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4

  林紫through childhood 都是在充满了铜臭与利益的资本社会中成长的,除了她的父母给她的关爱之外,便只有林灵与Spirit Sea 对她心灵的建设起到了正面的作用。

  而现在,林紫感觉自己的一些比较美好的品质,比如善良、温柔、像个正常人这些东西,将会随着Zhou Li 的教育随之崩塌。很多时候,她都无法想象这个跟个小孩下五子棋还要让对方让他三个子的人,究竟还有多少烂活狠活没有展现。

  其实也不怪Zhou Li ,这种类似于庞氏骗局的金融诈骗在Earth 上那是属于随便拉个八十岁老太太都能扯上两句的家常闲话,但凡有点知识有点经济头脑,will not 用使用这种近乎于天使一样的温柔手段。毕竟庞氏骗局讲究的是“坑的永远都是下一批”,但对于Earth 上的那帮金融贩子而言,骗钱当然是要一锅端,一家人当然是要neat and tidy 的。

  然而就是这样在Earth 上连小学生都快骗不到的骗局,在this world 却从未出现过,也没有被人研究出来过。

  其实this world 的很多大国里,绝大部分体系都已经快赶上Earth 了,比如将神明与魔能结合起来的医疗体系、职业力量与科技结合的教育体系、还有魔能为基础的工业体系,这些都无限接近于Earth 甚至超越Earth 。但唯独this world 的金融体系依旧primordial ,primordial 到“Chamber of Commerce ”this thing 依然存在。

  而之所以this world 的金融体系落后的离谱,归根结底,还是在神权这一方面。在很多体系里,神权其实是一个Catalyst ,毕竟this world 真的有神,祈祷和祝福是真的有效。你可以在大型钢铁机械上拍一个divine talisman 祝它永远不死,也可以整一瓶真的治疗脚气的圣水。

  但是,这些神明的力量虽然在各大行业体系中完美展露出它的进步性,但却唯独在金融上栽了一个跟头。无论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便完美规定出商业法的法律教会,或是能让人必须服从合同的公正教会,都让这些Chamber of Commerce 一个个跟规规矩矩背着手上课的小学生一样,唯一玩点场外因素的竟然就只是单纯的打听情报。

  但问题就在于,商业法是在好几百年前法律之神诞生的时候签订的,当时看真的很完美,而现在这些规规矩矩的Chamber of Commerce 看起来也感觉完美。但在Zhou Li 眼里,这些商业法的各种条例比他家厕纸还没有用。就像庞氏骗局,别看在Earth 上这玩意放哪个国家都是被十年以上的命,但在this world 的商业法里,这竟然是合法的。

  this world 竟然没有非法集资罪!

  有一说一,Zhou Li 一度认为,一旦Berserker 宣布进入商业领域,这些看似aloof and remote 的Chamber of Commerce 恐怕烂的烂亡的亡,脆弱的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毕竟那群人的脑子里有一半是热血,剩下的一半是热血点燃的剑冢基因。

  因此,in this world ,Zhou Li 一直都对各个大国的各个方面都有一定的戒备心理,并且保持进步精神,积极学习。但唯独在金融诈骗这一方面,Zhou Li 自豪的宣布,他就是天选,就是唯一。…

  你就让法律之神来,也得留下二两肉再走。

  “就你这个合同里的漏洞,我真怀疑银爵那个啥比是不是用擦屁股纸写的。”

  Zhou Li 嫌弃地将合同往桌子上一扔,看着面前一脸享受的喝着苦咖啡的黄奕,吐槽道:“还有,你堂堂战争教会教宗,喝个咖啡都给你喝出圣水味了,至于吗?”

  “你丫还说我?”

  一听到这,黄奕一口干了面前的咖啡,他指着一旁的咖啡罐,悲愤地问道:“你一罐咖啡一个gold coin 啊,一个gold coin !你知不知道我在教会喝的是什么?我从隔壁元素教会的水管里凿洞偷水Hah! 那帮Water Element 一天到晚天天巡逻,还要打我!”

  “它们最后打你了?”

  “没。”

  黄奕情绪稳定,一脸平静,“都被我拿吸管嘬的只剩微量元素回池子里复活去了。”

  “呃呃。”

  Zhou Li 一时失语,他看着自己的好兄弟,不解地问道:“我不明白,你们教会为啥这么穷?”

  “你如果摊上了好几百万脑子里只有打架互殴和屎的信徒,成天到晚给人赔偿医药费,赔偿店铺破损费,赔偿国会损耗费,赔偿Imperial Palace 住宅坍塌修缮费,赔偿他妈的商业教会大门狗窝的修缮费,你来你也穷!”

  一说到这,黄奕的脸上便满是悲愤,他捂着头,痛苦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帮啥比一天到晚除了互殴就是互殴,上次过年两个脑残非要跑到人家元素教会里找人打架,把人家花了九十万gold coin 造的Goddess 金塑给砸了,然后就被金属元素Master 和Water Element Master 浸了一晚上的猪笼。后来我不但得赔偿九十万gold coin ,还得给这两个脑残看病,他妈的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还有,你知不知道马格南Imperial Palace 门口的那两个石狮子有一个被扣了眼睛?我second apprentice 干的,说那个石狮子蹬他,是跟他挑衅,这给他急的上去一脚踹了上去。这低能儿就没有想过人家Imperial Palace 摆个石狮子是干啥的,结果被那只璀璨high level 的暴虐石狮断手断脚。断手断脚也就算了,打不了下辈子拄拐上轮椅,结果这个比不服气,硬用牙咬下来一个眼睛。”

  黄奕一摊手,绝望挥之不去,“一个眼睛二十万,全秘银打造,上面还有神赐刻的保护array 。”

  “这…”

  饶是Zhou Li 这种以他人苦痛为乐子的人听到this remark 语,也不免感到一阵心酸。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好兄弟脑子是正常的,至少看着是正常的。但在那个人人都不正常的战争教会里,却唯独是唯一正常的好兄弟是最不正常的那一个。

  “唉。”

  发泄之后,黄奕也稳定了情绪。他抓了抓头发,捂着额头,对Zhou Li 问道:”Ai, 不提这个了,都是小事。咱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看看这个合同。”

  “不用,我已经彻底看完了。”…

  Zhou Li 瞥了一眼用了最high level 公正之纸的合同,disdainful smile ,“它马上就可以成为你的擦屁股纸了。”

  “那倒不用,我早练就了用战争意志烘干除菌的能力,省纸钱。”

  黄奕laughed ,潇洒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酸。

  “那还是你牛。”

  Zhou Li 第一次对一个人抱有如此敬意,他cupped the hands ,随后said resolutely :“这次的活,咱们七三分。你七,我三,如何?”

  “那不行,我黄奕不占好兄弟的便宜,五五分!”

  黄奕义正言辞,他虽然穷,而且穷的没骨气,但他就是sorry 坑Zhou Li 。主要是他不太敢,这是重点。

  在听到黄奕的建议后,Zhou Li shook the head ,said with a smile :“七三分是最好的,黄兄你也别拒绝,你先听我说。”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黄奕nodded ,等待Zhou Li 的发言。

  “咱这次要坑的人是谁?”

  二人凑到一起,声音很小。黄奕眯起眼,用手指了指契约,开口说道:“银爵。”

  “对咯,咱这次就是要把银爵的钱给挣了。”

  Zhou Li 一拍手,随后继续说道:“Old Brother ,我说实在的,你at first 找到我的时候我真的挺感动的。毕竟这不是一笔小钱,而且背后牵扯的也多,你就这么信任我,找上我,我必然是义不容辞的。”

  黄奕hearing this ,laughed ,随后正色说道:“我黄奕可能在外面的名声不太好,也有不少人认为我也跟战争教会的那帮低能一样,但是我可以保证,我黄奕对待周哥你这种真兄弟。”

  bangbang两声,黄奕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俩字,义气。”

  “那我Zhou Li 也没的说的,道上朋友看得起我敬我一声hero ,但在咱哥俩这,就没有这些弯弯绕绕。反正this time 就当咱兄弟二人的第一票,咱做的漂亮,给咱们弄个开门红。”

  Zhou Li 那是属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着三体人也能扯上两句的genius 。很快,他和黄奕勾肩搭背,一副亲密无间的模样看的直让人反胃。

  “兄弟,你at first 跟我说你要把这个钱卷走,对吗?”

  “对。”

  “但是这够吗?”

  Zhou Li 的一句询问让黄奕dumbfounded ,他looked towards Zhou Li ,眼中不解,“这…五十万gold coin …还有二十五万的物资呢。”

  “兄弟,你这个人吧啥都好,就是被你的那些手下和信徒给拖累了财富观。我就这么跟你说,我当年在木奇,你知道我坑了马格南三世多少钱吗?”

  黄奕茫然的看了看这座豪华酒店,随后试探性地问道:“十万?”

  Zhou Li 微笑着shook the head ,随后伸出三个手指。

  “三十万?!”

  黄奕顿时大惊,“马格南三世这么有钱?这就拿出来三十…”

  “三百万。”

  对于自己这个金钱观可能有点问题的好兄弟,Zhou Li 平静缓和地说出了这个数字。然后他就见证了什么叫写在脸上的“恶向胆边生”。…

  “当然,那次是巧合,连Death God 都死了才换到这些的。”

  Zhou Li 的一句话打消了黄奕危险的念头,他看着黄奕,低声说道:“但是你想想,一个国王都能掏出来三百万gold coin 。你说in this world 最富有的银爵阁下,能掏出来多少?”

  屮。

  顿时,黄奕脑子里就剩下了golden light 闪闪惹人爱的gold coin 堆,这位以精准和速度著称的Demi-God warrior 竟然开始手抖了。而一旁的Zhou Li 则mysterious and unpredictable 的laughed ,随后对他说道:

  “现在,你觉得五十万还够吗?”

  “不,不够。”

  黄奕shook the head ,这位剑冢程度堪比Zhou Li ,但在金融上连卡娅都不如的教宗在这一天,打开了New World 的大门。

  而作为他的领路人,Zhou Li 也义不容辞地开始继续忽悠,“咱要是单纯的钻个空子,坑了银爵这一笔的钱,未免太亏了。”

  “你看,这old fellow 一天到晚就没安过好心。你说他想对付我,觉得商业教会教宗对付hero 这件事不好听,就像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把这事安在你的头上,你说过不过分?”

  “过分。”

  作为最擅长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同时也一度靠着栽赃嫁祸手段解决一些不必要的赔偿问题的黄奕nodded 。

  “而且这old fellow 还想搞哥们,想把我打的两个月下不来床。你说就咱们这种身体素质,三个月下不来床得是什么力度?这不得个纳米powder 骨折?你说,这个人坏不坏?”

  “太坏了!”

  殴打他人从来都是断骨断筋,不留余力的黄奕nodded ,满脸正义。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救赚这一笔块钱?我们何不伪装现场,伪装你对我进行袭击但没有将我重伤,然后我这边在找几个人做做样子,你就以敌人实力太强他没有给具体情报为由继续管他要钱,如此infinite cycle ,我们可持续性的竭泽而渔,岂不美哉?”

  听到这话,黄奕顿时眼前一亮。他一拍手,恍然大悟道:“确实!为什么不一直赚他的钱呢?”

  “那万一他在顾别人呢?”

  这时,黄奕又皱起眉,担忧地问道:“银爵rich and imposing ,我怕他觉得我不行,就找人来假装帮助但实则监视我,这样不仅危险,而且我们的计划也不好实施。”

  “那不就更好了吗?”

  Zhou Li 顿时大happily said: “when the time comes 你找几个战争教会的信徒跟在你身边不就行了吗?”

  “对啊!”

  黄奕一拍大腿,惊喜地说道:“这样既能把我那帮低能们毫无意义的生命消耗几个,而且就银爵手下的那帮操行,我的低能教徒指定看不惯上去就是干,这一举多得啊!”

  “对吧。”

  Zhou Li laughed ,他也没拿什么契约,就这么直白地问道:“Old Huang ,咱哥俩也不弄那些什么契约的弯弯绕绕,我就问你,干不干。”

  “干了!”

  黄奕大手一挥,豪情ten thousand zhang ,“这件事全听Old Brother 指挥,我就干活,其他啥话没有!”

  “好,就这么决定了。”

  Zhou Li extend the hand ,与黄奕击掌为誓。再次看到那张凄惨的银爵契约后,二人相视一笑,一起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

  只有一旁的林紫麻木的瘫在沙发上,带着不易察觉的怜悯看着黄奕。

  这foolish child 不知道一句俗话吗?

  生人坑一半,熟人大满贯啊。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