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133

2022-02-01

  第133章 胜者为王

  王四安dignified fourth rank powerhouse ,居然蹲在饭店外面守他,这真让Gao Qian 很是意外。

  马罗维特疯狂追杀他,那是因为日辉剑,也是为了替安德鲁报仇。

  这理由极其充分!
  双方又是完全敌对状态,也谈不上bullied the weak 。

  可是,王四安却不一样。他们约好了以决斗了的解决矛盾。

  结果,还没决斗,王四安就偷偷摸摸跑过来蹲他。

  Gao Qian 先惊后怒,转又是无比的兴奋。

  以他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杀Dragon Slaying Sword 王Black Tortoise 都可以说是欺负对方。毫无挑战性!
  只有王四安这样的fourth rank powerhouse ,才充满了挑战性!
  Gao Qian 并没有任何把握,但他知道自己有取胜的机会。

  一个不好,他就会输,就会死。可正是这样的强烈危险,也带来的incomparable 的刺激。

  Gao Qian 平时做事谨慎,in the bones 却有着强烈的冒险基因。

  若非如此,他在previous life 也不会意外挂掉。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有killing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的强大心理素质。

  Gao Qian 知道王四安厉害,哪怕王四安手里有他需要的treasure ,他也能理智的控制住自己。

  第一,为了treasure 主动杀人不太符合他的价值观。

  第二,王四安太厉害了,风险太高,风险和收益不知正比。

  但是,王四安居然主动找上门。这立即激发了Gao Qian 的斗志,让他热血澎湃,难以自制。

  Gao Qian 一伸手,Ling’er 无声无息浮现出来,她双手奉上日辉剑。

  Gao Qian 接过日辉剑,他大步走进幽深胡同,走到了的王四安对面。

  这里只有王四安一个人,他穿着一身black 唐装,就那么静静墙壁的阴影中,除了闪闪发亮的一双眸子,就只有头皮再泛光。

  宽松唐装,也遮掩不住old man 身上胸甲痕迹。

  fourth rank powerhouse 王四安,为了对付他,还非常谨慎的穿上了胸甲!

  “夜深风冷,劳烦王老在这等我,Junior 深感不安。”

  Gao Qian 微微欠身施礼,恭敬又客气。

  王四安满是皱褶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种冷漠本身就带着一种aloof and remote 的傲然。

  “小子,我就说一件事,明天的战斗你必须输。”

  王四安冷然说:“只要你当众跪地投降,我们不会杀你。”

  他说话的时候看了眼Gao Qian 手里日辉剑,刚才他并没有看到Gao Qian 拿剑,这把剑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

  可能是Gao Qian 把剑藏在什么地方了,这些都是细节,不值得在意。

  一个小小Source Master ,就是拿着Divine Weapon 又如何?
  不过,this sword 看上去造型精致华美,颇为不凡。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弄来的!
  王四安对王Black Tortoise 当然有着充足信心,但是,无甲决斗太危险了。

  人的身体相比于强大Source Armor 武器,太脆弱了。

  一个不好,就是perish together 的结局。

  而且,沈正君特意强调要无甲决斗,必然是Gao Qian 在这方面有着极大优势!

  王安全调查过的Gao Qian ,可Gao Qian 资料太少了。Gao Qian 在林海的表现虽然不错,却也算不上什么。

  正因为查不出来什么,王安全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亲自出马和Gao Qian 聊聊,以防万一。

  为此,他不惜屈尊跟踪Gao Qian 。并在寒风中守了Gao Qian 三个小时。

  dignified fourth rank powerhouse 做到this step ,都是为了家族inheritance 。

  Gao Qian 也知道这一点,他也要佩服王四安的隐忍和深沉。

  很多人都看不起阴险手段,觉得这些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做不成major event 。

  其实这个看法很有问题。

  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才最容易获得成功。反倒真正的阳谋非常少。

  只有那些掌握大势的人,才有资格施展阳谋,dignified 正正获得胜利。

  从古至今,这种事这种人,都异常罕见。

  王四安做事手段虽然卑鄙阴险,却非常有效。

  Gao Qian 微微摇头:“抱歉,这件事我没办法配合。”

  王四安一对眸子猛然闪耀出几道赤红焰光,在幽暗中显得极其刺眼,又带着几分hard to describe 的诡异。

  “不配合,你真以为沈正君能护住你?”

  王四安coldly said :“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不怕死,也要想想你的亲戚朋友。

  “我听说是你二姑供你读书上学,你不回报就算了,也别拖累人家。还有你的什么朋友安源,还有什么An Pingchang ,你家里的保姆等等……“

  王四安阴森森的说道:“我劝你考虑清楚!”

  让王四安意外的是,Gao Qian 居然神色平静无波,一双黑亮的眸子也显得那么深沉,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这个年纪,居然有如此深的城府!

  王四安都有点惊叹,喜怒不形于色,speaking of which 好像挺容易。

  可真遇到major event ,有几个人能不动声色?

  王四安认识的人中,没一个能做到这一点。如此深沉的Gao Qian ,让他都生出了几分忌惮。

  他心里下定决心,这件事过去后一定找机会灭了Gao Qian ,以绝后患!
  Gao Qian 握住日辉剑柄说道:“王老如此咄咄相逼,让我很为难。”

  “凭你还想动手?”

  王四安不禁笑了,一个小小Source Master ,还敢在他面前握剑,真是act recklessly 。

  若不是顾忌沈正君,他早动手杀了Gao Qian 。哪里还会浪费时间和他废话。

  “王老提的要求让我太为难了,总要向王老请教一下。”Gao Qian at a moderate pace 的说道。

  “我不动手是给沈正君面子。”

  王四安笑容转冷:“你偏要动手寻死,那沈正君也怪不得我。”

  Gao Qian 却笑了,他拔剑出鞘,日辉剑闪耀的明净rays of light 照亮了黑暗,也照亮了对面王四安。

  王四安老脸一紧,他微微眯起老眼。Gao Qian 手中神sword light 芒,让他都感觉到了刺眼。

  更terrifying 是日辉剑呈现的锋锐,让他都感受到了威胁。

  “好一把Divine Sword ,你从哪里搞来的?”

  王四安来了兴趣,this level 的剑器太珍贵了,只是有这把剑,今天晚上就不虚此行。

  “日辉剑,铁血之剑安德鲁战死后,就把剑留给我了。”

  Gao Qian 的回答让王四安又笑了,他听出来了,Gao Qian 是杀人夺剑,却说的很有技巧,说什么对方把剑留给他的。

  铁血之剑安德鲁,他到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在冰原边境这片区域颇有声名。居然是被Gao Qian 所杀。

  无怪Gao Qian 这么嚣张,还敢对他拔剑。

  王四安懒得再多说什么,他直接动手。

  old man 又阴又毒,明明有着绝对优势,动手时也不打一声招呼。

  old man 一辈子干架,他早就总结出了八个字战斗经验:all’s fair in war ,胜者为王!
  什么礼貌、面子、ceremony 、规矩,这些都不值钱。

  动手战斗就是为了取胜,胜利是唯一的规则。至于别的,simply 不重要。

  王四安作为fourth rank powerhouse ,他运转的source power 可比Gao Qian 高太多了。

  眉心深处的赤红Source Star 闪耀,炽烈如火source power 激发了他赤阳胸甲。

  刚猛炽烈的赤阳source power 就如火焰般喷涌而出,王四安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如血焰光中。

  这种状态下,大多数物理规则已经无法束缚王四安。

  对面的Gao Qian ,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王四安和马罗维特不一样,马罗维特是精神系Source Master ,他催发source power 大都反应在Spiritual Plane 。

  和王四安相比,就少了这种直接又强大的煊赫imposing manner 。

  直面王四安,哪怕对方还没动手,Gao Qian 都感觉自己要被赤阳source power 熔化了。

  其实赤阳source power 并没有很高的温度,只是那种炽烈狂躁的source power 直透Gao Qian 精神,让他如坠火炉,只觉骨头血肉都要被无形火焰烤焦了。

  fourth rank 元素系的Source Master ,真是厉害!
  Gao Qian 心里赞叹了一句,他也同时催发金刚Divine Power Sutra 、九阳无极剑,Phaseless Yin-Yang Wheel 。

  近乎完美fuse together 的三种Divine Art ,让Gao Qian 立即压制住精神、身体上的燥热。

  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不会被王四安的赤阳source power 影响。

  王四安看到Gao Qian 居然站的很稳,握剑的手更是稳如磐石,他略微有些惊讶。

  虽然他还没动手,可fourth rank 的赤阳source power 已经辐射出去,足以轻松压制大多数third rank Source Master 。

  他有些看不懂Gao Qian 的source power 运转,那source power 纯粹却内敛,自成一体,和他所知的所有source power 秘术都不一样。

  “果然有ability ,无怪这么自信!”

  王四安暗自nodded ,这次他还真来对了,王Black Tortoise 虽然厉害,比起Gao Qian 却占不到任何便宜。

  “得罪了,王老。”

  Gao Qian 手中日辉剑一转,明光闪耀间long sword 直刺王四安。

  双方距离不过七米,以Gao Qian 现在的速度,不到零点一秒内日辉剑就已经刺到王四安眼前。

  日辉剑上闪耀的明亮sword light ,让王四安都是悚然一惊,very fast sword ,好快的movement method !

  这一剑虽然简洁直接,却凌厉之极,迅疾无匹。

  sword light 所指。有种无坚不催的赫赫威势!

  王四安didn’t expect Gao Qian 这么快、这么猛。他within both eyes 赤红焰光大盛。

  笼罩在身体的赤阳source power ,也猛然扩散爆发出强烈光焰。

  凌厉迅疾的日辉剑遇到赤红焰光,速度、力量都被层层消解。

  赤阳source power 化作的焰光,就如同无形护罩,tenacious 又厚重。完全克制住了日辉sword edge 锐和凌厉。

  等到日辉剑刺到王四安眼前,上面的力量已经消减了八成。

  王四安伸手轻轻抓住剑刃,另一只手顺势按在Gao Qian 胸口上,留下了一个赤红掌印。

  这个赤红掌印不但烧穿了Gao Qian 的black 羊绒大衣,也烧穿了里面的白衬衫、围巾,深深的烙穿了Gao Qian 皮肤。

  嗤的一声,Gao Qian 胸口皮肉焦black hair 出焦糊黑烟,烤肉的浓烈味道也随之散逸开来。

  王四安一掌得手,他满脸不屑的说:“有点ability ,可找fourth rank powerhouse 动手,太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了。”

  他说着左手一转就要强夺下日辉剑,Gao Qian 却手腕一转,居然把日辉剑抽了回去。

  Gao Qian 也借势飘退数米,他对王四安一拱手:“王老Divine Art 无敌,Junior 受教了。我先走一步,王老please hold your steps 。”

  Gao Qian 说着转身就走,王四安哪里能容Gao Qian 就这么走了,他就算不杀Gao Qian ,也必须要把日辉剑夺下来!

  王四安周身血色焰光一盛,他就如同一团火光般闪耀到Gao Qian 身后。

  不等Gao Qian 反应,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一掌按在Gao Qian 背心。

  他只用了一分力。以Gao Qian 刚才的表现来看,这一掌杀不死Gao Qian ,也不会真正重伤他。

  明天Gao Qian 还要上场呢,也不能伤的太重了。

  让王四安意外的是,Gao Qian 中掌的时候突然放松身体,任凭他palm force 透入体内。

  赤红如火的赤阳palm force ,甚至穿透了Gao Qian 身体,在他胸口处喷涌出一团赤光。

  王四安有点不懂,Gao Qian 这是什么意思,故意寻死?

  为此,他反要特意收力了。就是如此,这一掌深入Gao Qian 脏腑,这人只怕是活不成了!

  王四安正不解的时候,Gao Qian 手中的日辉剑猛然闪耀出无比明耀光辉。

  堂皇正大却明亮无比的sword light ,也深深印入了王四安眼眸,王四安心中猛然生出强烈不安:“坏了!”

  (还有~疯狂码字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