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52

  第452章 一个疯子

  反义词,无论是在中文、英文、阿拉伯文、阿卡塔拉卡曼文、马格南文、continent 语中都是同一个意思,即词性相同、意义相反或相对的词。例如“新”和“旧”、“热”和“冷”、“上”和“下”,“高端”与“低端”,“hero ”与“Demon King ”一样。

  那么问题来了,慈善的反义词是什么呢?

  反正肯定不是善良。

  “慈善?”

  再次重复这个词语后,伊兹的表情有些崩坏,“你认真的?”

  这次伊兹连阴阳都不阴阳了,甚至连您都没说,足以证明她此时的震撼程度。

  “其实不是。”

  黄奕shook the head ,随后在刚sighed in relief 的伊兹注视下说出答案:“其实我刚才在心底一直尝试诸如【善良、纯净、纯粹、友善、和谐、积极、和蔼】等词语,慈善也是其中的一个。”

  饱和式猜测是吧。

  “等一下,问题不在这里。”

  伊兹冷静的extend the hand ,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有没有可能,慈善的反义词可能不是那么友善?”

  “我觉得hero 这个角色是要有一些offensive 的。”

  黄奕说的很委婉,伊兹听的很震撼。

  之前的她可能因为误会认为Zhou Li 坑害童工,但那是在银爵授意下“瞎写一通”的结果。虽然她对Zhou Li 的印象可能因为十二刻有些偏差,但在伊兹眼里,hero 这俩字,你总得和一个正常的沾边吧。

  哪怕是个“平和”呢。

  而在黄奕口中,Zhou Li 的罪孽距离被塔里克马格南英南联合枪决只差一步之遥,而this step 之遥要么是他突然宣布自己不再就任hero ,要么十二刻说Zhou Li 其实是灾厄的illegitimate child 。

  反正都不太可能就是了。

  “反正你别把Zhou Li 看的太平凡。”

  面对伊兹的疑虑,黄奕laughed ,真诚的给出了建议,“我们的这位hero 是一个富有斗争意识,精神领域造诣颇高,动手能力强,思想不太平凡的人。总而言之,你要是打不过他,就obediently and honestly 投降就完事了。”

  这就是语言艺术。

  “啊好。”

  伊兹怎么也didn’t expect ,自己有朝一日会在言语上败下阵来。毕竟她会的是mystifying ,不是这种casually 的将“天天找事、精神变态、上手打人、思想有病”展现的如此vividly and thoroughly 。这是语言的艺术,是她学不会的。

  “愣着干啥?”

  此时的黄奕已经开始将兜里的Silver Coin 放在面前,合上手,对一旁的伊兹催促道:“赶紧拜一拜银爵这个比,要不然他就真成了第一个成为神明不到一天后就ka beng 的笑话了。”

  “啊。”

  伊兹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有样学样的将Silver Coin 放在自己面前,双手合十。

  “骗你的。”

  一只手突然从伊兹面前划过,将她放在面前的Silver Coin 划走。只见黄奕双手叉腰,表情异常嚣张,“老子总算从你这里坑到钱了!”

  然后,伊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没有责骂,也没有生气,只有眼中淡淡的可怜。良久,黄奕脸上的嚣张开始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尴尬。

  “唉。”

  过了片刻后,伊兹长长的sighed ,extend the hand ,将一枚gold coin 放在尬住的黄奕的手中。patted 他的肩膀,又重重的sighed 。

  然后,黄奕急了。

  “先别急。”

  看着面前上蹿下跳准备冻手的黄奕,伊兹推了推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的银框眼镜,平静地对黄奕说道:“您这么整活,肯定是有什么计划的对吧。”

  “啧。”

  黄奕啧了一声,嘴角一斜,“刚才我对银爵祷的时候,他告诉了我该如何为他增加信仰。”

  “烧钱。”

  这两个字的含义有很多,就算仅仅从动作上来看,这个词语也有不同的意思。而通过黄奕脸上的表情,和他眼里的情绪,伊兹知道,黄奕绝对是准备烧纸钱。

  “您还是说明白一些吧。”

  伊兹扶额,有些无奈地说道:“至少您跟我说一下是烧哪个钱。”

  “你知道吗,我依旧不信任你和银爵。”

  很是突兀的,黄奕没头没脑的来了这样一句话。他收起了方才的调笑与不着调,一种属于战争教会教宗的冷静与沉稳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一个众神认定的忠犬,突然杀死自己,以死明志。我不信。”

  “那您为什么要与我合作呢?”

  伊兹明白,黄奕说的是不信任,而非不相信。这两者的最大差别,就是前者依旧在合作,而后者则是彻底破裂。

  “因为我曾经也是一条忠犬。”

  眼中倒映着伊兹的容貌,黄奕似乎看到了那个cheerful 叫着自己名字的女孩,也看到了在那场焚烧一切的火焰中痛苦挣扎着让自己杀死她的姑娘。

  “因为我的忠诚,我的姑娘死在了我的怀里。她让的,我杀的。”

  话语很平淡,却让伊兹莫名的感到一阵揪心。黄奕extend the hand ,一枚代表着战阵教会的lance 纹章出现在他的手中。黄奕轻轻握拳,纹章回归到他的手心中。伊兹知道,这是一种类似于隐藏的技能。效果,就是让黄奕在War God 的眼中消失一段时间。

  “我可以真相,也可以知道是谁害死了她。但我选择退缩,选择将我可怜的自尊心和忠诚埋在一起,苟活下去。”

  拿出那枚Silver Coin ,黄奕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一团火焰将Silver Coin 融化,一丝white 的光从Silver Coin 中抽离,消失在in midair ,“现在,我准备好好的玩一把。”

  “就像上一任教宗一样。”

  黄奕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满脸褶皱,对自己成天到晚横眉冷对的old man 。那个因为自己娶了他姑娘,拿着砖头与盾牌追了自己两个城邦的father 。

  那个在War God 点燃的噬骨fire sea 之中举起lance ,用盾牌护住女孩,仰头对着神明怒吼的老人。

  黄奕还记得,当那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响彻在War God 的Divine Kingdom 中时,一向疯狂的War God 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而正是那惊鸿一瞥的恐惧,让黄奕一直将往事埋在了心里。

  神明,也会恐惧。

  “这次,我也当一次疯子。”

  一个让神明恐惧的疯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