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168

2022-02-18

  第168章 讲道理

  帝红叶并没有回应Gao Qian ,她眼中的灵光瞬间黯淡下去。

  Gao Qian 也发现了异常,帝红叶死的太快了!这很反常!

  哪怕是ordinary person ,被一刀枭首后也不会立即死亡。意识至少能保存几秒的时间。

  一名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spirit strength 必然远胜ordinary person 。就他经验来看,哪怕是身首分离,维持几十秒清醒意识绝没有问题。

  帝红叶的眼眸呆滞空洞,看不到任何意识灵光。这有问题啊!

  Gao Qian 一伸手接过红叶剑,这柄赤红long sword 堪比Heaven Reliant Sword ,只是没有Heaven Reliant Sword 那种spirituality 。

  剑一入手,Gao Qian 就发现this sword 非常轻盈,不过十五六斤的分量。

  剑器并不是越重越好,这要看个人情况。

  他是力量强横,沉重的剑器能够发挥出力量优势。

  strictly speaking ,剑器都是越轻盈越好。只是要满足armor piercing 的需要,剑器就impossible 太轻。

  帝红叶留下this sword 器,硬度、韧性都有着超高水准,分量却这么轻!
  从铸剑的材料和工艺上说,已经胜过人类的现有技术。。

  Gao Qian 又检查了帝红叶身上的Source Armor ,材质更轻盈,整套Source Armor 重量不会超过二十斤。

  就Source Armor 的保护性能来说,也胜过他见过的所有fourth rank Source Armor 。

  只是dragon scales 刀又沉重又锋锐,他又催发了Lion’s Roar ,这才能一刀破了对方Source Armor 。

  这套Source Armor 是彻底废了,不免有些可惜。

  Gao Qian 也是怕这帝刹族有什么花样,这才下狠手。

  结果,对方好像还是跑了。或者说收回了灵魂。

  从战斗侍姬来看,这个身体很可能是复制体。对方通过某种强大力量,可以用灵魂进驻复制体。

  战斗侍姬则是彻底被杀死,这个毫无疑问。

  其实战斗侍姬的机械改造技术非常强悍,远远超过人类现有水平。

  或者说,人类的机械Source Master 改造,本就从帝刹这学来的。

  这样一来,人类powerhouse 勾结Monster Race 才有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白银湖一战,马罗维特这些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手握大权,地位崇高,可以说什么要什么有什么!
  这样人,活的何等惬意!何必勾结Monster Race ?
  Gao Qian 对此一直非常不解,就凭那些愚蠢Monster Race ,根本都不值得勾结。

  帝红叶的出现,打破了Gao Qian 对Monster Race 的认知。

  不管帝红叶表现的如何狂妄,她都有着极高智慧,对于source power 的掌控精妙入微。她的Source Armor 也异常high level 。

  这样一个Monster Race ,和人类几乎没有什么差异。却有着比人类更high level 的文明和科技。

  发现这样强大的生命种族,有些高阶Source Master 选择屈服也是很正常的。

  甚至不是投降,而是一种合作关系。不然这些机械改造技术哪来的?Source Armor 锻造技术哪来的?

  帝刹族这么牛逼,为什么侵入planet ?这里面应该还有很多很多原因。

  信息太少,Gao Qian 也无法做出判断。

  破碎的Source Armor 材质high level ,Gao Qian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也收入Grand One Palace 。

  有混元鼎,也许能改造一番。

  Gao Qian 都没时间和Ling’er 聊天,谁知道帝红叶会不会带着人杀回来。

  他还是先跑远一点。

  离开之前,Gao Qian 进行了简单搜索。又找到了三颗深红heart core 。

  总共六颗深红heart core ,怎么也能拿个名次了。

  Gao Qian 飞回一号岛屿,在很远地方他就落到海面上。

  大白天飞回去太张扬了,岛上又有那么多Source Master ,很难避开众人耳目。

  从海里走出来,Gao Qian 选了一处干爽的石头坐下来。

  这里距离Space Crack 非常近,就算帝红叶请来fifth-rank powerhouse ,他也能在对方到达之前离开异界。

  两轮太阳都已经偏离中天,斜照的阳光没那么炽烈。

  腥咸的海风也很温柔,海浪有规律起伏荡漾,Gao Qian 在巨石上懒散躺着,一下找到了度假的感觉。

  来到this world 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在海边晒太阳。

  美中不足的是,少了一些衣着清凉美女。

  Gao Qian 似睡非睡,脑子完全放空,享受着难得的安逸时光。

  不需要去想帝红叶,不需要去想Wang Family 、holy light 教、楚臧,也不需要想杨云瑾。

  包括Ling’er ,Grand One Palace ,什么什么都不需要去想。

  这个时候,他就是他,名字或者什么身份,都不重要。

  作为一个人,单纯的享受着轻松和安逸,如此而已。

  Gao Qian 以前看过一本书,说要在苦难中懂得享受一滴蜜糖。

  他以前对此其实很不理解,活的那么痛苦,还享受个屁蜜糖!

  现在他却有了不同的理解。

  这world 不按照任何人的意志运转,每个人只能尽量适应world ,在world 中找到自己位置。

  学会品尝生活中的甜蜜,才能扛住生活的苦。如此而已。

  Gao Qian 躺在了一个多小时,只觉转生到this world 以来,从没有如此轻松惬意过。

  这和女朋友一起爱爱又不一样。没那么饱满,却更私密更自在。

  轻盈脚步声由远而近,在距离Gao Qian 十多米外停下来。

  “你还好吧?”

  秦凌的声音带着几分低沉的沙哑磁性,听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勾人味道。

  Gao Qian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身azure Source Armor 的秦凌,她面甲上有个露出大半张脸的视窗,上面隐隐有一层azure 镀膜,这也让秦凌的脸多somewhat mysterious 。

  “下午好,秦小姐。”

  Gao Qian 从巨石上下来,他对秦凌微微欠身nodded 示意,“谢谢您的关心,我还好,问题不是很大。”

  秦凌上下打量Gao Qian ,刚才她远远就看到Gao Qian 情况不对,走到近前才发现Gao Qian 不是不对,而是非常不妙。

  Gao Qian 身上Source Armor 破损了大***露出的身体都有大片发黑的腐蚀痕迹,尤其是胳膊和大腿上,少了大块皮肉,都快看到骨头了。

  这种伤势真是horrible to see ,秦凌都可以想象Gao Qian 当时战斗是何等的惨烈
  如此的重伤,Gao Qian 居然没死,这人也算命大。

  幸好Gao Qian 的脸没受伤,看上去还是那么英俊,这也让秦凌有心情和Gao Qian 聊天。

  她无法想象,要是Gao Qian 的脸也被腐蚀成坑坑洼洼一片黑,那该是何等的terrifying ,何等的悲剧。

  那种情况下,她只怕也没心情和Gao Qian 聊天了。

  身体受了这么重的伤,Gao Qian 还要站起来和给她施礼,这人的修养还真是到了in the bones 。

  哪怕Gao Qian 是装的,这个时候还能装,那也让人很敬佩。

  秦凌忍不住sighed then said ,“你怎么搞的呀?”

  “一时好奇去seabed 转了一圈,遇到一只海怪就变成这样了。”

  Gao Qian 随口编了个理由,深红之海里肯定有无数的海怪。他说的这个理由谁都无法质疑。

  秦凌nodded ,这和她猜测的差不多。

  一号岛屿经举行过多次比赛,数十平方公里的小岛,早就被翻了个底朝天。不太可能藏着什么强大rare beast 。

  深红之海就不好说了,海洋太广阔浩大,里面冒出什么来都不稀奇。

  就像这些鱼人,每隔几个月就冒出一茬来。杀之不尽,灭之不尽,比韭菜还厉害。

  秦凌想了下说:“你这种状态继续比赛太危险了。你还是退赛吧。”

  大家strangers coming together by chance ,别说没睡过,就是一起睡过,秦凌也impossible 帮着Gao Qian 继续比赛。

  愿意劝说Gao Qian 退赛,已经是她对陌生人最大的善意。

  Gao Qian slightly smiled :“谢谢您的好意,我还想再等等。也许有奇迹呢。”

  “祝你好运。”

  秦凌并不多劝,Gao Qian 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为自己负责。她又不是Gao Qian mother 。

  “祝您好运。”Gao Qian 手抚胸口微笑欠身施礼,虽然一身乌黑伤痕,姿态却很优雅潇洒。

  秦凌不禁笑了,“如果你能完成比赛,我请你喝酒。”

  她也潇洒给Gao Qian 比划了个飞吻,然后头也不会的走了。

  秦凌走后没多久,又有其他人来了。只是这些人都躲在树林里窥伺,没有露头。

  Gao Qian 这副重伤的样子,还是很诱人的。

  也不知是Gao Qian 表现的太镇定从容了,还是什么原因,虽然有不少人窥伺,却没人出来找Gao Qian 麻烦。

  在众多窥伺目光中,Gao Qian 还发现了Zhou Yuxiu 。

  Zhou Yuxiu 非常谨慎的远远看了几眼,就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转身走了。

  她既不想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也不想救死扶伤。所以走的很干脆。

  杨云光说过让她和Gao Qian 互相关照,可她拒绝了。现在也就没义务照顾Gao Qian 。

  Gao Qian 也没理会众多窥伺目光,他躺在巨石上继续休息。

  只是有一群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人在旁边,Gao Qian 虽然不怕,却再找不到刚才那种轻松安逸的感觉。

  Gao Qian 闲着没事,很想摆弄一下极光Myriad Elephant Wheel 。

  这个东西吸收了几千斤的地磁金晶,可能还不止几千斤,总之是很大一块。

  而且,可能是异界环境不同,这块地磁金晶明显品质更高。

  Gao Qian 不懂地磁金晶,但他可以通过极光Myriad Elephant Wheel 状态做出判断。

  吸收了这块地磁金晶,极光Myriad Elephant Wheel 应该也能提升一个等阶了。

  有了倚天、青虹双剑,用极光Myriad Elephant Wheel 复制dragon scales 刀不免有些浪费。

  Gao Qian 考虑可以开拓一下极光Myriad Elephant Wheel 的用途,譬如复制个战斗侍姬出来。

  不需要这个战斗侍姬能战斗,只要其内部机械结构能完美复制出来,也许就能逆向破解很多Source Armor 技术。

  从这个想法出发,会有更多好玩的思路。

  Gao Qian 正想着,就看到一身厚重black Source Armor 的铁山从树林中大步走出来。

  所有参赛Source Master 中,铁山身材最粗壮高大,穿上Source Armor 后这个特征就更明显了。

  铁山远远就狂笑了一声,为此他甚至放下了保护脸的面甲,露出了他满是横肉大脸。

  “hahaha ,小子,你怎么这副德性了!”

  Gao Qian 礼貌欠身问好:“铁山先生,下午好。”

  他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出了的意外才变成这样,感谢您的关心。我没什么大碍。”

  铁山满脸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你这种pretty boy 子,就乖乖去找的富婆多好,这里是你们能来地方?!”

  铁山说着complexion sank :“把你深红heart core 交出来,我不杀你。”

  Gao Qian 轻轻sighed then said :“铁山先生,真要这样么?”

  铁山sneered :“你知道老虎是怎么死的?无非是年老体弱,被别的猛兽吃掉。

  “this world ,要么你吃人,要么被人吃。就是这么简单!”

  “你受了重伤,就沦为猎物。被人吃掉是唯一的结局。”

  铁山这个粗糙大汉,居然还和Gao Qian 讲了一番道理。

  因为他明白,困兽犹斗。受伤的wild beast 还知道拼命,受了重伤的Source Master 也更危险。

  这番道理,就是为打掉Gao Qian 的斗志。

  Gao Qian 想了想说:“铁山先生,很抱歉,我不吃人,也不想被吃。您还是走吧。”

  铁山满脸手握横刀厉声说:“再说一遍,交出深红heart core 、我不杀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