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193

2022-03-06

  第193章 故人
  Gao Qian 笑旳越温和,楚臧越是害怕。

  当初他被斩断四肢的时候,Gao Qian 也是这么笑的。

  火神斯瓦被击杀的时候,Gao Qian 也是这么笑的。

  楚臧很明白,Gao Qian 的笑容不能代表和气,Gao Qian 的礼貌,也绝能视作友善。

  十九先生这样的powerhouse ,甚至没机会出手战斗,就被Gao Qian 击杀了!
  两个月不见,Gao Qian 似乎变得更强大了。

  楚臧现在无比的惊恐,也无比后悔。但是,他不想死。

  经历了机械改造的巨大痛苦,楚臧反而愈发珍惜生命,愈发的怕死。

  只要能活命,让他叫Gao Qian grandfather 都行!
  楚臧想跪,可Gao Qian 不让他跪,他也不敢坚持。他眼泪哗的就冒了出来。

  虽然四肢、躯干都被改造了,楚臧的泪腺却还是那么发达。

  “高爷、我有钱,我愿意出钱赎罪,莪还有十几亿都给你……”

  关键时刻,楚臧虽然哭的rustling sound ,脑子却没乱,他突然想到Gao Qian 很爱财。

  “楚哥,钱的事不着急。”

  Gao Qian 当然喜欢钱,但是, 现在不是钱的问题。

  他举起手中十九先生问道:“这位先生是干什么的?哪里人?还麻烦楚哥给我介绍一下。”

  楚臧擦了把眼泪鼻涕, 很仔细打量了眼十九先生。

  这个如果机械人的家伙,这会头微微垂着,赤红瞳孔一片晦暗,身上source power 波动完全消散。

  很显然, 十九先生已经彻底死亡。

  楚臧意识到这一点后, 他再没有任何犹豫,“我不知道他是谁, 就知道他叫十九, 是机械系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我的身体就是他帮忙改造的。”

  他想了下又补充道:“他是我father 的朋友。其他我真的不知道了。”

  Gao Qian 手轻轻搭在楚臧肩膀上,“楚哥, 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只是, 你这样三番两次来找我,让我很为难。”

  “不处理你,别人会以为我软弱可欺,就会不断来试探我的底线。”

  他看着楚臧眼睛诚恳的问道:“楚哥, 你说我该怎么做?”

  楚臧不敢和Gao Qian 黑亮深邃眼眸对视,他低下头用哭腔说道:“我错了,我错了, 任凭高爷处置,绝无二话。”

  楚臧很清楚,只是装可怜没用,他也没资格讲条件。

  现在只有摆出最乖巧的姿态, 才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令尊在辽安吧, 这件事我要和他谈谈才行。”

  Gao Qian 觉得这不是楚昭的手笔。

  楚昭何等老练, 要么不动手, 动手就一定会用尽全力。绝impossible 这样没头没尾不上不下。

  想到这里, Gao Qian 突然又觉得不对, 这个十九先生有自己的意志, 以楚臧的身份哪有资格指挥十九。

  所以,这是一次试探?
  或者,楚臧和十九只是鱼饵?
  “我爸在辽安、在的、在的……”楚臧一听要找他爸,他心里relaxed 。

  Gao Qian 要杀他的话, 没必要找他爸。既然说这话了,就代表还有商量。

  “楚哥, 先委屈一下,不要怕,问题不大。”

  楚臧还没听明白, 他就看到Gao Qian 眼中电光闪动, 然后, 他就昏迷过去。

  等楚臧再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老宅门口。在他身边的Gao Qian ,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套华美silver Source Armor ,腰后别着一柄长刀。

  看到Gao Qian 的打扮, 楚臧心里一沉, Gao Qian 这是准备要动武啊!

  至于一旁十九先生, 已经不见了。

  “楚哥, 麻烦您进去通报一声。”

  Gao Qian 头盔上的面甲没放下来, 楚臧能清楚看到Gao Qian 英俊无俦的脸,看到他脸上那温和优雅到无可挑剔的笑容。

  “虚伪!”

  楚臧在心里骂了一声, 但他脸上却都是恭敬, 他深深鞠躬:“我这就去通报, 高爷稍等。”

  “辛苦楚哥了。”Gao Qian 客气了一句。

  楚臧后退了几步,这才急忙忙走向Chu Family 大门。

  大门后的警卫认出了楚臧,他们忙打开侧门把楚臧迎进去。

  等到侧门关闭,隔断了Gao Qian 的视线,楚臧才长长出了口气,他脸上冷汗也刷的冒出来。

  警卫看到楚臧脸色不太好,却谁也没敢多问。

  楚臧才进入正房中庭,就看到一身golden Source Armor 的father 正负手站在台阶上。

  楚臧不禁一惊,他急忙过去鞠躬:“爸、我、”

  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很是惶恐不安。这次出去不但没杀成Gao Qian ,还把十九害死了。

  “废物,做事情只想着逞一时之快,既没谋略手段,也没勇气martial power 。”

  楚昭对这个儿子很是失望,他能容忍儿子的自私恶毒,却难以忍受儿子的无能。

  本以为楚臧还算聪明, didn’t expect 做事情就是脑袋一热,然后就不管不顾去做了。

  关键是还没做成,差点就白白送了人头。

  “爸、你都知道了……”

  楚臧更不安了, 他满脸惶恐说道:“十九先生被Gao Qian 杀了,我被他生擒活捉,他就在门外。爸,怎么办啊?”

  “他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他。”

  楚昭对楚臧说:“你去把他领进来。今天把过去的账一并算了。”

  “爸、Gao Qian 用的不知什么秘术,一击就杀了十九先生。您可不能大意!”

  楚臧看到楚昭斗志高昂,他真的非常担心。

  以Gao Qian 表现出的力量,只怕他father 都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精神secret technique 再强,能用几次。”

  楚昭冷笑,“我可不会像你那么蠢。你去把人叫来就行了。”

  楚臧不知他father 准备了什么底牌,他还是满心的忧虑。

  不过,他father 一向强势。到了this step ,更是轮不到他说话。

  等到楚臧离开,从正房里走出一名女子,她beautiful and alluring 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一身赤红Source Armor 穿在身上,举止间却仪态高雅端庄。

  明蓝的眼眸,明净若天,深邃若海,充满了强大魅力。

  楚昭看到女子走出来,他恭敬鞠躬施礼:“殿下。”

  女子看了眼楚昭淡然道:“那人要来了?”

  “是,他就在门外。”

  楚昭对女子异常恭敬,他说话的时候都没敢抬头,而是微微弓腰低头,“虽然和事前计划不太一样,不过,Gao Qian 既然自己送上们也省了麻烦。”

  他顿了下又道:“Gao Qian 杀了十九。这人martial arts 高绝,还要借助殿下之力才能降服。”

  女子laughed :“要不是为了Gao Qian ,我也不会来这里。”

  她对楚昭说道:“你只管安心,一个人类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再强又能如何。”

  “殿下说的是。”

  楚昭觉得‘人类’这个词非常刺耳,但他不敢多说什么。

  这么多年合作,他已经见识了帝刹族的厉害。

  随着Space Crack 越来越多,帝刹族的expert 在planet 受到的束缚也越来越少。

  用不了几年,planet 所有人类必然要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帝刹族脚下。

  与其如此,不如早一步投降,还能换取个好位置。

  带路党肯定会被鄙视,甚至会遗臭万年。

  但是,这也分情况。

  帝刹族太强大了,一旦空间屏障消失,两界融合,人类只能匍匐在帝刹族脚下。

  所有的反抗都没有意义!
  作为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楚昭对此有着清晰的判断。

  事实上,这不是个体上的差距。而是种族上的巨大差距,是技术力量上的巨大差距。

  这种差距,是任何力量都难以弥补的。

  楚昭当然不愿意当带路党,但是,这是最理智的决定。

  而且,他不是第一个叛徒。

  早在several decades 前,西方就已经和帝刹族勾结,所以,西方的Source Armor 技术才能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才能成为world 上的powerhouse ,才能压制联邦。

  整个西方高层,都已经叛变了人类。

  他们坚持不投降,只会被西方淘汰。在这个残酷的world ,个体选错路了没什么。

  一个种族,却不能选错路。

  楚昭很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自己的选择。

  不说who 族大义,在未来的巨变中他能活下来,Chu Family 能活下来,就是为华夏bloodline inheritance 奉献了一份力量。

  至于什么功过是非,就留给后人去评价吧。

  空间的巨变正在加快,刚好这位帝红叶殿下又亲自带队,楚昭决定趁机解决沈杨两家。

  Liao Prefecture 没有多大,Four Great Families 待在一起有点太拥挤了。

  沈正君、杨明秀为首的一批人又都比较固执,对异族异常排斥。

  解决了沈杨两家,Liao Prefecture 就是他们楚、王两家的天下。

  至于Gao Qian ,在这个计划中只最碍事的一块拦路石。

  楚昭原本就是想先解决Gao Qian ,楚臧的莽撞行事,不过是让这个计划提前了一些时间。

  真正让楚昭意外的是,帝红叶居然是为Gao Qian 而来!

  两人应该没有碰面的机会,这里面又出了什么事?

  楚昭当然不敢多问,帝红surnamed Ye 帝,是真正的帝刹族。

  每一个帝刹族,不论老幼男女,在异界都有着至高的地位。

  什么Rakshasa 、鬼刹、土刹,都是帝刹族的slave 。

  按照异界规矩,土刹、鬼刹这样低阶种族,都没资格和帝刹族说话。

  如果他们的目光不小心和帝刹族目光交汇,那他们必须立即自杀。

  因为他们的种族太过污秽低阶。和帝刹族目光交汇,对帝刹族就是一种侮辱。

  楚昭听到这种规矩的时候,也感觉不可思议。

  土刹、鬼刹中不乏expert ,甚至不乏fourth rank expert 。哪怕是fourth rank expert ,在帝刹族面前也不值一文。

  幸好人类作为异界种族,大都会被视作Rakshasa Clan 。级别虽然低,大多数时候都不用跪拜帝刹族。

  楚昭想到心里sighed then said ,如果能站着,谁又愿意跪着呢!
  可惜,这world 就是这么残酷。弱者没得选。

  “深夜冒昧来访,还希望楚先生不要见怪。”

  Gao Qian 很有磁性的温润声音传过来,他才进了中庭就远远鞠躬施礼,姿态优雅礼貌,无可挑剔。

  楚昭目光转到Gao Qian 身上,这次Gao Qian 穿了一套silver Source Armor ,背后别着长刀。

  看样式是White Dragon 甲,只是细节有了不少改变,更为精致华美。

  Gao Qian 虽然身穿Source Armor ,可他脸上温和笑容,却让他看起来没有任何murderous aura 。

  楚昭没理会Gao Qian ,他对帝红叶深深鞠躬:“殿下,人来了。”

  帝红叶下巴微微扬起,用一种傲然的姿态俯视着Gao Qian ,“贱民,又见面了!”

  (还有~月初了,求月票~还请大家多支持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