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8

  “现在是初步改动。”

  将外形充满模块化与科技感的手枪交给Zhou Li ,两个眼睛有些红肿的阿廖沙揉了揉脑袋,随后对Zhou Li 说道:“现在小帮手有两种模式,first 我称之为穿颅器,伤害高,一击毙命,只要攻击到头部就会产生巨量冲击波,无视大部分的防御。”

  末了,似乎是上次的晶诡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心理阴影一样,阿廖沙paused ,补充道:“尤其是对晶诡这种外表坚硬内部柔软的monster ,伤害作用更高。”

  “不错啊。”

  Zhou Li 拨动了一下新增加的卡扣,伴随着清脆的咔搭声,小帮手的枪口瞬间做了一个小反转,随后一道golden 的流光萦绕在枪口附近,等待着子弹的迸发。

  “second 模式,我叫做快速拔枪。”

  接过小帮手,阿廖沙将手枪收回了枪套之中。下一秒,她瞬间抬起手,作为一个职业等级不高的ordinary person ,阿廖沙的速度是很慢的,至少在Zhou Li 眼里她的动作处处都是weak spot 。但是就在她手抬起的一瞬间,小帮手自己却突然从枪套中跳出,直接钻入了阿廖沙的手中。

  “这个状态下,小帮手的伤害和射程都会衰减,但会减少很多的后坐力与枪口温度,这样就可以进行短时间内多发连射,已达到压制效果。顺带一提,除了手枪会自动出现在你手上之外,这个状态下的小帮手还可以不用瞄准进行秒射,子弹弹道会自动修正。”

  将枪套连着手枪交给Zhou Li 后,阿廖沙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姣好的身段一览无遗。但Zhou Li 和艾维却只面前那把充满了科技感与魔幻的手枪,两眼都快放光了。

  “行啊阿廖沙,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一手呢?”

  Zhou Li 切换着小帮手的模式,兴高采烈的玩着这把已经趋近于离谱的武器。他looked towards 一旁的阿廖沙,赞许地说道:“你这手艺活可太行了,这玩意可比剑盾啥的冷兵器强多了,用这玩意儿马格南居合可顺手了。”

  “是啊是啊。”

  一旁的艾维虽然眼馋,但他毕竟没有职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Zhou Li 耍着花枪。

  “倒也不能这么说。”

  虽然对Zhou Li 总是unfathomable mystery 透露出的熟悉感有些疑惑,但阿廖沙也并不太在意,shook the head 后说道:“这把手枪是当时整个马格南加上全world 将近百分之七十的魔能人才一起研发的,同时还有我的Supreme Grandfather 参与,这就导致这把手枪的科技含量与本身的质量已经是近乎最高的存在了,我所做的,只是解开这把手枪上的一个小小的锁,仅此而已。”

  “谦虚了。”

  Zhou Li laughed ,将枪收入枪套中,而阿廖沙也打了招呼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就在这时,hero 先生想起来这把枪好像不是自己的。

  “对了,托蕾亚呢?”

  Zhou Li 好奇的看了看all around ,发现托蕾亚并不在酒店里。…

  “和唐吉诃德一起去蒂雅的风暴Legion 交流技术去了。”

  一旁的艾维瘫在沙发上,羡慕的看了眼Zhou Li 腰间的手枪,随后对Zhou Li 说道:“怎么?你准备物归原主?”

  “什么玩意?你在说什么?”

  Zhou Li 挑起眉毛,一脸不解的looked towards 艾维,“这不是马格南三世让我的Corps Head 交给我进行保管吗?你说锤子呢?”

  “呃呃。”

  艾维扯了扯嘴角,“还是你行,这话你说出来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净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毫无心理负担毛了手下装备的Zhou Li elated 地站起身,准备找Elma 去炫耀炫耀。但此时的Elma 正在厨房中有条不紊地做饭,在看到Zhou Li 后,以“你除了偷吃就只能把饭煮硬”的理由将他推出了出去,破坏了Zhou Li 炫耀小帮手的计划。

  ”Ai, 其实感觉现在要做的事情挺多的。”

  和艾维一样瘫在沙发上,Zhou Li 看着天花板,无所事事地说道:“明天要打二十五强赛,最近还得研究研究跟其他十二刻接触一下,接触完十二刻就得开始着手布置关于地下黑市的措施,跟银爵那个铁畜生斗智斗勇。明明要做的的事很多,但不知道为啥,现在就是很闲。”

  “可能是因为你胸有成竹吧。”

  艾维两个手放在肚子上,艾因今天和林紫去见她的teacher ,似乎是想要交流一下塔里克的一些商业情况。而艾维则是因为早上闹肚子错过了时间,就留在家里当咸鱼。

  “那倒不至于。”

  Zhou Li 蹭着沙发摇了下头,sighed 后说道:“银爵可以说是我目前遇到的最恶心的敌人。”

  “怎么说?”

  艾维挑了一下眉,好奇地问道:“他这么强吗?”

  “不,他跟强不强的没关系。”

  Zhou Li 摆摆手,思索了一下后说道:“商业教会本身combat capability 弱的离谱,就算银爵是教宗,是Demi-God ,但他的实际battle strength 连Spirit Sea 都不如。”

  ”Ai, 什么?”

  推开门,提着large and small bags 的Spirit Sea 怔在了门口,好奇地问道:“刚才有提到我吗?”

  “夸你呢。”

  Zhou Li 懒散的撇过头,“说十二刻的教宗跟你的battle strength 相当。”

  “哦,谢谢。”

  Spirit Sea nodded ,拉住一旁昏昏欲睡的阿紫,脱了鞋后走进了她们的房间。阿紫早上不知道抽什么风,非要去看水族馆的鱼。Spirit Sea 虽然对海洋生物没什么兴趣,但还是跟着去了。

  “那你怕他干啥?”

  艾维扭了扭脖子,不解地问道:“论实力他不如Ancient God ,论位阶不如死幽之神。如果说势力,马格南三世好歹也是world 四大强国之一的领导者。你为什么这么怕银爵呢?”

  “怕个屁,老子当年骑在死幽之神脖子上拉屎的时候银爵还研究纸尿裤呢。”

  Zhou Li 明显对怕这个字snort disdainfully ,他握了握拳,随后对艾维说道:“但是,不能小瞧银爵这个人。”…

  “他很完美。”

  “啊?”

  艾维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完美?”

  “嗯,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看重他的原因。”

  Zhou Li nodded ,继续道:“任何一个人,哪怕是神,都做不到真正的完美。你顾虑艾因,马格南三世难以兼顾梦想和国家,死幽之神恐惧木奇老人。但唯独银爵,做到了完美。”

  “他这个人,看起来重视一切。他温文儒雅,风趣幽默,对待每一个下属都以诚待之。不欺压,也不会偏袒歧视任何一个人。银爵做生意一向都是以双赢著称,他从来will not 仗着商业教会教宗的身份来明里暗里压制合作者。对于外界而言,银爵就是一个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的商人,一个善良的商人。”

  “伪装呗,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有多少商人都想要这名声?银爵只是成功了而已。”

  艾维对此到并不太在乎,他挥了挥手,said with a smile :“要知道在加入你们之前,我和艾因还一直都做一些表面慈善,参加Foundation ,营造慈善商人的名声。银爵只是靠着他的资源和ability 做到了极致,这很正常。”

  “是吗?”

  Zhou Li 想起那张堪称温雅的脸,sneered 后说道:“那如果我说,他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所谓的名声,你会怎么想呢?”

  “那我只能说他是一个Saint 。”

  艾维shrugged ,“反正我觉得,这impossible 。”

  “所以说,银爵很恐怖。”

  Zhou Li 眯着眼,看着天花板上的裂痕,声音刚好,“他的一切,都是神明赋予的。因此,他成为了神明最想要成为的人。”

  “无欲无求的人。”

  “可他是一个商人啊。”

  艾维有些不解,“他是一个商人,impossible 无欲无求的。”

  “他已经不是商人了,这两个字根本不够形容他的。”

  Zhou Li shook the head ,笑容有些渗人,“他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完美的兵器,一把刻着商业教会的完美兵器。他已经将财富积累带来的资源利用到了极致,也将商人思维刻在了in the bones 。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比那个只知道翻阅人间财务报表的脑残,更像商业之神。”

  “他的礼贤下士,温文儒雅,风趣幽默都不是他伪装出来的。当然,这也不是他天生拥有的。银爵只是一张自愿成为空白的白纸,任由神明在上面作画。所以,神明想要塑造一个完美的商人,他就出现了。”

  “我可以用国家,用梦想甚至用现在的托蕾亚来威胁马格南三世。同时,我也可以用我自己来威胁十二刻。但是,唯独面对银爵时,我做不到威胁,我能做的只有与他进行交易。注意,威胁是我单方面攻击他,而交易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手。”

  Zhou Li 摩挲着下颌,眯着眼说道:“他看起来一直在退让,给我钱,也给我人,什么都可以给我。但实际上,这都是他的预期之内,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给我,这些对他而言都是必要的损耗根本不会伤筋动骨。这也是为什么,在我发现地下黑市似乎对银爵而言十分重要的时候,我开始拼尽全力想要得到它的原因。”…

  “啊,我还以为你只是单纯的想恶心一下银爵呢。”

  艾维一旁有些惊愕,他didn’t expect ,Zhou Li 在短短几个月里竟然看出了这么多东西。

  “当然也是有这个原因,看他摆个司马脸会让我感到开心。”

  Zhou Li nodded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承认了这一点。随后他瞅了瞅厨房,继续说道:“银爵露出了weak spot ,也就是地下黑市。其实at first 我并不想要地下黑市,毕竟现在十二刻也不是我的主要目标,跟银爵正面冲突也不是什么好事。”

  “但当我发现,银爵对地下黑市的重视程度达到了一种令人咂舌的地步后,我就开始产生兴趣了。而当托蕾亚告诉我,地下黑市里出现过晶诡的痕迹后,我就更有兴趣了。”

  “晶诡?”

  对于这个名字,已经在塔里克呆了很久的艾维自然不会陌生。他也知道,这个名字对于塔里克而言是多么惊悚。

  “对。”

  Zhou Li nodded ,他想起那一天晚上,托蕾亚告诉他,在那个充满了血腥与杀戮的擂台上,她看到的被腐化了大半个身躯的晶诡死亡时平静的模样。

  “那问题就大了。”

  艾维的嗅觉也很敏锐,晶诡二个字瞬间给他带来了丰富的想象,“如果银爵掌握控制晶诡的能力却不和塔里克沟通的话,这件事一旦暴露,恐怕塔里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是单纯的控制吗?”

  Zhou Li 眯起眼,他还记得,在阿廖沙、唐吉诃德和托蕾亚被晶诡袭击的那一天,有些原本在酒店附近隐藏的商业教会的人,可是突然消失了。

  而且,我调查这个城市的失踪人口时,银爵的流浪汉收容中心资料可是最全的。全到,让我感到恶心。

  **************************

  “一百个名额。”

  塔里克的收容中心里,神色平和,语气温柔的old woman 走到大厅里,用喇叭对着那些做着机械作业的流浪汉们说道:“这里现在有一百个名额,是矿山的,一个月六枚Silver Coin ,需要身强体壮的棒小伙。有餐补,还有休假,要来的尽早报名哦。”

  一听到old woman 的话语,那些打着螺丝的工人们瞬间来了兴致,开始争先恐后的找到老人报名。对于这些人而言,哪怕在银爵的这个收容所里打螺丝算是个体面而且稳定的活计,但一个月的工资就两个Silver Coin ,除了基本温饱外做不了什么。

  而矿山则不一样,虽然矿山的工作有些累人,但工资和各种补贴是很多的,时间长了能攒下不少钱,或许就能搬出收容所,不给银爵大人添麻烦了。

  很快,一大群人进行了报名,随后开始进行身高体重的检测,还有一些资历和能力的询问。过了一段时间后,一百个工人兴高采烈地收拾起行李,开始在其他人嫉妒的神情下坐在了矿山的专车上。

  与此同时,在三个不同的矿山里,发生了一次地质灾害。一共死亡人数六人,其中有三人失踪。而负责寻找失踪人员的,则是矿山Chief-In-Charge ——商业教会。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