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0

  有一天,你穿越了。

  你睁开眼,发现自己身穿至臻dragon robe ,周围是gold and jade in glorious splendor 的Imperial Palace ,周围的人对你毕恭毕敬一口一个皇上。就在你准备开始白日宣淫荒诞无度地度过自己美好皇帝生活的时候,有一个人闯了进来,哭天盖地地喊道:

  “皇上,袁世凯打进来了。”

  此时,当自己体内的灵魂们以一种扭曲的声线喊出那句经典的“完了”并且消失后,少女的心情就和那个穿越成溥仪的皇帝差不多。

  我不如死了得了。

  短短两天时间,先是一个称为“充满Death Aura ”的monster 把自己打的跟狗一样狼狈逃窜。然后自己直接给“不可名状之物”送货上门,一站式服务。想到这里,少女嘴角浮现出一个洒脱的笑。

  死了得了。

  be that as it may ,但少女还是准备抵抗一下的。毕竟自己体内的那些灵魂虽然说在短短一秒的时间里跑得thoroughly ,但他们还是有点良心的。至少他们把所有的权限都给自己打开了,所以少女准备尝试一下,搏一搏,努力搏出一条生路。

  “误会。”

  少女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配上她的金发碧眸十分具有亲和力,“我就是…练习走位走错位了,都是误会。”

  “没事,我不误会就行。”

  Zhou Li 笑的更阳光,更灿烂,更引人心寒。他捏了捏拳头,感慨道:“这world 上竟然还有送货上门的服务,真好。”

  你才是货物。

  不敢吐槽怕激怒Zhou Li 的少女扯了扯嘴角,她一边在体内积蓄着能量,一边和Zhou Li 东拉西扯,“您这么强,何必为难我一个小女子呢?”

  “废话,我必须我打得过你的时候为难你,要不然你打的过我怎么办?”

  用一句逻辑十足的话语震慑住了少女,Zhou Li 微抬right hand ,声音带着些许挑衅,“你在擂台上打得不错啊。”

  “such insignificant ability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为了安抚Zhou Li 的情绪,少女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accompany them with a smiling face 说道:“当时我只是侥幸战胜了一个不太强的而已,我其实很弱的,真的。”

  “你觉得我的手下很弱咯?”

  Zhou Li 挑了下眉,语气极其危险。少女瞬间就想给自己两巴掌,这嘴说出来的话快比Berserker 还嘲讽了。

  “no no no ,您的手下很强,是我太菜,我太菜。”

  少女开始语无伦措了起来,似乎想要解释什么一样。突然,少女脸上的慌乱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精灵般狡黠的笑容。

  “拜拜咯”

  向后躺倒。少女的眼中带着些许戏谑looked towards Zhou Li ,然而就在她准备去看Zhou Li 那充满懊恼和惊讶的表情时,她看到了Zhou Li 在笑。

  肆无忌惮的,嘲弄的笑。

  “你以为就你会拖时间?”

  Zhou Li 偏过头,脸上满是嘲弄的笑容,他伸出的right hand 似乎在虚握着什么。

  少女惊骇的看着不知何时将自己包裹起来的诡异色彩,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什么时候?怎么可能?

  “其实我已经忘了这个来自文学之神的能力叫什么了?”

  看着面前任由自己支配,存在于另一个幻想空间却可以对现实造成干涉的奇妙色彩,Zhou Li 勾起嘴角,声音温和,“他反正已经菀了,我就算教这招为multi-colored 冲击波,他也不能跳出来打我,不是吗?”

  “神…”

  少女听到那个名字后,眼中突然浮现出极度的惊恐神色。她洁白的牙齿打着颤,声音止不住的颤抖。诡异的力量,神明的赠与,还有谈论神明时那种不屑一顾的神态。

  她似乎,知道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hero …

  “猜出来了?”

  通过少女的神情,Zhou Li 明白她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他微笑着,对少女问道:“那你再猜猜,你将会面临什么?”

  “无非是死亡。”

  少女此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狡黠与灵动,只剩下黯淡的表情。她看着Zhou Li ,好看的脸上满是平静,“还能怎样?”

  “haha 。”

  Zhou Li laughed ,而一旁的Elma 则对女孩投来了怜悯的目光。果不其然,Zhou Li 一甩手,少女被拉到他的面前。他extend the hand ,挑起少女光洁的下颌,微眯起眼。就在少女震撼于hero 是个老色鬼,并开始幻想自己将面对何等雷普的时候,Zhou Li 开口了。

  “我会把你的那些能力全部封印然后扒光衣服和武器丢进铁笼里并且绑在木桩上,然后让我的手下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对你进行殴打,并且我会请来最优秀的healer 吊住你的命甚至我还会请来心灵抚慰者来每天对你的灵魂惊醒清洗防止崩溃。”

  还不如死了得了。

  少女顿时面如死灰,但她还保持着最后的尊严,没有给Zhou Li 下跪。当然,主要的原因还是她被色彩束缚,跪不下去。要不然她指定让Zhou Li 见识一下,是她的膝盖硬还是塔里克的石料硬。

  “当然,我是hero ,高地算个守序阵营。”

  Zhou Li 话锋一转,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脸上浮现出光彩的少女,柔和地说道:“老子哪来的钱给你请心理医生啊?玩坏就玩坏了呗。”

  天堂到地狱,地狱魅魔到天堂岛。

  此时的少女心已经死了,她不想再被Zhou Li 用语言进行精神压制。她看着Zhou Li ,大脑飞速运转,同时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自己体内的灵魂上。

  “introduce myself 。”

  将hero 专属展示给跑来的保安后,Zhou Li looked towards 少女,率先发问:“说说,来塔里克干什么的?”

  “我…”

  少女眼睛一转,刚想说话,Zhou Li 便打断了她。他侧着身,露出一旁笑吟吟看着少女的Elma ,开口说道:“介绍一下,Elma ,我的神使。能力不强,也就再打两个你。但有点特殊的绝活,比如说…”

  “分辨说谎的气味。”

  完了。…

  少女顿时绝望了,她根本不敢赌这个叫Elma 的女人能不能闻到说谎的气味。鬼知道这个hero 到底需不需要证据,他就算unfathomable mystery 打自己一顿,就硬说Elma 闻到了说谎的气味,自己也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陪着笑挨打。

  【稳住,稳住,稳住】

  这时,少女体内的声音响起。她强压下心中的喜悦,佯装不甘地说道:“我叫…”

  【说真名】

  “我叫海瑟薇·路易。”

  少女咬着牙,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调查过我的资料,但我不叫那个名字,那个名字是我一个朋友的。我的真名是海瑟薇·路易。”

  ”oh?”

  Zhou Li 眼睛微微睁大,饶有兴趣地问道:“沙皇余孽?”

  【说一半】

  “我只是个ordinary person ,恰好同名。”

  扯出一个悲伤的笑容,海瑟薇的声音有些发沉,“我的父母因为同名被路易十六杀死过,你说过你的神使能闻到说谎的气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

  一旁的Elma nodded ,随后又拱了拱秀气的鼻子,皱着眉说道:“但她应该没有说全。”

  【说另一半】

  此时海瑟薇的脸上明显表情僵硬,她看了看Elma ,又看了看开始握拳头的Zhou Li ,忙不迭地解释道:“我的父母其实是沙皇帝国的仆从军,真的,这个是真的。我的父母也是因为同名的原因被杀死的,但是因为沙皇杀死了邻国的大臣,为了不引起外交争端便把和他having same given name and family name 的father 给处决了。”

  “这次说全了。”

  Elma nodded ,Zhou Li 这才满意地放下拳头。

  【求饶,说你是为了复仇】

  “我真的没有想要袭击您,我只是想先借着您的身份闯入Imperial Palace ,杀死沙皇。”

  海瑟薇不敢直视Zhou Li ,惶恐地说道:“我的father 厌恶皇帝与神明,我也同样如此,我想复仇,真的。”

  【下一句话不要提及对神明的怨恨,这样容易激怒他,就说沙皇】

  在听到心中声音响起的时候,海瑟薇心中顿时一沉。对啊,hero 是十二刻的手下,自己如果淡淡的想要复仇Imperial Family ,他有可能不太在意。但自己一时激动说了要复仇十二刻,这不是在激怒他吗?

  “en? ”

  果不其然,在听到众神这两个字的时候,Zhou Li 有了明显的反应。他looked towards 一旁的Elma ,而Elma 也心有灵犀地nodded ,轻声道:

  “真话。”

  ”oh?”

  Zhou Li 眯起眼,looked towards 更加惶恐的海瑟薇。他抱着胳膊,意味深长地问道:“你说,你想要对众神复仇?”

  “你如果说你刚才说的是假的,就只能证明我的神使无法测验你话语的真实度。那么失去了价值的你,就会被我把你的那些能力全部封印然后扒光衣服和武器丢进铁笼里并且绑在木桩上,然后让我的手下全天候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对你进行殴打,并且我会请来最优秀的healer 吊住你的命甚至我还会请来心灵抚慰者来每天对你的灵魂惊醒清洗防止崩溃。”…

  一口气说完一大长串的威胁后,Zhou Li 喘了口气,温柔地说道:“还是那句话,老子不请心理医生,玩坏了就玩坏了。”

  此时的海瑟薇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而心底的声音也明显停滞了。过了不知道都就,海瑟薇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这时,她心底的声音响起了。

  【告诉他,神明有罪】

  “我…神明有罪!”

  女孩抬起头,表情坚定地对Zhou Li 喊道:“神明有罪!”

  嗯…有意思。

  Zhou Li 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少女的胸口,然后看回少女的脸,轻声问道:“何罪之有?”

  【杀人】

  “杀人。”

  “杀的who ?”

  Zhou Li 步步逼近,不给少女任何的喘息机会。

  【很多人】

  “很多人。”

  少女不敢抬头,而是闷闷的说着。

  “到底是那些人?”

  平静的话语蕴含着纯粹的恐吓,Zhou Li 看着少女,重复地问道:“到底,杀的,是who ?”

  【重复】

  “很多人!我只知道很多人!”

  “到底是who !”

  Zhou Li extend the hand ,一把利刃架在了少女宛如天鹅颈一般美好的脖颈上。他面无表情,声音急促,“告诉我,到底,是who ?!”

  【沉默】

  少女沉默了,她死死的盯着Zhou Li ,一言不发。

  【告诉他】

  “真正的神。”

  良久,少女低下头,声音微弱,带着深深的疲倦与痛苦,“那些,爱着人类的神。”

  “哦”

  Zhou Li 恍然大悟地nodded ,他一拍少女的肩膀,脸上原本的恐吓与威慑表情一扫而空,他大笑着,豪情ten thousand zhang 地对少女夸赞道:“·这不就好了吗?说人话多是一件美事,何必遮遮掩掩呢?”

  【问他到底想怎么办?语气疲一点】

  “你到底想要怎么解决我?”

  少女无力地问了一句,她瞥了Zhou Li 一眼,脸上的表情只剩下平静,“你想做什么?”

  【告诉他,你…】

  灵魂的声音突然凝滞了,而海瑟薇的呼吸也瞬间停滞。海瑟薇呆呆的看着死死盯着自己胸口的Zhou Li ,疑惑自己不过b的能有什么诱惑力。

  而灵魂,却惊骇的看着Zhou Li ,与他的视线对视着。

  【他看到我了…】

  【献祭,走】

  没有任何的犹豫,少女突然恶fiercely 地咬了一下牙,藏在嘴里的胶囊瞬间被咬破。瞬间,少女的心抽搐了一下,似乎什么东西被夺走了一样,但就在这一瞬间,她获得了掌握的能力。

  移动。

  想法刚浮现,Zhou Li 突然出现在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开外的建筑里。而此时的海瑟薇双目赤红,头发的发梢处有微弱的blue 。她extend the hand ,指向Elma ,声音中带有让人无法抗拒的磁性。

  “沉睡。”

  一道无形的力量从海瑟薇的手指中迸发,直冲Elma 。然而就在海瑟薇头也不回地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一声沉闷的声音让她心生警觉,突然向左一避。

  一道black 雾霭形成的利刃在身侧数劈,劈碎了海瑟薇身旁的砖块。没等海瑟薇反应过来,又一记带有黑雾的重拳向自己的面门袭来。但海瑟薇也没有慌乱,就在black 的拳头砸到自己的一瞬间,海瑟薇消失在了in midair ,出现在了不远处。

  此时的Elma 静静地站在原地,而身披华丽长袍,头戴冠冕的小白持剑站在Elma 的身后,冷漠的看着海瑟薇。

  【皇…帝】

  黑雾的声音,带上了颤抖。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