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54

  第454章 一座门

  since ancient times ,中国人便喜欢火,因为火是文明的象征。用火烧烤出来的食物让人类摆脱了devour raw meat and fowl 的野蛮行径,也让人类接触到文明的光亮。

  自秦朝以来,中国人大多是武德充沛的,毕竟力量对于人类而言是生存的基础,只有拥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在混乱的大自然和频繁的战争中生存下去。而Zhou Li ,就是汲取了中国的传统美德,将文明与力量结合在一起。

  总而言之就是火力轰炸,不爽不要玩。

  咔。

  拉环,笑着将手雷扔进去,捂住耳朵。就像是冬天和child 们放鞭炮的father 一样,Zhou Li 的脸上浮现出慈祥和蔼的笑容。

  bang! !!!!!!

  老father 的笑容更加深刻了。

  “第一发就是爽。”

  爽朗一笑,Zhou Li 示意其他人可以继续规模化、机械化的进行手雷作业,保证手雷投掷形成流水线,不放过任何死角,高效全面覆盖市场需求,点对面面对点完成市场覆盖。

  总而言之,炸的均匀,炸的彻底,炸的开心。

  反正Zhou Li 是开心了。

  此时的亚瑟已经不是很想说话了,他就在旁边坐在石头上,大马横刀,手托着下巴,满眼都是茫然。他有想过外面的world 发展了不少,但didn’t expect 会往这个不曾设想的道路发展。

  他也曾在无数个黑夜里想过,自己这个Demi-God Level 别的sharpshooter 如果真的回归到文明world ,会不会能闯出一盘Heaven and Earth 。

  现在。

  亚瑟:六。

  “牛。”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亚瑟对于Zhou Li 的这种火力不足恐惧症表达了高度赞赏,“我亚瑟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你这种探索地下洞穴的办法。”

  “别人一般都怎么探索?”

  Zhou Li 好奇的问了一句。

  “找个鸡鸭,拴着绳子往里赶,这样能钓出来一些比较低能的晶诡。如果里面的晶诡有脑子,就一个人前面拿着盾牌顶着,后面的人把枪架在盾牌上,然后随时准备用探测的spell 扫描墙壁。实际上啊.”

  亚瑟苦笑一声,又无奈又习惯的said with a smile :“就是拿命填。good luck 了,都是一帮蠢比晶诡,一只鸡啥的就钓出来了。bad luck 的里面有聪明的,埋伏在墙壁和地下,你经过的时候稍不注意就被串了血bottle gourd ,盾牌,就是一心里安慰。”

  “所以吗。”

  Zhou Li 走到亚瑟身旁,patted 他的肩膀,真挚地说道:“时代变了,我刚才用的才是未来。”

  想了想方才快要把地面给震塌的震撼场面,亚瑟原本感慨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只能心悸地nodded ,感同身受道:“确实。”

  “走吧。”

  Zhou Li 冲着地洞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平静地说道:“看看新时代的Underground City 探索。”

  亚瑟愣了一下,他顺着Zhou Li 示意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就彻底愣住了。

  Knight ,新世纪Knight 。

  身着魔能重甲,每一寸铠甲上都覆盖着完美的魔导纹路。包括重量降低、减少impact 、增加抓地力和动力消除等纹路。其实这些还不足以让亚瑟多么惊讶,毕竟那都是塔里克的东西,最多是从未见过的高精尖技术。

  而之后出现的东西,让亚瑟整个人都懵住了。

  这是啥?

  六根管子?攒在一起?你说这玩意叫枪,可六个管子这玩意攒一块.你说他叫炮.

  总而言之,亚瑟无法理解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像是枪,又像是Magical Artifact ,约翰眼睛尖,他看到了有一根枪管上还刻着像东方三庭那边的纹路一样,隐隐约约的像是.

  “大慈大悲南无加特林Bodhisattva 超度世人?”

  在念出那串铭文后,约翰和亚瑟对视一眼,齐齐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解。而一旁的达奇则对此毫无兴趣,他只对重武器有兴趣,这玩意看起来可能比较厚重,但看起来六根管子并不符合西部人的审美。

  然后,这群Knight 就把盾牌拿了出来。

  水晶盾?

  就在亚瑟and the others 开始疑惑为什么Zhou Li 会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盾牌时,Zhou Li 说话了。

  “开灯!”

  灯?

  疑惑之际,三十三名准备打头阵的Guardian 之盾似乎摁动了什么。

  然后,灯开了。

  或者说,天亮了。

  那黑暗的洞穴里,瞬间充斥着宛如烈日一般的rays of light 。就连不远处的亚瑟都感到有些刺眼,subconsciously 的伸出了双手,遮住了双眼。

  就这样,三十三个远光狗带着三十三个转轮机枪开始向着洞内推进。放下双手后,亚瑟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他们这才反应过来,那个看起来华而不实的盾牌,是远光狗。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办法确实好用。就在远光狗进入地洞的一瞬间,一帮残余的晶诡就嗷嗷地冲了出来。他们捂着眼睛,依靠着本能,嗅着味道冲向了Guardian 之盾。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来自大慈大悲南无加特林Bodhisattva 的经文。

  主要分三个阶段,分别是呢喃(转轮),开口(开火),念经(三千六百转)。

  刚刚经历了视觉刺激的亚瑟一脸麻木的捂住耳朵,地洞是有回声的,而就站在洞口的亚瑟没有注意防护,而Zhou Li and the others 早有准备戴好了耳塞。

  当转轮声结束后,一个跟在Guardian 之盾身后的第三Legion 的士兵从地洞中钻出,轻车熟路的跳到Zhou Li 面前,敬了一礼,用着毫无特点的声音说道:“报告,洞里大部分晶诡已经清理干净,现在有最后一个大门,这个门.很大很大,请指示。”

  “我来吧。”

  Zhou Li nodded ,对他说道:“让Guardian 之盾回来,剩下的我来吧。”

  “好的。”

  第三Legion 的士兵nodded 称是,然后他用communicator 通知了里面的Guardian 之盾。很快,六十六个提着一堆晶诡头颅的Guardian 之盾走了出来。

  “蒂雅,唐吉诃德,托蕾亚。”

  Zhou Li looked towards 身后,点出了三个人的名字。很快,Zhou Li 的面前出现了三个fully armed 的Corps Head 。

  “唐吉诃德,你和我打头阵。托蕾亚,你压尾。蒂雅,你在中段支援两翼。”

  下达命令后,Zhou Li 活动活动身体,打了个响指,厄难天灾的力量具象化,一个虚无的purple silhouette 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Elma 默契的extend the hand 打了个响指,black 的小白也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亚瑟感觉那个black 的silhouette 出现的时候似乎对Zhou Li 做了个.鬼脸?

  真正意义上的鬼脸。

  “亚瑟,你也来。”

  Zhou Li 回过头,对亚瑟说道:“你在蒂雅身后。”

  “那我做些什么?”

  亚瑟curiously asked 。

  “应对突发情况。”

  Zhou Li 没有给亚瑟反应的时间,唐吉诃德和他走到最前,Elma 跟在身后,蒂雅其次,最后是托蕾亚。而亚瑟在愣了一下后跟在了后面,不听Zhou Li 去蒂雅身后的most important 原因,是因为他不知道谁是蒂雅。

  而Zhou Li 也对此没有说什么,反正就随口一说,他带着亚瑟一个是不放心,一个是想看看这地下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跟他有关的。

  这个地洞其实更像是塔里克的那种地下防空洞,里面的空洞已经真正意义上的是一种“道路”,很是宽敞。Zhou Li 目测这里甚至可以开车漂移了。

  亚瑟注意到的,则是那些横尸遍野的晶诡。

  真的,惨不忍睹。哪怕都不是同一个物种,亚瑟都发自心里的感到了一股寒意。

  碎块,破片,血肉分离,晶体碎的都快跟沙子合体。有些晶诡被拦腰炸断,有些晶诡像是把炸弹吃了一样然后被由内而外的炸碎一样。而一些依靠着强大恢复力或者同伴尸体得以在first round 幸存的,则更幸运的迎来了second wave 清洗。

  或者说超度。

  “东方三庭的超度就是把身体打成肉泥然后将头颅提走?”

  看着面前那些明显和被爆炸炸死的晶诡不同的尸体,亚瑟开始对古老的东方国度产生了恐惧。毕竟任谁看到一个下半身被打成蜂窝煤,头颅不翼而飞的尸体都会感到恐惧。更别提造成这样结果的,还是刻着来自本应该慈善的超度rune 。

  Zhou Li 倒也没管身后亚瑟的奇思妙想,他也didn’t expect 亚瑟这个看起来沉稳的中年老男人心里能有这么多活动。他和唐吉诃德并肩而行,走在地下道路的最前端。其实按照实际上来讲,站在最最前端的人,其实是小白和厄难天灾,但他俩不算人。

  在心底想了个冷笑话后,Zhou Li 的眼中出现了他们口中的大门。

  很大,大到让人unimaginable 。就像是凡人看到了Heaven and Earth Dharma Idol ,蝼蚁看到了通天高塔一样。Zhou Li 感到了一种凝重的窒息感。就算是见过Earth 上的宏伟建筑,见识过塔里克第一高塔的全貌,Zhou Li 也为面前的巨大门扉而窒息。

  但是,Zhou Li 心中却又升起了一种无法言喻的亲切。

  他extend the hand ,轻轻的将手盖在门扉上。冰凉的触感提醒着他,这座门的材质应该是一种金属。可在Zhou Li 的印象里,这个金属从未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

  不是金,也不是秘银,也不是任何魔法材质。明明很坚固,但却没有任何的魔法痕迹。摸起来,这座巨门似乎有些轻,但Zhou Li subconsciously 的用力摁压,却连个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是什么?”

  他身后的几个人也被震撼到了,除了见识过真正的Divine Kingdom 的Elma ,哪怕是塔里克皇帝的女儿,蒂雅也发自内心的对面前的巨门发出感慨。

  “这也太伟大了。”

  是的,伟大。如果仅仅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大家会感慨他的巨大。但如果,这是一个明显带有文明痕迹的造物,那么人们就会用伟大来形容他。

  “这个材质.”

  一旁的唐吉诃德走上前,将手覆盖在上面,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从未见过的金属。”

  “不像钢,也不像秘银,也没有任何魔法的痕迹。这到底是什么材质?”

  这时,逐渐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Zhou Li 冷静了下来。在听到材质两个字的瞬间,他念头一动,拿出communicator 打出了一个号码。很快,在两个Guardian 之盾的护送下,红头发的少女energetic and bustling 的赶了过来。

  “wa!”

  当看到那巨大的门扉时,阿廖沙顿时一脸震撼的哇出了声。而其他人也表示理解,毕竟自己第一次看到这玩意的时候也是这反应。

  “等一下,这个材质!”

  在用手触碰到这块巨大的金属时,阿廖沙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喜的呼出了声。然后她立刻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个rune ,随后将rune 扣在了上面。

  “高耐魔,耐腐蚀,弹性高,重量轻,不会生锈,形状记忆能力强.”、

  每说出一个词语,阿廖沙眼中的兴奋就更深一分。很快,阿廖沙放下rune ,转身面向Zhou Li ,用着自信的语气对他说道:“小帮手的最终形态所需要的材料找到了。”

  “就是这个吗?”

  Zhou Li 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金属巨门,方才的他听到了阿廖沙说的那些词语,脑海里浮现出了一种in this world 从未出现过的金属。

  钛合金。

  是的,钛合金。this world 与Earth 是不一样的,有很多元素二者有不小的差别。除了黑火药外,钛合金也是其中之一。

  而现在,一块规模令人咋舌,工艺强度高到令人发指的钛合金巨门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此时,Zhou Li 心中的那个想法越来越真实,他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真相。

  他looked towards 身后的Elma ,心中的空荡让他有些恍惚。他subconsciously 的extend the hand ,而Elma 则很是自然的握住了Zhou Li 的手。她looked towards Zhou Li ,眼中满是柔和与温婉,这让Zhou Li 心中原本的躁动和疑虑打消了不少。

  “进去看看吧。”

  took a deep breath ,Zhou Li 对着身旁的众人说道:“别管怎么样,继续向前吧。”

  “这就是这片牧场的真相吗?”

  这时,刚从震惊中spirit slowly recovers 的亚瑟反应了过来。他看着面前这宛如Divine Vestige 一般的巨大门扉,声音有些发苦,但更多的是一种释然。

  “一座门”

  “你竟然被这玩意弄死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