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7

  作为商业教会二把手,银爵教宗的第一舔狗,尹先生在商业教会乃至十二刻都是有一定地位的。

  而就在今天,一个sun shone brightly 的午后,在happy laughter and cheerful voices 的人们的注视之下,尹先生被绑架了。

  是的,绑架了。很纯粹,没有任何拖泥带水,除了私人恩怨只剩下个人情感的绑票。所有人都看到了像是被当狗溜的尹先生成为了忿怒的小鸟,也看到了那个蒙了一身就是没蒙面的男人一个麻袋冲击把尹先生给掳走,并且以一种人类无法理解的逃跑速度消失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守卫傻了,围观群众傻了,商业教会的职员也傻了。没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也没人相信竟然有人敢在商业教会的地盘上绑架二把手,更没有人知道那个绑架了尹先生的那个丧心病狂的罪犯到底是谁。

  但,银爵知道。

  “黄!奕!”

  打开communicator ,银爵阴沉着脸,一旁的汉克斯颤颤巍巍一言不发,他从未见过如此愤怒的银爵,也从未见过他lost self-control 的模样。但汉克斯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这是因为银爵爱护自己的手下,才会如此出离的愤怒。

  “干屁,找你爹干什么?”

  听着communicator 里吊儿郎当的声音,看着画面中黄奕满不在乎的表情,银爵咬着牙,压低着声音问道:“你为什么要绑架尹乐?”

  “哦草,这玩意儿叫尹乐啊,我还以为他姓尹名先生呢,我还说哪有正常父母会给自己儿子取尹先生这种低能名字。”

  发现黄奕毫不在意自己的愤怒,银爵的语气愈发低沉:“尹乐是我们商业教会的Chief-In-Charge ,你知道得罪我们是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极其不明智的事,但现在,你必须给我把人放了。”

  “放你娘的屁,老子没绑架你的舔狗一号。”

  抠着鼻子,一脚踹在了麻袋上,黄奕满脸不屑地对面前屏幕里的银爵说道:“爱believing or not ,不信就不信,信了就信了,反正爱believing or not 。”

  看着面前说废话说的酣畅淋漓的黄奕,一向自诩优雅的银爵took a deep breath ,平复下心情,随后coldly said :“你到底要什么?”

  “不知道。”

  黄奕一摇头,一副无赖模样,“我不知道你说啥,没绑就是没绑,惹急眼了我找一天把你也绑了打一顿。”

  看着面前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黄奕,银爵咬着牙,一时间也有些束手无策。而不远处正在进行信号追踪的汉克斯冲着他shook the head ,示意暂时没有追溯到他的地址。

  “五十万。”

  死死的盯着黄奕,银爵厉声说道:“我给你再加五十万。”

  “不懂。”

  黄奕扣了扣耳朵,经过Zhou Li 的教导,他才明白银爵想用七十五万这个看似很高,但实际上低到离谱的价格收买自己袭击Zhou Li 到底是多么割韭菜的行为。

  七十五万,看似很多,在某种意义上也确实很多,但如果把这笔钱放在“hero ”这两个字面前就有点相形见绌了。要知道当年崇皇最强盛的那段时间,有些Chamber of Commerce 为了保存自己,甚至联合数十家Chamber of Commerce 开出了千万gold coin 的天价巨款来让崇皇保护他们。要知道,这笔钱放在Earth 上,可是近一千亿的现金,现金!

  然而就是这样的天价,只换来了崇皇为时三天的保护。当然这些Chamber of Commerce 最后也很满意这个结果。而现在,银爵竟然想只用七十五gold coin ,让黄奕得罪Zhou Li ,得罪这颗远比崇皇and the others 更有潜力的hero 新星。

  在弄明白利害关系后,黄奕这才明白银爵的七十五万gold coin 就像是在嘲讽自己一样令人作呕。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恶心银爵的决心。现在,他手中掌握着尹先生,掌握着这个拥有银爵许多不为人知秘密的男人,掌握了主动权。

  “当时算我笨,没反应过来,我认了。”

  黄奕双手架在沙发上,一撇嘴,冷笑着问道:“七十五万gold coin ,你就想让我把hero 打的下不来床两个月。你他吗真把哥们当猪宰啊,是一点脸都不要了。你怎么不直接施舍我一个gold coin 让我去把hero 弄死,在给你舔鞋呢?”

  “上次确实是我的问题。”

  银爵脸色有些不好,语气也弱了些许,“但你现在做的太过分了。”

  “过分?”

  黄奕一挑眉,似乎听到了什么让他震惊的话语一样。他侧着耳朵,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一会要尝试一下下体切割的手术?这么过分的东西你都懂,难道你真的是个天才?!”

  “wū wū wū wū wu wu !wu wu wu !!wu wu wu !”

  communicator 那头迅速传来了堵塞的声音,别说银爵,就连汉克斯都一下听出了这是尹先生的叫声。在又给了麻袋一脚后,黄奕laughed 地对着银爵弯道:“你还想看点更过分的吗?你也知道哥们是战争教会的,我们这个教会没啥能耐,除了会打仗和脑子不好使外没啥别的狠活。”

  看着几乎把威胁写在脸上的黄奕,银爵咬着牙,阴沉着脸,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五百万,任务成功后我会把所有款项打给你,一分不差。”

  hearing this ,黄奕愣了。

  过了一会,黄奕默默的拿起communicator ,整齐地架在了桌面上。随后他站起身,在汉克斯和银爵疑惑的注视下将衬衣的纽扣系好,整理袖口领口,扫平衣服的褶皱,将松松垮垮的衣服板正地掖在了裤子里。随后他took a deep breath ,一个大鞠躬,声如洪钟:

  “恭迎银爵老爷!小的黄奕在这里给您敬礼了!!”

  看着面前没有任何尊严,一点脸也不要了的战争教会教宗,银爵和汉克斯都沉默了。他们怎么也didn’t expect ,一个堪称最强Demi-God 的十二刻教宗,竟然会shameless 到这种地步。此时的黄奕一脸忠心耿耿,恍惚间,汉克斯甚至感觉黄奕比尹先生的目光还要纯粹。纯粹的舔狗,纯粹的仰望与忠诚。

  变脸艺术,name is not in vain 。

  “我有条件。”

  银爵坐在沙发上,平复心情后said solemnly :“我会找人帮助你进行任务,你需要配合她一起行动。同时你要每天给我发送简报,告诉我Zhou Li 见了who ,做了什么事,一直到你完成任务,这些条件你能接受吗?”

  “这…”

  黄奕面露难色,他看了看银爵,有些害羞地说道:“实在不行我给您舔一舔吧,要不然这五百万我拿着不安心。”

  “不用。”

  强忍着不适,银爵对黄奕说道:“你只需要完成我说的任务,其余的,我一概不管。”

  “好。”

  黄奕nodded ,随后一脚踹出去,麻袋的飞驰声音响起。随后银爵目光一凝,一枚Silver Coin 突然从他手中飞出,直接化作一条silver 的细线将玻璃击碎,勾住了in midair 极速下落的麻袋先生。

  他站起身,looked towards 窗外。就在不远处那座被商业教会收购,已经成为商业教会办公楼的【原战争教会】高塔上,一个毕恭毕敬银爵鞠躬的男人挥着手,loudly shouted :

  “您忠臣不二的天子二号大舔狗已上线,请您稍等。”

  说罢,在做了一个让人感到发自内心想要呕吐的可爱表情后,黄奕打了个响指,从高楼上消失。银爵则将尹先生拉回房间里,看着远去的黄奕,面无表情,不知什么心情。

  “对不起…银爵大人,是我的错。”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捂着小腹从麻袋里钻出来的尹先生满脸羞愧的看着银爵,低着头说道:“这五百万是我的过错,我会偿还的。”

  “跟你无关,相反,是我要给你道歉。”

  银爵并没有动怒,甚至连一点怪罪的意思都没有。他extend the hand 弹落了尹先生身上的灰尘,带着恰到好处的歉意对他说道:“当时是我抱有侥幸心理,想要多在黄奕身上留点余地,结果却让你吃了苦头。”

  “这…”

  尹先生dumbfounded ,他呆呆的看着银爵,心中顿时mixed feelings 。一旁的汉克斯则nodded ,欣慰且庆幸自己是银爵的手下。

  “今天开始你放三天假,好好休息一下。该买的就买,该享受就享受,不要让自己一直紧绷。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的,安心休息。”

  patted 尹先生的肩膀,银爵带着让人安心的气质,对他宽慰道:“黄奕一直都是个疯子,我们这些人想要利用他,就免不了被他反伤。他上一次就讨了二十五万的物资,我当时感觉他有些不对,答应的有些过于痛快了。这次他的表现说明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对hero 动手了,这是好事。”

  “我明白。”

  尹先生也算聪明,一点就透,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他在沉默片刻后对银爵深深鞠了一躬,随后对他说道:“您的宽容是我的指路明灯,向您致敬。”

  “去休息吧,所有的医疗费用和诊断费用直接报销,不用等待批复。”

  银爵似乎想起了什么,拿出一枚Silver Coin 扔给尹先生,淡淡的said with a smile :吾神祝福的Silver Coin ,或许会给你带来好运。”

  “感谢您的慷慨。”

  尹先生也没有推辞,所有人都知道,银爵不喜欢对自己的手下做些表面工程,说给你的就一定给你,从不拖泥带水。在接过了Silver Coin 并向银爵致意后,尹先生离开了这里,准备寻找心理医生来解决他差点被人道毁灭下半身的心理阴影。

  目送尹先生离开后,银爵背着手,转过身,looked towards 一旁的汉克斯,对他说道:“去派一个人监视黄奕。”

  “您想指派谁?”

  将精英agent 的名单交给银爵,汉克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待命令。

  “这个女孩,是不是监视过hero ,然后写了一长篇控诉文章的那个?”

  在看到一个留着black hair ,容貌秀美,气质淡雅的少女照片后,银爵想起了那个通篇控诉吃人的资本主义的文章。作为教宗,他能透过那篇文章看出这个少女观察能力敏锐,专业素养极高,同时拥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毕竟从头到尾把Zhou Li 做的一切都监视完整,同时没有被发现,这种职业素养可不是一般人拥有的。

  虽然说,那篇文章几乎就把“资本家就该全部路灯上排排挂”写满整张纸,但里面的监视内容和具体分析可是一个字都不少的。所以,银爵很快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并且发现她的能力。

  “她叫伊兹·诺娃,是莫斯克人。她拥有双重职业,分别是等级为璀璨的侦探职业,还有等级为白金的暗影assassin 职业。她能够在短时间内shuttling through the void ,亲和度极高。”

  看着伊兹的档案,在片刻的思索后,银爵决定道:“好,那就派她去监视黄奕。切记,让她以保存自身为主,不要过多接触黄奕。”

  “明白。”

  汉克斯nodded ,丝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开始进行任务的派发。在短短3 minutes 后,一个身材姣好,容貌delicate and pretty 淡雅,留着一头柔顺black 短发的少女站在了银爵面前。

  “你是伊兹?”

  银爵看了一眼档案,问了一句。

  ”en. ”

  虽然面前的男人是自己的顶头Big Boss ,但伊兹也没有什么坐立不安的感觉。她的性格生来平淡,对什么都在意不起来。

  除了鱼。

  “监视过hero ,对吗?”

  “对的。”

  将档案放在一旁,银爵looked towards 伊兹,开口问道:“说说你对hero 是怎么看的?”

  这个问题一出来,原本表情淡然,气质冷漠的少女突然神情一凝,然后,银爵就发现了少女的另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优点的特点。

  短短3 minutes ,在伊兹嘴里的Zhou Li 已经开始向着“诱骗未成年少女进行高强度作业工作而且以话术和资本家思维拒绝发放工资而且认为是心安理得的vampire 恶魔”发展了。一时间,银爵甚至都认为Zhou Li 才是大资本家,是vampire 的领导者,自己跟他一比都属于白莲花那种的。

  “停一下,停一下。”

  眼看伊兹还想继续控诉Zhou Li ,银爵无奈的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随后他将另一份资料交给了伊兹,随后开口问道:

  “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能继续监视Zhou Li 呢?”

  “能说不吗?”

  伊兹的回答出乎了银爵的预料,他好奇的看着伊兹,疑惑道:“你不是很痛恨Zhou Li 吗?为什么不想监视他呢?”

  “打不过。”

  伊兹shook the head ,诚实地说道:“他的身边还有个虚空亲女儿,我不但打不过,还跑不过。”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