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09

  “以我躯体为引…燃烧薪火。”

  ********************************

  次日,白银组别的二十五强赛正式打响。参赛者两两对决,胜者进入胜者组,败者进入败者组。而轮空的一人将会直接进入胜者组,参加胜者组的比赛。

  “啧,这算个啥。”

  Zhou Li 抬起头,看着自己名字后面的对手,皱起眉,表情有些怪异。

  黄奕。

  是的,这一轮Zhou Li 的对手,正是他的好兄弟黄奕。

  “我说这不是内幕你信吗?”

  蒂雅从一旁走了过来,有些无奈地对Zhou Li 解释道:“这次的对手抽签是我亲手抽的,确实没有任何内幕,只是凑巧而已。”

  “没事,我也有点预料到了。”

  Zhou Li shook the head ,半said with a smile :“反正一路碾压过去也没什么意思,正好有点挑战性。”

  “也是。”

  蒂雅nodded ,感同身受地说道:“previous time 我参加比赛的时候也是这样,除了半决赛之外都是一路碾压过来的,很无趣。有一些挑战还是不错的。”

  “对了,Zhou Li 先生,您知道这个黄奕的真实身份吗?”

  这时,Second Prince 洛卡走了过来。似乎是专程过来提醒Zhou Li 的一样,他将一张表格递给Zhou Li ,对他说道:“战争教会的第一教宗,Demi-God Level 别的warrior 。”

  “这我还是知道的。”

  Zhou Li nodded ,哪怕是previous life 他也对这个战争疯子有点印象。毕竟当时虽说Demon King 军主力全在围剿Zhou Li ,但还是有不少的恶魔余孽在各地潜伏或破坏。而作为战争教会的第一教宗黄奕曾一个人进入数座完全被恶魔占领的city 中剿灭恶魔,收获斐然。

  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黄奕在当时没有进入主力战场。但也因为黄奕的存在,侧面削减了不少Demon King 军的实力,这也让Zhou Li 在当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也认识了这个singlehanded 差点把Demon King 军后方打烂的猛人。

  “那您知道previous time 战争教会的教宗是怎么死的吗?”

  洛卡看着Zhou Li ,包厢的灯光很明亮,照着洛卡的眼眸,泛起淡淡的光晕。

  “我不道啊。”

  Zhou Li shook the head ,对于战争教会这个本应该大放异彩,却在Demon King 军入侵的second day 差点直接ka beng 团灭的组织他只是略有耳闻,但具体的却没有什么了解,更别提上一任教宗的死法。

  “上一任教宗名为胡佛·瑞纳斯,是黄奕的teacher ,也是他的养父。在胡佛五十岁,也就是黄奕二十二岁,成为red-clothed Archbishop 的那一年,黄奕亲手杀了胡佛,并且将他的遗体用死幽之火焚烧殆尽。而胡佛的女儿,黄奕的fiancee ,雪莱·瑞纳斯也在那一天被黄奕亲手杀死,埋葬在了战争教会的地下。”

  看着面前的Zhou Li ,洛卡paused ,继续说道:“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黄奕要杀死他的Master 和fiancee ,但人们只知道,在那天之后,黄奕非但没有收到神明或审判庭的惩罚,甚至还接手了他养父的职位,成为了第一教宗。Zhou Li 先生,我这次来只希望您能万事小心,黄奕的实力远超我们想象。”…

  “哟呵?这么猛?”

  Zhou Li 挑了下眉,并没有他人预期中的惊讶或疑虑,反而一脸的“我兄弟这么牛”的骄傲表情,“他二十二岁什么阶位?”

  “白金。”

  洛卡的脸色不太好,这些资料是今天早上得到的,如果不是这些资料,他甚至都不知道有一个这么危险的人物进入了塔里克里。

  “当时的教宗胡佛据了解实力已经超越了Demi-God ,无限接近于神赐。而他的女儿雪莱也拥有璀璨级别的职业等级。而黄奕,却只是一个普通的red-clothed bishop ,实力也不过白金。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杀死了两个实力远超于他的敌人,而且没有收到任何损伤。”

  “那万一人家没打起来呢?下药、sneak attack 、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说服对方自杀。毕竟好歹也是father-in-law 和fiancee ,万一呢对吧,亲属作案这种事情没个准。”

  Zhou Li 倒也满不在乎,他不是相信“白金杀死Demi-God ”这件事,而是他完全不认为黄奕跟他的father-in-law 和fiancee 打过架。毕竟白金和Demi-God 的差距,就像是一个低能唐氏儿和阴险Berserker 在擂台上较量一样,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黄奕是正面杀死那两个人的,这根本impossible 。

  沉默片刻后,洛卡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份阅后即焚的情报,开口说道:“正面作战至少二十六分钟,胡佛体内的所有能量耗尽,胸口的Defense Talisman 文被击碎,魔能武器过载损毁。雪莱的右臂经过连续冲击,腰部的能量区域完全亏损。”

  “这…”

  Zhou Li 眯起眼,他似乎想起了什么,faint smile 的瞥了洛卡一眼,对他问道:“这不是塔里克收集到的情报吧。”

  “en? ”

  洛卡hearing this 愣了一下,随后坦然地说道:“是的,这不是我们收集到的情报。”

  “去查一查吧。”

  Zhou Li 笑着shook the head ,对洛卡说道:“这么详细的报告,还有精细到部位rune 损坏的调查结果,除了十二刻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有。”

  “您的意思是…”

  “我的手下攻击过你的younger sister 。”

  Zhou Li 看着洛卡,突兀的说了一句。没等洛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Zhou Li 又一次说道:“我的手下,唐吉诃德与托蕾亚,在一次军事演习中与你的younger sister 进行对战。在对战过程中,我的手下曾对你younger sister 本人发动攻击,并取得成效。”

  “Zhou Li 先生这不同的两句话都没有说谎。”

  赫里宁推开房门,缓缓地走入房间。他看着有些惊愕的Second Prince ,开口说道:“你得到的这份情报,没有任何的谎言,里面写的都是真实的情况。所以,你会根据情报轻而易举地得出黄奕是一个杀妻灭父的残忍之人的结论,你也就想起来提醒Zhou Li ,让他有所防备。”

  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拿起那张写满文字的情报,大致扫了一眼后将其扔在一旁。赫里宁看着不远处的擂台上不停进攻的双方,平静地对一旁有些茫然的洛卡说道:…

  “这份情报告诉你,黄奕残忍的杀害了他的养父和fiancee 。却没有告诉你,在黄奕杀死二人的前几天,胡佛收到了污染,成为了心智被完全腐化的战争厄鬼,并且将他的女儿也转化为同类,准备在暗地里挑起塔里克和马格南的全面战争,最后引发world 级别的战争。”

  听到这句话,洛卡顿时dumbfounded ,他张着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情报也不会告诉你,黄奕虽然在当时只是白金,但他体内的能量与肉体已经超越了Demi-God ,超越了他的养父胡佛。只不过黄奕不想让自己的养父信心受挫,也不想被迫夺取自己养父的职位,因此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对外宣称白金。”

  赫里宁的一席话语直接让洛卡呆傻住了。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事实的真相却与自己的认知有着巨大的差异。

  “这份情报是有人精心设计过的,你知道它放在了你的桌子上吗?”

  看了一旁一脸懵逼的蒂雅,赫里宁的视线定格在发懵的洛卡身上,said solemnly :“蒂雅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会immediately 找到我或她的big brother ,谋求我们的意见。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擅长这一方面,所以她选择向我们征求意见。”

  “如果你的big brother 埃文遇到了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像现在的你一样,拿着情报冲到only one 个和黄奕有关联的Zhou Li 先生面前,告诉他你得到的绝密情报。埃文在收到这封情报后,他一定会立刻调集人手,开始核实情报,完全仔细的确认情报是否有缺漏或是刻意引导。”

  看着脸色逐渐羞愧的Second Prince ,赫里宁sighed ,略带无奈地说道:“你很聪明,不然也无法成为细雨的指挥官。但你却总是这么急切,还有着unfathomable mystery 的自尊心,让一时的得失迷住双眼,趁虚而入影响了你的举措。洛卡,如果这次不是Zhou Li 先生敏锐,恐怕你会酿成大错。”

  将【控制黄奕】的命令符扔在洛卡面前,赫里宁平缓地说道:“我已经命令细雨全部收回,禁止继续监控黄奕了。”

  “我…对不起。”

  这时才明白自己差点发现大错的洛卡顿时感到一阵羞愧,这时的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being used as a tool 了。如果不是Zhou Li 发现了事情的漏洞,给赫里宁发起通讯,阻止了细雨Legion 的行动,恐怕黄奕和塔里克的关系就会有点不对付了。

  “好好反思一下吧。”

  赫里宁looked towards Zhou Li ,感激地说道:“感谢您的智慧,如果不是您发现了其中的关键,恐怕塔里克此后便会和战争教会交恶了。”

  “不算major event 。”

  Zhou Li shook the head ,无所谓地说道:“其实就算你们真和黄奕打了一架,只要把话说开事情也不会坏到哪去。他除了shameless 贪财卑鄙无赖这些优点外,最重要的就是给钱泯恩仇,钱给的够多就不会有事的。”…

  某种意义上来讲这还真算是个优点呢。

  “行了,不跟你们扯了,好好查一查这份资料背后的东西,when the time comes 别忘跟我说一声就行。”

  Zhou Li 站起身,不远处的大屏幕上,自己的名字和黄奕已经出现在了上面。他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我先去打架了,回来说。”

  “祝您武道昌隆。”

  赫里宁nodded ,祝福了一下Zhou Li 。而蒂雅也随着祝福了一下。一旁的洛卡则有些魂不守舍,还是对刚才的事情感到愧疚。Zhou Li 也懒得扮演心灵导师,毕竟洛卡只是个大老爷们,不是美少女哭不出来带雨梨花的感觉。

  走下观众席,来到备War Zone 里,Zhou Li 和他的好兄弟见了面。

  “周哥,你跟我说说,这是不是黑幕啊?”

  作为一lord of the cult 的黄奕,极其没有形象的蹲在沙发扶手上嗑着瓜子,一脸好奇地对Zhou Li 问道:“这几率这么低都让咱俩碰上了,你不是跟塔里克熟悉吗?你问问是不是这里面有点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啊,这也太巧了。”

  “我估计是。”

  Zhou Li nodded ,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这老塔里克肯定玩表面公平这一套,看咱哥俩太强了怕影响关系户晋级,就故意把咱俩分到一起,好让那些关系户晋级,咱哥俩both sides suffer 。太过分了。”

  ”Ai, 也没办法,谁让咱俩这么强呢?”

  黄奕十分骚包的一甩头,随后笑hehe 地对Zhou Li 说道:“周哥,要不然咱俩上去演一场得了,你随便打一拳我直接躺地上就行。反正打败者组还能多打几场比赛,对我的晋级也有帮助,你看行不?”

  “美得你,老子还想多打几场呢。”

  一听这个话,Zhou Li 顿时急了。他at first 的打算就是二十五强赛故意输给黄奕,这样就可以进入败者组多打好几场比赛,“赶紧的,一会上台配合哥们一下,多打两拳我好早点躺下。”

  “Old Brother ,我马上就要晋级了,你不能这样啊,你得赢我啊!”

  黄奕一脸苦涩,哀求道:“哥们现在快穷死了,再不晋级我连十二刻的救济金都领不了了,我战争教会全家老少都等着我的钱呢,真不行了。”

  “老子给你a thousand gold 币,让我输!”

  “不行,我得输!”

  黄奕咬着牙,强忍着诱惑,震声说道:“多少钱都不行,我这次必须拿下!”

  ”humph.”

  Zhou Li hearing this ,coldly snorted ,恶fiercely 地说道:“那咱哥俩今天就擂台上见,咱们各凭ability ,看看是你的拳头软,还是我的手脚轻。”

  “谁怕谁?!”

  黄奕更是disdainful smile ,“老子当年跟father-in-law 打了半辈子的假赛,你就是把公正之神拉来他也看不出我放没放水,this time ,周哥你赢定了。”

  “呵,手底下见真章!”

  Zhou Li 也不多言,直接与黄奕对视一眼,视线交错的瞬间火花迸发。二人歪嘴一笑,活动活动筋骨,不看对方,缓慢而沉重地走入擂台之中。

  this time ,我必输!

  (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