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19

2022-03-18

  第219章 敲门
  金义信刚才还觉得Gao Qian 很软,笑的太多了,也表现的太守规矩有礼貌。

  现在,他哥的人头就在他脚下横着,Gao Qian 还是那么礼貌客气。

  只是Gao Qian 说的客气话,却是那么的刺耳。

  一时失手?不会怪我吧?
  金义信浑身发抖,他到不是生气,而是害怕。

  Gao Qian 能a killing blade 了他哥,杀他更是如杀鸡一样容易。

  所以不杀他,不过是留着他玩?

  金义信身体一软直接跪下了,“高爷、别杀我、别杀我!”

  只要能活命,金义信都愿意叫祖宗。

  Jin Family 背后是有fifth-rank powerhouse 袁济天,可那太远了。

  fifth-rank powerhouse 也不是Divine Immortal ,impossible 远隔万里救他狗命。

  不管有多大的仇多大恨,他第一要做的是活下去。

  “诶,金先生这就见外了。”

  Gao Qian 一把扶起金义信,“咱们有事说事,没必要如此。”

  金义信脸色如土,他脑子在疯狂急转,想着怎么才能活命。

  可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到任何活命的可能。

  Gao Qian 连他大哥都杀了,哪里会容他活命!
  只是他还抱着万一的想法,万一Gao Qian 想折磨玩弄他,他就可以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

  所以,金义信不惜屈膝跪地,做出一副小丑样子。

  金义信很快反应过来,他对旁边傻站着的护卫大叫:“快去把源钻拿来,还有Young Lady Yang 的剑,快、快!”

  众多护卫呆了下,才有几个护卫急忙忙跑出去。

  Gao Qian 也没阻止,除非他们能把袁济天叫来,否则,谁来都没用。

  他好奇的问金义信:“您的保险金库不是要隔48 小时才能打开?”

  “我、这个、我……”

  能言善辩的金义信这会也懵了,根本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对。

  “不要急,慢慢来,我们有时间。”

  Gao Qian 对旁边的护卫说道:“金先生身体不舒服,去那杯热水来。”

  剩下两名护卫犹豫了下,也都急忙转身跑了。

  金义仁在金河集团很少露面,但他地位可比金义信高多了,也更有威望。

  金义仁被Gao Qian 一刀斩杀,这群护卫都被吓傻了。他们数量其实不少,却没有任何抵抗的勇气。

  没一会的功夫,热水就端过来了。

  滚烫的热水,被Gao Qian 亲切塞给金义信,“多喝点热水,对身体好。”

  金义信brace oneself 一口口喝掉热水,感觉胃都被烫熟了。

  源钻,Azure Lotus Sword ,也都送到Gao Qian 面前。

  包括几个被关押的Yang Family 人,也都放出来了。

  Gao Qian 打开箱子检查了一下,的确都是三克拉源钻。

  他对金义信nodded :“东西没错。可惜,您要是早点拿出来,也不会误伤金义仁先生。”

  金义信低头不语。

  Gao Qian 说:“这次交易,贵方多收了我方十五亿……”

  不等Gao Qian 说完,金义信急忙说道:“我愿意把钱全部退还、全部退还!”

  “这不好吧?”Gao Qian 有点犹豫。

  金义信看到Gao Qian 似乎有些意动,他忙又说道:“这次都是我错了,我愿意赔偿您的所有损失。”

  “金先生一片诚意,到是不好拒绝。”

  Gao Qian 想了下说:“也好,就按照金先生说的来。我们之间的小小误会,就此一笔勾销。”

  “金先生以为如何?”

  “一笔勾销、一笔勾销!”

  金义信一听有戏,他急忙nodded 赞同。

  Gao Qian 知道金义信想法,杀了金义信很容易,可并不能解决Jin Family 的问题。

  留着金义信更好,等他带着人再过来,就送他个全家福。

  几个Yang Family 人坐小船先走了,Gao Qian 带着杨云瑾飞回Yang Family 。

  按理来说应该先去杀王本相,但刚才杀了金义仁消耗大半力量。

  再去找王本相,不知还会遇到多少fourth rank expert 。

  谨慎起见,还是先治好身上的伤。

  死亡敕令,实在是太麻烦了。

  Gao Qian 借用了杨云瑾家地下密室,把密室封闭好,他抱着提箱进入了Grand One Palace 。

  只有唐红英和Zhou Yuxiu 在,两人都在冥想cultivation 。

  Gao Qian 让Ling’er 把空间封闭,一箱子源钻倒入水池,刹那间纯净source power 灵光冲天而起。

  二十亿的源钻就此被消化。

  Gao Qian 静坐在宝座上,感应着眉心深处golden Life Source Star 变化。

  嗯,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Life Source Star golden light 更加凝炼。

  然后,胸口上一团黑气逐渐消散。身体的所有器官skeleton 肌肉,都在逐渐恢复正常。

  十多分钟过后,Gao Qian 睁开眼睛,他微微握了下拳头。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Third Layer 满级,让他力量提升了三成。相应的,身体强度也提升了三成左右。

  这种强大强壮的感觉,让Gao Qian 重回Peak ,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提升了一个层次。

  身体和精神紧密相关。

  死亡敕令伤害了身体,也间接影响了他的精神状态。

  今天杀金义仁,原本不需要拔刀。只是为了震慑的金义信,Gao Qian 才会出刀。

  只有残酷的血腥,才能让金义信这样小人懂得死亡的恐惧。

  现在,其他三门martial arts 都达到fourth realm ,风雷Heavenly Book 4th Layer Perfection 。

  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达到third realm Perfection ,重新稳固了核心的地位,也能真正统御起其他三门martial arts 。

  Gao Qian 现在信心满满,自觉他现在足以斩杀吕布。

  只是吕布的事情不着急,当务之急是杀王本相。

  Gao Qian 从Grand One Palace 退出来,他轻飘飘从地上一跃而起,健康强壮的身体,这种感觉好的无法形容。

  这些天他被死亡敕令可折腾坏了。甚至都没精力和杨云瑾探讨Spear Art 。

  Gao Qian 没和杨云瑾说,他提着源钻箱子悄悄走了。

  一箱子源钻突然消失,嗯,这个有点难以解释。所以,干脆把箱子扔了,什么都不用解释。

  Gao Qian 站在千米高空,俯览着脚下辽安府。

  他眼中一丝丝lightning glow 闪耀,搜索着王本相留下的Spirit, Soul and Qi 息印记。

  虚空中的spiritual imprint 气息faintly discernable ,在辽安府转了半圈后一直向外延伸。

  从spiritual imprint 的方向来看,王本相居然离开了辽安,直奔林海方向去了。

  spiritual imprint 留下的细微气息很不稳定,Gao Qian 来回耽搁了一个小时左右,已经无法再追踪王本相的去向。

  这让Gao Qian 有点意外,王本相这就跑了?很不合理……

  这些天王本相勾结all influence ,要夺回Liao Prefecture 。他折腾了这么久,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就这么放弃了?!
  还是有事先出去了?

  Gao Qian 摸不准王本相的路子,上次在白银湖,实在是holy light Sect Lord 激发的力量太强了。

  他impossible 越过裴仑不管,直接去追王本相。

  didn’t expect 王本相这么cunning ,居然能连续从他手上逃走。

  Gao Qian 目光落在王本相气息积蓄最多的地方,很明显,王本相在那停留了一会。

  这是一座位于西城外的农家院落,院子很大,房子也很多。

  城郊的农民,一般都会用尽所有积蓄盖一座大房子,用来安置全家老小。

  哪怕儿子结婚,也会和父母住在一起。一大家子住在一个院子里,这样才显得人丁兴旺。

  在农村,人口就意味着劳动力。

  所以,古人总说多子多福。就是因为种地需要更多的劳动力。

  一个家里的人口多了,自然就能种更多的地,自然就能有着更强话语权。

  对于子孙繁衍的执着,正是农耕文明的根基。

  眼前这座院子,就是那种典型农村大院子,有东西厢房,还有牛棚,猪圈等等。

  院子里杂七杂八放了大堆的农具,还摆着几个水缸,院子角落有个南瓜棚架,上面已经有很多南瓜开花结果了。

  Gao Qian 无声落在院子中间,这个农家院子看着像模像样,却有个问题,没有生气。

  牛棚没有牛,猪圈没猪,一旁的鸡架里也没有鸡。

  东西厢房cold and cheerless ,没有人的气息。

  只有正房有三股气息,其中一股气息极其虚弱却又很深沉,证明这人cultivation base 很高,却好像伤的很重。

  另外两个人气息就很厚重,其中一个赫然是fourth rank 层次。

  居然有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
  Gao Qian 心中一喜,这样看来找对地方了,没猜测的话,那重伤的气息正是沈正君。

  他对沈正君的气息当然很熟悉,只是无法辨认这种状态的沈正君。

  这就好像一个和你特别熟悉的人,四肢被打断了,脸也是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浑身裹着纱带,那你肯定认不出来。

  Gao Qian 站在院子里停留了一会,确认院子里再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特别的东西,这才走到正房前轻轻敲门。

  “邦邦”的敲门声很低,可在安静的夜色里却有点刺耳。

  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很警觉,又五感敏锐,听到敲门声都惊坐起来。

  韩宇looked towards 身边潘晓钢,眼神里充满疑问。

  潘晓钢一脸紧张摇头,示意他不知道谁在外面。

  这么晚了,正常来说,潘家也不会来人。

  韩宇老脸上神色凝重,他无声无息拔出腰后横刀,他又给潘晓钢使了个眼色,“看住沈正君,有人乱来就先杀他。”

  两人在这负责看守才移交过来的沈正君,都穿着全套Source Armor 。

  虽然睡觉并不舒服,却能保证自身battle strength 。

  潘晓钢用力nodded ,他把沉睡的沈正君一把拽过来,用一柄short blade 横在沈正君脖子上。

  从沉睡中惊醒的沈正君就觉得脖子上微微刺痛,对方short blade 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

  沈正君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他后脑植入了source power 抑制器,这也让他五感变得很迟钝。

  黑暗之中,他只能勉强看到窗外透过的泛白月光。

  至于别的,那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邦邦,门又被敲响了。

  门外传来Gao Qian 清朗又温和声音,“有人在么?”

  沈正君不由一喜,Gao Qian 来了!

  他这些天被折腾的够呛,所以不放弃,就是对Gao Qian 还抱has several points of 希望。

  Shen Family 、Yang Family 其他人都白扯,也只有Gao Qian 才有可能把他救出去。

  韩宇更不安了,深更半夜来敲门,还细声细语问有没有人,妈的,这可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

  再有,他一直感应不到外面人的气息。可见,外面那人not to be trifled with 。

  他这会想起了王本相的警告,must 小心Gao Qian ,must 小心Gao Qian ,must 小心Gao Qian !

  王本相这句话说了三遍,他当时还觉得王本相被terrified 。

  现在想来,这警告似乎有点道理。

  韩宇看了眼身旁的沈正君,都说Gao Qian 和沈正君关系亲近,有这个人质在手,对方怎么也不敢乱来!
  他定了定心神说道:“外面的是谁?”

  “您好,我叫Gao Qian 。”

  门外的声音还是那么礼貌又温和,“深夜来访,打扰了。”

  韩宇和潘晓钢都是心里一沉,还真是Gao Qian !
  怕什么来什么!
  “您好,我能进去么?”

  韩宇深took a deep breath ,他却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潘晓钢年纪小cultivation base 低,人却比较彪悍,他厉shouted :“沈正君在我们手里,你进来我就弄死他!”

  (三更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