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5

  次日,塔里克武斗会赛事继续进行。this time 的比赛与上次有所不同,如果上一次更倾向于所谓的大逃杀的话,this time 的比赛就更像是1v1v1v1v1v1无差别格斗。

  这场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十个人进入赛场,选定自己的对手后进行一对一的战斗。战斗过程会被保护,不会被人打扰,直到一方认输或被打到神志不清结束。在进行一次一对一战斗后,胜者短时间内不允许被挑战,会给与休息时间。

  看起来,这个比赛的规则十分简洁明了,就是十个人一对一进行战斗,并且胜者与胜者继续战斗,直到决出最后的赢家。但实际上,这个战斗的本质并没有那简单。因为这场比赛并没有规定一个人必须接受多少次挑战,也就是说,如果你躲藏能力够强,你可以等其他人决出最终胜者,然后趁他力竭的时候摘桃子。

  还有很多种策略与方案,就比如previous time 亚军,也就是那个被Zhou Li 和黄奕轮番“关爱”的赛克先生,在这场比赛里就躲避了消耗战,在最后环节一招致胜直接晋级。当然,这对于Martial Artist 来说并不违背他们的精神,这是一种策略。

  此时的Zhou Li 站在备War Zone 里,一个布袋子包裹就挂在他的身后。他坐在沙发上,打量着all around 的参赛者,时不时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其他人在看到这个和善的笑容,也只能强撑着笑,扯着嘴角,露出他们的笑。

  实际上,当他们发现自己和Zhou Li 在一个赛场后,他们就已经做好了认输的准备。他们丝毫没有反抗的想法,毕竟上一个叫赛克的,前两天还在塔里克第三精神病院进行心理康复,不知道现在出没出院。

  比赛输了就输了,人丢了,可真就没了。

  看着周围人群那道貌岸然的笑脸,Zhou Li 顿时感到有些无趣。他知道,今天的比赛可能对自己而言没有那么多操作的空间了,自己新研究的三色炫彩灯光恐怕没有用武之地了。

  唉,为什么会这样呢?

  Zhou Li 无奈地sighed ,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会对他特殊对待。明明他也想融入到ordinary person 的生活,跟他们比同样的赛,打同样的架,开同样的心,可为什么大家都对他immeasurably self-satisfied ,从来都不肯接纳他呢?

  想到这里,Zhou Li 就感到悲从中来,手中一gold coin 一杯的佳酿也变得寡淡无味了起来。他将自己的炫酷三色眩光粉红猫猫拳放在一旁,无所事事的瘫在沙发上,等着轮到自己比赛。

  “嘟嘟du! ”

  伴随着音色与唢呐有些相像的乐器声响,Zhou Li 所在的备War Zone 顿时沉寂了下来,原本talking and laughing 的众人有的面如死灰,有的满脸决然,像是准备奔赴战场的死士一样悲壮。Zhou Li 也懒得去管这些,只是拎着自己的拳套,晃晃悠悠地走进了比赛场地中。

  很快,十个人站在了虚拟战场里,一片茂密的森林顿时覆盖在场地之中。很快,漫天的礼炮声音响起,比赛正式开始。

  拨开丛林,看到面色和善,手持猫猫拳的Zhou Li ,这位幸运的年轻参赛者毫fearless 惧,沉着冷静。当Zhou Li 一脚踏碎土地,如一颗炮弹一样砸向他的时候,参赛者直接一个双手上抬,怒声高吼:

  “我投降!!!!!”

  粉红拳套距离他的脸只有一公分,而Zhou Li 的脸上则写满了遗憾。看着面前标准法国军礼,面色沉着冷静的youngster ,Zhou Li sighed ,挥了挥手,离开了这里。

  躲过一劫的youngster sighed in relief ,看着Zhou Li 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原本屏息凝神的观众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仿佛战胜的不是Zhou Li ,而是这个youngster 一样。

  “我认输。”

  “投降。”

  “您请。”

  “寄。”

  Zhou Li 一脸麻木的在森林巡回了一圈,此时他面无表情,心若冰清,波兰吴京。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力,他也第一次无比痛恨为什么可以选择投降,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决一死战。现在的他极其怀念唐吉诃德,怀念那群脑子只剩个轴的Knight 。

  在一阵索然无味的“战斗”后,Zhou Li “一脸惊喜”的站在代表胜者的台上,举着粉红猫猫拳,面无表情的向周围致意。大家伙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明明赢了却是一副司马脸,但这场比赛的节目效果也是挺足的,毕竟什么“走到哪里碾压到哪里”大家已经看腻了,这种“走到哪里哪里举手投降”的活还真第一次见。

  毕竟也只有粉红猫猫拳有这种formidable power 了,放在平常这群Martial Artist 哪怕自知不敌,也会尝试着挑战一下切磋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长进。但粉红猫猫拳真的不行,被这玩意打了不是肉体的问题,心灵问题也很大。

  “没意思。”

  享受过一天熙熙攘攘充满欢乐气息的散座后,艾维and the others 便包下了包厢,享受资本家的奢侈生活。推门进入包厢之后,无视了一旁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嚷嚷着Zhou Li 恐怖如斯的林紫,Zhou Li 瘫坐在Elma 身旁,靠在她的肩膀上,长叹一声。

  “无聊。”

  “乖哟,没关系的,下次还有机会的。”

  Elma 笑眯眯地揉着Zhou Li 的肩膀,眼睛弯成两道月牙煞是可爱。一旁的阿紫笑hehe 地patted Zhou Li 的肩膀,对他问道:“怎么样?hero 大人?见到一个投降一个的感觉好不好啊,有没有Martial Artist 大家骄傲浮上心头了呢?”

  “我只觉得这帮人玩不起,一点Martial Artist 精神都没有。”

  Zhou Li 稀松平常的开始经典双标环节,这个b全然忘记了自己是跨段虐菜的,而且还是开着挂跨段虐菜。但他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的厄难之力。

  “如果你没有来白银虐菜的话你这句话一定有说服力的。”

  阿紫在一本正经地吐槽了一句后,便happily 的准备去看托蕾亚的比赛了。然而这时,Zhou Li 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好兄弟。黄奕的比赛时间就在Zhou Li 后面,在听到熟悉的报幕声后,Zhou Li 兴高采烈的站起身,looked towards 了黄奕的比赛场地。

  此时,黄奕一身廉价white Martial Artist 服,头上缠着一道绷带,装模作样的站在原地闭目养神。说实在的,如果忽略了他背后的那根六十厘米pink wolf fang club 的话,黄奕的外貌还是很有欺诈性的。毕竟好歹也是个教会的教宗,气质和体态搁这摆着,怎么也差不到哪去。

  但无论怎么美化,怎么形容,都无法让黄奕隐藏自己那根pink 六十厘米带倒刺的wolf fang club 。如果说Zhou Li 的备战席上那些参赛者是面如死灰,那么黄奕的对手们可以说是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与痛苦,感觉他们根本不是来比赛的,而是给自己出殡一样。

  很快,比赛的提示音响起。Zhou Li 看到了好兄弟脸上的惊喜与压抑释放时的快乐,也看到了他飞驰的脚步。

  然后,裁判说话了。

  “一号参赛者,慕斯·卡斯顿,投降。”

  “二号参赛者,昆图库特·考拉西,投降”

  “三号参赛者,崩布塔拉·伊斯坦,投降”

  “四号参赛者,栾卡齐·罕,投降”

  “五号参赛者,朱可夫·威,投降”

  …

  连照面都没打,就在比赛宣布开始的一瞬间,齐刷刷的九个投降声音响起。黄奕兴奋的表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离弦的箭也呆滞的留在原地。他呆呆的看着周围,看着空无一人的赛场,看着满是不耐却又不敢多言的裁判催自己下场,黄奕沉默了。

  this time ,观众席上爆发出了久久不散的掌声与喝彩声。这也是第一次,白银等级的参赛组有如此之多的人关注,就连隔壁那些准备比赛的璀璨都有不少人在关注白银组别,期待着烂活与狠活的出现。

  而现在,塔里克历史上绝无任何记录的“比赛响起的一分钟内连续九人直接投降”诞生了。可以说,这个记录将会是a record that has never been approached and will never be approached again ,属于塔里克灭国也要带进族谱里的成就。可现在,获得这项殊荣的人正带着标准的司马脸站在胜者的台上,一言不发。

  看得出来,Zhou Li 已经开始感同身受了。

  就在黄奕为整个塔里克的老太太old man 提供了四年的饭后谈资后,托蕾亚那边的比赛也正式打响。和白银一样,璀璨也是十个人分到一起开始对战,规则大差不差。

  但由于那个mysterious 的海瑟薇·路易缺席比赛,在来自东方的mysterious power 加持下,托蕾亚很幸运的抽到了轮空,引得其他人一片羡慕。但只有蒂雅Zhou Li and the others 知道,托蕾亚轮空幸运的其实并不是她,而是她的对手们。

  毕竟一个十二刻给予祝福的挂逼可不是这些Martial Artist 能够对付的。

  比如说,邢道荣。

  其实Zhou Li 和托蕾亚还有唐吉诃德都忘了这位擂台邢道荣的具体名字,因为大家也懒得记,只知道Zhou Li 兴致到了的时候会尊这人一句邢道荣,慢慢的大家都开始叫他邢道荣了。而作为上一次捡漏的晋级者,我们的邢道荣先生this time 的对手是谁呢?

  唐吉诃德。

  是的,唐吉诃德。

  看着面前右臂缠着绷带,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medicinal smell 的唐吉诃德,手持长刀的邢道荣沉默了。良久,他looked towards 唐吉诃德的右臂,表情奇怪地问道:“你这是刚打完吗?我怎么没听到淘汰的讯息?”

  “挑战已经开始了,准备吧。”

  唐吉诃德懒得搭理邢道荣,gave a salute 后抽出long sword ,平静的注视着邢道荣。而邢道荣本人则看着面前浑身medicinal smell ,一身伤病的唐吉诃德,皱着眉问道:

  “你能行吗?你这模样跟残疾人的差别就是你身上medicinal smell 比他们大,实在不行你跟裁判说一声吧,别打了。”

  “唉。”

  唐吉诃德sighed ,随后said resolutely :“首先,感谢您的关心。”

  “不是关不关心的,你这太惨了,赶紧找裁判然后去医院…”

  没等邢道荣说完话,唐吉诃德一伸手打断了他,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地说道:“其次,我要提醒您一下。”

  右脚重重一踏,唐吉诃德瞬间化作一团移动的Storm of Swords 席卷向邢道荣。

  “我很强。”

  观众席上,Zhou Li 一脸不忍直视的看着被暴打的邢道荣,口中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他很难想象,一个人能点背到先被托蕾亚打一顿,然后被自己打一顿,最后又被唐吉诃德打一顿。这得是上辈子挖了几座坟拆了几个婚,能造这种孽缘啊。

  很快,台下的战斗进入了尾声,邢道荣也不负众望直接被唐吉诃德愉悦送走。很明显,唐吉诃德对付邢道荣根本没费多大力,很快,唐吉诃德带着游刃有余的表情解决了剩下的对手,获得了晋级的资格。

  对于这个结果,其实阿紫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对于其他的那些Martial Artist 而言,真枪实刀在战场上打过不止一次仗的唐吉诃德是有很大优势的。绝大部分人的imposing manner 和意志是完全被唐吉诃德压制的,还没开打就输了一半。

  没办法,谁让唐吉诃德是见过世面的人呢。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直面十二刻正神之死,还有Ancient God 之死,和hero 作死。

  唐吉诃德一脸平静的接受了观众的鲜花与赞美,但却不骄不躁,只是单纯的感谢那些为她欢呼的人而已。在接过代表晋级的徽章后,唐吉诃德离开了赛场,找到了托蕾亚后和蒂雅打了个招呼,回到了Zhou Li 的包厢中。

  “打得不错。”

  看到唐吉诃德的出现,Zhou Li 赞扬了一句。而唐吉诃德也没有推辞,nodded 后承认了下来。毕竟this time 她真的是打得不错,毕竟右臂粉碎性骨折,就算伤势不大但也有不小的影响,但唐吉诃德却以碾压式的优势取得了胜利,这是很不容易的。

  “那就准备一下吧。”

  Zhou Li 从沙发上站起身,patted 并不存在的尘土,随后对此时留在包厢的唐吉诃德、Elma 、托蕾亚和林紫说道:“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行动了。”

  “给银爵的表演,可不能忘记。”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