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Hero Is Scumbag Chapter 465

  第465章 战争

  塔里克的生命屏障,保护了塔里克人民百年之久。

  就像东方经典的格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样,塔里克的人民在屏障之中生活了一百年,这一百年的时间,足以消磨掉瘟疫这两个字。足以让塔里克大部分人,忘记还有一种名为“矿石病”的恶疾正在窥视着自己。

  可问题来了,这是错误的吗?

  不,对于ordinary person 而言,这没有错。一个ordinary person ,不成为职业者的话生命一般平均只有六十岁左右。一百年的时间,足以更迭一代人,让那差点覆灭塔里克的“矿石病”成为父辈口中的传说。

  而且,不仅仅如此,可以说在淡化矿石病这一方面,十二刻和塔里克官方也出了不小的力气。毕竟这种影响国民幸福的东西,如果能阻挡在墙外,不去提起就是最好的选择。

  但现在,赫里宁准备打碎这个摇篮了。

  因为摇篮里的,永远都只是婴儿。

  这时,那些早就得到了戒备命令的边关士兵们惊愕的发现,那道庇护了他们一个世纪的生命之墙,在他们眼前缓缓崩塌。

  同时,那些什么准备都没有,无所事事摆大烂的十二刻士兵们惊愕的发现。

  有带路党给晶诡带来了。

  “Captain ,别开枪,是我!”

  端着手枪喊着话,身后一群晶诡疯狂的追。此时的Zhou Li 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一心一意为晶诡带路的traitor 模样,而那些十二刻的护卫,更是被吓的头皮发麻。

  任谁看到好几万只晶诡assaults the senses 都会感到恐惧。

  更terrifying 的是带路党是hero 。

  “敌袭!敌袭!!!!”

  第一个发现这一幕的士兵直接扯脖子喊了一嗓子,而其他的士兵抬起头,也看到了那恐怖的一幕。顿时,这些许久没有经历过战斗的士兵们陷入了恐慌,甚至开始退却。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备战。”

  这几个守疆的士兵回过头,看到了汉克斯那张有些阴沉的脸。他们看到汉克斯胸前代表着商业教会的徽章后,subconsciously 的gave a salute ,然后拉响了一旁的战备警报。

  很快,象征着全面战备的警报声被拉响了。这让所有居住在十二刻区域里的人们感到不解。上一次警报的拉响还是在一百年前,为了帮助生命教会创造生命壁垒,十二刻全军出动阻挡塞外的晶诡。而在一百年后,本应该已经和平的西部,又一次响起了代表战争的铃声。

  在拉下警报后,士兵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所作所为代表着什么。他惊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想要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到汉克斯那双不似人类的眼眸时,他沉默了。

  “战争已经开始了,士兵。”

  看着面前这位来自元素教会的士兵,汉克斯感受着愈发逼近的晶诡浪潮,said solemnly :“回到你的岗位上。”

  “明白!”

  士兵subconsciously 的遵守了汉克斯的命令。而这时,代表着商业教会的士兵登上了city wall ,开始接管各个区域的防守。他们很快便sighed in relief ,Zhou Li 给晶诡带路的场面实在太过震撼,让他们忘了自己是有一层可以隔阂晶诡的屏障。反正屏障能阻挡晶诡,就算你Zhou Li 来了,又能.

  我屏障呢?

  原本意兴阑珊准备放任不管的士兵们呆滞的看着面前逐渐消散的生命堡垒,他们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坏了,屏障没了。

  恐慌又一次蔓延了。但this time ,一个声音让这些许久未经历过战争的士兵们安静了下来。

  “备战。”

  身着pale red 长袍,容貌精致的golden haired girl 登上city wall 。头戴元素发箍的她眼中蕴含着极为炙热的火焰元素,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开始激动的人群,元素之环faintly discernible 。作为元素教会的red-clothed bishop ,白芩从未忘记过十二刻的使命。

  “备战。”

  情绪教会的第一教宗安雅出现在city wall 上,此时的她不复往日的柔弱,而是充满了坚毅的信念。这种信念伴随着情绪教会的网络,传播到所有教会士兵的身上。她凝视着向她奔来的Zhou Li ,声音不复往日的柔弱。

  此时的士兵们已经扫去了方才的迷茫与恐惧,这时的他们想起来了,自己,是十二刻的士兵。是作为world 的主导者,十二刻手下最强的Legion 。他们的父辈,曾是守护这片土地的warrior 。

  “备战。”

  简短的两个字,迅速传播到了整个Legion 之中。很快,这座属于十二刻的城市开始进行布放,整个城市,活了起来。

  Zhou Li 已经到达了city wall 之下,他没有抬起头让上面的人给他开门。他只是拿出小帮手,冲着那扇巨大的门扉,扣动扳机。

  bang! !!!!!

  银与金交汇的city gate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直接被Zhou Li 一枪轰烂掉。但此时没有一个人指责Zhou Li 这种行为,甚至连斥责他的人都没有。除了他是hero 十二刻某种意义上来讲都算是他的财产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十二刻之城的人都知道,这扇剥去了难看的秘银外壳,换上了华贵金银的大门,什么都挡不住。

  能挡住晶诡的,只有他们自己。

  当那些晶诡出现在city wall 之外时,一颗微弱的fire star 从city wall 上落在了晶诡的先头部队中。下一秒,这颗fire star 宛如引路明灯一般,无数散发着炽热气息的Fireball 从高空之中凝聚,如流星一般轰落在晶诡之中。

  spell 对晶诡几乎没有效果,这是很久之前白芩的father 研究出来的。

  晶诡的身体主要是由光辉水晶和开拓者遗骸构成的,前者让他们拥有对光辉科技极高的免疫力,后者则让他们获得了极高的魔抗。因为文明不可溶性,就连魔法都无法作用到开拓者的身上。

  白芩的father 虽然不明白原理,但他发现了晶诡的魔免。后来的他在一场遭遇战中死于晶诡之手,而他的研究理论就被暂时封存。因为在那场遭遇战后,生命堡垒被建造,元素教会就退回十二刻之城中,很少过问晶诡之事。

  但是,白芩一直记得father 对她说过的话,也记得自己在成为red-clothed bishop 之时发出的承诺。在成为bishop 后,白芩开始日夜研究晶诡的魔免,顺着father 的笔记,白芩找到了方向。

  魔法对他们无效。

  但这不代表魔法产生的物理结果对他们无效。

  总而言之,就像破片手雷一样,破片手雷本身的魔法冲击对晶诡是不起作用的。但是冲击推动里面的破片砸到晶诡身上,这个是起作用的。因为这不是魔法,这是物理。

  因此,在数年的研究下,白芩找到了魔法对抗晶诡的办法。

  “记住,要物质,不要魔法!”

  没有使用轻便快捷的Fireball Technique ,而是选择将Fireball Technique 与造earth technique 结合,创造出热熔岩并扔至地面上的白芩指挥着自己身旁的元素法师们,“不要用魔法直接攻击,创造物质或影响物质,让科学攻击他们。”

  而这时,Zhou Li 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

  “不愧是元素教会的教宗。”

  白芩转过头,此时的Zhou Li 靠在city wall 柱子上,表情很是轻松,完全没有大战开始的紧张感,“我就说,in this world 聪明人是很多的。”

  “我不是聪明人。”

  白芩摇了摇头,她看着Zhou Li ,表情郑重地说道:“我只是一个successor ,只不过,我比前人多迈出去了一步。”

  而这时,汉克斯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Zhou Li 身旁。他盯着Zhou Li ,solemnly asked :“你为什么要把晶诡带来?”

  “伱在狗叫什么?”

  Zhou Li looked towards 汉克斯,disdainful smile ,“你是教宗还是Archbishop ,有什么资格参加十二刻内部high level 会议?”

  “我是银爵殿下亲手授予的战时指挥官,现在整个商业教会的士兵全部由我指挥!”

  汉克斯逼近Zhou Li 身旁,声音发狠,“银爵阁下害怕你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提前让我离开了商业教会高塔。你记住,害死银爵大人是你做的,商业教会将与你irreconcilable 。”

  dong!

  没有辩解也没有解释,只是一个朴实无华的飞脚,给汉克斯直接踹到了city wall 边缘。就在汉克斯准备攻击Zhou Li 的时候,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本书。

  《hero 专属》

  此时,那些听到声响的商业教会的士兵也停下了脚步。他们看着踩在汉克斯胸口之上,举着书,居高临下看着汉克斯的Zhou Li ,沉默了。

  准备调节矛盾的白芩也继续专心对付city wall 下的monster ,而安雅则继续调和着士兵们的心情,让他们免于战争崩溃。而此时汉克斯的心,已经坠落到了谷底。

  “记住,我是hero 。”

  extend the hand ,patted 表情茫然的汉克斯,Zhou Li 的声音如坚冰一样让人胆寒,“银爵见到我,也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hero 大人。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威胁我?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的话,我把你从city wall 上扔进晶诡堆里,也没有人会阻止我。”

  “你”

  汉克斯突然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youngster 突然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浑身上下只剩下血腥与凌厉。他从未在一个这么youngster 的身上见到这种imposing manner ,在汉克斯的记忆里,除了战争教会前任教宗那个疯子之外,没有人能有这种几乎凝实的killing intent 。

  他是monster !

  顿时,汉克斯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警告着他,此时的Zhou Li 已经放弃了伪装,彻底将monster 的一面暴露了出来。

  extend the hand ,摘掉了汉克斯胸前的勋章。

  Zhou Li 站起身,看着周围有些茫然的商业教会的士兵,环视一圈后,高声喊道:“商业教会的士兵,现在开始,全部listen to my orders !”

  这个人,明明逼死了他们所效忠的银爵。这个人,明明刚将自己教会的指挥官踩在脚下,当众羞辱。

  可是

  商业教会的雇佣兵们沉默片刻后,选择了听从Zhou Li 的话语。因为当Zhou Li 开口命令他们的一瞬间,他们就明白,自己必须听命于他。

  此时的晶诡大部队已经濒临城下,他们在发现那道痛恨的壁垒已经消失后,脑海中已经被人类的气息所占据。对于这些monster 而言,吞噬人类,就是他们最大的快乐。

  而此时,一个城市的人类就出现在他们眼前。此时的晶诡已经忘记了Zhou Li ,忘记了方才发生的一切。他们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两个字。

  杀戮。

  他们要不计一切代价,杀死里面的人类,并且将他们的血肉析出,吞噬殆尽。

  至于抵抗

  无所谓的。

  所有晶诡都明白,人类对他们而言,只能是猎物。他们赖以为生的光辉水晶对他们毫无伤害,而那些看似强大的魔法,根本对他们不起作用。

  晶诡,仿佛上天安排专门灭绝塔里克一样,完全克制塔里克人类。

  但是,他们想错了。

  这里是塔里克,但是,这里也是十二刻。

  有hero 的十二刻。

  “商业教会雇佣军都他妈给我滚下来,让元素教会和生命教会施法,不要遮挡他们的施法视野!”

  “战争教会的那几个憨逼给我滚回来,再让我看到你们提前冲锋,我就把你们关在猪笼里让文学教会的人轮流参观并且写下观后感!”

  “轰乱教会配合元素教会,不要直接将轰乱spell 作用与monster 身上,要引发变动和灾难。”

  此时的Zhou Li 站在city wall 的最顶端,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各个教会的Legion 。而Elma 则站在他的身旁,看着冲入晶诡群中厮杀的小白,眼中黑雾腾挪。

  这时,已经被剥夺了指挥权的汉克斯发现,十二刻Legion 如one after another 精密的零件组装到了一起,开始发挥出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效果。不知为何,Zhou Li 对每一个教会的Legion 都了如指掌,无论是能力、需求亦或是效果,Zhou Li 都像是提前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次一样,每一次指挥都恰到好处,完美至极。

  可问题是,在此之前,Zhou Li 甚至都没见过这些Legion 。

  汉克斯的心愈发阴沉,他发现,银爵在让他离开来到这里时说的那句话,是对的。

  “不要对抗Zhou Li ,这是我在与他抗争的这段时间里,找到的唯一正确的答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