为什么都是一穷二白的草根崛起,那些被啤酒撑坏脑子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这根本不合逻辑吗?佣兵再牛逼,撑破天了也是个henchman ,哪怕awakened 又如何,能和动力装甲碰一碰拳头?

  想到那些工人们人手一本同款的报纸,墨尔文的心中忽然涌出一丝淡淡的寒意。

  或许他的女儿是对的。

  他怎么知道那些人藏起来的眼神里装着的是爱还是恨,人this thing 可比变种人复杂太多了。

  不过这件事情可以缓一缓。

  当务之急他要解决的是筹码的流通问题。

  他们已经赚了太多“本币”了。

  这不行!

  贸易的本质是互利互惠,但现在看来喝到啤酒的只有联盟,他们喝了一肚子泡沫。

  必须得有一个稳定的渠道,把过剩的筹码换成Silver Coin ,或者最好是跳过垃圾的Silver Coin 直接兑换成Cr!

  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整个内城的贵族都会感谢他,哪怕不是他的核心客户!

  内城中的日子再怎么样,也impossible 比理想城更舒坦。

  如果能将大笔筹码兑换成Cr,他们就能拿着筹码换到的Cr,去理想城过以前想都不敢想的Divine Immortal 日子。巨石城的工厂运转不休,过剩的筹码则涌向一个永不枯竭的池子里。

  谢天谢地,联盟干成了他这一辈子最想干又没机会干的事儿——解决Cr的兑换问题。

  不是交易所那种挂牌寄售式的兑换。

  那些行商们摇晃瓶罐时洒出的汤汤水水,根本不够他们瓜分,连给儿子凑学费他都得cautiously 地控盘。

  但企业对联盟却太慷慨了。

  听说Eastern Sea 岸的profiteer 为了扶植联盟,给了联盟1:3的优惠汇率!3枚Silver Coin 就能换到1点Cr!

  目前不清楚兑换的上限是多少,但哪怕只有一个亿,也足够内城的贵族们手舞足蹈了。

  巨石城也是战胜国,他得帮助巨石城的居民们,从这个真正的蜜罐里分一杯才行!

  联盟,会成为一座桥!

  正巧这时候,他在使馆街的入口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标志性的湛blue 动力装甲,不用问他都能猜到是谁!

  示意身后的保镖留在原地,墨尔文立刻带着自己的女儿走上前去,兴高采烈地问候道。

  “尊敬的manager 先生,很高兴在这里偶遇您!”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Chu Guang 回过头去,只见一个排场很大的男人牵着一个little girl ,在向他打招呼。

  “你是?”

  “鄙人是巨石城银行的行长墨尔文!久仰您的大名了!”优雅地行了个贵族礼仪,墨尔文面带笑容地looked towards Chu Guang ,顺便介绍了身旁的youngest daughter ,“这位是我的女儿,艾丽莎……艾丽莎,快和这位先生问好。”

  “您好,尊敬的manager 先生,”艾丽莎学着father 的动作,也行了一个优雅的礼节,看着Chu Guang 眨了眨眼睛,“您看起来比传说中的年轻的多,我还以为您和我的father 是一辈人。”

  Chu Guang hearing this haha laughed ,看着little girl ,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看来我还不够成熟,我得多向你的father 学习。”

  “您说笑了!”游刃有余地从女儿那里接过了话头,墨尔文恭敬地说道,“在我见过的所有聚居地首领中,您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请原谅小女的无礼。”

  “怎么会是无礼?年轻是早晨的阳光,是照在避难所大门上的希望,这应该是最好的赞美,”看着小脸红扑扑的little girl ,Chu Guang 温和地laughed 说道,“我有一种预感,你有一双聪明的眼睛,你应该会成为一位很出色的人。”

  艾丽莎eyes shined ,受宠若惊地说道。

  “真的吗?”

  “当然,”Chu Guang nodded ,看了一眼她的发卡,said with a smile ,“你的发卡很漂亮。”

  “我倒是希望我的女儿能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墨尔文laughed ,看着Chu Guang 继续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向您送出来自巨石城银行全体股东的祝贺,恭喜您战胜了那个野蛮的Legion ,为河谷行省迎来了秩序的rays of light !我们的未来前所未有的光明!共同的光明!”

  Chu Guang 也微笑着客套说道。

  “谢谢,我代表联盟的居民感谢你的祝福,也欢迎你们来曙光城做客。这里有美酒和美食欢迎朋友,来者都是客人,都是朋友!”

  Chu Guang 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墨尔文,之前一直是卢卡在和他沟通,自己并没有参与。

  事实上,这次偶遇本身也是巧合,他刚刚去使馆街只是串了个门,安慰了一下还在怀念big brother 的易川,顺便找理想集团的代表Li Changkong 商谈了一下最近的基建项目。

  他现在手上握着10亿Cr的补贴,五大集团对理事会拨给他的这笔钱都很感兴趣。

  就在Chu Guang 好奇地打量着这位巨石城首富的时候,墨尔文也在细心地观察着眼前这个男人。

  年轻,高大,活力四射,这家伙有着他羡慕的一切……尤其是那双gaze as if a torch 的眼睛。

  他不知道那个男人心中想着的是什么,但与那人对视的时候,他总会忍不住想要把眼睛挪开。

  有时候他不禁会想,如果他的eldest daughter 和second daughter 没有嫁人就好了。

  两边下注是个不错的选择。

  以内城贵族们对这位能帮他们发大财的政Z强人的“欣赏”,自己就算表现的摇摆一点,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是为了大家的利益pretend to be polite ,毕竟将高贵的bloodline 下嫁到Barbarian Race 的土地上,是需要一点点勇气的。

  “那么……一会儿我还要带着我的女儿前往酒店下榻,晚些时候我想和您单独谈谈,不知道您是否有方便?”墨尔文知道他的时间宝贵,也sorry 耽误他太久。

  按照流程,他得先和卢卡谈过之后,再和这位大人预约洽谈的时间。这是程序,也是礼节。

  Chu Guang 微nodded with a smile 。

  “当然,不过庆典之前可能会很难……能等到庆典之后吗?”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债券塞进眼前这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的兜里了,但在此之前他还要先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能帮助他把债券卖个更好价钱的准备。

  毕竟,现在说这件事儿,会让他误会自己很急切地缺钱……这是absolutely 不能表现出来的。

  墨尔文微微愣了下。

  Chu Guang 的反应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本以为Chu Guang 会立刻约个时间,结果didn’t expect 他却一点不急,仿佛对于待支付的千万筹码本息已经心里有底。

  那可是一千万筹码。

  平摊到每个联盟居民身上至少也是50枚。

  这家伙不会打算renege on a debt 吧?

  墨尔文心中泛起了嘀咕,虽然他本能觉得这不太可能,一个有野心的家伙impossible 干那种短视的事情,但他的心中又不禁好奇这家伙打算从哪儿变出这笔钱。

  筹码可不是随便乱印的。

  那东西好歹是战前的赌场做的。

  “好的,那就听您安排!”墨尔文轻轻patted 女儿的后背,said with a smile ,“正好我也带着小艾丽莎in the vicinity 逛逛……这些日子一直在开会,我已经太久没有花时间陪我的宝贝女儿了。”

  看着父女两人,Chu Guang 笑着nodded 说道。

  “嗯,祝你们在庆典上玩的开心。”

–

  (感谢“雪柳”的Alliance Leader 打赏!!!)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