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1

  【他看到我了】

  这四个字在海瑟薇的耳中,比之前听到的任何一个声音说的话语都要恐怖。无论是第一次直面Spiritual God 之罪,亦或是monster 一样的托蕾亚和Zhou Li ,都没有给她带来此时震撼与惊悚的感觉。

  她从未见过有任何存在,能看到自己体内的声音。

  国王做不到,神赐做不到,神明也做不到。就连海瑟薇自己,也做不到。

  因为声音,是“罪证”。

  神的罪证。

  “您…”

  海瑟薇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此刻已经很难升起反抗的想法,她呆滞的看着Zhou Li ,话语都难以开口言说。她不知道,究竟who 可以breakthrough 神明的封锁,看到自己体内的声音。monster ?不,monster 都做不到。

  而Zhou Li 只是默默的凝视着她,眼眸中不含有任何情绪,面无表情的模样极具威慑。他看着海瑟薇,一种绝望的气息逐渐从海瑟薇心中升起。她闭上眼,放弃挣扎,身体里的声音也变得死寂。他们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等待着。

  衣服领口好像开线了。

  Zhou Li 死死的盯着海瑟薇那黑white 的制服领口处的线团,由于多少被Elma 传染了点,他看着那根倔强的线条很不爽。

  “十二刻的罪证。”

  Zhou Li 开口,眼中无喜无悲,而听到Zhou Li 声音的海瑟薇咬紧牙关,紧闭着眼,不敢去看,“交出来,我可以放你走。”

  放我走?

  海瑟薇睁开眼,惊愕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她呆呆的看着Zhou Li ,不解地问道:“您说放我走?”

  “交出罪证,我可以在two minutes 内找个由头把你放走。”

  Zhou Li 漠然的看着她,丝毫没有任何放走嫌疑人的心理负担。而海瑟薇这才反应过来,皱着眉replied :“罪证…您在说什么?”

  我从没跟他提及过罪证。

  【您能听到我说话,对吗?】

  “现在该你跟我说,而不是我跟你说。”

  Zhou Li 冷冷地瞥了一眼海瑟薇胸口的线球,这更加让海瑟薇确认他能看到声音。海瑟薇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勉强地强打起神对Zhou Li 说道:“罪证…神明的东西大多是不能直接解除的,就算我告诉您,您也会受到污染。”

  “都有哪种污染?”

  面对Zhou Li 的询问,海瑟薇思考了片刻,随后replied :“您会开始质疑自己的信仰,开始对神明抱有戒心,这种戒心会慢慢演变成憎恨,最后会变成深入骨髓的仇恨,让您subconsciously 的想要反抗神明。”

  ”oh?”

  一说到这,Zhou Li 顿时不困了。他挑了下眉,饶有兴趣地问道:“能量产吗?”

  啊?

  海瑟薇人懵了,她感觉自己好像听错了,但好像也没听错。她呆滞的看着Zhou Li ,用一个简单的音节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啊?”

  “没事,就单纯的问问。”

  unfathomable mystery 的,Zhou Li 的态度突然温和了不少。他patted 已经不敢动弹的海瑟薇,平和地说道:“没关系,我对神明的忠心与虔诚日月可鉴,那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你这点所谓的罪证在我眼里那都是我家big brother 玩的花,就算你跟我说生命Goddess 现在就在家里抽瑞克五我也不会在意的,你说对吧。”

  瑞克五是啥?

  搞不懂Zhou Li 独有的幽默,海瑟薇沉默了片刻,随后在Zhou Li 和善中带着威胁的眼神下,在声音的授意下,缓缓地说道:“神明的罪证,其实只有一句话。”

  Ding!

  一个极其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海瑟薇顿时感觉身上空无一物。没等声音提醒,海瑟薇立刻向后倒去。突如其来的变故连Zhou Li 也没有预料,厄难之力只抓到了一片空气。

  海瑟薇跑了…

  Zhou Li 看着空无一物的地板,眯起眼,脸上浮现出looked thoughtful 的神情。耗费一千厄难之力使用的文学之神的能力绝对不会无故消失,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崩溃。所以,海瑟薇的消失只有两种可能。

  first ,是她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通过故意被自己抓捕后传递错误讯息混淆视听。而second ,就是有人不想让自己得到神明的罪证。

  能影响神spiritual power 量的人…

  Zhou Li 抬起头,窗外的十二刻之塔高耸入云,直冲天际。看着那代表商业教会的silver 建筑,Zhou Li 眯起眼,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你坐不住了,对吗?

  透过单向玻璃,“看”着莫利亚超市里的Zhou Li ,银爵第一次露出了阴沉的神色。他死死的盯着画面中的Zhou Li ,咬着牙,脖子上青筋暴起。

  竟然…真的让他们留下了后代。

  银爵的脸色愈发阴沉,他坐在镌刻着安神array 的皮椅上,大脑飞速运转。他从未想过今天,或者说,他从未想过hero 会与余孽见面。

  必须阻止他们。

  **************

  “中心接到报案,我看报案的描述中有你和Elma 小姐,我就猜到了可能跟这个女人有关系所以就来了。”

  此时的超市已经被完全封锁,fully armed 的风暴Legion 士兵把控着一切的交通要道。此时,身披蓝银交错铠甲的蒂雅站在Zhou Li 面前,脸色凝重,“我didn’t expect 她竟然敢在这种地方行凶,是我们的疏忽,十分抱歉。”

  “不用。”

  Zhou Li shook the head ,也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她能做到在任意地点随意穿梭,这一点你们防不住她的。”

  “她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现在,蒂雅还是十分不解。她紧皱着眉,声音中带有浓浓的疑惑,“随意穿梭空间,这种能力怎么可能会出现?”

  蒂雅的疑惑是有根据的,this world 的职业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但能够和空间扯上关系的,就只有暗影assassin 和旅行家这两个职业。其中暗影assassin 的空间穿梭需要极高的虚空亲和度,同时也对使用者的等级有极高的要求,除非Demi-God 或神赐,否则根本做不到来去自如的效果。

  而旅行家虽然看起来可以随意穿梭空间,但实际上,这个职业是通过一种特殊的元素来讲自己的身体暂时与空气同化,在空气中穿梭以达成空间穿梭的效果。要知道in this world ,可是没有空间之神的。

  因此,海瑟薇那种在任何地方来去自如,但本身的职业等级又不高的情况是绝无仅有的。就算是身为亲女儿的Spirit Sea ,在进行虚空穿梭的时候也需要一定的“开门”时间,也需要特定的手势来沟通虚空。

  “我有一个猜想,但需要咨询你的father 。”

  Zhou Li 看了看all around ,他拉起一旁Elma 的手,对蒂雅问道:“你现在能联系到你的father 吗?我需要进行一次单独会面。”

  “可以。”

  蒂雅nodded ,笃定地说道:“我的father 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我们现在就可以直接去找他。”

  Zhou Li 也不是个墨迹的人,在听到答复后,他nodded ,对蒂雅问道:“开你车?”

  “开我车吧。”

  蒂雅拿出车钥匙,转过头,没有发现Zhou Li 眼中的遗憾。虽然相对于擅长Top Grade 飞车和三男一狗的Zhou Li 而言蒂雅开车可以说是温柔和蔼,但她也将速度提升到了二百三这个极限。约莫十来分钟,Zhou Li 推开车门,拉起Elma 后便走入了赫里宁的Imperial Palace 。

  如果说马格南的Imperial Palace 是马格南三世的私人item ,主要的作用是让皇帝感到舒心和展示Imperial Family 威严的话,那么赫里宁的Imperial Palace 就更像是一个大型办公楼。

  没有奢的装饰,没有年代久远的画作,也没有本地土著的头盖骨做成的碗。整个塔里克Imperial Palace 的风格就是简洁大气,用独特的色彩和奇妙的线条来绽放出独属于塔里克的气质。在穿过一条走廊后,Zhou Li 来到了最大的房间——皇帝办公室。

  推开门,入眼的便是一张巨大的实木桌子。这张暗red 的长桌朴实无,但上面堆放整齐的文件在明眼人看来却比一万颗钻石还要值钱。而这座办公室单调的terrifying ,除了这张桌子和配套的椅子外,就只有一个锈迹斑斑的long sword 挂在钟表下面。

  “这是一个warrior 的武器。”

  这时,收到消息的赫里宁从一旁走来,他抬起头看着那把long sword ,平静说道:“第二期派往墙外的志愿军,一个很高很好看的young man 。他三年前为了保护资料闯入了一个巢穴,等到再有人找到他时,只剩下这把剑,他唯一的遗物。”

  “他的父母是害怕睹物伤情吗?”

  一旁的Elma 脸上带着忧伤,对赫里宁问了一句。而赫里宁则shook the head ,平静地说道:

  “他的父母是第一期志愿军,死在了战场上。”

  Elma 沉默了,Zhou Li 这才知道,为什么一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剑会出现在皇帝的办公室里。当然,他和赫里宁都知道现在不是交谈这件事的时候。他和Elma 坐在长桌另一头,看着落座的赫里宁,Zhou Li 开口问道:

  “历代沙皇的姓氏是不是路易?”

  “是的。”

  赫里宁nodded ,“路易是沙皇姓氏。”

  “那么在沙皇时期,who 可以拥有路易的姓氏?”

  Zhou Li 问的问题看起来很奇怪,但赫里宁却很认真地思索了起来。良久,他shook the head ,对Zhou Li 说道:“我对历史的研究并不全面,但我认识一个专家,他能确地为你解答关于那段历史的故事。”

  Zhou Li nodded ,这就是赫里宁的优点,他做事永远都追求确,从不会“差不多得了”。在进行通讯后,敲门声很快便响起了。

  “请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头发斑白,温文儒雅的middle-aged man 。他looked towards Zhou Li ,微微躬身示意。

  “又见面了。”

  来的专家正是林灵和Eldest Prince 埃文的teacher ——季思科。经过赫里宁的介绍,Zhou Li 才知道这个名为季思科的scholar 究竟蕴含着怎样的学识。毕竟in this world ,除了已故的木奇老人之外,他的璀璨级别,是teacher 这个职业中等级最高者。

  “路易这个姓氏,虽然说是Imperial Family 姓氏,但在某些情况下会被赏赐给君王最心爱的人或是家族。其中有很多路Yi Family 族的皇Imperial Capital 曾将姓氏赠与给非Imperial Family 成员。”

  “那这些被赠与了姓氏的家族,有没有就任仆从军的?”

  面对Zhou Li 的询问,季思科推了推眼镜,思索片刻后说道:“路易十四世曾经将自己的姓氏赏赐给了一个被他吞并的小国的Imperial Family ,我们认为他是在收买人心。根据史记载,这个小国的Imperial Family 在得到这个姓氏,加入了直属Imperial Family 的仆从军后,很快便开始在史上淡去了silhouette 。”

  “那这个小国的Imperial Family 有族谱一类的东西吗?”

  Zhou Li 看着季思科,严肃地问道:“我想确认一个人的身份,她很有可能是这只仆从军的后代。”

  ”oh?”

  季思科眉毛轻佻,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对于一个scholar 而言,一个在历史上理应消失的bloodline 突然出现,这是一个让他十分感兴趣的事情。在思考之后,季思科对Zhou Li 说道:

  “按照常理来讲,赏赐的姓氏是不能记录在族谱里的,但是我曾经研究过那个Imperial Family 的命名规则,我能否得知,您说的那个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名字是什么?”

  “海瑟薇。”

  方才赫里宁告诉过Zhou Li ,季思科是可以完全信任的。所以Zhou Li 没有隐瞒,大方的告知了季思科海瑟薇这个名字。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季思科先是露出似曾相识的表情,随后他眼中突然浮现出惊愕的表情,猛地站起身来。

  “不对!”

  季思科表情十分凝重,他看着Zhou Li ,said solemnly :“海瑟薇这个名字根本impossible 是仆从军的后代。”

  “啊?”

  一旁的蒂雅愣住了,不明所以地问道:“为什么?”

  “海瑟薇这个名字是第一代沙皇的名字,根据Imperial Family 规则,除了Imperial Family 本宗的人之外,不允许任何人与历代任意一个沙皇重名,这是死规矩,谁都无法改变的。”

  坐在椅子上,季思科看着redwood 桌,表情复杂,“如果Zhou Li 先生说的那个人没有欺骗你的话,那么她根本不是仆从军,他们不敢冒用这个名字。”

  “她,应该是沙皇的bloodlin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