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27

2022-03-23

  第227章 微风不凉
  Yang Family 老宅。

  看着书桌上的请柬,杨明贤老脸上满是难色,他翻了又翻,看了又看,最终还是免不了长长叹气。

  杨云光在一旁有些着急的说道:“爸,这时候不能犹豫不决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杨明贤没理会叫嚷的儿子,他looked towards 坐在那闭目养神的杨旭阳。

  这位Yang Family 最老的fourth rank ,在Yang Family 有着巨大威望。

  当初就是得到了杨旭阳的支持,他才坐上了patriarch 的位置。

  其实杨明秀和杨明博更亲近一些,在Yang Family 两人也勉强算是一个派系的。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内部有一些派系很正常。

  直到Gao Qian 异军突起,这个杨明博准女婿,以一种强横之极的姿态摧毁Chu Family 、Wang Family ,让Yang Family 成为了辽安霸主。

  这对Yang Family 是大好事,对杨明贤就有些不利了。因为Gao Qian 太强势,一下打破家族内部权力平衡。

  随后,Gao Qian 又救出沈正君,驱逐林州的Han Family 、潘家,奠定了他无可动摇的地位。

  面对如此强势的Gao Qian ,杨明贤也不敢有任何意见。

  相反,他要尽一切努力去讨好Gao Qian ,维护好双方关系。

  直到Gao Qian 杀金义仁,惹怒了袁济天,金义信带着人大张旗鼓来报仇,情况就完全改变了。

  Yang Family 内部乱成一团,大家分成两派,一派主张放弃Gao Qian ,一派主张死保Gao Qian 。

  作为patriarch ,杨明贤自然选择了放弃Gao Qian ,不论Gao Qian 为Yang Family 做出多大贡献,Yang Family 都没必要给Gao Qian 陪葬。

  这是一个很理智的选择。

  只是力保Gao Qian 这一派势力也很强,放弃派也没办法压倒对方。

  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Gao Qian 回到辽安。

  放弃派也就不敢再吭声了。杨明贤and the others 很清楚,别看Gao Qian 彬彬有礼,对谁都能优雅微笑,这人in the bones 冷酷的很。

  真要惹恼了Gao Qian ,他们这派的人下场堪忧。

  didn’t expect 的是,金义信会大张旗鼓跑到辽安,还异常嚣张的给他们发了请柬,邀请他参加今天晚上的赏月宴会。

  Jin Family 的手笔很大,包下了粤鲜楼,在江边搭建了临时简易场地,说是要在临江赏月,品酒尝蟹。

  杨明贤听说辽安各方都收到了请柬,包括Shen Family patriarch 沈正峰,巡察厅长沈霖,还有辽安各种头面人物等等。

  金义信到处发请柬,大家心里其实也清楚,金义信这是要当众立威。

  据说,金义信带着袁济天手书而来。

  这封手书对Gao Qian 可能没用,可是,辽安其他各方谁敢违抗这封手书?
  去参加宴会到没什么,可金义信把手书一***迫众人站队,又该如何?

  杨明贤是想放弃Gao Qian ,但他可不想站到Gao Qian 对面。这完全是两回事。

  非常为难的杨明贤,只能求助于杨旭阳。

  杨旭阳慢慢睁开眼睛,他也sighed then said ,“Gao Qian 我们cannot afford to offend ,袁济天更cannot afford to offend ,难。”

  一旁的杨云光非常着急,火都要上房了,他爸和old fogey 还在这扯淡。

  他不太明白,这有什么好想的,他们哪有的选。

  得罪了Gao Qian 未必会死,得罪了袁济天肯定会死。最重要的是,这一关Gao Qian 绝对过不去!

  杨旭阳扫了眼杨云光,这child 就那么一点小聪明,却用不到正地方。

  这件事如此复杂,当然要慎重选择。一步走错,就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old man 沉默了下说:“先问问杨明秀。”

  金义信带着人来了,他就不信杨明秀还能不低头。

  杨明贤nodded ,这到是个办法。

  他给杨明秀打了电话,让他意外的是,杨明秀居然愿意参加晚会,并说沈正君and the others 也都会去。

  挂断电话,杨明贤和杨旭阳都有些惊讶,不知道杨明秀他们搞什么鬼……

  与此同时,Shen Family 也有人在开会议论,究竟该如何面对金义信,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晚上八点多,一轮金黄圆月从江面升起。

  圆月照江月更明,江映圆月江愈清。

  在江心游弋的golden flower 号,也熄灭了满船华灯。月光水光交织下的豪华游轮,居然也有了几分清幽的意境。

  此月,此江,此船,此景,给来赴宴的众多宾客留下了很深印象。

  数十桌酒席沿着江边宽阔打底摆开,两侧有屏风隔断,外围更有几百巡察维护秩序。

  因为金义信要在这里设宴请客,江边长堤完全封闭,不允许别人进入。

  金义信站在搭好的讲台上,看着下方酒席坐满的宾客,他满脸得意笑容。

  站在一旁的金义理神色深沉冷肃,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

  只有斩了Gao Qian 狗头,彻底解决此事,他才笑的出来。

  金义理looked towards 第一排坐着的石垣,这位身材高大相貌粗豪,他的举止也同样粗豪,正拿着一只大螃蟹啃的满嘴油膏。

  石垣穿着整套black Source Armor ,手甲上都沾染了不少油脂。

  这一桌还坐了几位客人,却没人吃东西,只有石垣毫无顾忌放开大吃。

  几位客人也都不时打量石垣,只是出于礼貌没人一直盯着他看。

  金义理看了眼石垣背后别着的long sword ,只要这柄Heavenly River Sword 在,不论石垣做什么离谱的事情都无所谓。

  他teacher 一共收过七名Disciple ,石垣是七名Disciple 中的老大,cultivation base 最高。

  只是石垣性子放荡,作风粗豪,做事也不怎么用脑,不太得teacher 喜欢。

  这次为了解决Gao Qian ,袁济天就让石垣带着Heavenly River Sword 跟着他一起来了辽安。

  袁济天纵横江湖多少年,他当然知道困兽犹斗的道理。

  别说是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就是个兔子逼急了都咬人。

  他面子虽大,也没可能一封信就让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引颈受戮。他给石垣的Heavenly River Sword ,才是杀人致胜的关键。

  这封手书,主要是给陆渊表达他要杀Gao Qian 的决心。

  Liao Prefecture 毕竟是陆渊的地盘,要杀Gao Qian 这样的expert ,总要和陆渊打一声招呼。

  金义理来Liao Prefecture 之前,先去了原州拜访陆渊,奉上了袁济天的手书。

  对此,陆渊只说了一句:“年纪大了,就是喜欢清静。”

  金义理不明所以,但他觉得这是默许的意思。

  要是不同意,陆渊就不会说的模棱两可含含糊糊。

  事实证明,陆渊并不喜欢他们乱搞。派了一个叫韩霜的女人跟着他们。

  韩霜表面是说跟着来见识见识,金义理心里却很清楚,韩霜是代表陆渊盯着他们。

  此刻,韩霜就坐在石垣对面。这位女人真是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三十多岁的年纪,长的其实挺beautiful and alluring ,只是脸上总是挂着冰霜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情绪。

  坐在韩霜身边庞勇、徐万康,都是他在宋州结识的朋友。

  其中庞勇和他关系最好,也是一位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这次算是来助拳的。

  徐万康么,这个油滑家伙是个商人,八面玲珑,和各方都有着很好关系。

  金义理和他也就是酒肉朋友,双方在生意上有一些合作。

  对于徐万康,金义理其实并不太信任。

  徐万康要跟着过来见识Liao Prefecture 风情,金义理也不好拦着,只能随他。

  这一桌就坐了这几位,可以说是在场宾客中最重要的几位。

  至于什么沈正君、杨明秀之流,金义理simply 看不上。

  什么Liao Prefecture Four Great Heavenly Kings ,这土鳖称号说出去简直笑掉人大牙。

  他teacher 袁济天称雄联邦,也没说自己是什么天王!
  提起袁济天,谁人不知,谁人不服。哪里还需要取一个什么江湖匪号吓唬人。

  金义理正想着,就看到了沈正君、杨明秀一群人到了。

  他没见过这两位,可前面迎宾的会高声宣读来宾的身份。

  另外,看在场众人的反应就知道,毕竟,Shen Family 、Yang Family 是辽安的霸主。

  哪怕现在情况好像有点不妙,在场的宾客还是都起立表示欢迎。

  当然,也有人稳坐不动。

  譬如坐在角落的王云岚,Wang Family 嫡系早就跑没了,只有她胆子大不怕死,接到消息后,找了个关系跑过来参加宴会。

  王云岚很清楚,沈、杨两家今天自顾不暇,没空理会她。

  相反,Gao Qian 一死,沈、杨两家再无法保持现在的强势。她叔Royal Father 本相还在外面,谁敢碰她?

  坐在王云岚这桌的,不是Wang Family 的小辈就是Chu Family 人。

  当然,这些都是小角色。放在辽安也没人理会,也不需要理会。

  王云岚扫了眼身旁的楚慧君,这个高头大马的女人,身材到是很好。

  据说楚慧君拜了Gao Qian 当teacher ,可Gao Qian 灭了Chu Family ,楚慧君和Gao Qian 的关系就变得非常尴尬。

  今天也不知为什么,楚慧君居然也到了。

  王云岚有点看不上楚慧君,她问楚慧君:“你觉得Gao Qian 今天会怎么死?”

  楚慧君冷冷瞥了眼王云岚,她没有说话。她对Chu Family 其实没多少感情,只是Gao Qian 把Chu Family 灭了,这也让她很不好受。

  但是,她也不觉得是Gao Qian 的错。毕竟,是楚昭father and son 非要弄死Gao Qian ,结果被Gao Qian 反杀了。

  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楚慧君今天过来,主要是被其他亲戚拽着,另一方面,她也的确很关心Gao Qian 。

  在她心里更希望Gao Qian 能过关。

  只是眼前这副局面,Gao Qian 真的很危险!
  这个时候,站在台上的金义信patted 话筒说话了:“如此fine moment and beautiful scene ,邀请诸位宾朋到此,主要是请诸位做个见证。

  “今天、是我大哥四七祭日。祭日岂能没有祭品,今天,就用Gao Qian 的狗头祭奠我大哥在天之灵……”

  金义信说着眼睛都红了,他拿出一封信raised high ,“为了怕我们遭受不公,袁济天Old Yuan 特意手书一封,请辽安各位配合我们斩杀Gao Qian 。”

  下方坐着的众多宾客闻言都是一片哗然,虽然他们都听说了金义信要找Gao Qian 报仇。

  众人却都didn’t expect ,金义信上来就说要杀Gao Qian ,而且,还要辽安各方都要帮他杀Gao Qian 。

  这样的强势蛮横,也让很多人心中不安。

  坐在前排的徐万康好奇打量all around ,发现大多数人都是一脸惊慌不安。

  他不由摇头,到底是荒蛮之地,也没who 才。被金义信几句话就吓的快要尿了。

  只可惜,Gao Qian 没在!

  这个Gao Qian ,明明是fourth rank expert ,居然跑去参加深红比赛,在他这fiercely 赚了一大笔。

  徐万康到说不上生气,他只是对Gao Qian 非常好奇,年纪这么小,又没什么出身,更没有powerhouse 扶持,Gao Qian 凭什么成就fourth rank !
  而且,连Jin Family 人都直接杀了!
  徐万康和Gao Qian 只见过两面,但他对Gao Qian 印象深刻。

  这个异常英俊的年轻男子,虽然手段强硬,可本身是个聪明人,做事非常有头脑。

  Gao Qian 敢杀Jin Family 人,莫不是有什么倚仗?

  而且,金义信大张旗鼓来报仇,Gao Qian 这么聪明的人要是没有应对手段,肯定一走了之。

  金义信也是故意如此,辽安交出Gao Qian ,他大仇得报。

  交不出来那就更好了!
  金义信正好用这个借口收拾辽安,想想偌大一个Liao Prefecture ,哪怕再偏僻再穷也有庞大资源。

  随便榨出点东西来,就是数不尽的钱财。

  作为商人,徐万康当然看到了其中商机。所以,他死皮赖脸也要跟过来。

  Jin Family brother 吃肉,他跟着喝口汤总没问题吧。

  可笑,在场这么多人,只怕没几个人能看穿金义信的算盘。

  真真的是一群蠢货!
  在徐万康看来,辽安这群人中也就沈正君、杨明秀还能算个人物。

  Four Great Heavenly Kings 名号很土气,总归是有点ability 的。

  金义信目光也落在沈正君和杨明秀身上,“Old Yuan 的信就在这,两位怎么说?”

  沈正君laughed :“我们尊重Old Yuan ,但是,Gao Qian 是我们的朋友、家人,我们绝不会背弃朋友家人。很抱歉,这件事我们不能听Old Yuan 的。”

  金义信有点意外,沈正君居然这么硬气。拒绝就算了,还敢当众拒绝,这完全是是打袁济天的脸!
  不过,金义信也注意到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硬气。

  沈正君和杨明秀身旁一群人,就有不少人满脸惶恐不安。

  金义信也笑了,“沈先生如此讲义气,真让this Jin 佩服。”

  他又慢条斯理说道:“Old Yuan 已经和陆渊陆老交换过意见。陆老对此也并无异议。

  “诸位可要想清楚,不配合就是和Old Yuan 作对。听我一句良言相劝,不要因为一个外人,就葬送了自己的家族。”

  听到金义信这么说,Shen Family 、Yang Family 有不少人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这群人都looked towards 沈正君和杨明秀,希望两人能改变主意。

  既然陆渊都对此没有异议,他们小胳膊小腿,如何能和袁济天对抗。

  这种对抗也只会让家族覆灭,再没有别的意义。

  沈正君和杨明秀都抿着嘴不说话。

  杨明贤沉不住气了,他低声对杨明秀说:“明秀,我们坚持下去没有意义,只能给Gao Qian 陪葬。”

  “那你什么意思?”

  杨明秀冷着脸反问,“你要放弃Gao Qian ?”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到了this step ,我们没得选。”杨明贤话说的委婉,意思却很明白,这时候必须放弃Gao Qian 了。

  杨明秀神色复杂的看着杨明贤,“大哥,你现在可以选择放弃Gao Qian ,站到金义信那面。不过,只希望你不要后悔……”

  她转又对其他人高声说道:“我和老沈也不能代表所有人。大家都有选择的权力。”

  “诸位,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金义信微笑说道,他要攫取Liao Prefecture 的利益,就必须收服本地家族。

  Yang Family Shen Family 内部分裂,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然后,把顽固派解决掉,剩下人就都会变成他的乖孙子!

  有了金义信这句话,本来还在犹豫的杨明贤走了出来,他对金义信深深鞠躬:“我们Yang Family 对Old Yuan 无比崇敬,愿意配合金先生。”

  有了杨明贤打头,杨旭阳and the others 都走到杨明贤身边。还有不少Shen Family 人,也都凑到杨明贤身边。

  这些人一直都是投降派,今天被逼着站队,他们也只能当众站出来。

  事实上,跟在杨明秀和沈正君身边的反而很少,大概只有one third 的样子。

  杨明秀和沈正君都在心里叹气,就是这些人,也有不少是他们提前通过气,强硬要求他们必须跟随。

  否则,只怕没几个人敢和金义信对抗!

  再看杨明贤,杨明秀眼中露出一抹同情,从理智上说,杨明贤这群人绝不能说是错。

  面对不可抵抗的强敌,投入对方其实是很好的选择。

  这也是弱者的生存之道。

  一味逞强斗狠的种族,总是会很快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今天这一局,谁来看都是Gao Qian 必败。

  他们要不是事前知情,也不能如此的calm and collected 。

  杨明秀sighed ,Gao Qian this move 真的很毒,却非常好用。

  成就fifth-rank 的Gao Qian ,也有资格做出筛选!
  金义信笑吟吟看着杨明贤:“两位都是聪明人,何必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我再给两位一个机会、”

  “不必废话。”

  沈正君打断了金义信:“要不是看在Old Yuan 的面子上,哪里轮得到你在这叫嚷。”

  金义信脸色一下难看起来,“你们还真是Won’t shed tears till you have seen your coffin 。”

  金义理走过来森然说道:“你们公然对抗Old Yuan ,该死啊!”

  既然沈正君、杨明秀他们不识时务,金义理不介意先斩了这两个蠢货,也让辽安上下看看他们brother 的手段。

  沈正君冷笑:“想动手?正要领教Old Yuan 高足的ability 。”

  袁济天是厉害,他很服气。可对这个金义信,他可真不服气。

  the past few days 他伤虽然没全好,也可以和这位金义信过过招。

  金义理手握剑柄目光森冷:“十招之内斩你狗头!”

  在场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免不了又是一阵哗然。

  他们不认识金义理,却都知道沈正君沈天王之名。

  这个金义理居然说十招之内斩杀沈正君,哪怕金义理是袁济天的Disciple ,说这话这也太猖狂了!
  徐万康laughed 的对身边庞勇说道:“你觉得金Old Fourth 能做到么?”

  “Old Fourth 得了Old Yuan 真传,一手Heavenly River Sword imposing manner 磅礴,斩杀个沈正君还不容易……”

  庞勇对沈正君很看不上,这些偏远地方的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不论是martial skill 还是source power 秘技,还是Source Armor ,在各方面都和宋州这样的大地方差了很多。

  何况,金义理可是袁济天的Disciple 。

  徐万康又looked towards 还在吃螃蟹的石垣,“石哥怎么看?”

  石垣很随意用漂亮桌布擦了擦手甲,又抹了一把嘴,“clown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根本不用看!”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天上猛然落下。

  那黑影来的异常迅疾,让金义理都是心中一紧,他本能退后数米手握剑柄做出迎战的姿态。

  坐在椅子上石垣也expression congeals ,伸手握住了Heavenly River Sword 柄。

  正在说笑的庞勇,脸上笑容也一下没了。

  那黑影来的太快了,只是这速度就让众人感受到了压力。

  快到极点的黑影猛然一顿,就这么停在了沈正君身边。

  一动一静,完全没有任何转换过程。这让几位fourth rank expert 都感觉到很别扭。

  这时候,众人也看清楚了来人,五官英俊深刻,slender figure ,外面穿了件齐膝的black 风衣,里面是白衬衫、牛仔裤、小白鞋。

  和他休闲打扮不搭配的就是他左手提着的一柄长刀。

  当然,最让众人印象深刻还是来人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

  “Gao Qian !”不知有多少人在心里喊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金义信脸色古怪,他didn’t expect Gao Qian 居然敢跑过来。

  金义理没见过Gao Qian ,但看对方样子,也知道来的就是正主。

  他心里反而有点不安,这位展现的imposing manner 真的很强很强!让他都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石垣都坐不住了,他已经扶剑站起来,目光紧紧锁定Gao Qian 。

  庞勇也是如此,面对着Gao Qian ,他真不敢坐着。

  到是徐万康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表现很轻松。不过,他也站起来了。

  作为一个社交牛逼powerhouse ,看到old friend 哪有坐着不动的道理。

  Gao Qian 对金义信微笑nodded 欠身致意:“金义信先生,又见面了。”

  他看了眼天上明月感叹道:“上一次是月残风清,今次已经是缺月又圆,微风不凉,又是一番滋味。”

  金义信厉喝:“Gao Qian 、你还真敢来!”

  “听闻金先生想要取我头颅祭奠金义仁先生,金先生brother 情深,我很是赞同。”

  Gao Qian 对着金义信露出礼貌又优雅微笑说道:“抱歉金先生,头颅只有一个,不能送您。但是,我可以送您去和金义仁先生团聚……”

  (抱歉,有点事耽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