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140

2022-02-04

  第140章 相见恨晚
  Gao Qian 挂了电话,也沉默了十多秒钟。

  previous life 什么六合彩、足彩,都有地下赌庄。真要是出了大赔率冷门,坐庄没有不跑的!
  不管庄家能不能赔得起,他都impossible 出钱的。

  这一行本来就不稳定,谁也没打算长久经营。赚一笔就跑都是常规操作。

  所以,他才找了杨云瑾出头。

  有Yang Family 的面子,地下赌庄还敢卷钱逃走?

  这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Gao Qian 都有点愤怒了,他可是实打实扔进去三千万,没赚钱就算了,还把本钱都赔了进去。

  转念一想,他和杨云瑾加一起要赔七亿!
  这是个量级的数字,足以让人疯狂。别说一个开地下赌庄的,就是杨明博这个身份地位,都拿不出这么多现金。

  解决一个人,就能省下七亿,甚至是更多,这买卖太划算了。

  Gao Qian 愤怒过后,立即就想清楚了,庄家没胆子违约,但是,庄家背后的人却不想出钱。

  解决庄家,随便找地方一埋,就说庄家携款潜逃,别人能怎么样?
  当然,名声尽失,这位以后也impossible 做庄了。

  可坐庄多久才能赚这么多钱?这笔账其实很好算的。

  Gao Qian sighed ,遇到这种不讲规矩的家伙,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昨天杨明博都和他说很清楚,Chu Family 三名fourth rank powerhouse ,都是军中大佬。

  Four Great Families 中,Chu Family 最强。做事也最不讲规矩。相比之下,Wang Family 还算好的。

  过了没半个小时,杨云瑾就到了Gao Qian 办公室。

  杨云瑾显然也是气坏了,脸色非常难看,“道长消失了,可能是被楚臧杀了。”

  这会杨云瑾也回过味来,道长也不过是个Second Rank Source Master ,放在前面的赚黑钱的,这样的人还不是想杀就杀。

  能节省几亿十几亿,别说一个道长,十个百个也能杀得。

  “楚臧?”

  Gao Qian 问道:“道长是他手下?”

  杨云瑾nodded :“大家都知道这个道长是楚臧的人,否则,他凭什么坐庄?大家还不是就楚臧的面子。”

  “楚臧号称辽安fourth young master 之一,在辽安府也算long sleeves help one dance beautifully ,做人做事很有一套。

  “他爸是楚昭,fourth rank powerhouse ,手段很是厉害,极not to be trifled with 。”

  杨云瑾越说越生气,“Chu Family 人真是不讲究,这样钱也贪,太shameless 了!”

  七千万啊,她攒了二十多年,可以说是她全部私房钱。

  一下就这么打水漂了,杨云瑾真是有点控制不住了。

  Gao Qian 轻轻抱住杨云瑾,“别激动,道长死了,楚臧不还活着,这笔账他跑不掉。”

  别说一个楚臧,就是他爹楚昭renege on a debt ,Gao Qian 都要去讨账。

  开什么玩笑,他还指着这笔钱升级呢!

  还有人敢吞他的钱,多大的胃口?

  杨云瑾听到Gao Qian 口气不对,她反而紧张了,“你别乱来,Chu Family 的路子野手段脏。Wang Family 还会讲规矩决斗,他们就会直接动手杀人……”

  杨云瑾比较了解Gao Qian ,这人平时温文尔雅,真要动手却绝不容情。

  Gao Qian 才杀了Wang Family 明日之星王Black Tortoise ,Wang Family 上下已经把他视作死敌。

  要是再惹上Chu Family ,谁也保不住他了。

  “我很冷静,只是Chu Family 也不能拿了钱就跑。这么赚钱太不讲规矩了。”

  Gao Qian 说:“这件事要和楚臧说清楚,不管那个道长死活,钱不能就这么没了。”

  “我先问问我爸,听听他的意见。”

  这种事情,杨云瑾更相信father 的判断。她和Gao Qian 都不熟悉Chu Family 套路,冒然去谈很容易就谈崩了。

  钱拿不回来,是翻脸还是不翻脸?

  “也好,Uncle 经验丰富。”Gao Qian 对此的到是很赞同,martial power 很好用,但不能什么事情都使用martial power 。

  他还没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呢!

  就是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了,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用martial power 解决。

  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里,martial power 不可或缺,但是,martial power 只能破坏,搞不了建设……

  杨云瑾就在Gao Qian 办公室里打了电话,杨明博听完后忍不住骂起来:“愚蠢,拿那么多钱去压注,谁输了也impossible 给你!”

  杨明博真的很生气,用这种偏门手段去捞钱,哪有那么容易。

  真那么容易赚钱,也轮不到杨云瑾了。

  不过,他也不能不管,Gao Qian 和杨云瑾扔进去的钱太多了!

  “我问问楚原。”

  杨明博叮嘱,“你们别着急,等我消息。”

  杨明博也怕Gao Qian 仗着martial arts 高乱来,真要出事就麻烦了。

  挂断电话,Gao Qian 和杨云瑾四目相对,两人发了会呆后又一起笑起来。

  “暴富的梦一下就醒了……”

  Gao Qian 抱住杨云瑾,“求安慰。”

  杨云瑾感觉到了Gao Qian 的begin to stir ,“你要怎么安慰?”

  “我们去找家酒店开个房间好不好?”

  “好呀好呀……”

  “你还真想去!”

  杨云瑾没好气拍了下Gao Qian 胸口,“不等电话了,钱不要了!”

  Gao Qian sighed then said ,的确,还是钱更重要。

  万一father-in-law 给力,both principal and interest 都要回来,那就牛逼了!

  实在不行,把本金要回来也行……

  Gao Qian 也是人穷志短,要求放的越来越低。

  主要是杀了楚臧也抢不到足够的钱。为此动手大大的不值得。

  不过,这笔账他可是记下了。等他fourth rank 的,再找Chu Family 慢慢算账。

  快中午的时候,杨明博来电话,他说本金要回来了,让Gao Qian 和杨云瑾去找楚臧。

  杨明博还叮嘱两人,这次就当受个教训,让他们不要惹事,把本金拿回来就行了。

  杨云瑾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至少本金拿回来,就当白折腾一圈。

  Gao Qian 心里记账,嘴上也没说什么。

  杨云瑾拿着father 给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了楚臧,约定下午三点在Golden Dragon 茶室碰面。

  中午,Gao Qian 和杨云瑾就随便找了个饭店吃一口。Gao Qian 找个酒店小憩一会的提议,被杨云瑾无情否决。

  下午三点,Gao Qian 开车带着杨云瑾准时到了Golden Dragon 茶室。

  报上楚臧名字,漂亮的女服务员带着他们进了一间茶室。

  这间茶室是唐式风格,铺的柔软藤席,茶几很矮,客人盘膝或者跪坐。

  有一名气质优雅女茶师,正在泡茶。

  主人楚臧坐在主位,他穿着一身休闲唐装,左手拇指上戴着个碧玉扳指,他懒散靠坐在软垫上,另一只手拿着跟white jade 烟嘴。

  楚臧五官很英俊,虽然神态懒散,却带着一股风流不羁的味道。

  看上去就是玩家,到并不惹人讨厌。相反,他那股子玩世不恭的气质,到是与众不同,很有自己风格。

  见到Gao Qian 和杨云瑾进来,lazily 的楚臧也站起来,他热情对两人微笑:“高主任、Young Lady Yang ,快请坐。”

  “昨天我也去观战了,高主任神Jian Wudi ,真让人赞叹。王Black Tortoise 往日霸道张扬,把他斩于剑下,更是让我痛快!”

  楚臧又恭维杨云瑾:“几年没见,Young Lady Yang 愈发美丽动人,高主任好福气!”

  “过奖过奖……”

  Gao Qian 还是第一次遇到比他更能说的,他也礼貌恭维了对方几句,什么器宇不凡,有immortal 飘逸之气……

  Gao Qian 夸起人来,自然也很有一套。楚臧也被夸的眉开眼笑,很是高兴。

  “高主任懂我,只恨早不遇到高主任,相见恨晚相见恨晚!”

  楚臧连连感叹,他转又骂起来:“都是狗东西卷钱逃走,害得我丢脸。”

  “这件事的确是我没做好,我很惭愧,很不安,都不知该如何面对诸位亲朋好友……”

  楚臧表现的十分自责,一脸的惭愧。

  这份收放自如的演技,Gao Qian 都要给点赞,Gao Qian 还要配合这位,“人心难测,这也怪不得楚先生……”

  杨云瑾就没那么好的脾气,她冷着脸一直没吭声。

  楚臧握着Gao Qian 的手无比感叹:“还是高主任胸怀宽广,器量不凡。其他人必然以为我杀了手下,把这笔钱贪了。俗人太多,不懂我辈!”

  Gao Qian 也笑了,这位脸皮还真厚,他都要服气。怪不得能把钱都贪了。

  胆大脸皮厚,凭这ability 天下都可以去得!
  楚臧又说:“不说Uncle Yang 的面子,就是看Brother Gao ,看云瑾,我都要把本金还给你们。”

  他又豪气的说到:“放心,我卖房子卖地,也把钱还给你们。

  “三天内钱不到账,Brother Gao ,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抹脖子!”

  楚臧说的devotion to righteousness that inspires reverence ,morality reaching up to the clouds ,把Gao Qian 在感动了,这位也太卖力了。

  “楚先生仗义,这份人情我们记下了。”

  Gao Qian 说:“您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能用到我的,您只管说话……”

  楚臧也大为感动,这个Gao Qian 真是好人啊!
  两人越说越投契,楚臧拍案大叫:“拿酒来,我今天要和Brother Gao 不醉不归!”

  话是这么说,Gao Qian 终究还没和楚臧喝酒。他怕喝几杯后,这家伙就要拉着他义结金兰结拜brother 。

  等到Gao Qian 他们离开的时候,楚臧拉着Gao Qian 的手一脸不舍,硬是把他们送到大门。

  杨云瑾有点受不了两人肉麻样子,她独自先上了车。

  看到杨云瑾上车,楚臧脸上笑意收敛了几分,他对Gao Qian 说:“brother ,你这一身绝世Sword Art ,真是very awesome !

  “只是,Sword Art 再高也要有用武之地才行。我知道,娶Yang Family 的女儿可是很费钱的,养Yang Family 女儿更费钱。

  “brother ,男人手里必须要有钱才有尊严。否则你再能打,还不是个martial artist 。”

  Gao Qian 听明白了,他一脸诚恳的问:“楚哥,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咱们brother ,一见如故,也不必客套。”

  “我有个赚钱的路子,能发大财,只是有些风险。”

  楚臧正色说:“brother ,你肯定觉得我不靠谱。但是,这事我绝不骗你,也不敢骗你。”

  “你要有兴趣,我们明天找时间好好聊聊……”

  Gao Qian 微笑说道:“楚哥想带着我发财,我当然愿意。那我们明天找时间聊。”

  “好brother ,有气魄有决断。哥就佩服你们这样的豪雄……”

  楚臧也显得很高兴,“明天我找你!”

  两人依依拉手辞别,楚臧还站着不动,直到目送Gao Qian 开的车走远了,他才转回茶室。

  杨云瑾看到后视镜里的楚臧没了影子,她才突然笑起来。

  Gao Qian 不解:“怎么了?”

  “刚才你们俩虚伪样子特别搞笑,hahaha ……”杨云瑾越想越好笑,她说着连连拍着Gao Qian 大腿,差点笑出鹅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