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30

2022-03-26

  第230章 引狼入室
  宋州,秀云岛。

  袁济天躺在躺椅上,手里端着Master 特制的石楠根烟斗,来自Yun Prefecture 的Top Grade 烟草正安静释放出柔和烟香。

  海风拂过,本就柔和的烟香随风散成一缕缕一丝丝,香气更多了几分faintly discernable 的飘渺。

  古人说过: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此时此刻,袁济天不由想起了多年以前,他和心爱女子对着海上明月发下的誓言,Life and Death Together ,永不背弃。

  可惜,伊人以去。只有他的记忆角落里留下了一个位置,每每在他最寂寞的时候冒出来。

  袁济天轻轻叹气,那时候要什么没什么,他现在要什么又什么,可那时候他比现在要快活许多许多。

  不过,并不是他那时候过的好,而是那时候的快乐太廉价了!

  袁济天摇摇头,过去可以回味,却不值得为此懊恼后悔。

  他现在很好,非常好!
  一封手书,就能万里之外取人性命。所谓生杀予夺,就是如此!
  a real man 可以没有女人、朋友,却不能没有力量、权势!
  “想来有Heavenly River Sword ,怎么也不会出事……”

  袁济天对Heavenly River Sword 很有信心,this sword 器是他在异界探险所得。

  Heavenly River Sword Instrument 的精妙构造强大威能,现在的Source Armor 技术都无法仿造。

  石垣性格上有些放荡,做正事还是比较靠谱。金义理做事也谨慎,想来不会有什么意外……

  袁济天想到这里却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他不应该想到这种小事才对。

  怎么就突然想到了Heavenly River Sword ?
  袁济天催发眉心Source Star ,想要和Heavenly River Sword 建立共鸣,让他意外的是,Heavenly River Sword 居然消失了。

  Heavenly River Sword 上有他Spiritual Imprint ,不论距离多远,哪怕Heavenly River Sword 送去了异界,他都能感应到Heavenly River Sword 的存在,感应到Heavenly River Sword 的位置!

  袁济天坐不住了,他loudly said :“来人。”

  远处的Disciple 柳瑛急忙走过来,“teacher ,我在。”

  “你去联系石垣,问问情况。”

  袁济天目光looked towards 天上的明月,宋州距离Liao Prefecture 太远了,一个极东极北,一个偏南,横跨数州,直线距离应该在六七千公里。

  他现在全速赶到Liao Prefecture ,至少也需要两个小时以上。

  真要是出事,他现在动身也来不及了。

  柳瑛看到袁济Heavenly God 色严肃,她不敢怠慢,急匆匆去了。

  没等柳瑛打电话,电话先响了。

  隔着more than three hundred meters 的距离,袁济天清晰听到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石垣先生死了,金义理先生死了,庞勇先生死了,Gao Qian 把人都杀了,还抢了Old Master 的Heavenly River Sword 、Gao Qian 好像已经是fifth-rank 了……”

  打电话那人很惶急,说话声音都在颤抖,脑子也不太清醒,叙述颠三倒四不分主次轻重。

  袁济天却听懂了,这件事本身也不复杂,Gao Qian 居然是fifth-rank !
  这真的让袁济天大为震惊!
  他第一反应就是胡扯,Gao Qian 才多大,二十三岁,怎么能成fifth-rank ?从娘胎里就开始cultivation 的?

  听完那人乱七八糟的描述,袁济天又觉得Gao Qian fifth-rank 这件事应该没错了。

  fourth rank 能飞,可也就是能飞。催发的sword light blade light ,不过是source power 散逸出来的光影,大半的没有实质formidable power 。‘

  Gao Qian 一刀断江分月,还有可能是幻象。可他一刀把千米外游轮斩成两截,却只有fifth-rank 才能做到这一点!
  Gao Qian 居然真的是一位fifth-rank !
  袁济天心里真是有一万只Divine Beast 咆哮狂奔,这种不符合常理的事情,就被他遇到了!

  很可笑的是,Gao Qian 既然是fifth-rank 为什么不早说,他是非得玩扮猪吃虎才开心?!

  袁济天很不理解Gao Qian 的思维逻辑,早早亮出fifth-rank 的身份,谁也不会去找他麻烦。

  就是金义理,也只能打掉牙咽到肚子里,他都不敢血流出来。更不会找他说什么报仇的事!
  事情闹到this step ,完全是Gao Qian 的责任。

  袁济天越想越恼火,Gao Qian 这小子脑子是什么毛病。

  要是Gao Qian 此刻站在他眼前,他真想拍死Gao Qian 。

  只是冷静下来,袁济天还是不想冒险。

  这个道理很简单,哪怕是一种新型的武器,都要经过千百次实战才能检验出优缺点,才能找到最合适的使用方式。

  fifth-rank 力量更是深奥之极,他成为fifth-rank 已经快二十年了,自觉对fifth-rank 力量的理解还比较肤浅。

  更别说Gao Qian 这种新晋的fifth-rank ,对于fifth-rank 力量的理解、运用,必然停留在一个低阶层次。

  如果和Gao Qian 对战,他有八成把握能完胜Gao Qian 。

  但是,就算有八成的胜算,袁济天也不愿意动手。

  毕竟还有两成失败的风险。

  再有,Gao Qian 怎么就成了fifth-rank ?他一定有力量来源,他背后一定有组织或者某个powerhouse !
  帝刹族也好,或者异界的powerful existence 也好,都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

  袁济天想了很久,他不觉得这件事是个偶然。这里面的情况一定非常复杂。

  死了两个disciple 不算什么,不值得为此冒险和Gao Qian 开战。

  只要Gao Qian 把Heavenly River Sword 还回来,大家完全可以一笑泯恩仇,交个朋友!
  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动手的准备。

  因为这个Gao Qian ,真他么的不按常理出牌!
  他活了七八十岁,朋友总是有几个的。

  袁济天想了一下,fifth-rank powerhouse 互相都认识,可要称得上朋友的,也就那么两三人。

  文无一?

  袁济天又觉得不行,文无一这人太贪婪了,欠了文无一的人情可是个大麻烦。

  而且,文无一这人阴险狡诈,动手的时候没准故意坑他一把,那才难受。

  想来想去,袁济天最终还是决定联系海狼帝国的风神会。

  海狼帝国的文化是华夏分支,只是several decades 前西化,又刚好赶上source power 体系巨变,海狼帝国因此国力大增。

  在Source Armor 锻造方面,海狼帝国的技术比西方强国都好。

  风神会是由海狼帝国三位fifth-rank powerhouse 组建的组织,实力庞大,几乎占据了海狼帝国半壁江山。

  宋州商业发达,和海狼帝国有各种贸易往来。风神会也几次想要进入宋州,却都被他们三个联手挡住了。

  this time ,说不得要引狼入室了!
  袁济天冷笑,风神会虽强,终究是外来的组织,想要在宋州站稳脚跟就要倚重他才行。

  想要abandon one’s benefactor after achieving one’s goal ,风神会也没那个资格。

  要杀Gao Qian ,借用风神会的手再好不过。至于损失,那也是宋州其他两位的损失,和他有个屁关系。

  相反,有了风神会这个外援,他
  袁济天站在这个位置,眼睛里只有他自己,apart from this ,什么国家民族,什么亲人朋友,在他看来不值一文。

  当然,只要Gao Qian 愿意妥协把Heavenly River Sword 还回来,他也不是非要走到this step 。

  袁济天把Disciple 柳瑛叫过来,“你去找Gao Qian ,态度客气点,就说以前都是误会,请他过来面谈。他不愿意过来,我也可以去辽安见他……”

  Gao Qian 再怎么年轻也是个fifth-rank ,柳瑛显然没资格和Gao Qian 谈条件。

  让柳瑛过去,也是试探一下Gao Qian 的态度。

  如果对方懂事,直接把Heavenly River Sword 给柳瑛,那就更好了……

  不行再面谈聊聊,Gao Qian 要是不懂事,说不得就只能让他归西了!
  Heavenly River Sword 对他非常重要,他绝不能容忍Heavenly River Sword 有失!
  以袁济天的地位和能量,柳瑛当时就联系了私人飞机直飞辽安。

  等柳瑛离开,袁济天分别联系了文无一、陆渊、夏春秋、徐重这几位,主要是找他们探听口风。

  结果,谁都不知道Gao Qian 是哪冒出来的!

  陆渊还好,他有消息渠道,知道Gao Qian 是真正的fifth-rank 。

  其他几位都对袁济天的消息表示了质疑,并不是他们信不过Gao Qian ,而是Gao Qian 二十三岁成就fifth-rank 这件事太让人震惊了!
  袁济天这番操作,也让Gao Qian 成为fifth-rank 的消息在联邦高层迅速传播开来。

  大部分人虽然都是将信将疑,可袁济天何等身份,哪有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Gao Qian 成为fifth-rank 的消息,就像是一颗核武扔进了联邦高层,引发了巨大的动荡和冲击。

  只是Gao Qian 偏局辽安,一时之间,他还感受不到这种冲击带来的影响。

  早上九点,Gao Qian 正在床上搂着女朋友享受甜蜜,就接到沈正君的电话,袁济天Disciple 柳瑛前来拜见。

  袁济天反应到很快,立即就派人过来,看得出来,他对Heavenly River Sword 真的很在意。

  可惜,昨天晚上他就把Heavenly River Sword refining 了。

  this sword 器很强大也很特殊,也不方便给别人用,Gao Qian 自己还用不上。

  考虑再三,Gao Qian 把Heavenly River Sword 回炉重练成of materials ,作为Yellow Cloth Strongman 的内部source power 核心。

  有了这颗核心,Yellow Cloth Strongman 就能运转fifth-rank 层次的source power 。因为这颗核心的特殊,还有极大升级空间。

  解决了source power 核心,Yellow Cloth Strongman 的身体结构就容易多了,毕竟他手里有那么多炎金。

  加上在异界斩杀的各种强Great Demon 兽,都有不少特殊材料。

  按照Yellow Cloth Strongman 详细教材,Gao Qian 已经完成了大体上的制作。

  只等选个好日子植入吕布无双战魂,试着激活这具Yellow Cloth Strongman 。

  Gao Qian 没兴趣和小角色废话,他让杨云瑾去和柳瑛聊聊,看看袁济天有什么说的。

  杨云瑾和柳瑛的交流到是很友好,柳瑛也如实传递了袁济天想法,邀请Gao Qian 宋州面谈。

  Gao Qian 知道袁济天的意思,他让杨云瑾和柳瑛说清楚,第一:Heavenly River Sword impossible 还给袁济天。

  第二:袁济天欠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诚恳的认错道歉。

  柳瑛当然不敢说什么,她只能通过电话把Gao Qian 话如实传达给袁济天。

  袁济天放下电话后勃然大怒,把喜欢的烟斗捏了个粉碎,他大骂道:“你自己非要courting death ,别怪我vicious and merciless !”

  怒气comes and goes fast 。

  袁济天很快冷静下来,他亲自拨通了风源刃的电话,“风源会长,您好……”

  (还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