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20

2022-03-18

  第220章 恳求
  潘晓钢在房间里面发狠,门外的Gao Qian 却笑了。

  房门里面有门栓,Gao Qian 随手一推,里面门栓被他以source power 划开,房门就这么轻松被推开。

  Gao Qian 对气色虚弱的沈正君nodded :“长官,我来了。”

  沈正君无力苦笑:“来了就好。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交流,让潘晓钢有些不爽,他手上一紧才发力压刀,却看到Gao Qian 眼中闪过one after another 炽烈lightning glow 。

  背对门的Gao Qian ,逆光而立,他脸都藏在阴影里。房间里又非常昏暗,所以,Gao Qian 眼中闪耀的电光就异常明亮刺眼。

  潘晓钢都没能做出任何反应,眼睛翻白人就昏死过去。

  旁边的韩宇到是做出了点反应,他周身source power 场激发,Source Armor 上浮现出一层浓厚红光。

  不过,韩宇的反应也就到此为止。他眉心深处Source Star 电光闪耀,催发的source power 场瞬间溃散。

  韩宇浑身麻痹,瘫软在地上用不出一丝的力气。

  “两位,得罪了。”

  Gao Qian 客气了一句,这才伸手把沈正君扶起来。

  他问道:“长官,你哪里受伤了?”

  “主要是source power 抑制器,身体上伤势到没什么,就是断了几根肋骨,脏器受了些内伤。”

  沈正君看到Gao Qian 轻易解决两名Source Master ,他也relaxed ,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这些伤势对ordinary person 来说自然是致命的重伤,对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来说虽然很不好受,却还能扛住。

  关键是source power 抑制器,完全抑制他运转source power ,这也抑制他身体的生机,整个人就特别虚弱。

  “那就好。”

  Gao Qian 到是能把source power 抑制器硬取出来,只是会伤到沈正君。

  既然沈正君身体撑得住,那就没必要着急。

  Gao Qian 对瘫软在地上的韩宇说道:“这位先生,麻烦你回去和韩、潘两家说清楚,Liao Prefecture 是我们的Liao Prefecture ,现在情况特殊,不欢迎外人。

  “还请诸位打道回府。过段时间我们处理好内部事务,欢迎诸位再来做客。”

  Gao Qian 要杀韩宇他们易如反掌,只是双方还没有实质性冲突,关键是沈正君状态还好,没必要痛下杀手。

  给韩、潘两家一个小小警告,对方要是执意不走,那再动手不迟。

  “二十四小时内离开Liao Prefecture ,过了这个时间,那就诸位就只能永远待在Liao Prefecture 了。”

  Gao Qian slightly smiled ,“请您不要误会,我绝不是威胁,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请您回去务必转达清楚。”

  韩宇脸白的如纸,他想答应,可舌头都麻酥酥发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nodded 之类的动作更是做不出来。

  他只能勉强眨了眨眼睛,示意他都听到了,都记住了。

  “祝您晚安,再见。”

  Gao Qian 带着沈正君走了,他出门的时候还把体贴的房门带上,门栓自动拉好。

  过了十多分钟,韩宇才勉强恢复过来,他催动眉心Source Star ,source power 流转全身,他才慢慢恢复对身体的控制权。

  韩宇长长舒了口气,成为Source Master 以来,他第一次失去source power ,失去和Source Star 的联系,他都快要吓死了。

  一点不夸张的说,他所有权势、利益,都建立在source power cultivation base 之上。

  没有了source power cultivation base ,他不过就是个普通的五十多岁中老年人!
  韩宇检查了一下潘晓钢,人还活着,只是伤的有点重,七窍都在溢血。

  他用source power 刺激了潘晓钢眉心Source Star ,终于让潘晓钢醒过来了。

  不过,潘晓钢还是浑身发软用不出劲,躺在地上如同一Insect 子。

  潘晓钢很惊慌:“Old Han 、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韩宇sighed then said ,他觉得Gao Qian 是故意惩戒潘晓钢,谁让他刚才叫嚷的那么凶。

  他comforted :“能留下一条命就算幸运。”

  潘晓钢却还有点不服气,“有ability 别sneak attack !this method 算什么……”

  韩宇没说什么,只是一脸怜悯的看着潘晓钢,这个年轻人被伤到了脑子,以至于说话都颠三倒四毫无逻辑。

  刚才Gao Qian 表现出的是碾压式力量,通过眼眸催发的精mysterious 术,直接把他们两人全部制伏。

  真要想杀他们,有一百条命也被Gao Qian 捏死了。

  这种无脑的蠢货,完全就是个pig teammate 。

  看他不服气的样子,回去可能还要变本加厉的挑火。

  韩宇却已经想好了,不管潘家怎么弄,他们Han Family 一定会离开Liao Prefecture ,绝不趟这个浑水。

  有Gao Qian 在,他们这些fourth rank 家族、组织,根本翻不起任何波浪。

  潘家不走更好,等潘家大半expert 被Gao Qian 灭掉,他们就能侵吞潘家地盘、利益。

  限定的范围内,利益资源都是有限的。无法开拓出新的渠道,就尽量消灭竞争者,同样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和资源。

  这么一想,潘晓钢这个蠢货还有用。

  潘晓钢可不知道韩宇想的什么,他还在喋喋不休的咒骂Gao Qian ,释放自己满肚子怨气。

  Gao Qian 并不知道潘晓钢的反应,在他眼中,就是韩宇这样的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都无关紧要。

  好话说完了,不听话就都碾死,world 立即就能变得很清净。

  他带着沈正君回到Yang Family ,先把杨明秀、沈正峰都请过来。

  沈正峰是Shen Family 的另外一位fourth rank ,常年在外,因为辽安太乱了,沈正君又失踪了,沈正峰这才回家坐镇。

  看到沈正君平安归来,沈正峰自然是喜出望外。

  找人用专门器材取出source power 抑制器,沈正君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他身上伤势虽然还很重,却至少恢复了六七分的battle strength 。

  最关键是沈正君在Shen Family 有着巨大威望,他的重新出现,能够稳定Shen Family 上下的动荡的人心。

  Shen Family 安稳了,Yang Family 也安稳了,动荡的辽安就能安稳下来。

  Gao Qian 虽强,终究根基太浅,比起沈正君、杨明秀少了几分威望。

  Gao Qian 对此并不在意,这是Source Master 的world ,powerhouse 称尊。

  组织,家族,这些当然重要,却永远不是核心。

  现在他在Yang Family 就stand by one’s word ,靠的不是Yang Family 女婿身份,而是他强横实力。

  Gao Qian 现在目标是晋级fifth-rank ,apart from this ,其他都不重要。

  晋级fifth-rank 的外在资源已经够了,他需要的是道德灵光。

  几个人聚在一起,当然要就眼前的辽安局势开会商讨。

  Gao Qian 虽然对此并不在意,却也不能离席不管。站在这个高度,他必须参与决策,不能自己把自己边缘化。

  几个人一直商议到了天亮,然后Yang Family 、Shen Family 高层就都来了。

  几十人聚集在杨明博家里的客厅,又开了一天的会。

  到了下午,韩宇亲自带着几个人过来拜访Gao Qian ,当着众人面表示了他们会立即离开,绝不会再来辽安。

  韩宇还表达了深深歉意,说他们来的冒昧,对沈、杨两家造成了困扰。

  最后,还奉上了一套fourth rank Source Armor 作为礼物。

  韩、潘两家如此识相,也让杨明秀、沈正君relaxed 。

  他们到是不怕韩、潘两家,可双方动手,难免会有很多死伤。

  现在的辽安,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

  Yang Family 和Shen Family 派出几个代表,把潘家、Han Family 礼送出境。

  这场冲突,到此画上了句号。

  Shen Family 、Yang Family 高层还在开会,还在商量如何善后,如何瓜分利益等等细节。

  沈正君身体不好先去养伤了。

  Gao Qian 对这些毫无兴趣,他带着杨云瑾去了新家。

  兰姐还在Academy 的宿舍,Gao Qian 昨天就联系了兰姐,让她安心待着。

  新家还没人,Gao Qian 和杨云瑾在顶层豪华大床上尽情翻滚放纵,把这段时间的各种负面情绪尽数发泄出来。

  和Gao Qian 相比,杨云瑾太柔弱了。虽然尽力奉陪,还是被Gao Qian 杀的溃不成军,早早就昏睡过去。

  Gao Qian 站在顶层天台上,看着灯光点点的辽安府,看着远方汹涌的辽江,辽安的问题解决了,但是,他的问题还没解决。

  沈正君和杨明秀都见过袁济天,两人都觉得这位fifth-rank 名字大气,说什么济天,其实心胸狭窄,非常记仇。

  他们都觉得Gao Qian 这件事有点冒失,袁济天不会在意Jin Family 。

  但是,有金义理挑拨,袁济天也许真的要不顾身份来找他麻烦。

  fifth-rank 是cultivation base ,考验是的cultivator innate talent 。这和人的性格没多大关系。

  Gao Qian 对此到不意外。他敢杀金义仁,就做好了承担代价的准备。

  说实话,他对fifth-rank 没什么敬意。因为他距离fifth-rank 就差一线。

  就身体强度而言,他应该稳稳胜过fifth-rank 。Blade Technique 上也肯定不比fifth-rank 差。

  不就是差五千道德灵光,at worst 去异界刷Monster Race 。

  几天前秦凌带他横穿异界,就刷了接近三千道德灵光。

  正因道德灵光来的容易,Gao Qian 用起来并不心疼。

  唯一的问题是道德灵光获取难度成正比递增,道德灵光越高,就越难获得道德灵光。

  Gao Qian 决定先解决了吕布,就立即去刷分。

  他Vajra Divine Power Sutra 虽然没breakthrough ,可third realm Perfection ,实力大增。怎么也该能解决吕布了!

  Gao Qian 意识进入Grand One Palace ,再次站在赤马golden armor 的吕布面前。

  与此同时,宋州临海的一座秀美岛屿上,金义理正跪在袁济天面前哭诉。

  “teacher ,Gao Qian bully intolerably ,Disciple 不能忍。”

  袁济天个头不高,面貌平凡,只有一对不大眼睛异常明亮。

  他穿着件月white 长衫,lazily 躺在摇椅上,手里端着个烟斗,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远方海、月,似乎完全没听到Disciple 在说什么。

  金义理跟着袁济天也有七八年了,对这位teacher 性格很了解。

  teacher 对fourth rank 什么都看不上,Gao Qian 多厉害他也不会在意,Gao Qian 杀了他大哥,那更不是事。

  金义理说道:“teacher ,Disciple 怀疑Gao Qian 是帝刹人的走狗。不然他一个没门没派的小子,哪来的那么强大力量!”

  “这世上总有天才。”

  袁济天还是不以为意,他dignified fifth-rank powerhouse ,去找一个hairless brat 麻烦,传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还有,勾结帝刹人的还少么,不差他一个。”

  金义理有些词穷,teacher 把他话都堵死了,再说什么似乎也没用了。

  但他不能就这么放弃,按照老三的描述,他绝对斗不过Gao Qian 。

  只有求teacher 出头,他才为大哥报仇,才能出了这口恶气。

  金义理不说话了,只是跪地peng peng 磕头。

  “你这又是何苦……”袁济天有些不高兴,话都说明白了,金义理是个聪明人,怎么还纠缠不休。

  金义理红着眼睛说:“Disciple 无能,自知打不过Gao Qian 。只能求teacher 为Disciple 出头报仇。”

  “你这……”

  袁济天sighed ,可金义理怎么也跟随他七八年了,对他侍奉的是无微不至。在source power cultivation 上也颇有innate talent 。

  他想了下说:“行吧,你拿我的信去辽安把那个小子处置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