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18

2022-03-17

  第218章 laugh

  新月初上,滔滔江水在清冷月光中汹涌东去,没有任何休息的意思。

  位于江心的golden flower 号brightly lit ,在暗沉江面上异常显眼。

  王本相站在江边一颗巨大Willow Tree 下,有着繁密树枝遮掩,月光都照不到他身上。

  这里距离golden flower 号足有三千多米的距离,以他敏锐的目光,却能清楚分辨出golden flower 号上每个人的衣服颜色。

  如果愿意,他甚至能看清楚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只是完全没有这必要。

  Jin Family brother 贪婪,果然付出一点小小代价就把他们拖下水了。

  杨云瑾无关紧要,重要是Gao Qian 。

  白银湖一战,Gao Qian 打破了他对于fourth rank 力量的理解和认识。

  从那以后,Gao Qian 就在他心里留下了巨大阴影。

  王本相从白银湖回来,就一直潜伏在暗处观察。他很清楚,只要被Gao Qian 抓住,他就必死无疑。

  这段时间他观察Yang Family ,却没有什么发现。

  他又不敢去碰杨云瑾,或是Gao Qian 的亲戚,那样除了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之外,毫无意义。

  白银湖一战,王本相就看出来了,Gao Qian 表面在如何谦恭有礼,这人in the bones 都异常冷酷。

  想用别人威胁Gao Qian ,那是做梦。

  只有解决Gao Qian ,才能彻底解决麻烦,才能称霸Liao Prefecture 。

  王本相到要看看,杨云瑾被抓起来,Gao Qian 会不会出面。

  按照他对Gao Qian 的了解,这小子一点亏will not 吃。一定会出手。

  确定Gao Qian 在辽安,他就立即离开。这地方太危险了。就留着潘家、Han Family 去和Gao Qian 斗吧。

  对了,还有Jin Family 。

  这家人虽然贪婪,背后却有袁济天。事情闹大了,他到要看看Gao Qian 怎么收场……

  如果Gao Qian 还不出现,那就继续挑拨施压,慢慢收拾Yang Family 人。他就不信了,Gao Qian 真能忍住。

  王本相耐心没白费,晚上十点半左右,one silhouette 从天而落,正落在golden flower 号甲板上。

  王本相只是瞥了一眼,就看清楚那人正是Gao Qian ,身上穿着一件silver 胸甲,后腰处别着长刀。

  他也只看了一眼,立即转身就走。

  既然Gao Qian 没事,接下来根本不用看,没有任何的悬念。

  “辽安不能待了,走之前把沈正君交给Han Family 潘家,让他们死去吧!”

  王本相走的十分痛快,他一秒都不敢多停留。

  Gao Qian 看了眼江岸,却没看到任何可疑的silhouette 。

  那气息一闪即逝,应该是王本相在偷窥,整个Liao Prefecture ,也只有王本相最了解他,也最怕他。

  Gao Qian laughed ,没去理会远遁的王本相。

  this time Jin Family 找麻烦,他就觉得里面有王本相在捣鬼。

  他故意直接露面,果然,惊走了王本相。

  王本相也太小看他了。他现在身体重伤,可spirit strength 却异常强盛。

  对方虽然只看了他一眼就走了,凭着几次积累下来的spiritual imprint ,他还是锁定了对方气息。

  等解决了Jin Family ,再去找王本相。

  Gao Qian 看着江岸looked thoughtful ,站在门口的几个护卫却吓了一跳。

  bodyguards 也不傻,看到Gao Qian 从天而降的飘逸姿态,就知道这位是fourth rank 。

  这可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Gao Qian 对几个满脸紧张的护卫nodded ,“几位、晚上好。”

  打了个招呼,Gao Qian 才推门进去。

  杨云瑾也听到了Gao Qian 声音,她起身迎上Gao Qian ,“抱歉,我没把事情办好。”

  她知道Gao Qian 不露面是为了救沈正君,this time 为了她,Gao Qian 不得不出面。

  “是我没做好。”

  Gao Qian 轻轻抱住杨云瑾,“让你受委屈了。”

  他牵着杨云瑾的手:“走,我给你讨个公道。”

  从房间里出来,Gao Qian 对外面一群紧张护卫说道:“去把金义信先生请过来。”

  “Mister Gao 驾临,excuse me for not going out to meet you ……”

  船舱上方传来了金义信的笑声,“我就在天台恭候大驾。”

  Gao Qian 拉着杨云瑾手上了顶层天台,金义信、金义仁都在。

  金义仁一身black Source Armor ,神色凝重。

  到是只有third rank 的金义信满面笑容,显得非常自信。

  “久闻Mister Gao 大名,今天得见,果然见面更胜闻名。

  “丰神俊逸、had a dignified appearance 。这两个词我一直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看到Mister Gao ,就突然明白了。

  “您这样的就是丰神俊逸,就是had a dignified appearance !”

  金义信虽然贪婪,嘴巴却很能说,而且脸皮够厚心够黑。

  做了坏事也不会有一点心虚气弱。

  对着Gao Qian 是热情恭维,一副好朋友的架势。

  Gao Qian 欠身施礼:“来的冒昧,还请两位多多见谅。”

  “诶,我们最爱交朋友,何况是Mister Gao 这样的俊杰,我们一直都想和您结识,就是没有机会。

  “speaking of which 我们都有点老了,我家Old Fourth 就和Mister Gao 年纪差不多,你们在一起应该有共同语言……”

  金义信说着话锋一转,“可惜,我家Old Fourth 跟着Old Yuan 出去修业,没能一起过来。”

  金义信这话题转的略微有点硬,却是故意点出他家Old Fourth 金义理,点出了他们的靠山袁济天。

  他相信Gao Qian 这种聪明人,应该能听出他unspoken implication 。

  也许Gao Qian 年轻气盛,但是,冷静下就好了。

  毕竟,他们可是fifth-rank powerhouse 的门下,别说联邦,就是去了外国,又有几个人敢don’t give face 。

  Gao Qian slightly smiled :“袁济天先生我是久仰大名,可惜,无缘拜会。”

  “这个好说,不是我吹,我家Old Fourth 在Old Yuan 面前还是有一些面子。”

  金义信说道:“找个机会,让Old Fourth 带你拜见Old Yuan ,这个不难。”

  “谢谢金先生。”

  Gao Qian 很客气表示了感谢,他转又轻轻sighed then said :“金先生如此热情,到让我有点为难了。”

  杨云瑾冷着脸对金义信说:“先把我们的货还给我们。还有我的剑!”

  金义信看了眼金义仁,他at a moderate pace 的说道:“Young Lady Yang 别着急,货肯定是要给你的。不过,突发安全事件,货被放进了保险金库。

  “因为其特殊安全机制,48 小时之内是无法再次开启。

  “包括剑也在金库内。”

  金义信一脸诚恳的摊开双手,“Mister Gao 、Young Lady Yang ,我对两位满怀敬意。this time 完全是意外。”

  他举起手保证:“48 小时以后,我一定把源钻和剑双手奉上。”

  金义信说着还给Gao Qian 深深鞠躬:“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怪我。”

  Gao Qian 伸手扶起金义信,“金先生,当不起当不起。”

  他正色对金义信说道:“是我给两位添麻烦了,希望两位不要见怪。”

  金义信laughed ,“Mister Gao 太客气了。”

  他说着还瞥了眼旁边一脸严肃的金义仁,他这位大哥就是太紧张了。

  Gao Qian 又不傻,会为了几十亿就和他们Jin Family 翻脸?他敢么!

  只要给Gao Qian 一点小小面子,Gao Qian 自然会识相的配合。

  这world 就是这样,你越凶狠别人就越怕你!

  软弱退让,不会换来尊重。至于什么大方、善良、友好这些品质,都是给傻子准备的。

  金义信又看了眼杨云瑾,发现杨云瑾脸上带着几分难以控制的紧张。

  他心里好笑,这女人怕的要死,比起装模作样的Gao Qian 可差远了。

  Gao Qian 看着眼神中满是得意金义信,他露出了友好又礼貌的微笑,“我很喜欢您这样的人,不论做什么,您will not 给人带来任何负担和压力。”

  他转又对一直沉默不语的金义仁说:“金义仁先生,您觉得呢?”

  金义仁said solemnly :“这里是golden flower 号,金义信是我younger brother 。他做什么说什么,都代表我们Jin Family 。你懂么?”

  和金义信的自信不同,金义仁在Gao Qian 的礼貌客气中看到了一种淡漠,这让他很警惕。

  他不是很赞同金义信的做法,但他不觉得有很大问题。

  他们Jin Family ,就是有这么强硬的底气。Gao Qian 不管still refuse to accept ,他只能忍了这口气。

  Gao Qian 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新月自语道:“今天的月色很美,风也温柔,这会飘洒的血、都会多出几分清寂吧……”

  金义信听出不对,他脸色骤变:“你想干什么?!你想清楚,这不是你能乱来的地方!”

  Gao Qian 没理会叫嚷的金义信,他问金义仁:“金先生,准备好了么?”

  金义仁慢慢拔剑出鞘,“Gao Qian ,你们现在离开,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Gao Qian 优雅nodded 欠身施礼:“风月正好,请金先生上路。”

  金义仁loudly shouts ,周身azure light source power rays of light 闪耀,举剑就斩。

  清冷明澈blade light 如水中波光闪动了一下,作势欲斩的金义仁手中的剑无声断裂,他眼中露出terrified look ,张嘴想要说什么。

  脖子上一丝刀痕裂开,金义仁的脑袋滚落到甲板上。

  脖子上血如气雾般在风中喷洒。

  清冷月色下,那血都看不到bright red ,反而有种如水的灰白。

  就像Gao Qian 所说,那血都透出了几分清寂。

  Gao Qian 对着滚落人头nodded :“受惊了金先生。”

  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恭维的,只能按照礼貌说了一句客套话:“Blade Technique 低微,让您laugh 。”

  就剩下脑袋的金义仁,显然没有笑的意思。他死死盯着Gao Qian 的双眸很快就黯淡下去。

  江水滔滔滚荡,豪华客轮里正在举办舞会,隐隐能听到里面传来悠扬乐声,还有微风拂过天台上方的旗帜簌簌作响。

  天台上有很多人,却没人出声,几乎所有人都在呆呆看着那颗人头。

  金义信都傻了,他脸色已经白的没有一点血色,双手和双腿控制不住的在抖。

  Gao Qian 对着金义信laughed :“我和金义仁先生过招一时失手,您不会怪我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