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Game Is Too Realistic Chapter 532

  庆典进入尾声。

  喝多了的哈尔趴在桌上睡得鼾声如雷,而同一时间另一个world 的《废土OL》官网,随着玩家们陆续下线,才刚刚开始热闹起来。

  夜十:“狗日的方长又到处撒狗粮!”

  方长:“?我都没出门。”

  峡谷在逃鼹鼠:“那么问题来了,这家伙关着门在家里待了一天是在干什么?(滑稽)”

  伊蕾娜:“有故事啊!(滑稽)”

  精Spirit King 富贵:“鼹鼠!!!本子的事情拜托了。(滑稽)”

  方长:“(白眼)”

  鸦鸦:“你们鸭,真是太污了,明明挺有爱的一对。”

  尾巴:“话说尾巴发现NPC里面其实也有好多隐藏的CP!ψ(`)ψ”

  戒烟:“谁?”

  尾巴:“寒霜和日蚀!”

  戒烟:“hahaha ,那对没头脑和不高兴?”

  斯斯:”pu ,你这么说人家过份了。”

  嗷嗷芝麻糊:“不过仿生人是没有性别的吧。”

  尾巴:“!!!感觉更刺激了。”

  斯斯:“?”

  肉山大馍馍:“???”

  鸦鸦:“话说突然好好奇鸭,你们说manager 这三天是怎么过的。0.0”

  少扯犊子:“话说鸦鸦为什么对manager 这么关注。(坏笑)”

  尾巴:“确实,好怪哦。(ω)”

  夜十:“收手吧鸦Boss !人类和NPC是没有未来的!(滑稽)”

  狂风:“方长:谢谢,有被冒犯到。(斜眼)”

  鸦鸦:“什么鬼?!我就是好奇,而且你们自己也在刷好感度啊!(╯‵□′)╯︵┻━┻”

  玛卡巴子:“急了hahahaha ,她急了!”

  鸦鸦:“(艹皿艹)”

  藤藤:“不过话说回来,确实都没怎么看到他。”

  峡谷在逃鼹鼠:“八成和Elder Fang 兄一样闭门造车。(坏笑)”

  方长:“咳,看来长月集团有必要拓展一下游戏业务了。”

  峡谷在逃鼹鼠:“big brother 我错了!(惊恐)”

  咯咯哒:“我好像看到他和哈尔在一起喝酒,哈尔当时就做了一首诗,可惜他喝高了嘴瓢翻译不出来。”

  风清:“不过后来又不见了。”

  鬼鬼:“我我我看见了!他在烧烤摊,和夏Boss 一起!”

  法外狂徒:“还有小鱼!”

  伊蕾娜:“一家三口的感觉。(滑稽)”

  精Spirit King 富贵:”pu hahaha 。”

  WC真有蚊子:“鸦Boss 别难过,人家child 都有了。(坏笑)”

  鸦鸦:“(*ω)╰ひ╯”

  伊蕾娜:“shiver coldly 。(滑稽)”

  官网消息:【Beta0.5版本更新公告】

  Star River 不入梦:“?”

  捡垃圾99级:“??”

  戒烟:“卧槽!”

  ……

  【Beta0.5版本更新!】

  【更新内容:

  1.玩家公共事务:由于庆典自治委员会在庆典上的负责任表现,联盟的manager 决定动员404号避难所居民更多参与到联盟与地方的公共事务中!我们虽然没有其他避难所的黑科技,但我们有终结混乱与野蛮的决心、以及社会至上的信仰!

  现持有VM的玩家以及部分特殊NPC,均可在不违反《玩家手册》、《根本法》等相关条款的情况下发起‘提案’,获得10%以上支持后进入‘议案’环节,由所有持有VM的玩家进行投票,通过后递交联盟相关部门于月度例会上公开审议,最终由联盟manager 签字生效。

  联盟的人数越来越多,manager 精力有限,今后《废土OL》的服务器环境将由大家共同维护,好的作业大家一起抄,抄错了也没关系,大家一起改!

  2.新增交通工具“充气飞艇”:从曙光城到开拓城的直达航班已经开通!目前一个月仅有一次航班,由民用飞艇运输!由于大desert 中仅有存档点,没有复活点,请玩家珍惜自己的小命!

  3.B6层生物实验室功能完全开放,如果在废土上发现有意思的标本,请务必联系NPC赫娅!

  4.联盟博物馆、联盟动物园正式开放!玩家可为自己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收藏品、在废土上发现的奇异物种申请博物馆展位和异种园区!(一些不便于养殖的动物可用照片代替,例:沙虫。)

  馆长、园长募集中,玩家可通过VM投票system 或NPC常用的市政厅信箱选出心仪的馆长和园长!不只是NPC,玩家也可报名哦!(注:慎重报名,选上了摆烂或吃了太多投诉会被manager 踢出去。)

  5.封测玩家账号上限从12000提升至30000!每日封测资格发放数量提升至40~50个。

  6.修复少量BUG。

  7.……

  】

  天国的Beta0.5终于arrive slowly 。

  虽然并没有提及新资料片的消息,但公告中出现的一系列信息仍然足够吸引人眼球。

  尤其是第五条!

  封测人数从一万出头提高到了三万!

  日均封测资格发放数量更是提升了一倍!

  随着停火协议生效和“黄沙万里”资料片的结束,《废土OL》的封测资格发放速度明显放缓了下来,单日发放数量甚至跌到了个位数!

  现在突然又新到货了一批头盔,对于论坛上那些腿都蹲麻了的预约玩家们而言,毫无疑问是久旱之后的甘霖。

  年少的轻狂:“阿光你是我爹!!你懂得吧!”

  北方的网友:“兄弟萌,头盔在哪儿生产的啊!免费干活儿不要钱,工钱给个头盔就行!”

  开朗的网友:“重金一亿求购头盔!!!T.T”

  Tyrant Dragon warrior :“我是个学生,哪位big brother please do me a favour ,能不能免费送我一个包邮的。T.T”

  爷傲奈我何:“垃圾游戏!狗都不玩!呸!草!”

  雷电法王杨教授:”che, 你特么有ability 把预约标给叉了再说话!(白眼)”

  虽然相对于庞大的预约基数,抽中头盔的概率仍然和中彩票一样,但仍然给上千万翘首以盼的玩家带来了一点点希望。

  千分之一的概率,总比以前万分之一的时候好。

  而关于《废土OL》为何突然增加封测资格的放出,官网论坛上的讨论也是众说纷坛。

  一部分人从现实的角度分析,是由于产业成熟,头盔产量上升以及服务器容量增加的影响。

  换而言之,大伙儿们离公测不远了!

  另一部分人则是从“供需关系”的角度分析,认为这是游戏官方在为下一部资料片发行做铺垫。

  毕竟联盟的地盘增加了这么多,玩家活动的区域也大了无数倍,得保证各个“大区”都有玩家才行。

  否则地图做出来没人去,那不是白做了?

  除了这些理性的分析之外,也有一些野性的分析。

  比如爷傲奈我何以及他的拥趸们一致认为,是韭菜不够割了,狗策划就硬骗,论坛上除了老子自己都是小号!

  还有一部分人则脑补到了人体实验、阴谋论上面去,认为这是试图颠覆全球经济的重大阴谋!

  还有极少数人从不参与讨论,默认这是地外文明进一步释放善意的积极信号,于是一声不吭地加大力度增持Silver Coin ,并默默地从auction 上拿自己需要的东西,闷声发大财。

  随便花个几亿十几亿就能买到一项革新性的关键技术,创造一个百亿乃至千亿的市场,这种好事儿确实不常见。

  如果不是地外文明的实验规模太小,他们恨不得多买点!

  事实证明,任何人和组织的视角都是存在一定局限性的,人们只能基于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做出必然会带有主观倾向的推测。

  其实压根儿就没有那么多“原因”,Chu Guang 自己都很懵逼,他心心念念的基因序列突然就有了。

  【隐藏任务完成:】

  【说明:位于B6层的母巢被异常生命形式的母体完全吞噬,触发“flag6.2”判定,“B6层生物实验事故”事件结束。】

  【备注:这或许是未曾设想过的结果。】

  【任务奖励:18000个基因序列。】

  B4层的浏览室。

  看着眼前浮现的light blue 弹窗,刚从庆典上回来的Chu Guang ,表情古怪地坐在沙发上。

  记得就在三天前他刚从前线回来的时候,还在B4层尽头的房间对着那台树杈一样的计算机抱怨封测资格不够用了。

  结果didn’t expect ,这还不到七十二小时,他向避难所抱怨的问题就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而且还一次给了这么多!

  一万八千个头盔,只要将发放封测资格的速度控制在40~50之间,明年一整年都够用了!

  要不……

  再去那儿许个愿?

  不过这个念头仅仅只在Chu Guang 的脑海中停留了不到一秒,便被他给打消掉了。

  根据他此前的推测,manager 的工作日志、基因序列的发放速度以及各类触发条件应该是预先设定好的。

  就算自己给初代manager 上柱香,八成也没什么用处。

  让Chu Guang 比较在意的是说明一栏中出现的“flag6.2”。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刚解锁B6层时,触发的判定是“flag6”。

  也就是说,除了他已经触发的probability 判定之外,其实还存在着“flag6.1”,甚至是6.3、6.4……6.x等等一系列选项?

  “对应的是另一种probability 么……?”看着light blue 屏幕中的文字,Chu Guang 陷入了沉思。

  虽然他很好奇其他选项会对应着怎样的结果,但从任务描述来看这个事件已经结束了。

  可惜他没有存档和读档的能力,另一条路线的结局只能由parallel world 的另一个自己去看了。

  不过他相信这条路的前途是光明的。

  这是他和玩家们共同做出的选择,他相信就算前途充满了坎坷,落羽和小羽包括自己也不会后悔。

  毕竟路是自己选的。

  食指在空中轻轻一挥,关掉了light blue 的全息视窗,Chu Guang 正打算回房间休息,赫娅的通讯请求忽然发了过来。

  “小羽有新的情况——”

  “它完全醒了?”

  “你已经知道了?我差点儿忘了你可以看监控,对,它已经醒了,而且看它样子似乎有话想和你说。”

  看着屏幕中一脸兴奋的赫娅,Chu Guang nodded 。

  “我马上过来。”

  通讯结束后,Chu Guang 立刻动身前往了B6层,抵达了生物实验室,赫娅已经在缓冲车间的门口等着他了。

  “快来。”

  看到Chu Guang 之后她招了招手,接着便兴奋地走向了机房的方向。

  Chu Guang 跟在她身后走了一会儿,没多久便看到了已经完全苏醒的小羽。

  它就像一位加冕登基的女皇,端坐在房间的中央,那如同海洋一般壮阔的pale red 菌毯是它的裙摆,那抽象的五官也越来越像人了。

  十个稍显幼小的人形子实体安静地伫立在它身前,下身与pale red 的裙摆连接,就如它的child 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确实吸纳了一部分人类的文化,以及人性中关于知性的部分。

  比如,它此刻如同女皇一般的外形,便是它基于自身认知以及后天建立审美而进行的具现化,甚至就连那些原本狰狞、稍显吓人的触须,也进化成了相对圆溜、可爱的那一款。

  再比如,当它从实验室的研究员那儿得知,机房中的“铁疙瘩们”对实验室很重要之后,它并非像动物那样蛮横无理地将其占据,而是很有礼貌地将那些服务器让了出来。

  而对于人类帮助它给子实体做耳机植入手术,以及在它的房间里安装麦克风,它也喜欢得很,并且学的很快。

  Chu Guang 能感觉到,当自己站在门口望向它的时候,它的情绪明显出现了较大的波动。

  那如同海豚叫声一般悠长的“咿唔”声中,活跃着明显的欢快与亲昵。

  “它似乎将你当成了father 或者mother 之类的角色,”赫娅调侃了一句说道,“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恭喜?”

  Chu Guang moved towards 她rolled the eyes ,独自走进了机房,站在了扶梯的旁边,笑着喊了一声说道。

  “感觉如何?”

  洪亮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融入了那pale red 的海洋。

  Chu Guang 本以为它会回自己一声咿唔,却didn’t expect 它竟然学会了说话,用断断续续地声音说道。

  “……我,感觉很好,谢谢。”

  它用的是汉语。

  因为落羽一直用玩家的语言和它交流,它自然学会的也是玩家的语言。

  过段时间Chu Guang 会让研究员教它this world 通用的人联语,这样方便它脱离翻译工具和更多人交流。

  “你能说话了?”

  小羽用沙哑而恬静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学会了,不过,语言,并不高效。但,为了沟通,我可以学习。”

  Chu Guang 试着从语言学的角度理解了它的意思。

  对于一门语言而言,不确定性越小,信息熵则越小,所承载的信息量也越小。简而言之,描述同一种东西,信息熵较小的语言,需要用更多的字符或音节去描述,优点是准确,缺点是冗杂。而信息熵较高的语言,则只需要较少的字符和音节去描述,优点是简洁,缺点是不准确。

  人类用语言能更准确、方便的交流,但对于小羽这样的“蜂巢生物”而言,信息往往是从母巢到子实体的单向传达,语言反而是一种低效的交流方式,一声不同频率的咿唔能代替千言万语的描述,让子实体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当然了,这仅仅是Chu Guang 自己的推测,而三秒钟推测出来的东西大概率是片面的。

  “很高兴你能这么想,”Chu Guang 温和地laughed ,继续说道,“你们的语言过于抽象,对我们之中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来说确实太难了些。”

  小羽花了一些时间思考。

  或许是进化带来的益处。

  Chu Guang 能明显的感觉到,蜕变成母巢之后的小羽,眼神中多了一点以往没有的睿智的rays of light 。

  虽然只是一点点。

  “尊敬的……人类的母体,我能感觉到他们对你的信任,所以你是他们的母体,他们是你的子实体……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听完小羽花了很久组织出来的语言之后,Chu Guang shook the head 。

  “完全不同,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那他们……是什么?”

  “仅仅是信任我的人,他们是不同的个体,有自己的想法和行为逻辑。”

  “那……我应该如何与你们对话?”小羽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茫然和困惑。

  Chu Guang 能理解它的不安和困惑,类似的情况在联盟的外交官第一次抵达理想城时也发生过。

  最高理事会其实没有manager 。

  所以原本只能对一个人说的话,必须换一种方式,对一群人说。

  好在书宇的应变能力还不错,而企业的理事会也不是头一回和废土上的幸存者势力接触,双方的沟通这才顺利进行下去。

  而小羽的迷茫则在于,人类没有一个一心同体的蜂巢。

  “你信任我吗?”Chu Guang 看着它问道。

  “当然,而且毫无疑问,”如海浪一样的菌毯波动着,小羽在声音中融入了很强烈的情绪,“您……是我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您宽容地给了还不成熟的我成长的机会,就像慈祥的father 和mother 。”

  说到这儿的时候,小羽的声音忽然低沉了些。

  “不过,我偶尔也会担心……不管是您,还是落羽,可能都没法陪我很久,一些记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只有我自己记得的东西。”

  “不必担心那些事情,未来的事情交给未来,我们只讨论现在,”Chu Guang 看着端坐在机房中央的小羽,继续说道,“我只需要知道你信任着我就足够了。”

  “这样……就足够了吗?”

  “是的,”Chu Guang nodded ,“你和我们之中的其他人已经至少拥有了一件事情以上的共识。既然你们都信任着我,那么你顾虑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和我沟通……用我们为你准备的麦,呼唤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小羽的情绪安定了一些,微微低垂眉目说道。

  “谢谢……”

  Chu Guang laughed ,语气温和的说道。

  “不客气,我们已经在一条未曾设想的道路上了,沟通是解决分歧的最好办法。”

  “今后有什么困惑,must 告诉我!”

  ……

  庆典结束的第一日,河谷行省南部的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除了少数幸存者聚居地的使者流连于曙光城的繁荣和联盟的荣光迟迟不愿离开,大多数使者都在庆典的最后一天将联盟的回礼带回了故乡。

  联盟对其他势力的回礼是一组12支“冠军”牌注射剂,和一组12支诱导表达血清。前者是“全attribute 一定时间内增幅4%~20%”,后者打满四针有接近45%的概率觉醒。

  两种东西都是黑箱产物,对于联盟来说不算珍贵,但对于大多数中小型幸存者势力而言,都称得上是一件无论价值还是意义都无可挑剔的礼物。

  当然,对于重要的盟友和赠送了过于贵重礼物的势力,Chu Guang 还额外赠送了一头死亡之爪幼崽。

  作为布格拉自由邦的使者,以及火石集团的业务员,泽维尔在immediately 将联盟的回礼带了回去。

  虽然在嚼骨部落、关税以及武器贸易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上,双方有过不小的摩擦,但问题并没有恶化到irreconcilable 的程度。

  向火石集团的总裁报告了庆典以及宴会上的见闻之后,泽维尔谨慎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联盟的manager 野心不小,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不会满足于统治河谷行省南部那一小块土地。仅仅是几句话的交谈,我很难判断他的能力,但他的语言确实存在蛊惑人心的魔力,这和我在Western Continent 市初次见到他时completely different !”

  “另外,我有注意观察其他使者,即便是一些来自遥远地区、服务于封建君主的使臣,都情不自禁地被他宣称的平等以及团结的理念所吸引,甚至还有打算将名字改成联盟的幸存者势力。”

  腿翘在办公桌上,正装革履的西格玛把玩着手中的玻璃杯,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会满足于河谷行省南部那一片小地方才叫巧了……开拓城不是已经把脚伸到大desert 中去了吗?”

  “……自由邦高层认为那可能只是个分散Legion 注意力的幌子。”泽维尔低声说道。

  “猪圈里的动物怎么想不重要。”

  听到Boss 漫不经心地嘲讽,泽维尔bitterly laughed ,心中安慰自己一句,至少自己只是自由邦的使者,算不上自由邦的高层,这句话骂不到自己身上。

  不过他Boss 的说法其实也没什么问题。

  他自己偶尔也会有那种感觉,Great Rift Valley 每一次干涉自由邦的事务,都会让那些本就不太聪明的领导们变得更加弱智。

  而火石集团的威望和对自由邦的统治力,则会因为Great Rift Valley 对他们的洗牌,变得比以往更胜一筹。

  泽维尔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还有一件事,他们的manager 在宴会上唯独冷落了巨石城的代表,而根据我之后的观察,我总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

  “巨石城估计要完蛋了。”

  这听起来像是fantasy story 。

  巨石城好歹也是昔日河谷行省南部的霸主,战后重建委员会遗产的successor 之一。

  因此泽维尔在说出自己判断的时候,心中是有些犹豫的。

  不过令他didn’t expect 的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总裁西格玛,却只是casually 地snorted 。

  “意料之中的事情。”

  泽维尔微微愣了下。

  他并不怀疑Boss 的判断。

  毕竟他自己只是一名自由邦的使者,集团的业务员这背后肯定有他不了解的信息。

  沉默片刻后,泽维尔用不确定地声音说道。

  “但我还有一点疑惑……联盟不是宣称不对外干涉么?他们马上就对投资了他们的巨石城下手,会不会操之过急了?”

  “不对外干涉?呵,那也不意味着他们是做慈善的,这年头天真的蓝外套都快死绝了,他们只是变通了一点罢了。”

  西格玛lightly 嘲笑了一声,继续说道。

  “比如落霞行省,就算金蜥王国是Academy 的地盘,猎鹰仍在Legion 的控制之下,谁会怀疑联盟是那儿的主人?”

  听说金蜥王国用第纳尔融化的黄金为manager 立了一座像,虽然黄金在废土上不值钱,但他们的行为却值得玩味。

  在庆典上送出去,Academy 也不会说什么。

  这场仗一打完,整个落霞行省谁不和联盟眉来眼去?为了增加Silver Coin 外储,各王国把粮食价格都卖的打骨折了!

  “联盟不把河堤捏在自己手上,仅仅只是因为间接的控制比激烈的掠夺更能将利益最大化罢了。”

  “相比之下,Legion 就不太聪明了,他们粗暴地占领了蜜獾王国,还费尽心思的编了个‘沙海之灵预言沙漠大团结’的借口,结果是什么?连他们自己的盟友都不信那套。蜜獾王国上下更是前所未有的团结,他们在山区里和Legion 打游击,在城市里打黑枪,放火烧自己的农田,Legion 的lighting war 花了七天,而联盟把它抢回来只用了三天。”

  如果联盟选择占领落霞行省,哪怕挑了一面平等的旗帜让国王退位,也一定会有无穷无尽的人反抗他们。

  王室再怎么不好,那也是沙海之灵祝福过的国王。

  所以在西格玛看来,联盟干了一件很聪明的事情,那便是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Academy 的经验。

  “在处理地区事务这一点上,Academy 就比Legion 聪明的多,他们提供专利和技术,废土客帮他们生产,即便他们拿走大头,废土客们也无话可说。而那群威兰特人,打下了大片的土地,却只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虚弱的fatty ,他们哪怕只是把眼睛挪开一会儿,slave 就会开始偷懒,甚至反抗他们。”

  “所以企业对Legion 的评价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除了在地图上玩自娱自乐的填色游戏之外,几乎没有解决任何废土上现存的问题。”

  不过,虽然给了Academy 很高的评价,但西格玛并不喜欢Academy ,因为那些人根本没法做买卖,他的火石集团的分部几乎很难开到沼泽地里,并且是物理意义上的进不去。

  相比之下Legion 就好说话多了,只要付得起第纳尔,就算是变种人的买卖,他们也不是不能turn a blind eye 。

  就算元帅不做,下面的军官也会做。

  所以西格玛瞧不起自由邦的高层对联盟的各种分析报告,在他看来只有啥也不懂的蠢材才会用善恶这种简单的二极管思维去定义集体的意志,一个组织怎么可能把未来交给善恶这种苍白的东西呢?

  就算是企业,一个半世纪前同样干过洗不干净的脏活儿,而他们“道歉”的方式也不过是顺着海岸线追杀云间行省的变种人罢了。

  “我不明白,联盟正在做的事情……巨石城的City Lord 看不见吗?”泽维尔皱起了眉头,不解地看着Boss 。

  靠在椅子上的西格玛drowsily 说道。

  “你不明白就对了,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City Lord 是个什么东西……要我说,启蒙会的那些家伙,有句话其实说的很对。战后重建委员会是这片废土上最邪恶、最废物的组织,他们以为自己修了一座座聚居地,保护了文明的火种,其实走近了看那儿根本只是一座座猪圈,把人变成了猪。”

  比如布格拉自由邦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那个old fart 的东西不甘心战后重建委员会的失败,却还要hypocritical 地遵守不再插手废土事物的约定,于是在家门口又弄了一个“新的猪圈”,给他们起了个布格拉自由邦的名字。

  他们天真地指望靠着他们的“建议”,这个自由的猪圈能均衡发展,最终取代分家出去的生产部、Defense Section 和技术部。

  这不是搞笑吗?

  所幸的是,自由邦的幸存者们有自己的想法,大多数人不甘心做猪圈里的猪,在一群耳背的老顽固们的指手画脚之下改来改去。

  他们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在Great Rift Valley 为他们制定的规则上弄了另外一条规则——

  即,用“火石集团”架空“自由邦”!

  后者作为敷衍Sect Master 国的幌子统治白天,而前者则作为地下world 的无冕之王统治黑夜!

  为了达到目的,他们会适当地使用敲诈、勒索、收买、绑架等等手段,胁迫自由邦的官员们成为自己人。

  这样一来不管Great Rift Valley 试图干涉他们多少次,自由邦都还是那个无比自由的净土。

  西格玛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冷笑。

  他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

  他是一名行商,一个商人,他将企业视作“偶像”,但他不会做Eastern Sea 岸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他只做他自己——一个self-seeking 的小人。

  毕竟他们之所以披上“合法”的马甲,就是为了在明面的规则之下act wilfully ,如果还要去遵守那些别人强加给他们的条条框框,岂不是辜负了火石集团无数代总裁们的苦心孤诣?

  这里可是废土!

  放下了翘在桌子上的双腿,他looked towards 了泽维尔——这位跟了自己很久、专门负责南方事务的心腹。

  “让我们埋在巨石城周围的钉子都盯紧了。”

  “既然联盟想提前宰了这头猪过年,那我们就帮他们加速,不过我们也得从中分一口!”

  泽维尔认真nodded 。

  “是!”

  ……

  (这章完善了一下布格拉自由邦的设定,群星玩家应该会比较熟悉,其实就是狗开的罪企,但也不完全一样。结合之前玩家们在Great Rift Valley 调查到的历史文献,算是填上了150年前world 观的留白。顺便说一下,布格拉这个名字和现实中的那个布拉格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burglars的音译。另外再多嘴一句题外话书中角色的观点仅代表他们自己的立场,比如殷方就瞧不起企业的人,但其实他并不排斥企业来的巴奇,甚至愿意帮助他。这不能叫我的设定前后矛盾,仅仅只是每个角色的性格、立场不同罢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