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28

2022-03-24

  第228章 天涯 明月 刀
  礼貌温和的Gao Qian ,却让金义信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他几步退到金义理身后。

  上一次就是这样,Gao Qian 笑吟吟和他们说话,却一刀斩了他大哥。这一幕给他留下了极大心理阴影。

  金义信如此痛恨Gao Qian ,大半到是源于他心灵深处对Gao Qian 的畏惧。

  底下的众多宾客也很意外,Gao Qian 居然这么硬气,当众说要杀金义信,这是完全不把袁济天放在眼里啊!

  坐在角落的王云岚冷笑,Gao Qian 自恃martial arts 高绝,谁都不放在眼里。

  Wang Family 、Chu Family 说灭就灭!
  until now ,Gao Qian 都是战无不胜,这人自然变得骄狂,就是袁济天都不放在眼里。

  王云岚觉得金义信brother 都未必能拿下Gao Qian ,就看袁济天有什么安排了!

  这位fifth-rank 大佬,想必没那么蠢,真以为一封手书就能拿下fourth rank expert !
  在王云岚旁边坐着的几个Wang Family 人,都在小声嘀咕,“狂什么狂,一会看他怎么死!”

  “面对fifth-rank powerhouse 还装逼,这Gao Qian 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几个人foul-mouthed ,都盼着Gao Qian 立即倒霉,却没人敢大声说话。

  楚慧君听的有些烦躁,这些人既怯懦又无能,也就只会在底下骂几句。

  真有怨气,当面去骂Gao Qian 啊。一群废物!
  她真的有点为Gao Qian 担忧,只看Yang Family 、Shen Family 的反应就知道,支持Gao Qian 的人寥寥无几。

  其他人的反应也大都是如此。

  Gao Qian 的异军突起,打破了Liao Prefecture 的实力平衡。除了直接受益的沈杨两家,没人会喜欢Gao Qian 。

  这些人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一个个却是满脸的期待,都等着看Gao Qian 倒霉。

  当然,这不影响他们看不起金义信。Gao Qian 一句话就把金义信吓的look pale 仓惶后退,这也太废物了……

  金义理台上,能清楚看到底下众人的表情。他也觉得Third Brother 的表现实在是丢脸。

  他沉声对Gao Qian 说道:“有我在这,轮不到你嚣张。”

  “您是?”Gao Qian 大概猜到了对方身份,出于礼貌还是要询问一下才行。

  “金义理,金义仁是我大哥。”

  金义理手握剑柄:“废话不必多说,让我看看你有什么ability 。”

  “别急、别急。”

  Gao Qian 笑了:“大家都是体面人,动手之前总要说清楚才好。”

  “还有什么可说的!”

  金义理拔剑出鞘,“我辈Source Master ,最终都要用手中剑来说话。”

  Gao Qian 没理会金义理,他looked towards 石垣、庞勇他们,“几位是来给Jin Family 助拳的?”

  石垣随手掀翻桌子,他大步走到金义理身边loudly said :“没错,我就是给金Old Fourth 助拳的。我是他Eldest Senior Brother ,Junior Brother 有事帮忙是不是合情合理!
  “何况,这是teacher 的命令。有问题么?”

  “既有same sect 之谊,又有teacher 之命,很合理。”Gao Qian nodded 赞同。

  另一侧的庞勇也走上前两步,他出身很好,长的也很英俊,比较讲究仪态。

  庞勇对Gao Qian nodded :“我是Old Fourth 朋友。都说为朋友knife piercing both sides 。我帮Old Fourth 报仇雪恨,以全朋友之义,如何?”

  “好,morality reaching up to the clouds ,好朋友。”

  Gao Qian 轻轻抚掌,对庞勇表达了由衷赞赏认同。

  Gao Qian 这种反应,到让其他人有些看不懂。这是啥意思?
  敌人这么多,Gao Qian 怎么还笑的出来?
  也有人觉得Gao Qian 太自大了,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装腔作势,让人厌恶。

  譬如王云岚,譬如Shen Family 、Yang Family 的一些人。

  到了this step ,Gao Qian 还摆出潇洒优雅样子给谁看?

  看热闹的人可以有各种想法,石垣、庞勇两位却没想这么多。

  两人表明立场后,Gao Qian 虽然没有任何针对性的动作,也没有催发source power ,两个人却都立即感受到了来自Gao Qian 的巨大压力。

  石垣、庞勇都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虽然没拔出武器,却已经凝神屏气,完全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Gao Qian 又looked towards 了韩霜:“这位女士是?”

  韩霜起身slightly nodded :“我是陆老的Disciple ,没来过辽安,就顺道过来看看。不会参与你们的恩怨。”

  她神色淡然平静,作为陆老的Disciple ,她有这个资格保持超然中立。

  不论Gao Qian 如何强硬,也不会把她硬牵扯进来。

  另一方面,她也不喜欢英俊男子。Gao Qian 如此英俊,反而让她不太喜欢。

  “哦,陆老的高足,失敬失敬。”

  Gao Qian 微微欠身施礼,“眼下不太方便,等处理了这些琐事,再找时间招待女士。”

  Gao Qian 又looked towards 徐万康,“徐Third Brother ,又见面了。不知您此行是?”

  “我就是来看个热闹。你们自便、自便,不用管我。”

  徐万康laughed 说道:“等完事了咱们再叙旧不迟。”

  “好,徐Third Brother 稍等片刻。”

  Gao Qian 也看出来了,徐万康虽然带着几个护卫,里面却没有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

  这人还真就是来凑热闹捡便宜的。

  Gao Qian 环顾一周目光最后落在金义理身上,“金先生,您就带了两位帮手,力量未免有些薄弱了。”

  他looked towards 下方坐着的众多宾客,“袁Old Mister 手书在此,这是个好机会,诸位都可以为袁Old Mister 尽一分绵薄之力。”

  听到Gao Qian 这么说,底下人一阵躁动。

  的确是有不少人想抱袁济天大腿,但是,他们也不傻。

  就他们那点力量,上去也不过是炮灰。

  当然,总有胆大的。

  在楚慧君身边一个二十多岁青年就猛的站起身大叫:“Gao Qian 、你在辽安疯狂杀戮,灭了楚、王两家,血债累累,今天就是你的报应!”

  Gao Qian 看了眼那青年,“Chu Family 的人,哦,我记得见过你。勇气可嘉,只是太冲动了。”

  Gao Qian 其实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指望着反对者会自己跳出来。

  反对他的人如果那么蠢,那事情就简单了。

  Gao Qian 看了眼青年身旁的楚慧君,这个disciple 到也有些日子没见了,身材还是那么好,可惜了。

  他对楚慧君nodded ,这个场合和楚慧君说话,那是害她。

  就是如此,楚慧君都窘迫的急忙低头,她Face is red 了一大片。

  一旁王云岚冷笑,“你和这便宜Master 不是睡一起了吧?”

  楚慧君本能有些害羞,可王云岚一句话却让她怒了,“我们睡不睡mind your own business 。”

  王云岚也勃然大怒,她奈何不了Gao Qian ,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小的楚慧君。

  Wang Family 失势了,什么老鼠苍蝇都敢往她脸上跳。

  她和楚慧君就挨着,伸手可及。

  今天晚上情况特殊,王云岚穿着全套Source Armor 来的,旁边的楚慧君只有一件胸甲。

  两人source power cultivation base 还差着一个等阶。

  王云岚有信心一招解决楚慧君,反正Gao Qian 也没空理她。

  楚慧君战斗经验丰富,一看王云岚样子就知道不妙,她也几分催发source power 准备战斗。

  同桌的几个人都是神色古怪,台上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还没打起来,两个女人因为一句话就要动手干架,真是彪悍。

  Gao Qian 看了眼准备动手的王云岚,这女人还挺能抢戏的!也有点嚣张。

  上次就是王云岚带着他去了白银湖,把他送进埋伏圈。

  就是这女人跑的快,Gao Qian 也就没特意去找她。

  这次还敢主动跳到他面前,还要惹是生非,这就不能惯着了。

  Seven Slaughter Sword 的精mysterious 术,通过他的目光传递给王云岚。

  吕布在战斗中没有特意施展过Seven Slaughter Sword ,只是用Seven Slaughter Sword 提升自身威势。

  这门精mysterious 术汇聚killing intent 凝成Invisible Sword 器,直斩对方精神。

  其实和天相诛divine arrow 类似,只是比天相诛divine arrow 更阴毒更very ruthless 。

  发动之际目光深幽如剑,和电光四溢的天相诛divine arrow 刚好相反。

  以Gao Qian 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要杀王云岚只用一丝力就足够了。

  一丝killing intent 凝聚的无形Seven Slaughter Sword ,就这么无声无息贯入王云岚精神深处。

  王云岚只能看到Gao Qian 眼中深幽目光流转,她就觉得有一股寒意从骨髓里溢出来,把她整个人都要冻僵了一般。

  她惊骇欲绝本能想要挣扎呼叫,她的意识却被Seven Slaughter Sword 瞬间斩灭。

  王云岚眼眸中灵光瞬间消散,整个人脸色煞白慢慢向前扑倒。

  一旁的楚慧君不知道王云岚搞什么鬼,吓的急忙后退。

  让她意外的是,王云岚就这么直挺挺一头抢在地上,再没有了声息。

  同桌的人愣了一下,跟着都吓的急忙起身后退。

  众人都眼睁睁看着两个女人冲突,然后,王云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这一幕非常的惊悚。

  他们再看楚慧君,也都多了几分畏惧和警惕。这女人好毒辣的手段。

  楚慧君一脸unfathomable mystery ,她都不知道王云岚怎么就死了?
  应该是死了吧?

  楚慧君很快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她looked towards 台上的Gao Qian ,在场这么多人,也只有Gao Qian 有这个能力,也只有Gao Qian 会这么帮她。

  嗯,也只有Gao Qian 会直接动手就杀人。

  Gao Qian 解决了王云岚,就没再关注楚慧君。这本就是小事,not worth mentioning 。更无需等待楚慧君的感谢。

  这个小事,却被金义理、石垣、庞勇等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都注意到了。

  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五感敏锐,就这么大的地方,王云岚虽然在百米之外,对他们来说却是近在咫尺。

  他们也都注意到了Gao Qian 刚才深幽目光流转,隐隐带着一股难以形容的killing intent 。

  只是这股力量似乎异常微弱,怎么就把一名third rank Source Master 很随意的杀了。

  这很不符合常理!
  石垣把Heavenly River Sword 都拔出来了,在这样危险的powerhouse 面前,他可不想因为疏忽大意一招被秒杀。

  Heavenly River Sword 刃长四尺,azure 剑身上azure light 如水波般流转不定,散发出雄浑又凌厉的sword light 。

  Heavenly River Sword 一出鞘,似乎隐隐和一旁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的辽江形成呼应,sword light 随着江水起落而荡漾来回。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浑身一凉。就好像瞬间江水淹没了一般。

  沈正君、杨明秀两位都是slightly frowned ,这等Top Grade 剑器真是强大。

  石垣不过是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可一剑在手,居然和辽江形成呼应。

  以一剑之力汇聚大江之势,隐隐已经有是天、人合一之威。

  这不是石垣多强,而是Heavenly River Sword 太强大了。

  剑一出鞘,自然就汇聚辽江imposing manner 凝成浩然sword intent 。

  怪不得金义理在江边举办宴会,这一切都就计算好了。

  沈正君和杨明秀虽然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也是第一次见识fifth-rank 剑器的威能。

  眼见Heavenly River Sword 如此强大,两人不免都生出一丝担忧。Gao Qian 虽是fifth-rank ,对上这样强大Heavenly River Sword ,也不知有多少胜算!

  正常来说,十把Heavenly River Sword 也无法和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相比。

  只是Gao Qian 才晋级fifth-rank ,嗯,还缺少时间历练、沉淀。比起袁济天这样老牌fifth-rank 还是没办法比的。

  至少,沈正君和杨明秀都是这么看。

  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尚且被Heavenly River Sword 所震慑,其他人就更不济了。

  在场的众人,一个个都是脸色发青。并不单纯是被吓到了,而是Heavenly River Sword 的sword light 太盛,映照的众人脸色青绿如鬼。

  Heavenly River Sword 浩瀚森冷的sword intent ,更是让众人如坠冰河。cultivation base 差的都开始浑身颤抖哆嗦,感觉人都要冻硬了。

  杨明贤、杨旭阳and the others ,他们也都是满脸骇然。尤其是杨旭阳,作为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他深深感受到了Heavenly River Sword 的强大。

  这群人震惊畏惧的同时,心里却也relaxed 。

  有这把Divine Sword ,金义理他们必胜。

  他们到不是痛恨Gao Qian ,只是选了这条路就再没退路了。

  要是Gao Qian 活下来,他们这群背弃Gao Qian 的人该如何自处!
  一直端坐不动的韩霜都站起来了,她早听teacher 说过Heavenly River Sword 极其神异,在fifth-rank 剑器中也是Top Grade 。

  当初袁济天就是得到了Heavenly River Sword ,才comprehended fifth-rank 之秘,成为fifth-rank powerhouse 。

  那是袁济天狂妄之极,他原本就袁济世,后来觉得济世救民格局不够,他要济天才行!这才改成现在的名号。

  今天一见,果然是绝世Divine Sword 。

  韩霜心里叹气,传闻Gao Qian martial arts 绝伦,曾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斩灭Chu Family 、Wang Family 众多fourth rank expert 。

  要是对方没有Heavenly River Sword ,今天一战胜负还很难说!
  Heavenly River Sword 一出,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手握Heavenly River Sword 的石垣也是信心大增,Divine Sword 在手,什么fourth rank 能挡住他一剑!
  庞勇和金义理也都暗自松口气,有Heavenly River Sword 在,他们怎么也不会输。

  金义信虽然只是third rank ,也看出Heavenly River Sword 的厉害,他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笑容,他高声对Gao Qian 大叫:“Gao Qian ,还不跪下受死!”

  金义信一副small man intoxicated by success 的样子,这会却没人笑他。

  众人都被Heavenly River Sword 雄浑森冷sword intent 所慑,一个个trembling with fear ,哪还有心思笑话金义信,也没胆子笑话金义信。

  Gao Qian 没理会叫嚣的金义信,他看着azure light 流转的Heavenly River Sword 满是赞叹的说:“这就是Heavenly River Sword ?果然是Divine Sword 。”

  Gao Qian 手里就有很多Top Grade 剑器、刀器,dragon scales 刀更是是有着强大刀魂,可和Heavenly River Sword 相比,还是差了一筹。

  主要是Heavenly River Sword 有自己的核心,就如同monster beast 一般可以自行吞吐运转source power 。

  可以说Heavenly River Sword 自身就有着fifth-rank 威能。

  要是袁济天手握Heavenly River Sword ,今天他真要spare no effort 才行。

  可惜,袁济天太托大了,居然让disciple 带着Heavenly River Sword 过来。

  石垣在fourth rank 中也是顶级expert ,和他相比就差的太多了。

  Heavenly River Sword 在石垣手里,至多能发挥出一两分的威能。

  就是袁济天没在,不然Gao Qian 真想说一句:感谢老铁送来的Divine Sword !
  Heavenly River Sword 内有着袁济天的Spiritual Imprint ,哪怕被别的fifth-rank powerhouse 夺走了,也无法驾驭此剑。

  袁济天和Heavenly River Sword 还有着无比密切联系,不论Heavenly River Sword 在哪,袁济天必然能找到。

  Heavenly River Sword 虽好,别人夺了没用,却要和袁济天结下死仇。自然没有人干这种事。

  Gao Qian 却不在乎,袁济天都要杀他了,他拿一把剑又算得了什么。

  石垣手握Heavenly River Sword 又走上前一步,他高声说道:“Gao Qian ,死在Heavenly River Sword 下,也是你的荣耀。”

  Gao Qian 微微摇头,“袁济天Old Yuan 手握Divine Sword 站在这,我还要小心几分。

  “forgive me to speak bluntly ,几位不论拿着何等Divine Item ,也没有胜利的可能。”

  “你可真敢吹!”

  石垣也有点不耐烦了,面对天河Divine Sword ,Gao Qian 还在扯淡。

  他也不想说话了,Heavenly River Sword 一转直斩Gao Qian 。

  azure sword light 汹涌激荡,如天河倾泻般直卷Gao Qian 。

  in a flash ,无穷无尽azure sword light 就把Gao Qian 淹没了。

  在场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大多数人只能看到八方漫溢席卷的青碧sword light 。

  只有fourth rank 层次的Source Master ,才能勉强看到sword light 中精妙变化。

  几乎所有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都做出一个判断,Gao Qian 完了!

  如此强横sword light ,已经隐隐达到fifth-rank 层次,任何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都禁不住这一剑。

  就在不少人in the heart 断定Gao Qian 必死的时候,如潮水般席卷八方的青碧sword light 猛然收敛凝聚,重新化作一柄azure long sword 。

  azure long sword 的剑刃,就被Gao Qian 很随意的用两根手指夹在中间。

  嗯,那姿势和ordinary person 夹烟差不多。

  石垣满脸骇然,他不论如何催发sword intent ,Heavenly River Sword 都被强横无匹力量完全压制,用不出任何变化。

  Gao Qian 对石垣slightly smiled :“石先生,你怎么不动了?”

  石垣急得脸都白了,一身source power 疯狂鼓荡,却怎么也无法抽出Heavenly River Sword 。

  旁边的庞勇和金义理见势不妙,两人急忙同时出剑攻击Gao Qian 。

  Gao Qian 眼中深幽目光一转,挥剑的庞勇身体微微一震,精神意识和所有生机已经被Seven Slaughter Sword 斩灭。

  庞勇从Gao Qian 身边直charge ahead ,一头抢在地上划出十多米,把旁边桌椅撞翻了一大片。

  然后,庞勇就再没有任何声息。

  另一侧的金义理已经挥剑斩到Gao Qian 面前,Gao Qian 手指轻轻一摆,被他夹住的Heavenly River Sword 猛然反斩过去。

  石垣察觉不对,却根本控制不住手中Heavenly River Sword ,他眼睁睁看着Heavenly River Sword 把金义理脑袋斩飞出去。

  金义理的脸上都是不可思议,他眼睛不甘心的瞪着石垣,似乎在责怪石垣没控制好Heavenly River Sword !又似乎是怨恨石垣的无能……

  不管金义理想什么,他都无法在表达出来。

  眨眼之间,三名fourth rank 已经死了两个。

  手握Heavenly River Sword 的石垣都傻了,他呆立在那看着翻滚落到的金义理人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石垣完全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
  金义信也傻了,因为younger brother 人头就落在他脚下,金义理那双怨恨眼睛正对着他。

  所有观战的人也都呆住了。这和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在他们看来,Gao Qian 在Heavenly River Sword 下最大挣扎几招,然后被石垣一剑斩杀……

  这个结果,却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的!
  就是沈正君和杨明秀都很惊讶,两人知道Gao Qian 是fifth-rank ,也觉得Gao Qian 能赢,可赢的这么轻松简单,却完全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拿着Heavenly River Sword 的石垣,在Gao Qian 前面就像个三岁小孩,随便Gao Qian 怎么摆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Gao Qian 对dumbfounded 的石垣说道:“石先生,您也不必太沮丧。

  “按理来说,我和几位动手真是胜之不武。无奈,你们overbearing 非要杀我。

  “事情传出去,大家也不能说我strength to bully the weak 。”

  “你、说什么?”

  石垣一脸惊疑的看着Gao Qian ,他总觉得Gao Qian this remark 别有意味,只是他脑子非常乱,一时有点想不明白。

  Gao Qian 没理会石垣,他目光投向江心停着的golden flower 号。

  在golden flower 号一间船舱内,一个人正鬼祟的用telescope 偷偷观察这里。

  这人手里还握着个无线电communicator 似的设备,应该是某种炸弹遥控装置。

  Gao Qian 也感觉到了,红毯下面埋了不少炸弹。

  看起来对方也是做了两手准备,真要打不过就引爆炸弹送众人一起上天。

  这种炸弹对他毫无威胁,哪怕等到对方引爆炸弹,他都能在瞬间脱离爆炸中心。

  这人眉眼间和金义信金义理颇为神似,应该就是Jin Family brother 中的金义智。

  这人到是心狠,金义信还在,他就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准备引爆。

  有点太远了,这人又一身Source Armor ,Seven Slaughter Sword 、天相诛divine arrow 这样的精mysterious 术未必能杀死对方。

  Gao Qian 想了下还是随手拔刀,明若limpid autumn water 的dragon scales 刀闪耀间向前直斩。

  明澈冷冽的弧形blade light 延伸出数千米,汹涌流淌的辽江都裂开一条深深白线,巨大golden flower 号从中间无声无息分开,波光中荡漾圆月都分成了两片。

  幽深无尽的星空,似乎都被明锐无匹blade light 斩成两半。

  刹那间,blade light 所及之处,天、月、江、船尽裂。

  在场众人都看到了this blade ,都感受到了this blade 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斩天分江之威。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所有人都只能呆呆看着Gao Qian 挥刀的背影,说不出一个字,做不出任何表情。

  众人耳中只能听到能直入灵魂的凌厉刀啸。

  Gao Qian 收刀入鞘,他看着转又恢复如常的汹涌江水,不免生出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感慨。

  Gao Qian 转过身对石垣微笑说道:“石先生,献丑了。”

  (大章节就不分章了~怕又被骂断章~诸位,求月票求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