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24

2022-03-21

  第224章 不公
  七月的阳光,已经非常燥热。

  Gao Qian 站在顶层天台上,俯视远方的辽江。

  他的新家就是这点好,距离辽江非常近,视野开阔,能到壮阔辽江奔涌不息,能看到对岸妩媚青山。

  杨云瑾端着果盘和冰镇凉茶走过来,她轻手轻脚放下托盘,看着Gao Qian 背影欲言又止。

  从异界回来已经一天了,Gao Qian 就一直站在这看着辽江,姿势都没换过。

  这让杨云瑾很担忧,但她也不知该怎么劝解才好。

  最近几天,金义信重返辽安的消息已经传遍了。

  这也是金义信坐着golden flower 号顺流而下,每路过一个大城市就停靠下来,呼朋唤友召开宴会。

  金义信大张旗鼓的公开宣讲,this time 要拿Gao Qian 人头祭奠他大哥!

  金义信不断给自己造势,Yang Family 、Shen Family 自然是都得到了消息。

  Shen Family 还好,Yang Family 内部已经有点乱了。

  当然,Yang Family 还没人敢找Gao Qian 说什么,一群人都过来找杨明博。

  这群人都是一个说法,让Gao Qian 尽快赔礼道歉,解决此事。

  不然,等金义信到了辽安,双方就再没有缓和的余地。

  杨明博也是被吵的不胜其烦,但来找他都是Yang Family 高层嫡系,他地位虽高,也不好对这群人发脾气。

  还有七大姑八大姨来找杨云瑾,杨云瑾实在是受不了,就躲到Gao Qian 家里。

  Yang Family 上下都对Gao Qian 很敬畏,虽然知道杨云瑾在这,也没人敢上门。

  躲清静的杨云瑾也didn’t expect ,Gao Qian 突然回来了。她也是又惊又喜,急忙把金义信的事情说了。

  Gao Qian 当时没说什么,洗了个澡后就来到天台发呆,站了差不多二十个小时了。

  这让杨云瑾心里很不好受,Gao Qian 为了Yang Family 出了这么多力,真遇到事情,Yang Family 却帮不上Gao Qian 什么,大多数人反而成了拖累,只会坏事。

  等了好一会,杨云瑾看到冰镇的凉茶再没有一点凉气,她忍不住低声道:“Gao Qian 、没事的,不行我们就一起远走高飞。”

  她有些激动的说道:“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

  “en? ”

  Gao Qian 有点茫然转过身,他不太明白女朋友为什么情绪激昂,这是要干啥?
  杨云瑾感觉可不太好,她皱眉说:“你没听到我说什么?”

  “呃,我在发呆出神。”

  Gao Qian 的确没听到杨云瑾说什么,他五感敏锐,可杨云瑾毫无威胁,出现在他身边也无法引起他的注意。

  这一天的时间,他都在考虑怎么迈出最后一步。

  四千999 点道德灵光,就差一点,却是怎么杀Monster Race 都无法提升。

  这让他意识到了情况有点不对。

  九澄说过,fifth-rank 就是找到自己的信念,身体力行去贯彻,以此达到身心Perfection 。

  当时九澄说的时候,Gao Qian 并没有太在意,反正他有外挂,直接刷分就行。

  结果,他还就差一分卡在这不动。

  Gao Qian 知道再杀Monster Race 没有意义,这一分的道德灵光就要他在自己身上寻找。

  杨云瑾是和他说了金义信金义理brother 的事情,他却没在意。

  不过两个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的家伙,何必在意。

  站在天台遥望辽江,Gao Qian 反思自己的一生,试图寻找出他的信念。

  想了一晚上,他也没想明白。

  两世为人,Gao Qian 自觉都是个ordinary person ,有着ordinary person 喜怒,有着ordinary person 爱恨,有着很朴素的价值观。

  唯一和ordinary person 不同的是,胆子大一点,做事果断一些,手狠一点。

  这些其实也算不上特殊,比起since ancient times 的英雄豪杰,其实也不算什么。

  Gao Qian 也在反思他为什么执着要变强,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很朴素的想法,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的更好一些。

  他没有济世救民的宏愿,也没有为拯救人类的宏大格局。

  在这方面,他的确是很平凡。

  就是为了活下去,这就是他的本心?
  Gao Qian 虽然不觉得这有问题,可却很难把这一条视作信念。

  活下去活的更好,这是本能,这算什么信念。

  这world 虽然动荡混乱,却也还没到朝不保夕的地步。

  死亡的压力有,但没有那么急迫那么巨大。

  Gao Qian 冥思苦想,也didn’t expect 任何答案。这让他多少有点焦躁。

  这些问题,Gao Qian 自然不会和杨云瑾说。

  他拉住杨云瑾素手坐下,“没事的,不过是两个无能鼠辈,没必要在意。”

  “但是,金义理这次据说是代表了袁济天……”

  杨云瑾脸上露出浓重忧色,“Gao Qian ,我们没必要和袁济天较劲。面对fifth-rank powerhouse ,退一步并不丢脸。”

  “代表袁济天?”

  Gao Qian 笑了,“他拿什么代表,要是袁济天亲自过来,我到是可以退让三分。”

  a real man 能屈能伸,韩信忍过,刘邦忍过,Li Shimin 忍过,朱元璋忍过……

  since ancient times 英雄豪杰,谁都有忍让的时候。绝没有人事事如意,次次第一!

  Gao Qian 正和杨云瑾说笑,就看到天上两道黑影飞掠而来。

  杨明秀、沈正君这两位,就直接飞到了他家天台。

  “秀姨、长官,你们怎么来了?”

  Gao Qian 起身迎接,请两位先坐下。

  杨明秀sighed then said ,她看了眼沈正君示意沈正君来说。

  沈正君修养了几天,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只是Essence, Qi, and Spirit 明显差了一些,不复往日的威严。

  整个人看上去凭空老了十岁。

  他沉默了下说道:“Gao Qian ,我们听说金义理这次是带着袁济天的手书,据说,手书上指名要你死。”

  “哦。”

  Gao Qian nodded ,袁济天自恃身份,发一封手书要他脑袋,到也正常。

  不过凭着一封信就想杀他,不免有些一厢情愿。

  当然,袁济天这封手书非常有分量。他可以不在乎,Liao Prefecture 上下谁敢不在乎。

  金义理不用和他动手,只要把这封手书交给沈正君,Shen Family 、Yang Family 只怕当场就会炸开。

  还是那句话,fifth-rank powerhouse 谁也cannot afford to offend 。fifth-rank powerhouse 的要求,谁也不敢拒绝。

  袁济天要他Gao Qian 的脑袋,沈、杨两家就要把他脑袋交出去才行。

  沈正君和杨明秀联袂而来,就是因为这封手书的分量太重了。

  Gao Qian 目光在沈正君和杨明秀两位脸上打了个转,他问这两位:“秀姨、长官,你们又打算怎么办呢?”

  沈正君长长sighed then said ,“我们斗不过袁济天,但是,我们也绝不会出卖你。

  “没办法,你只能先避其锋芒,离开辽安。只要你不在,就是有袁济天手书也没用。”

  杨明秀说道:“fifth-rank powerhouse 也不能乱来,Liao Prefecture 是陆渊陆老的地盘。我们多年来一直各种孝敬陆老。

  她正色对Gao Qian 说:“我带着你一起去见陆老,请陆老帮我们出面!”

  杨明秀怕Gao Qian proud and arrogant ,受不了这种委屈。她连忙又说:“陆老最爱护young, talented people ,你innate talent 绝世,陆老见了你也必然是心中欢喜……”

  “秀姨,长官,让我考虑一下。”

  Gao Qian 有些歉意的说:“这件事总归是我年少气盛,动手杀了人,这才惹来麻烦。也让秀姨和长官都受累了。”

  他又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量解决此事。”

  沈正君有些不悦,“我们都是一家人,if one prospers, all prospers ,if one suffers, all suffers 。何必说这些。”

  杨明秀也slightly frowned :“Gao Qian 、这话却说的太见外了。”

  “到是我失言了,秀姨、长官勿怪。”

  Gao Qian 轻轻sighed then said 。“Jin Family brother bully intolerably ,我又没错,就这么低头退让,心里总是有些不忿。”

  杨明秀和沈正君也不好再说,Gao Qian 平时是彬彬有礼,可他们都知道Gao Qian in the bones 的强硬。

  若非如此,Gao Qian 怎么会先灭Chu Family ,再灭Wang Family 。

  让Gao Qian 对Jin Family brother 退让,他肯定的不愿意。只是这事关系到袁济天,却不是该强硬的时候。

  等沈正君和杨明秀离开,杨云瑾满脸不安的说道:“Gao Qian 、我们走吧。先找地方藏起来,等你fifth-rank 了再来出这口气。”

  “我们一走,只怕Yang Family Shen Family 要倒霉……”

  Gao Qian 问杨云瑾:“你忍心么?”

  杨云瑾犹豫了下转又露出坚定之色,“只要我们没事,Jin Family brother 也不敢太过分。”

  Gao Qian 握住杨云瑾素手,她手上都是冷汗,湿乎乎有点发凉。

  他柔声安慰杨云瑾:“放心吧,我能解决的。你先去休息,让我静静。”

  杨云瑾虽然很担心,却只能先离开。

  Gao Qian 背负着手来到天台旁,滔滔东去的壮阔辽江,却无法疏散他心中郁气。

  fifth-rank 就能act wilfully ?

  fifth-rank 就能为我所欲!
  这世上的礼仪道理,不过是为了约束弱者,确保社会稳定运转。

  不说个人,就说大国饿了的时候,就会直接找小国吃肉喝血。

  道理礼仪是什么,拿一袋洗衣粉就够了!
  Gao Qian 想到自己遵循的礼,是他对于秩序的认可。遵循着礼,确保他做事不会越过自己的底线。

  他遵守Order Rule ,他希望别人也遵守。这样才公平。

  别人肆意乱来,这就是不公!

  Gao Qian 想到这里似乎想通了什么,他眉心golden Source Star 猛然一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