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29

2022-03-25

  第229章 人月两团圆

  星空深邃,明月如轮,大江滔滔。

  刚才那道斩破天、月、江的明锐blade light ,却早已经消散无踪。

  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改变。

  众人都是精神恍惚,难以自制。

  那道Peerless Blade 光他们视野中消失,却深深印在他们心灵深处,成为他们记忆中无法抹掉的烙印。

  source power cultivation base 越是brilliant ,越能感应到this blade 的恐怖。

  石垣、韩霜等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看到blade light 升起,他们心里就有了一个明确判断:这是fifth-rank 力量!

  Gao Qian ,这个二十三岁年轻男子,赫然是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
  联系到Gao Qian 之前说的胜之不武、strength to bully the weak ,所有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的确,身为fifth-rank powerhouse 的Gao Qian ,对付他们就是strength to bully the weak 。

  石垣心里无比绝望,Heavenly River Sword 还在他手里,但他完全失去了斗志。

  其实overwhelming majority 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对于fifth-rank powerhouse 的强大都缺少一个清晰概念。

  跟随袁济天十多年,石垣深知fifth-rank powerhouse 有多强大。

  Heavenly River Sword 虽然fifth-rank Top Grade 剑器,想拿来对抗fifth-rank powerhouse 却是做梦。

  哪怕是Gao Qian 这种新晋级的fifth-rank powerhouse ,也没有任何剑器能与之相比。

  要是他teacher 袁济天在这,手握Heavenly River Sword ,也许有可能斩杀Gao Qian 。

  石垣看着Gao Qian ,对方脸上笑容还是那么礼貌、温和、优雅。

  可越是如此,石垣越能感觉到礼貌优雅后面的浓烈讽刺。

  一刀分月断江,然后说什么‘献丑了’,这是人说的话!

  石垣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dignified fifth-rank powerhouse ,这般戏弄我们,很有趣么?”

  周围众人听到这话,一个个都是神色复杂。他们都感觉Gao Qian 像是fifth-rank ,毕竟那blade light 太强横了。

  只是他们对fifth-rank 所知不多,这种判断也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石垣可是袁济天eldest disciple ,他虽然不是fifth-rank ,却能天天见到fifth-rank 。

  石垣都说Gao Qian 是fifth-rank powerhouse ,那Gao Qian 肯定是fifth-rank powerhouse !
  别人最多就是震惊又震惊,杨明贤、杨旭阳and the others 却是脸色如土。

  Gao Qian 居然是fifth-rank !他们居然选择了背弃Gao Qian !他们居然选择了金义信!

  杨明贤、杨旭阳都很有城府,这两位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震惊,懊悔,畏惧,痛苦,甚至是忿恨!
  没错,杨明贤杨旭阳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一个问题,沈正君和杨明秀坚定支持Gao Qian ,一定是事前知道了Gao Qian 是fifth-rank !

  最可恨的两人秘而不宣,让他们做出了错误选择。

  this step 迈出去,就再没可能回头了!
  舍弃了一个二十三岁的fifth-rank powerhouse ,也有可能是有记载以来最年轻的fifth-rank powerhouse ,去报一个fifth-rank powerhouse Direct Disciple 的大腿!

  不论怎么看,这个选择都太愚蠢了。

  沈正君和杨明秀并没有在意杨旭阳他们的反应,这群人自己选错了路,就要承担代价。

  而且,这群人其实无关紧要。

  Yang Family 、Shen Family 都是Great Family ,包括各种旁系在内,上上下下足有一万多人。

  这样庞Great Family ,挑选一些能做事的人再容易不过。

  杨明贤and the others 留下的空缺,很快就会被填补上。

  至于他们留下的martial power 空缺,有Gao Qian 这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在,这些根本不是问题。

  沈正君和杨明秀现在更关心石垣,这位袁济天eldest apprentice ,不知道Gao Qian 要怎么处理?

  杀石垣很容易,问题是袁济天会有什么反应很难预料。

  generally speaking ,fifth-rank powerhouse 都会划定地盘,大家互相尊重。

  当然,fifth-rank powerhouse 也有脾气不好的。several decades 间,联邦就有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死于内斗。

  联邦对外的战斗中,也死了数名fifth-rank powerhouse 。

  计算一下数字,就会发现fifth-rank powerhouse 死亡率非常高!
  Gao Qian 才成就fifth-rank ,能否获得袁济天这样的老牌fifth-rank powerhouse 认可,也是个巨大问题。

  沈正君和杨明秀虽然担心,却又不好乱说话。

  毕竟,他们对fifth-rank 了解的太少,更不了解袁济天的为人性格。在这件事上,他们其实帮不上什么忙。

  另一方面,Gao Qian 已经是fifth-rank powerhouse 。他们虽然是Gao Qian 长辈,却要给Gao Qian 足够的尊重。

  这件事,还是要Gao Qian 自己做决定才行。

  对于石垣的愤怒质问,Gao Qian 觉得很好笑,“你们大张旗鼓跑来杀我,却说我戏弄你们,这未免有些不讲道理了。”

  石垣神色难看,他要知道Gao Qian 是fifth-rank ,怎么可能跑过来帮忙。

  他Master 要知道Gao Qian 是fifth-rank ,怎么可能管这种事。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有点晚了。

  石垣想了下说道:“Mister Gao ,这件事是我们错了。您说怎么办吧,我绝无二话!”

  石垣不敢动手,又不甘心等死,this remark 看似光棍,其实是硬中带软,带着几分恳求之意。

  他表达意思很简单:“我是任凭安排了,dignified fifth-rank powerhouse ,总不能非要逼死我吧?”

  Gao Qian 听懂了石垣的unspoken implication ,他indifferently said :“敢作敢当,好汉子、不愧是Old Yuan 的Disciple !”

  Gao Qian 转又对金义信说道:“金先生,我这就送你去和brother 团聚。”

  他抬头看了眼天上明月,“人月两团圆,阖家共欢乐。这两句问候麻烦还要金先生帮我带到。”

  金义信吓的浑身颤抖,想要哀求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石垣也听出不妙,他才要说话,就看到一抹明锐blade light flashed 即灭。

  然后,他的视线就拔高起来。

  石垣这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的头被斩断了。在他意识溃灭的时候,看到了金义信的脑子就在他旁边翻滚着飞起。

  不止是石垣没看清楚,周围众人都没看到Gao Qian 拔刀。

  Gao Qian 出刀收刀太快了,众人最多看到一闪即逝的明澈blade light ,看到飞天而起的两颗人头。

  不少人禁不住低声惊呼。

  金义信not worth mentioning ,石垣却是袁济天eldest disciple ,Gao Qian 就这么杀了?!

  as cold as ice and frost 的韩霜,脸上都露出了惊异之色。

  Gao Qian 既然成就fifth-rank ,其实没必要杀石垣。这也是给袁济天一个小小面子。

  Gao Qian 却杀的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没有任何迟疑。由此可见,这人行事强硬,和他彬彬有礼样子完全不同。

  韩霜心里警惕,东北三州本是她teacher 的地盘,Gao Qian 横空出世,其实对她teacher 影响最大。

  偏偏Gao Qian 又是这般强硬性格,如何处理双方关系就必须小心拿捏才好……

  徐万康虽然神色平静,其实手心也在冒汗。Gao Qian 的杀性真重!
  比较起来,那几位老牌fifth-rank powerhouse ,手段更老辣,却少了这份凌厉和锐气。

  Gao Qian 斩了石垣和金义信,随手把石垣手中Heavenly River Sword 接过来。

  他轻弹剑身,青碧剑刃上azure light 大盛,雄浑sword intent 直指他的Divine Soul 。

  这柄Heavenly River Sword 内有袁济天Spiritual Imprint ,被外力一碰就会激发sword intent 。

  换做沈正君杨明秀,绝对握不住Heavenly River Sword 。

  Gao Qian laughed ,别人拿了Heavenly River Sword 没用,落在他手里可就不一样了。

  他就算没办法磨灭袁济天的Spiritual Imprint ,也可以用混元鼎重新炼制Heavenly River Sword 。

  Gao Qian 把Heavenly River Sword 还鞘,这才对在场呆立在一旁的Jin Family 随从说道:“你们回去和Old Yuan 说一声,Heavenly River Sword 我收到了,Old Yuan 如此厚爱,我真是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他说道:“等Old Yuan 有空暇,我必登门拜访。”

  说完,Gao Qian 一摆手,“你们可以走了……”

  一群Jin Family 护卫随从such as the amnesty ,都急忙忙转身要走。

  “诶,把金先生、石先生一起带走。两位在这里也不太方便。”

  Gao Qian 看这群人连尸体都不管,他只能再交代一句。

  一群人不敢违抗Gao Qian 命令,扯了两块桌布把尸体一包就带走了。

  这群Jin Family 人才走没多远,江心上的golden flower 号就轰然裂成两半,在江水中迅速下沉。

  Gao Qian 也没在意,辽江足有several hundred meters 深,多一艘沉船什么都不影响。

  Gao Qian 对周围众人说道:“因为个人琐事影响了大家用餐赏月,很抱歉。

  “事情已经解决,诸位可以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Gao Qian 又对沈正君和杨明秀说:“长官、秀姨,我先走一步。”

  “你忙吧。”沈正君nodded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Gao Qian 对徐万康nodded :“Third Brother ,今天事情多,就不招待了。”

  徐万康急忙nodded :“您忙、您忙……”

  Gao Qian 又对韩霜礼貌nodded 示意,这才提着Heavenly River Sword 和dragon scales 刀拔空而起,刹那间已经飞天远去。

  杨明贤、杨旭阳and the others 脸色无比难看,Gao Qian 从始至终都没看他们。

  Gao Qian 这种冷漠态度,也让他们心里最后一点侥幸彻底熄灭……

  这会,也没人在意杨明贤他们。

  韩霜招呼都没打一声,她直接驾驭Source Armor 冲天飞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必须立即联系teacher 。

  另一方面,她有种感觉,石垣、金义理被Gao Qian 所杀,很可能不是结束,而是fifth-rank 之战的开始!
  (今天只有一更了~还是解释一下,感冒了,吃了颗药昏沉沉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