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173

2022-02-20

  第173章 高兴
  楚臧站在吧台后面,他一脸惊奇的打量着Gao Qian 。

  Gao Qian 分明认识斯瓦,那他怎么能如此镇定?!他居然还笑的出来,还能如此的彬彬有礼!
  这个时候,这种情况,Gao Qian 这种反应太反常了。

  楚臧真的不太明白Gao Qian 在想什么,这家伙脑子是真有问题!

  各种传说中,总有一些英勇fearless 的勇士敢于直面死亡。

  可怎么看Gao Qian ,都不像是那种勇士!

  楚臧活了三十年,也没见过不怕死的。

  不过,楚臧却一点也不担心。

  Gao Qian 身受重伤,他虽然换了一套干净休闲装,却连Source Armor 都没有。

  面对fully armed 的斯瓦,Gao Qian 没有任何机会。

  就算Gao Qian 全身Source Armor ,在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面前,也没有任何机会!

  楚臧到要看看,这个Gao Qian 在死的时候,还能不能保持这份优雅从容。

  斯瓦可没这么多想法,他虽然恨不得撕碎了Gao Qian ,可动手之前还是要问清楚才行。

  他solemnly asked :“你杀了韦思娜?”

  斯瓦的联邦话带着浓重异域口音,非常有特色。

  Gao Qian 还称赞了一句:“斯瓦先生的联邦话说的真好。”

  他顿了下才nodded 说道:“韦思娜女士执意要杀我,我迫于无奈自卫反击。韦思娜女士不幸身死。。对此我深表遗憾。”

  斯瓦眼中焰光更盛,但他还是压住了killing intent 又问:“大光明圣火枪在哪?”

  “您说的是那柄漂亮silver long spear ?”

  Gao Qian 轻轻叹气:“枪很好,可惜携带不方便,我就让它彻底消失了。”

  大光明圣火枪,让Ling’er 拿去炼制White Dragon 甲了。这话当然不能和斯瓦直说。

  Gao Qian 选择说出了部分事实。

  大光明圣火枪,的确是彻底消失了。

  斯瓦不相信Gao Qian ,大光明圣火枪比日辉剑更强大,Gao Qian 又不傻,怎么舍得毁掉大光明圣火枪。

  “这个时候还耍小聪明,太愚蠢了!”

  斯瓦不想听Gao Qian talk nonsense 了,他准备抓住Gao Qian 好好拷问。

  酷刑之下,相信Gao Qian 一定会很诚实交代一切。

  就在斯瓦准备动手的时候,Gao Qian 抬手示意:“斯瓦先生,别急着动手。”

  他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万米高空之上,我又不会跑。”

  Gao Qian 转又said resolutely :“我知道马罗维特是怎么死的。只要您多一点耐心,我可以把知道都告诉您。”

  “en? ”

  斯瓦眼中露出惊疑之色,马罗维特的失踪可是绝密,holy light 教中只有高层才知道此事。

  Gao Qian 一个小小third rank Source Master ,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消息?

  在吧台后面的楚臧也有些惊讶,噩梦马罗维特居然死了?!
  这个消息他都不知道,Gao Qian 是怎么知道的?
  另外,楚臧真的有些佩服Gao Qian 了,当着火神斯瓦的面,还能侃侃而谈掌控说话的节奏。

  当然,这也是斯瓦胜券在握,并不在意Gao Qian 的小花样。

  斯瓦沉默了下说道:“你把马罗维特的事情说清楚,交出圣火枪和日辉剑,我也许能饶你一命。”

  “谢谢斯瓦先生。”

  Gao Qian 说道:“我有个疑惑,斯瓦先生如果能给我解释一下,我会非常感激。”

  斯瓦冷冷盯着Gao Qian ,这小子怎么花样这么多,他的耐心快没了。

  Gao Qian 明白斯瓦的想法,他又说道:“斯瓦先生,holy light 教是帝刹族建立的组织吧?”

  斯瓦expression congeals ,这个Gao Qian 居然知道帝刹族,这是谁和他说的?
  帝刹族可是禁忌秘密,这关系重大,绝不能外传。

  以Gao Qian 的身份,怎么都没资格知道这种秘密。

  斯瓦不想和Gao Qian 废话了,抓住Gao Qian 直接逼问更省事!
  他眼中火色焰光猛然一盛,fourth rank 圣火source power 秘术催发出来。

  在机舱里自然要注意控制,斯瓦催发的source power 并不外放,只是加持在自身Source Armor 上。

  他周身Source Armor 赤红焰光微微闪动,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的imposing manner 完全释放出来。

  就凭着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精神上的imposing manner ,其实足以轻松压制third rank Source Master ,让对方无法运转source power 。

  斯瓦对Gao Qian 还是很重视,怕这小子拼命反扑破坏了机舱。

  所以,他一动手就用把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Spirit, Soul and Qi 势先一步释放出去。

  后面看热闹的楚臧,就看到斯瓦周身焰光闪动,无形的imposing manner 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爆发出来。

  虽然这股imposing manner 并不是针对楚臧,他却感受到了那种毁灭的恐惧。

  楚臧浑身发软,要不是上半身趴在吧台上,他就要瘫到地上去了。

  他心里惊叹,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果然厉害!

  这个时候,楚臧更好奇Gao Qian 会有什么反应,他身体瘫软无力,却还瞪大眼睛看着Gao Qian 。

  结果,Gao Qian 脸上还带着礼貌微笑。只是这人眼眸怎么那么明亮,似乎有千百道lightning 缭绕闪动,这也让此时的Gao Qian 威严如同神祇!

  只从imposing manner 上说,Gao Qian 似乎比斯瓦还要强盛许多。

  “这是什么秘术?难道还能和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斯瓦对抗?”

  楚臧正想着,他就看到Gao Qian within both eyes lightning 猛然闪耀而出。

  楚臧眼前一黑,当即昏厥过去。

  直面Gao Qian 的斯瓦,其实immediately 就感觉到了不对。

  但是,已经晚了。

  Gao Qian 眼中lightning 闪耀之际,天相诛divine arrow 就已经催发出去。

  庞大spirit strength 汇聚的无形箭矢,瞬间贯入斯瓦眉心。

  天相诛divine arrow 刺激下,斯瓦全身焰光大盛,自然组成source power 场抵御外力侵袭。

  可是,Gao Qian comprehended 白帝sword intent ,真正掌握spirit strength 。

  施展的天相诛divine arrow ,就是帝红叶的战斗侍姬都抗不住。

  斯瓦虽然是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中的expert ,也终究挡不住天相诛divine arrow 。

  天相诛divine arrow 就像一道thunder 般轰在斯瓦精神上,击碎他意识,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斯瓦忘记了自己在哪,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

  in this brief moment ,斯瓦如同一个才出生的婴儿,意识里空白的如同白纸。

  Gao Qian 知道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他spirit strength 虽强,却还没办法用天相诛divine arrow 击杀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

  他right hand 手指虚拨了一下,做了一个拉弓弦的手势。

  天相无影箭被催发出来,只是这支无影箭附带了九阳无极剑的至阳至锐,又带上了风雷Heavenly Book 一丝Wind and Thunder Power 。

  呆滞了两秒的斯瓦,勉强恢复了一点意识,就看到一丝faintly discernable 电光闪耀而至。

  斯瓦虽然不知道什么,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的直觉却让他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他惊骇欲绝,可at this time ,他已经完全来不及催发力量。

  在生命最后一刻,斯瓦就看到Gao Qian 正优雅向他鞠躬致意。

  peng sound 闷响,斯瓦脑袋就如同烟花般爆炸开来。

  fourth rank Source Armor 头盔,却又把爆炸的血肉全部挡住。

  结果,透明的面甲血色翻涌,就像是榨汁机榨出的西瓜汁。

  斯瓦噗通倒地,血顺着头盔上一个指头粗细裂孔向外流溢。

  私人飞机上铺white 羊毛地毯,很快就被血染红了大片。

  Gao Qian 从斯瓦身边绕过去,他把昏迷在吧台里的楚臧提出来放在座椅上。

  舒适的姿态,让楚臧呼吸很快顺畅起来。

  没过几分钟,楚臧就猛的一个shivered 醒了过来。

  “楚哥,来一杯香槟吧?”

  Gao Qian 给楚臧递过来一杯冰镇的香槟,楚臧一脸茫然的接过香槟,他脑子现在有点迷糊,还搞不清状况。

  冰镇好的香槟口感清爽,果香怡人,楚臧喝了一口后脑子都清醒了不少。

  他目光转动,一下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斯瓦,看到斯瓦透明头盔里一团血浆,看到white 地毯上大片血污。

  楚臧一下就呆住了,他脑子也猛然清醒过来,他在飞机上,他和斯瓦正在收拾Gao Qian 。

  现在却是斯瓦被杀了!
  这怎么可能,Gao Qian 怎么能杀死斯瓦,他连Source Armor 都没穿!
  可斯瓦尸体就摆在这,一切再清楚不过。

  楚臧目光转到Gao Qian 身上,Gao Qian 一身宽松休闲西装,white 运动鞋,脸上笑容开朗又阳光,充满魅力。

  “抱歉楚哥,弄脏了你的地毯。地毯的钱从我那份里扣就行了。”

  Gao Qian 有些歉意解释道:“斯瓦先生太狂躁了,我被逼无奈。这些楚哥你也看到了,不能怪我,对吧?”

  楚臧脑子又乱了,“Gao Qian 把斯瓦杀了?!Gao Qian 在和我解释为什么杀斯瓦?!这小子是他么的有病吧!”

  想到这里,楚臧脑子又清醒过来了,他手一软酒杯都掉了。

  旁边Gao Qian 一伸手轻轻接住酒杯,里面的香槟都没洒一点。

  Gao Qian 把香槟又递给楚臧:“楚哥,别慌,没事的。”

  楚臧这会是把事情都理顺了,他也彻底明白过来了。

  他噗通就跪下了,“高哥、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只要能饶我一命,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诶、楚哥,你这是干什么,咱们这么好的朋友……”

  Gao Qian 笑吟吟把楚臧扶起来,“楚哥,您坐下说话。”

  他说着又把香槟递给了楚臧。

  楚臧都要哭了,却只能brace oneself 接过香槟。

  Gao Qian 主动和楚臧碰了下杯:“虽然有点小波折,总的来说此行却很成功。”

  “值得庆祝,干杯。”

  楚臧哭丧着脸,想要恳求却又不敢说话。

  Gao Qian 抿了一口香槟,他坐下来亲热揽着楚臧肩膀,“楚哥,你苦着脸干什么,你不高兴么?”

  楚臧到是很习惯假笑,可at this time ,他吓的胆都要裂开了,握着酒杯的手都在不断颤抖。

  他用尽平生功力强把嘴裂成笑容状:“我、我太高兴了、高兴的要哭了……”

  楚臧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怕,眼泪哗的就冒出来了……

  (求订阅求月票~更新都是一天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