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398

  无论如何,比赛结果是好的。

  当号角被吹响的一瞬间,数十名名行动迅捷装备良的职业医师迅速冲上模拟战场,开始抢救伤员。而作为看起来伤势最严重的唐吉诃德也得到了最优待遇,指Imperial Princess 大人亲自接下场地送入医疗站。

  那些观众与台上的Martial Artist 们呆呆的看着满脸担忧的Imperial Princess 殿下冲上场地,迅速且温柔地将唐吉诃德抱起,快步进入了医疗站。他们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脑海里不约而同地升起一个想法。

  我要不要也受个伤?

  “怎么样?”

  在将唐吉诃德送入医疗站后,托蕾亚也出现在了门口。此时的她也已经逐渐醒酒,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与平静。

  “没事,都是些骨折或者大出血,没什么问题。”

  蒂雅走了出来,担忧的神色也少了很多,她looked towards 托蕾亚,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

  “我?”

  托蕾亚愣了一下,shook the head ,“我没事,没受伤。”

  “那个女人…”

  蒂雅看了看周围,有些迟疑地问道:“她的实力如何?”

  “我不好说。”

  托蕾亚hearing this 皱起眉,脑海中浮现出那个mysterious 女人的各种招式与能力,语气有些不确定,“我感觉…不太对。”

  “一会回去的时候具体说一说。”

  这时Zhou Li 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医疗站的门口,他环视一圈周围,looked towards 托蕾亚,对她说道:“去第二包厢wait for me. ”

  托蕾亚没有任何的犹豫,在听到Zhou Li 近乎命令的话语后nodded ,立刻离开了医疗站门口,这让一旁的蒂雅有些诧异。

  在托蕾亚回到包厢后,Zhou Li 便和蒂雅还有Elma 一起进入了唐吉诃德的医疗间。推开门,便看到浑身缠满特制绷带像个木乃伊一样的唐吉诃德,一脸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在听到开门的动静后,她艰难地转过头,打了个招呼:

  “你们…来了。”

  她想要伸手,但身上的绷带牵制着她的行动。唐吉诃德第一次流露出如此无助的表情,可怜兮兮地对Zhou Li 说道:“这玩意儿,太,折磨,了。”

  “这是塔里克的特制绷带,虽然会限制行动,但能最快最完美的进行恢复。”

  蒂雅走上前,将有些崩开的绷带细心地缠好,“我之前有段时间也被缠了这个绷带,确实很难受,但没关系,时间长了就好了。”

  “时间长了这个绷带的束缚效果会减弱吗?”

  看着满怀期待注视着自己的唐吉诃德,蒂雅shook the head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不,时间长你就习惯了。”

  “唉。”

  唐吉诃德失望地sighed ,继续保持着抬头看天花板的姿势。一旁的Zhou Li 倒是新奇,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唐吉诃德对一个东西如此手足无措。而一旁的Elma 则直接上手摸了摸绷带,好奇地问道:“唐长官,这个缠上之后很难受吗?”

  “我举个例子…”

  唐吉诃德一时语塞,随后她缓缓地,用悲伤的语气对Elma 说道:“我现在的感觉,就像Zhou Li 打架的时候不让说话一样。”

  “那挺惨的。”

  多少是有点感同身受了。

  “说正事吧。”

  Zhou Li 从一旁抽出两张椅子,在确认房门被锁紧后坐在其中一张上面。伴随着清脆的响指声,整个房间被一层无形的屏障笼罩着。

  “那个女人吗?”

  唐吉诃德当即明白Zhou Li 指的是什么,想到那个让她如此狼狈的女人,唐吉诃德皱起眉说道:“你们看到战斗的全部过程了吗?”

  “看到了,但我怀疑我们看到的都是经过伪装的。”

  Zhou Li 拿起hero 专属,打开一页,边写边对唐吉诃德说道:“我们的视角里,是你遭遇了那个女人的sneak attack ,随后你展开反击。at first 你们是evenly matched ,但在第一次交手的时候你出现了失误,肩膀被匕首贯穿。后来你便陷入了对方的节奏,败下阵来。”

  “有问题。”

  唐吉诃德眉头紧蹙,shook the head ,“那个女人at first 并没有sneak attack 我,而是just and honourable 的出现在我面前。而且她at first 的实力很差,或者说她在离开职业能力后几乎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所以当时我以为她是混进来的,就想让她离开这里。”

  想到那突然转变的气质,还有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的匕首与诡异的声音,唐吉诃德抿着唇,思索着说道:“她是突然有了一个转变,转变之前她在徽章的压制下完全发挥不出来实力,而且气质也很普通,就像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

  “但她的转变是在我们交手数次,她开始招架不住的时候开始的。我记得她当时先是在我脑海里播放一种无法言喻的声音,差点让我直接昏迷。然后她便开始操控那辆柄匕首。”

  说到那两柄给自己带来了巨大麻烦的匕首,唐吉诃德的语气有了些许波动,“你们的视角里可能使我们evenly matched ,但实际上在她转变之后,我一直都是被动挨打的。她的匕首总能在最恰当的时间,以最刁钻的角度出现在我的薄弱之处,没有任何的前兆,就像可以随意操控空间一样。”

  “这不太可能。”

  Zhou Li shook the head ,冷静道:“她如果真的能随意操控空间,那么她根本不需要逃跑。”

  “我也是这么想的。”

  唐吉诃德nodded ,at first ,她也以为那个女人实力极其强大,是自己的能力不足所以无法与之抗衡。但在托蕾亚与对方交手后,唐吉诃德才发现对方竟然一直在使用职业能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可以在有徽章压制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但这也表明这个mysterious 女人的实力并没有那么terrifying 。

  “托蕾亚跟她战斗的时候这个女人有表露出什么特殊的吗?”

  问当事人托蕾亚肯定是最快的,但Zhou Li 想从各个角度分析出这个女人的目的或实力。在听到Zhou Li 的询问后,唐吉诃德的脑中浮现出了托蕾亚与那个女人战斗时的场景。

  “有。”

  片刻后,唐吉诃德nodded ,当时的她虽然神情有些恍惚,但还是依稀听到了那个女人的自言自语。

  “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这个女人的体内好像还有另一个存在,她在和托蕾亚的战斗的时候说过很多话,但我当时的状态不太好,没听清。”

  唐吉诃德看着天花板,有些迟疑地说道:“托蕾亚,应该能听清吧。”

  说完这话,Zhou Li 和唐吉诃德都沉默了。原因无他,托蕾亚的两次醉酒之后她的大脑就像是习惯性恢复出场设置一样,会自动遗忘大多关于醉酒时发生的事情。但问题就在于如果托蕾亚不喝醉,她就不会上场。这样的话,这个mysterious 女人大概率会伪装成功,骗过所有人。

  “现在只能祈祷托蕾亚this time 的记忆里能发挥一下吧。”

  唐吉诃德也无奈了,她也不知道托蕾亚到底记住多少,甚至她都害怕托蕾亚直接清空大部分的记忆。毕竟根据托蕾亚的高冷Goddess 性格,她今天醉酒后的一些话语和行为对她本人而言是极其社死的,鬼知道她的大脑会不会为了保护她给这些记忆全删了。

  “你好好休息吧,医生说你最多三个小时就能恢复的差不多,可以摘绷带了。”

  Zhou Li 站起身,对着眼中绽放出rays of light 的唐吉诃德said with a smile :“当然,摘完绷带你也需要静养。”

  “好,我一定会早日康复,不影响接下来的赛程!”

  唐吉诃德哪怕伤重,声音也依然元气十足,让人心安。一旁的蒂雅对唐吉诃德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和Zhou Li 与Elma 一起离开了医疗站。

  “下一步去找托蕾亚吧。”

  Zhou Li 刚说完这句话,便突然有些好笑的shook the head 。一旁的Elma 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眯着眼full of smiles 地looked towards Zhou Li 。

  “福尔德斯?”

  “苼。”

  这是只有两个人懂的暗号,在说出这个两个已经不会再出现的名字后,Zhou Li 心中也浮现出些许感慨。英南的时光很短暂,但却给他心中留下很多无法磨灭的印记。同时,对于Zhou Li 和Elma 而言,那又是浮动着很美好的回忆的一段岁月。

  “走吧。”

  没有那个兢兢业业给自己送文件的傻小子,也没有一脸古板却love wine as one’s life 的Guardian God 。Zhou Li 有些恍惚,但感受到身旁那个熟悉的silhouette 后,他又感到莫名的心安。

  三人很快回到了包厢之中,此时的托蕾亚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一旁的赫里宁倒也不尴尬,喝着茶,聆听着那些情报人员的报告。

  “来了?”

  看到Zhou Li entire group 的silhouette 后,赫里宁放下茶杯,对三人说道:“坐吧,慢慢说。”

  “有点线索,但不太多。”

  落座后,Zhou Li looked towards 一旁的托蕾亚,开口问道:“托蕾亚,说说你的看法。”

  “她的体内有其他的灵魂。”

  还好,托蕾亚的大脑似乎明白这件事很重要,并没有将记忆清除。托蕾亚looked towards 众人,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光晕,“我跟她的战斗一共是三十二次交锋。这三十二次交锋中,这个女人的至少有十一种不同的风格与战斗习惯,这对一个职业者而言是impossible 的。”

  “模仿者?”

  一旁的蒂雅沉思后问道:“我记得马格南那边有一个职业就叫做模仿者,可以模仿看过的招数与能力。”

  “如果是能和托蕾亚交手的话,模仿者做不到。”

  Zhou Li shook the head ,否定了这个猜想,“模仿者之所以默默无闻,是因为他们只能对抗低级的职业者。因为他们的模仿只是徒有其表,稍微等级高一点就可以从模仿者转职小丑了。”

  “而且这个女人虽然有很多种战斗风格和技巧,但我能感觉出来,她体内的那些“意识”是有共同的特性,就像…”

  抿唇,蹙眉,托蕾亚有些犹豫地说道:“就像师出same sect 一样。”

  “十一个……”

  一旁的赫里宁在听到这个数字后突然怔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但片刻后,他shook the head ,“不对,不是这个数字。”

  Zhou Li 并没有听到赫里宁的自言自语,而是开始在心底分析起这个女人的行动和她的目的。

  分析不出来。

  “我也一样。”

  赫里宁似乎猜到了Zhou Li 想说什么一样,摊开手,无奈地说道:“这个人的出现太奇怪了,我也猜不到她到底为了什么。”

  “那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绕开徽章使用能力的呢?”

  Zhou Li 的第二个问题让赫里宁也沉默了,实际上,这个问题才是二人心中最重要的问题。毕竟这直接关系到这个女人的特殊之处。

  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

  “你们怎么了?!”

  一处偏僻的小巷里,少女盘着腿坐在墙墩上,一脸不解地小声道:“你们这些鬼怎么跟见了鬼一样?”

  【什么鬼不鬼的?我再说一遍little girl ,我们是英灵,英灵懂不懂?】

  “我知道我知道,沙漠Guardian 、阻隔尘世与上界的壁垒、溶血Demi-God ,你们是高贵的英灵,不是亡灵好了吧。”

  少女一脸不耐烦地重复了这些人一遍又一遍的自我介绍,随后满是疑惑地问道:“不是,你们当时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都快成功晋级了,干嘛要逃跑呢?”

  【我们不能跟你言明,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看到的是一个monster ,一个满是濒死气息的monster ,不要靠近祂,你会变得不幸】

  “唉~~我看就是一个挺好看的姑娘啊,不懂你们。”

  shook the head ,少女摘下了black 的面罩,露出洁白的脸颊与灿golden 的长发。她抖了抖自己的头发,天blue 的眼眸中露出一丝丝舒适。

  【计划还是不变,我们还得继续参加比赛】

  “啊!?”

  少女cried out in surprise ,“我们都暴露了,还要参赛吗?!”

  【这是你能接触到水晶的唯一途径,至于暴露,没关系,我们有办法可以让你替别人去参赛】

  “十二Old Brother 呢?”

  少女皱起眉,“这种决策一般不都是他来做吗?”

  【他在沉睡,毕竟十二是我们only one 个真正意义上窥探过真实的人,他的灵魂比较脆弱】

  “好吧。”

  无奈地接受了这些人的建议,少女伸出葱白般的手指轻轻点在半空,随后轻声问道:“那我们要取代谁去参赛?”

  【吸取this time 的教训,我们准备给你找一个实力低一些的,比如白银组别里的参赛者。同时整个参赛者还不能太弱,否则容易被看出来】

  “所以是那个幸运儿呢?”

  晃荡着白玉般光洁的小腿,少女的面前逐渐浮现出了一个地点。她勾起嘴角,轻笑着低声说道:“恭喜你,幸运儿。”

  话音落下,少女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消失在小巷中,只留下一个地名缓缓消散。

  红沙大街——莫利亚超市”

  “这超市还真挺大。”

  看着面前莫利亚超市的招牌,Zhou Li 发出了感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