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3

  “喂。”

  一个普普通通的宾馆房间里,完美身材的男人赤裸着上身用一根手指在榴莲上倒立。他的另一手则拿着自己的communicator ,一脸轻松的表情仿佛他只是在吃榴莲一样。

  “你现在有活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经过加密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电流麦——鬼知道魔能传输为什么也会有电流麦。

  “别闹笑话,你还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男人开始感觉单纯的倒立有些无聊,便开始用手指支撑自己的身体开始上下锻炼。

  “比赛就这么有意思吗?你一个Demi-God 闲不闲得慌,跑去白银组参加比赛?”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有些无语,而男人则laughed ,一个翻身从榴莲上跳了下来。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榴莲尖,随后在破碎的榴莲壳中精准的拿出了果肉。他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replied :

  “mind your own business 。”

  没错,此时坐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地吃着榴莲的男人,就是和Zhou Li birds of a feather 的战争教宗,黄奕。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明显被黄奕给呛到了,在短暂的沉默后,电话那头的声音幽幽响起:“五万gold coin 。”

  “出门左转找暗影assassin ,再左转找元素教会,实在不行去两千六百五十公里外的白银城,那里有个红浪漫会所,你去找俩人,相信我,凭借你的骚包形象和****,你一定能找到选择和你做点肮脏交易的低能儿。”

  毫不客气的污言秽语在短短十几秒内跟蹦豆一样喷出,而黄奕的脸上除了畅快与舒爽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对面的人很明显疲于应对这种语言攻击,沉默良久,随后said solemnly :

  “十万gold coin 。”

  “我跟你讲红浪漫旁边还有一个大马猴娱乐中心,那里肯定有比你智力还要低下的脑残马猴会被你的gold coin 给诱惑住,实在不行你给他们展示一下你十五公分的武器和坐地吸土的能力,万一找到个智力残缺的残了你的团岂不美哉?”

  “十五万gold coin 。”

  “我跟你说大马猴很牛逼的你别瞧不起人家,还有…”

  “五十万gold coin 。”

  “其实我就是大马猴。”

  黄奕盯着手机,一脸严肃地说道:“而且我沾点低能和脑残,要不然impossible 为了gold coin 出卖我的灵魂。”

  ”hiss”

  听声音,是电话那头sucked in a cold breath 。半晌,电话那头的声音再次响起,“走私下账户。”

  “别说私下,您就是走我胯下账户也可以。”

  满嘴黄腔的男人吊儿郎当的将榴莲皮撇在垃圾桶里,站起身,扭动扭动腰,振奋地说道:“说吧,杀谁,打谁,还是把谁扔进大马猴马戏团里?”

  “hero 。”

  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再次重复道:“我需要你将hero 打伤,至少让他失去两个月的行动能力。”

  “你他妈疯了?”…

  黄奕愕然地坐回沙发上,盯着手里的communicator ,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你不知道他是我的手足知己,intimate friendship 吗?!”

  “呵,你黄奕说这句话,不显得可笑吗?”

  电话那头sneered ,“你的father ,teacher 还有你最爱的disciple 都是怎么死的,你心里没数?”

  “都是我杀的,不然呢?”

  黄奕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撇着嘴反问道:“不然我把这几个被战争冲昏头脑,准备暗地里挑起world 大战的疯子们留下,好给你发战争财的机会?傻逼,投资都让你投了还想赚钱?咋啥好事都让你寻到了?”

  “你不准备接活了?”

  电话那头没有理会黄奕的嘲讽,而是冷冷地问道:“你们战争教会最近的生意可不景气。”

  “是的,你的废话技巧还是和你放的屁一样锤子用没有。”

  黄奕捏着communicator ,一脸嫌弃,“法治社会谁天天找雇佣兵打打杀杀?不都是玩点文明的手段例如暗杀吗?我们那帮弱SmartBrain 残加一起智力还没有大马猴的智商来得实在,老子管了他们二十年了不比你这个到处拉金屎的飞舞强?”

  “你能文明点么?”

  电话另一头的人已经无奈了,“你多少也是代表十二刻的,话干净一些。”

  “别狗叫了。”

  黄奕coldly snorted ,恶fiercely 地说道:“hero 大人那是属于我的挚爱亲朋,手足好友,你想让我对付他?”

  “怎么?不行?”

  “得加钱。”

  黄奕嘴一撇,眼神飘忽,“加二十万的物资送我家里,必须包邮。”

  “可以。”

  电话那一头的人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这让黄奕感到有些吃亏。当然,对面的人也知道黄奕是什么尿性,没等他开始耍无赖,电话便被挂断了。

  “畜生东西,真把钱当宝贝了。”

  黄奕啐了一口,将communicator 扔在一旁,瘫在沙发上看着龟裂的天花板。说实在的,对一个十二刻的教宗而言,这个地方的环境不能说多么恶劣,只能说是完全不匹配他的身份。一天一个Silver Coin 的旅馆,说真的,这个价格连给商业教会看大门的狗修缮狗窝都不够的。

  但对一个费尽心思赚钱,只为了把充满战争贩子、疯子、战争狂热者的教会延续下来的教宗而言,他今天不睡桥洞子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从商业教会看大门的狗窝里敲了两块镀金的商业宝石。

  “迟早有一天老子要掀了商业教会的楼。”

  躺在沙发上,姿势随意而妖娆。黄奕瞪着个死鱼眼盯着天花板,心中mixed feelings 。

  五十万gold coin 啊…

  银爵,你到底要干什么?

  ****************************

  “银爵大人,平克顿侦探所我已经联系完了。”

  温暖舒适的房间里,银爵放下communicator ,靠在躺椅上望着窗外的落日有些入神。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拿着资料的尹先生推门而入。…

  “魔术师说只要余孽在地下黑市出现,他就会直接将其斩杀送到您的面前。”

  “不错。”

  银爵nodded ,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告诉他,这个月的抑制剂我会给他增加一倍,让他放心。跟着我,不会亏待他的。”

  “您的胸怀足以让任何人永远跟随您的脚步。”

  尹先生right hand 扶胸毕恭毕敬地gave a salute ,从他的声音中听得出来,他是发自真心地说这句话的。

  “黑市的布局怎么样了?”

  银爵望着窗外,同时对尹先生问道:“该收起来的东西就都收起来,this time 不只是hero 觊觎地下黑市,赫里宁那old bastard 也开始忍不住了。”

  “他们为什么就不懂,如果没有您的存在,塔里克的黑暗面将会更加混乱与歇斯底里,他们为什么不能理解您呢?”

  一旁的尹先生皱着眉,义愤填膺地说道:“如果不是您整合了塔里克的地下势力,把他们聚在一起,严格管控的同时责令纳税,这些下水道的蛆虫只会传播恶,传播他们身上的臭味。如果不是您,地下黑市早就失控了,莫斯克恐怕早就成了犯罪乐园了。”

  “那又如何?”

  银爵挑了一下眉,faint smile 地问道:“你说了这么多,我就问你,地下黑市存不存在?”

  “这肯定是存在的,但是…”

  尹先生还想说些什么,而银爵则一伸手,打断了他的话语。银爵看着窗外渐落的夕阳,声音微沉,“恶就是恶,哪怕被约束了,也是恶。”

  “赫里宁虽然一直在妥协,但那都是他的权宜之计。一旦辉石病被他破解,或得到控制,他会立刻调动一切力量彻底剿灭地下黑市。”

  “那有什么意义?他又不是神,他根本创造不出来没有恶的国度。他这么做,就是把原先处在监控下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罪犯杀死,任由新的一批罪犯出生,在这里大肆破坏。”

  一旁的尹先生气愤极了,他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对银爵的努力不屑一顾,都对银爵抱有敌意。

  咚。

  手指轻轻敲动着桌子,地平线被蒙上一层淡淡的golden light ,银爵眯起眼,轻声说道:“赫里宁一直都懂,他知道这个道理。”

  “那他为什么?”

  尹先生欲言又止,他不明白,为什么赫里宁这个堪比银爵的智者,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举动。要知道,如果真的彻底剿灭地下黑市,动用的财力物力远比留着地下黑市要多的多。而且地下黑市一直都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其中的巨额利澜每年能产生极为丰厚的税收。

  “因为这里是塔里克,他是赫里宁。”

  想到那个从小就和自己不对付,一直隐藏着对商业教会厌恶的男人,银爵嘴角微微勾起,他闭上眼,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一个竟然把人放在首位的国度,还有一个把法律视为比神律还要Supreme 的统治者。如果赫里宁再昏庸一点,恐怕早在十几年前,地下黑市就不复存在了。”…

  “那我们…”

  尹先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完。

  “他要做的与我们无关。”

  银爵shook the head ,声音恢复了往日白银一样的质感——优雅,高贵,冰冷。

  “神告诉我留下黑市,我要做的,就是跟随神明。”

  “仅此而已。”

  ********************************

  “就五百,就五百”

  坐在沙发上,林紫scarlet gold 的眼眸满娇俏,用着近乎哀求的语气问道:“我就要一百,求求了。”

  “说实在的,五百还是有点多了。”

  一旁的沙发上,Zhou Li 复盘着被让两子也没下过的五子棋,头也不抬地说道:“咱们现在的流动资金也就差不多七百万,你一下就拿走一半还多。”

  “相信我,this time 如果能成,我们将会有百分之七十的盈利点。”

  林紫听到这话后打了精神,兴奋地开始跟Zhou Li 讲起了和塔里克合作医疗技术究竟是怎样一种降为打击。慢慢的,林紫已经开始构想在马格南创立连锁医院,前期通过低价来挤兑其他医院,完成兼并,最后将马格南的国民医疗体系纳入手中,直接从侧面掌控马格南这个国家。

  “foolish child 。”

  在林紫畅想完宏大梦想后,Zhou Li 站起身,摸了摸林紫的头,一脸宠溺地问道:“你真当生命教会是一群死人啊。”

  如果放在Earth ,林紫的计划可能有个百分之一的几率实现。但在this world ,她的想法就可以说是阿里巴巴攻打三体人——fantasy story 了。毕竟在这world 上,最大的商业集团叫做商业教会,而最大的医疗集团,则叫做——

  【生命Goddess 旗下第一源泉治疗协会有限公司附属医院】

  简称【神疗医院】

  再怎么说,生命Goddess 也是十二刻的一员,而且神疗医院背后还有商业教会的影子。这代表这个医院的背后是无可撼动的存在,想要取缔是完全impossible 的。这就equivalent to 一个小贩靠着祖传手艺准备开一个炸鸡店,就开在肯德基旁边准备把他们的顾客撬走。结果开张第一天,税务局的老big brother 走了进来,说隔壁炸鸡店是他开的。

  哦豁,完蛋。

  听完Zhou Li 的劝告后,阿紫便泄了气,飘飘忽忽地坐在沙发上,Both eyes are spiritless 的盯着天花板,唉声叹气道:“我还以为塔里克能硬气点跟生命教会叫板呢,结果一听到我要在马格南开医院,全都委婉拒绝,难啊。”

  “没办法,人家已经在这个领域深耕细作多少年了,你就算是脚掉皮了去神疗也能给你扯一套完美的治疗方案,反正有钱就去呗。”

  Zhou Li 一摊手,laughed 地说道:“实在不行我给你指个明路,你现在假装和塔里克的医疗技术达成合作,然后去马格南境内宣传你已经掌握了最新的医疗技术,现在只需要进行变现。然后你拉投资的过程中就跟他们说,多拉一个下线投资就给他返利分红,增加股份,就这么层层递进,花不了几个钱,还能挣不少。”

  “啊?”

  阿紫愣了一下,然后她茫然地问道:“可最后我们不还是开不了医院吗?”

  “对啊,谁让你开医院了?”

  Zhou Li nodded ,一脸的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那我怎么盈利,给他们分红和返账啊?”

  面对纯真善良的资本家,Zhou Li 叹了口无奈又宠溺的气,随后温柔地说道:

  “蠢蛋,老子是让你去做骗局的,谁让你给他们分红了?”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