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37

2022-03-29

  第237章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袁济天和陆渊认识也快二十年了,这几年陆渊对他很是热情,双方还见过两次面。

  对于陆渊,袁济天心里是看不上的。

  这个联邦最老的fifth-rank powerhouse ,已经尽显老态,眼看着就没几天活头了。

  作为一个fifth-rank powerhouse ,陆渊却是那么的怕死,为此不惜乱折腾。

  在袁济天看来,陆渊是病急乱吃药,完全没有了fifth-rank powerhouse 的尊严。

  可是,不管陆渊如何怕死,他总归是fifth-rank powerhouse ,而且是老牌fifth-rank powerhouse 。

  根据他听到的消息,是陆渊主动去勾搭Gao Qian 。

  陆渊活了一百多岁,当真是wily old fox 。既然是陆渊主动,那必定早就做好了准备。

  结果,结果就被Gao Qian 给生吞活吃了!
  没人知道陆渊的死活,但是,Gao Qian 在便宜处理陆渊的资产却是事实。

  所以,陆渊必定是死了!
  袁济天真的很好奇,Gao Qian 是用什么手段弄死陆渊的!

  难道Gao Qian 背后真的有人支持?

  另外,袁济天也非常不理解,Gao Qian 本就是Liao Prefecture 人,陆渊的资产都在东三州,Gao Qian 为什么要便宜变卖这些资产。

  那样子真是一副崽卖爷田不心疼的架势。

  袁济天都替Gao Qian 感到可惜,陆渊忙乎了一辈子攒下的family property ,就这么便宜处理了,至少要损失一半!
  就是因为Gao Qian 疯狂的举动,也让陆渊死亡的消息迅速传开。

  整个联邦的高层Source Master 圈子都因此大为震动。

  陆渊虽然没存在感,可作为fifth-rank powerhouse ,却是东三州的中流砥柱,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

  有陆渊在,东三州就不会太乱。东三周就能扛住Monster Race 。

  陆渊一死,对东三州影响非常大。

  正常来说,有Gao Qian 顶替陆渊,东三州可能会重新洗牌,却不会大乱。

  可Gao Qian 疯狂抛卖陆渊资产,任谁来看,都是要跑路的节奏。

  不管Gao Qian 此举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却在实质上打击了东三州高层权贵的信心。

  因此有不少东三州的权贵都在向外迁移。

  这种人心上的混乱,对于东三州的秩序、商业,都是极其巨大的伤害。

  袁济天并不关心东三州死活,但他关心Gao Qian 。

  从他的角度来看,却是怎么都理解不了Gao Qian 的举动。

  这也让他生出了很强烈的危机感。

  另一方面,袁济天又对Gao Qian 非常眼红。

  一下拿到了陆渊一辈子攒下的family property ,少说也有两千亿吧。

  要是能尽快解决Gao Qian ,这些钱就都是他的了!
  fifth-rank powerhouse 是不缺钱,但不意味着钱没用。

  几千亿这个数量,也足以让fifth-rank powerhouse 杀人放火!
  问题是有了陆渊的例子,袁济天更不敢轻举妄动。

  袁济天心里着急,又不敢催促风神会那几位。

  在这件事上,他必须表现的从容,不能让对方看出他的急迫。

  就这样等了三天,风神会的东野虎、新垣白叶终于到了秀云岛。

  这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是坐游轮过来的。

  作为fifth-rank powerhouse ,擅自进入别国是极大的忌讳。用飞行方式进入别国,那更是如同挑衅。

  各国的fifth-rank powerhouse 都有这个默契,非必要绝不进入别国。

  must 进入,必须事前打好招呼,避免误会。

  this time 因为有袁济天邀请,这两位也就没有和联邦打招呼。

  这么做不太合规矩,却也不违背规矩。算是一个擦边球。

  真要引发什么矛盾冲突,反正有袁济天顶在前面。

  东野虎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短发环眼,身形高大矫健,气质剽悍阴沉。

  穿着一身black Source Armor ,胸口上的虎头护心徽记高高凸起,非常有imposing manner 。

  新垣白叶是位中年女子,看上去相貌如同三十多岁,颇为beautiful and alluring 。眉宇间更是带着一股女子独有的柔美。

  她穿着white Source Armor 样式精美,犹如一片片树叶层叠编织而成,外观华美又贴合身体曲线,看上去非常赏心悦目。

  袁济天却没多看,这位新垣白叶年纪不比他小,至少也有七十多岁了。

  她能保持三十多岁的容颜,也不知用了多少功夫。

  还有个传闻,她everyday all 要喝十六岁女孩的鲜血来保持青春活力。

  这个传闻当然很扯淡,喝血就能保持年轻,那不成了vampire !
  Monster Race 的血刹到是能通过血液吸收能量,却绝没办法保持青春不老。

  真有这样的能力,全天下的女人只怕都愿意变成血刹了……至少有九成愿意……

  双方见过几次面,说不上old friend ,却怎么也算得上熟人。

  袁济天和两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客气了几句,就引着这两位来到海边凉亭。

  四方开阔,海天无尽,颇有气象。

  袁济天亲自泡茶,茶过三巡,他这才说道:“两位亲至,想必已经有了决定。”

  东野虎nodded ,却没说话。他性格阴沉,并不喜欢多言。

  新垣白叶微笑着微微低头垂眸,摆出非常恭敬的姿态,“我们经过商议,原则上同意袁先生的提议。只是具体细节,还需要商议。”

  “这个当然是要好好商议。”

  袁济天对此表示了赞同,双方合作涉及到方方面面,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要长期合作,就必须把事情先说清楚,以免以后大家有了分歧,脸上都不好看。

  袁济天转又说:“两位来的正好,Gao Qian 才杀了陆渊,抢了陆渊家产。我们先解决Gao Qian ,陆渊的钱可以分你们一半……”

  fifth-rank powerhouse 也要吃饭,尤其是他们有一大堆手下,都要吃饭。

  赚钱,对fifth-rank powerhouse 来说非常重要。尤其是风神会这样的组织,正处在疯狂扩张阶段,到处都需要钱。

  没有钱,就是fifth-rank powerhouse 也没办法让人自带钱粮给他们卖命。

  新垣白叶和东野虎对了个眼色,这件事他们还真不知道。

  不过,应该是好事。

  陆渊old man ,在联邦fifth-rank 中一直是垫底的存在。

  东野虎、新垣白叶都不太看得上陆渊。Gao Qian 能杀陆渊,到也不算太稀奇。

  关键是他们有三个人,反正都是要杀Gao Qian ,既然能多赚一笔,自然是早动手的好。

  东野虎对此自然是非常赞同。他也不觉得这件事需要商量。

  新垣白叶沉吟了下问道:“袁先生,我和东野都外人。我们动手帮你,会不会引来元老会的干涉?”

  联邦的十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只有元老会那四位aloof and remote ,堪称独一档。

  也正是元老会这四位的强势,才能外抗西方,内压Monster Race ,维持着联邦的平稳运行。

  风神会不太在意其他fifth-rank ,却对元老会有着几分忌惮。

  袁济天一笑,要没有元老会,他也不敢去勾搭风神会。

  海狼帝国这群人,天生都是狼子野心,吃人不吐骨头。

  和他们合作,时刻都要小心提防。

  正因为有元老会的外在压力,风神会必须倚靠他,这样才能有一个稳定的合作。

  袁济天自信的说道:“我和应太玄是好朋友,有我出面,他们不会干涉我们的行动。”

  他顿了下又说道:“Gao Qian 先是抢了我的Heavenly River Sword ,杀了我的Disciple ,又暗杀陆渊谋夺陆渊家产。Gao Qian 作恶多端,这等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袁济天义正词严的说道:“用我们的古语来说,我们就是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

  “元老会也是来人,也只能帮我们动手杀Gao Qian !”

  新垣白叶深深低头:“我们愿意帮助袁先生、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斩杀恶徒Gao Qian 。”

  “hahaha ……”

  袁济天大笑举起茶杯,“有两位相助,杀Gao Qian 如杀一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