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154

2022-02-11

  第154章 天相arrow technique
  箭在声音前面,证明这根箭矢速度超过了音速,这就非常terrifying 了!

  现代枪械发射的子弹,初速普遍能超过音速。

  但是,大口径的狙击枪子弹重量也不过forty-fifty 克。

  迎面激射而来armor piercing 乌木白翎箭,Gao Qian 虽然不能直接称重,凭着Phaseless Yin-Yang Wheel 精妙的计算,也大概能估量出分量。

  这根箭矢至少应该有三两左右的分量,也就是一百五十克。

  就凭箭矢的分量,携带的动能就是重型狙击枪的三四倍。

  更重要是白翎箭上有黄忠加持的力量,可以理解成source power ,也可以理解成Inner Strength 。

  究其本源,都是一种对超凡能量的运用。

  armor piercing 乌木白翎箭还没到,卷起的气流已经有Flood Dragon 出海之势。

  Gao Qian 更是有种自己已经被箭矢贯穿的错觉!

  strictly speaking ,这不是错觉,而是黄忠凝聚的killing intent 先一步侵入他的精神。

  帝王之心,心镜,两种被动都能提升Gao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让他免于精神控制。

  但是,并不是免疫精神伤害。这是两回事。

  黄忠on the arrow 凝聚的killing intent ,对Gao Qian 精神已经造成了一定的危害,只是不足以影响他的意志。。

  帝王之心受到killing intent 刺激后,spirit strength 勃发,白帝sword intent 也被激发出来。

  on the arrow 凌厉killing intent 被化解,Gao Qian 再看箭矢,如Flood Dragon 出海的气象已经消散大半。

  双方距离数十丈,以Gao Qian 的速度还来得及闪身躲避,但他决定试试黄忠箭矢的威力。

  另一方面,sword drawing speed 永远比movement method 更快。面对这种局面,出剑化解比转换位置更稳妥。

  Gao Qian 拔出Heaven Reliant Sword ,挥剑直斩,精准斩在箭矢三角状箭镞上。

  剑箭交击,散发出凶猛狂暴的力量冲击,周围空气都exploded by the shake 成碎絮状波纹。

  Heaven Reliant Sword 上雪色sword light 大盛,armor piercing 乌木白翎箭则轰然崩碎成千百碎片。

  Gao Qian 虽力量强横绝伦,却还是吃不住这股冲击,不得不后退一步卸力。

  他手中的Heaven Reliant Sword ,也在嗡嗡震颤不止。

  Gao Qian 再看黄忠,目光更多了几分凝重。this arrow 好生厉害!
  Heaven Reliant Sword 刃长三尺九寸,宽寸六,柄长八寸。这把剑足有四十九斤的分量。

  剑器不禁沉重,奇异的材质更让它有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之威。

  有了他Divine Force 加持,还有九阳无极剑的强大威能。

  以剑击箭,虽然armor piercing 乌木白翎箭被斩碎,但他还是吃了一点亏。

  由此可见,黄忠this arrow 的厉害。

  Gao Qian 惊讶,对面的老将黄忠也是满脸惊讶。他手中射月弓何等威力,加上他独有天相arrow technique ,对方居然能硬接他一箭!
  黄忠很清楚他arrow technique 的威力,换做是他自己,都很难接住。

  在这个地方,突然遇到这种奇人,绝不是好事。

  黄忠并没有多想,战场上非友即敌,绝没有Third Type 情况。

  对方既不表明身份,又来的诡异,正挡住大军前方,如何能容得下这人!
  黄忠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再次开弓,this time 他使用天相arrow technique 中的骤雨箭。

  Gao Qian 正总结刚才对战的得失,就看到一支支白翎箭矢如暴雨般倾泻而至。

  激射的箭矢划破长空,在空中留下one after another 明显的空气波纹。

  刹那间,Gao Qian 就觉得眼前一黑,densely packed 的箭矢已经如一张黑伞般把他完全笼罩住。

  他听不到声音,但能感受到箭矢破空带来那种凌厉气息波动。

  Gao Qian breathes deeply ,反手从后腰处拔出Azure Rainbow Sword 。

  为了佩戴倚天、青虹双剑,Ling’er 给他特制golden 腰带,腰带后方配备金质剑匣,可以把双剑交错固定住。

  有了这个小装备,佩戴使用双剑就方便多了。

  Gao Qian 手握青虹、倚天双剑,也是信心大增。就凭一对Divine Sword 也没道理输给对方。

  jade-green 、雪色两种sword light 纵横闪耀,每一次闪耀sword light 必然精准斩中一支箭矢。

  碎裂箭矢爆成千百碎片,漫天飞扬。

  剑箭交击的轰然爆鸣,更是密集如同千百大炮一起轰鸣。

  Gao Qian 虽然把密集如暴雨的箭矢尽数摧毁,他也被箭矢力量轰的不断后退,手中青虹、Heaven Reliant Sword 都在嗡然震鸣。

  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黄忠射出了两百支箭矢。

  这样的射速堪比现代枪械,也完全不符合弓的物理特性。

  但是,黄忠就是能射的这么快。

  Gao Qian 吃了一轮速射快箭,虽然没被射中,却也消耗了不少力量。

  不等Gao Qian 喘气,黄忠再次开弓,this time 他使用的箭矢是纯钢所至,足有四尺多长。

  黄忠才一开弓,Gao Qian 就感觉到了不妙,this arrow 还没动,已经有了thunder 万钧之势。

  就像横过天空的thunder ,虽然还没落下,那炽烈电光已经让人胆颤心惊。

  黄忠并没有立即放箭,他眼中森然电光闪耀不定,颌下白须四卷飞扬,黄金鱼鳞甲的甲片都是竖立起来。

  他手上silver 长弓也是电光流转,释放出无穷威势。

  Gao Qian 却不想忍了,old man 远远射他,他只能被动承受。

  这么打下去没个赢!

  就算是小学生都知道,遇到射手了要近身去拍死对方!
  Gao Qian 眉心深处金red 九角星辰闪耀,在这个瞬间,他把所有力量都催发出来。

  双方距离不过百米,以他的速度,零点五秒内就能杀到黄忠面前。

  他驾驭双剑如一颗流星般向着黄忠飞射过去。

  jade-green 、雪色两色sword light 在他身后拖曳出一条漂亮炫酷光带。

  黄忠周围士兵见状,都是大为震惊。不少士兵本能向后退避。

  黄忠却稳稳举弓,等Gao Qian 已经冲到十丈之内后才猛然放箭。

  纯钢armor piercing 箭闪耀中炽烈blue lightning ,如同霹雳般直击Gao Qian 。

  Gao Qian 高速冲击中来不及变向,因为箭矢太快了。他双剑十字交斩,同时斩在如同thunder 一般的armor piercing 箭上。

  纯钢的armor piercing 甲当场爆成一团炽烈lightning ,Gao Qian 连人带剑都被lightning 所吞没。

  thunder 般一箭虽然没伤到他,却震的全身发软,手脚发麻。

  哪怕有天罡体的被动,Gao Qian 都有点撑不住了。

  也幸好有天罡体被动,抵御了armor piercing 箭上Power of Thunder ,他这才能站得住。

  Gao Qian 也有些不解,既然是三国名将,用的箭咋还带着spell 攻击!不太讲究!
  射出了thunder 一箭,黄忠expressions all 黯淡了许多,但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再次开弓。

  箭矢如同一道闪耀电光,Gao Qian 才感觉不妙,箭矢已经到了他胸前。

  Gao Qian 只能激发Azure Rainbow Sword ,Azure Rainbow Sword 瞬间化作一道碧青流光,斩在这一道电光上。

  这一道电光才崩碎,另一道电光又到了,Gao Qian 再次挥斩。

  Azure Rainbow Sword 才动,有一道电光已经闪耀间到了Gao Qian 眉心前。

  连环三箭如同电光流转,一箭比一箭更快。

  Gao Qian 再无力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化作电光箭矢激射而至。

  next moment ,Gao Qian 脑袋就被电光贯穿。

  Gao Qian 眼前一黑,人已经化作golden light 回到Grand One Palace 。

  Ling’er 迎上来,她很熟练的递上一罐凉茶,“father ,按照游戏术语来说,开荒总是很难。这个黄忠也挺厉害的……”

  “是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Gao Qian 本来觉得弓箭这东西没啥用,黄忠改变了他的偏见。

  弓箭不是没用,是要看谁来用,怎么用!
  不过,黄忠又是雷又是电的,真的很离谱。

  Gao Qian 到不是不服输,他故意接近黄忠,就是要看看这位到底有多强的ability 。

  现在看出来了,就弓术而言,黄忠强的超乎他想象。

  以黄忠的arrow technique ,大多数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都接不住他一箭。

  这不止是黄忠厉害,他手里那把弓也非常重要。

  每秒射十箭,比半自动手枪射速还快。

  Gao Qian 让Ling’er 回放了战斗记录,从战斗来看,他其实没犯错误,主要是黄忠的弓箭太强了。

  要是悄悄接近黄忠,也许有机会几剑杀了他。

  Gao Qian 在心里盘算,不过,暂时也不着急杀黄忠。

  他又没有什么太着急的事情!

  先陪这位老年人多活动活动。

  此后几天,Gao Qian 白天和杨云瑾约会游玩,晚上就陪黄忠Old Master 练arrow technique 。

  练了几天,被Old Master arrow technique 也折磨的够呛。

  Gao Qian 也有点不耐烦了,准备找机会sneak attack 黄忠。可不论他什么时候进去,黄忠都保持作战状态。

  哪怕是深夜,Gao Qian 一出现,黄忠就会立即发现他。根本不给他偷偷靠近的机会。

  黄忠的疾风箭、骤雨箭,Gao Qian 都能破,thunder 箭接起来就很吃力了。

  最后的电光箭,就总是能终结他。

  因为距离太远了,黄忠的箭又too terrifying 了。天伤被动才激发,他人就碎了。

  Gao Qian 也试过先自己激发天伤被动,黄忠却非常机警,发现不对转身就走。

  激发了天伤被动的Gao Qian ,也追不上这位。

  初五到十五,简单总结一下,就是白天他射杨云瑾,晚上黄忠射他。

  到了十五,Gao Qian 正在办公室摸鱼,楚臧的电话到了。

  “brother ,考虑的怎么样了?”

  “风险有点大。”

  楚臧一听Gao Qian 没把话说死,就知道有戏,他急忙劝道:“古人早说了,danger lurks within the riches and honour !没有风险,哪来的钱!”

  Gao Qian 沉默了下说:“楚哥,说实话吧,上次下注出了事情,我对这种事情就赚快钱就没什么信心了。”

  楚臧有点尴尬,他不知道Gao Qian 是讥讽他啊,还是讥讽他!

  但他脸皮够厚,当下就是laughed ,“brother ,我没管好手下,是big brother 的错。你就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参加,咱们brother ,有什么都可以摊开了说……”

  “楚哥大气,那我就直说了。”

  Gao Qian 语气很诚恳的说道:“您要是能预支我一亿,这件事我就干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