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17

2022-03-17

  第217章 交易
  golden flower 号是一艘豪华客轮,在滔滔江水上顺流而下直奔辽安。

  客轮的顶层天台上,金义信手扶栏杆看着远方的辽安府。

  辽安府坐落在大平原上,从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能看到辽安府靠江一侧的城区。

  “Mister Wang ,辽安府据说有八百年历史?”

  金义信微笑着looked towards 身边王本相,“我从小学习就不好,历史就更差。也不知这传言true or false ?”

  “辽安府到是有些历史,只是以前生产力低下,辽安苦寒,养活不了多少人。八百年前,这里能有个几千人就不错了……”

  王本相对历史也没兴趣,只是金义信要扯淡,他也只能配合着说两句。

  谁让他有求于金义信。

  这人是叫金义信,可这人既无信也无义、

  王本相心里看不起金义信这群商人的,逐利之徒,营营役役勾心斗角就是为了赚钱。

  金义信的眼睛里容不下别的,也看不到别的。

  换做几个月前,王本相不会和这样蠢货见面,更impossible 陪他聊天。

  现在么,就只能先忍一口气争取这家伙的支持。

  a real man 能屈能伸,这也不算什么。

  这个金河集团,真以为背靠袁济天就能想吃谁吃谁!

  Liao Prefecture 是他王本相的Liao Prefecture ,一群小人也想占据Liao Prefecture ,act recklessly !

  先让他们蹦跶一阵子,等解决了Gao Qian ,他再把这群宵小之辈一个个捏死。

  至于袁济天,这位fifth-rank 能为金河集团出头?他不信。

  就算袁济天出头,他也不怕。at worst 就先拜入袁济天门下,他不比Jin Family 这群废物强百倍。

  再者,过一段时间Heaven and Earth 巨变,袁济天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

  王本相知道金义信就是兜圈子扯淡,并不是想历史。

  他按下心中的不耐随口应付了两句,这才转入正题:“金先生,那批源钻请你再扣几天不要交货。”

  “这……”

  金义信有些为难皱眉,“Mister Wang ,您让我很为难啊。做生意讲究诚信为本。

  “我们和Yang Family 约好了要交货,对方钱也给了,怎么能反悔呢?”

  王本相都想笑了,这人还有脸说什么诚信。看到Yang Family 情况不好直接就把人一半的订金给吞了。

  他也不想这个cunning shameless 的商人讲道理,他直接说道:“你扣下这批货两个月,过后我有两倍价格买下来。”

  “en? ”

  金义信有些惊讶,“Mister Wang 此言当真?”

  王本相coldly said :“我不开玩笑。”

  他顿了下又说:“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要把杨云瑾先扣留一段时间。”

  “那怎么行。”

  金义信有点不高兴了,“我们可是规矩的买卖人。”

  “再加十亿。”

  金义信沉默了下说:“Mister Wang ,我知道杨云瑾是Gao Qian 的fiancee 。你这价格可不对啊。”

  “二十亿,不能再多了。”王本相有点不耐烦了,商人真是贪婪。

  金义信还想说话,王本相直接打断他,“你们只需要暂时扣住杨云瑾,不用你们做别的。这很难么?”

  金义信想了一下赔said with a smile :“为了Mister Wang ,我们就破例一次。不过,我们最多请Young Lady Yang 暂住十天,不能再多了。”

  王本相又补充道:“等我拿回Liao Prefecture ,我会和金河集团进行深度合作。”

  “very good ,我们无比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金义信有些兴奋招手:“来,开香槟。”

  旁边伺候的仆人很快端上一瓶冰镇香槟,金义信亲自给王本相倒了一杯酒。

  王本相强挤出一个笑容和金义信碰杯,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他才飞天而起瞬息远去。

  等到王本相离开,金义信笑眯眯摇晃着高脚酒杯,他对着从船舱里走出的金义仁said with a smile :“大哥、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金义仁看了眼碧蓝天空,云天之上已经看不到王本相的踪影。

  他slightly frowned 道:“我敢打赌,王本相一定会把那口香槟吐出来。”

  “这人又多疑,又自负又强硬。可不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这样的人才好,别人都不喜欢他,他选择就会很少。我们和他合作,获益就更多。”金义信自信的说道。

  “不交货可以有很多理由解释。扣下杨云瑾却怎么也解释不了。”

  金义仁对此有些不赞同,“我们没必要趟这个浑水。”

  “怕什么,不过就是个小小Gao Qian ,在Liao Prefecture 也许还算个人物,在我们面前能算的了什么。至于Yang Family ,更是not worth mentioning 。”

  金义信对大哥的担心是不以为然,“Liao Prefecture 越乱,钱就越好赚。”

  他又讨好的对金义仁laughed :“要没大哥在这坐镇,我也不敢做这种事。”

  Jin Family 五brother ,金义仁和金义理是fourth rank 。一门双fourth rank ,这个概率可太低了。

  正因为有这两位fourth rank 坐镇,金河集团生意越做越大。

  后来金义理更是拜入袁天济门下,这让金河集团在宋州站稳了脚跟。

  金义信代表金河集团常年在外,对于Liao Prefecture 这种偏僻的小地方,他是很看不上的。

  一个泥塘里,能藏着什么大鱼!
  this time 要不是为了几十亿的快钱,他will not 亲自跑到辽安来。

  “辽、林、原三州其实都是背靠陆渊,他们三州可以内斗。陆渊却不会容忍外人随便插手。”

  金义仁提醒younger brother ,“我们赚我们的钱,手不要伸的太长。”

  “陆渊、哼哼,一百多岁了,还能活几年。”

  金义仁face sank :“你越来越没谱了,fifth-rank powerhouse 是你能说的。”

  金义信也知道说错话了,他尴尬解释:“咱们brother 关起门说话,大哥别那么认真。我对陆渊Old Mister 还是非常尊重的。”

  他顿了下又说:“我听说王本相拉了林州的潘家、Han Family 入场,这家伙为了夺权,不惜引狼入室,这太蠢了。”

  金义仁摇头:“我看王本相killing firmness ,心机手段都不一般。谁赢谁输可不好说。”

  “这世道,弱者只能成为powerhouse 的食物……”

  金义信冷笑,“Yang Family 无能,就活该被吃!”

  golden flower 号进入辽安府后,并没有在码头停靠,而是在江心游弋绕圈。

  杨云瑾接到消息,就急匆匆带人上了golden flower 号。

  “Young Lady Yang ,麻烦你验下货……”

  金义信也是第一次见杨云瑾,眼见对方如此年轻又如此美貌,也是有些意外。

  当然,他再怎么也不至于一见面就对杨云瑾做什么。

  杨云瑾保持着表面的礼貌,要不是金河集团在这件事上一直卡着不放,她也不会亲自跑过来。

  自然有随行的人员打开提箱,对源钻抽样检验。

  三克拉源钻,已经品质极高的源钻,价格高昂。这样一大批high-quality 源钻,当然要现场检验后才能收货。

  就在技术人员检验源钻的时候,船舱里突然传来的尖利的警报。

  杨云瑾就是一皱眉,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却总觉得不对。

  她才登船就有警报,这也太巧了!

  金义信对杨云瑾一笑,“没事,Young Lady Yang 放心,我们家的船还没人敢乱来。”

  从门外急匆匆跑进来一个全身Source Armor 的护卫,护卫鬼祟的贴耳和金义信说了几句。

  金义信complexion changed ,他沉吟了下对杨云瑾说:“抱歉Young Lady Yang ,在引擎室发现了炸弹。有人上船搞破坏,我必须封锁golden flower 号。”

  他有些歉意的对杨云瑾说:“事关重大,还请Young Lady Yang 在这停留几天。我无意冒犯。只是为了您的安全,也避免生出误会,还请您配合。”

  金义信对几名护卫说:“领Young Lady Yang 他们去fourth layer 豪华舱,must 招待好客人,绝不能有任何失礼。”

  杨云瑾手握腰后的Azure Lotus Sword ,脸色平静如水,“金先生,对于您船上的意外我很同情,但是,这件事和我无关。您明白吧?”

  “我明白、我明白,您别激动。”

  金义信笑着举起双手示意他并没有敌意,“Young Lady Yang ,本就和您没关系,您就配合一下。也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

  “等我抓到潜伏的敌人,立即请您下船。”

  金义信是没有动手的意思,可他周围十多名护卫却都握住武器,一个个目光冷峻神色严肃。

  房间里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双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动手。

  金义信有点意外,这小女人还挺硬气,在他地盘还想反抗。

  他笑着劝道:“Young Lady Yang ,为了您的安全,也为了Yang Family 的安全,还请您配合。”

  这话就非常不客气了,直接就威胁杨云瑾,她要动手后果很严重。

  不但她的人身安全没有保证,Yang Family 都会要倒霉。

  杨云瑾轻轻sighed then said ,她觉得这件事会变得非常非常麻烦。

  不是她麻烦,而是金河集团的麻烦。

  金河集团出事,又会引发一连串的麻烦。

  可惜,看金义信这自信满满得意洋洋的样子,他是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金先生,你这么做真的不太好。”

  金义信哪会在意杨云瑾,“Young Lady Yang 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好,绝不让您受委屈。”

  他说着瞄了眼杨云瑾背上别着的Azure Lotus Sword ,“为了您的安全,也为了我们的安全,请把您的剑先交给我们管理。”

  杨云瑾也不说话了,她摘下Azure Lotus Sword 递给随行工作人员,转身就走了。

  Jin Family 一群护卫跟上杨云瑾,生怕她趁机跑了。

  “hehe ……”

  金义信不以为意,女人么,总要耍点小脾气。

  他return to house 间找到大哥金义仁,“杨云瑾还算聪明,没动手。女人就是软弱。”

  “她的剑可真不错。大哥你看看。”

  金义仁不以为意接过Azure Lotus Sword ,他随手抽剑出鞘,就看到湛然森冷碧光漫溢出来,映照对面金义信须眉尽碧。

  金义仁脸色微微一变,他轻拂修long sword 身敲了敲,嗡嗡震颤剑身里面source power 在不停流转波动。

  剑器释放出森然锋锐sword light ,更是让他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

  “这剑品质好高!”金义仁更惊讶了,他这辈子见过不少高阶剑器,若论等阶品质,眼前这柄Azure Lotus Sword 都称得上第一。

  一个Yang Family 女人,手上怎么会有如此Top Grade 剑器!

  金义信笑吟吟说:“落在咱们手里,就是咱们的。when the time comes 就说剑丢了,随便赔她点钱就行了。”

  金义仁瞥了眼金义信:“你就不想想这剑是怎么来的?”

  “管它怎么来的,现在已经姓金了!”金义信是毫不在乎。

  金义仁想叹气,从这柄Top Grade 剑器上他想到了Gao Qian ,这个文明Liao Prefecture 的天才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也许比传说中的更有ability 。

  金义信明Big Brother Bai 在想什么,他好笑的说道:“就算Gao Qian 安然无事,一个小小fourth rank 他能怎么样!大哥不要想太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