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Martial Artist Is Super Talented Chapter 240

2022-03-27

  文无一真不是装模作样,他有十多年没亲自动过手了。

  真要让他动手,证明事情已经失控了。

  就像this time ,暴风兵团用尽办法,也没能救出文太明,反而损兵折将。

  更可笑的是,被人拿着文太明威胁,不得不配合流沙城一起战斗。

  当然,消灭Monster Race 和monster beast 总是好的。

  所以,文无一也没急着动手,他到要看看最后能弄成什么样子。

  结果,就是文太明始终被关着!

  文无一忍无可忍,只能亲自出马。

  当然,对方要是不听话,他也不介意动手送这两个家伙一程。

  其实这两个家伙都很有能力,比家族里废物强多了。。

  如果没有这件事,文无一到是可以把他们take in as a disciple 当个走狗。

  为了文家的面子,却必须解决这两个家伙。

  否则,外人还会以为他文无一的剑不利了!
  文无一并不着急,他到有点好奇,这两個狗胆包天的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是乖乖自裁,还是奋起拼命?

  fourth rank 和fifth-rank 之间的差异,就好像兔子和老虎的差距一样。

  不论fourth rank 怎么拼命,在fifth-rank 面前都没有任何的悬念。

  文无一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尽显fifth-rank powerhouse 风范。

  关在房间里的文太明很着急,却也不敢乱吭声了。他知道这位叔祖的脾气很不好!

  九爷目光转动,没找到任何援兵的踪迹,他心里有点绝望。

  他到不怪秦凌,要不是秦凌劫持文太明,流沙城的人早就死光了。

  只是那位秦凌那位mysterious teacher 显然是放弃了!

  这也很正常,毕竟来人是文无一,famous 的fifth-rank powerhouse 。

  为了一群畸变人和fifth-rank powerhouse 作对?
  这world 上的powerhouse 虽多,这样人只怕是一个都找不到!
  至于秦凌这个Disciple ,显然也没有那么重的分量!

  九爷禁不住sighed then said ,他拔出long sword 徐徐漂浮起来,“久闻fifth-rank powerhouse 的大名,今天就来领教一下fifth-rank 之威。死在fifth-rank powerhouse 手下,也不算丢人!”

  看到九爷要动手,秦凌很是着急,她急忙在心里呼唤teacher 。

  同时,她也飞天而起和九爷并肩而立,不管teacher 来不来,她都不能让九爷单独去面对文无一。

  底下的文太明兴奋起来,这俩个家伙还真敢动手,haha ,这下看他们怎么死!
  文太明转又犹豫起来,要不要让叔祖show mercy ,把这两个货色留给他处置?

  他想了一下终究没敢说话,叔祖做事,可轮不到他指手画脚。

  文无一看到九爷和秦凌要动手,他反而笑了,现在的fourth rank Source Master 这么无知?居然还有胆子对他拔剑!

  “勇气可嘉,却太愚蠢了。”

  文无一评价了一句,他五指伸展正要一把捏死这两个act recklessly 的家伙,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他转身看过去,就看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这人一身华美golden Source Armor ,三角状的golden 面甲后面,只能看到一双桀骜如鹰的双眸。

  在这身背后还有长长血红cloak 飘摆摇动,血红cloak 如同飞扬的战旗,又像是燃烧的血,炽烈中带着无尽killing intent 。

  这人手握一柄long halberd ,戟刃上cold light 森然冷冽。

  文无一只是看了对方一眼,他心就猛的一紧,瞳孔自然收缩,眉心深处Source Star divine light 大盛,体内source power 刹那间全部运转起来。

  这种状态的文无一,周身赤红眼光反而向内收敛。

  fifth-rank powerhouse 的力量,不会有任何浪费,都会更有效率的运转起来。

  文无一脑子疾转,却想不到这人的来历!

  这world 上的fifth-rank powerhouse 不少,他当然有很多都没见过。

  只是,就算没见过总听说过对方的名头,知道对方的各种特征。

  眼前这个人一身golden armor 赤红cloak ,手握long halberd ,这造型极其独特,也有着超强辨识度。

  如果他听说过这个人,绝不会忘记。

  文无一很疑惑,他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所以,这是个从地里冒出来的fifth-rank powerhouse !
  从对方的Source Armor 样式、long halberd 样式,还有他身上的cloak ,都呈现出一种浓烈的华夏风。

  怎么看这位都是华夏人。

  联邦什么时候多了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他居然对此一无所知。

  没错,对方虽然没有催发力量,可从对方Spirit, Soul and Qi 势到source power 波动,都展示出fifth-rank 才有的强大威能。

  难道这人是Gao Qian ?可和传闻中的Gao Qian 差的太多了!
  fifth-rank powerhouse 外在可以伪装,可内在的Spirit, Soul and Qi 质、source power 特质却是无法伪装的。

  文无一手握住烈阳剑柄,他solemnly asked :“who you are ?”

  他现在很怀疑对方是故意引他过来,这是个针对他的圈套!

  越是如此,文无一反而越冷静,他知道at this time 绝不能乱。

  想要围杀一位fifth-rank powerhouse ,至少要两三位fifth-rank 配合才有可能做到。

  否则,就算强如应太玄这样的Peak fifth-rank powerhouse ,也未必能把他当场击杀。

  Gao Qian 此刻正用意识控制着吕布,当然,外在的Spirit, Soul and Qi 势都源自吕布的战魂。

  这也是非常好的伪装,让人看不透吕布的真实情况。

  对面的文无一的确很强,从各方面表现来说都胜过陆渊。

  陆渊实在是太老了,年轻的时候可能还走错了路。晋级fifth-rank 后也没能维持住身体机能。

  这让陆渊表现出的battle strength 就明显差了一层。

  文无一大概八十岁左右,比陆渊小了快三十岁。这个差距可太大了。

  文无一的精神、身体都呈现出一种很强盛的状态。

  Gao Qian 说道:“文先生,秦凌是我的人。你带着你的人走吧,此事到此为止。”

  双方lacking hatred and enmity ,Gao Qian 不想杀文无一。

  秦凌对文家有什么怨念,等她晋级fifth-rank 后自己去解决就行了。

  文无一有点意外,这人居然是秦凌背后的靠山!
  流沙城存在三十年了,一直都的畸变人聚集的地方。这种地方还能培养出fifth-rank powerhouse ?
  畸变人虽然对source power 异常亲和,可身体和精神都在强烈辐射下畸变,这让他们失去了人体本身的平衡。

  想要成就fifth-rank ,必须精神、身体高度统一。

  一个畸变人,却是怎么都无法做到统一的。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原本应该是什么样子。

  而且,流沙城真要有fifth-rank powerhouse ,也不必活的这么憋屈。

  所以,这个家伙是哪冒出来的?

  文无一thoughts are revolving ,却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家伙不是fifth-rank ,而是通过某种特殊手段伪装成了fifth-rank 。

  相比于凭空冒出一个fifth-rank powerhouse 来,这种推断反而更加的合理。

  和惊疑不定的文无一相比,九爷和秦凌都是大喜。

  尤其是九爷,他didn’t expect world 上真有这种powerhouse ,会不顾一切为秦凌出头,为他们出头!

  九爷这会恨不能给Gao Qian 跪下来三叩九拜,来表达心中的感激。

  秦凌却在喜悦之中有了几分疑惑,眼前这人虽然威风霸道,却绝对不是teacher 。

  teacher 虽然带着面具,可表现出的气质和这人差别太大了。

  在Grand One Palace 内,她也从没见过这位。难道是teacher 的另一位Disciple ?
  但她可以肯定,这人必然是teacher 派来的!
  didn’t expect teacher 座下还有fifth-rank powerhouse 听命,teacher 果然Divine Ability 无尽!
  文无一之流,根本不值得teacher 亲自出手!

  秦凌stared wide-eyed ,她很好奇这位到底有什么ability !
  文无一却忍不住了,他sneered 说道:“想要出头也行,报个姓名来历,也让咱听听,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名字不重要。”

  Gao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我管这件事凭的是手中long halberd 。”

  既然文无一不甘心,那就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Gao Qian 没废话,手中Dualbladed Halberd 上lightning 闪耀,就如同横天霹雳般直击的文无一。

  有了雷神核心能量炉,吕布催发source power 级别已经达到fifth-rank 顶级层次。

  在Gao Qian 驾驭下,雷神核心能量炉化作一团焰光,无穷无尽的source power 在燃烧焰光传导全身。

  吕布的被动神速被完全激发出来,这一击不但刚猛如霹雳,更是迅疾如电光。

  双方距离差不多有三十米,零点零五秒内,lightning 闪耀的long halberd 已经刺到文无一面前。

  文无一虽然早有准备,也被long halberd 的速度吓了一跳。

  他拔出烈阳剑,在六龙驭阳诀催发下,烈阳剑瞬间变成赤红如日的炽烈光轮。

  这门秘术的inheritance 极其特殊,formidable power 也异常霸道。

  文无一自己都难以承受如此霸烈的威能,所以他不太喜欢和人动手。

  只是对面敌人too terrifying 了,他哪敢留手,见面就催发出Strongest Absolute Art ,不敢有丝毫保留。

  thunder 一般的long halberd 轰在赤红日轮上,赤红日轮轰然崩碎,文无一连人带剑被轰飞出去several hundred meters 。

  双方交手散发的冲击波,更是把九爷和秦凌一起轰飞出去。

  过了一会,如同霹雳般轰鸣才撕破夜空,不断向着八方传递。

  下方院子、房屋,都被摧毁了一大片。

  幸好为了看管文太明,这一片根本没住人。只有文太明最倒霉,一下被坍塌房屋埋在了里面,生死不知。

  疾退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文无一脸色异常难看,他握剑的手都在微微震颤。

  对方的恐怖一击,让他差点受伤。

  文无一虽然还有Absolute Art secret technique ,但他没兴趣为了一个废物和对方拼命。

  他深深看了眼吕布后转身就走。

  一道赤红rays of light 如同流星般划破夜空,瞬间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Gao Qian 控制着吕布对秦凌nodded ,秦凌才要说话,Gao Qian 向前迈了一步,人就遁入了虚空。

  秦凌和九爷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两人眼中都流露出几分庆幸,几分欢喜。

  这一关,他们是过去了!

  秦凌想了下突然Aiya 一声,她急忙忙落在坍塌房屋上,她对九爷高声大叫:“快、快把文太明挖出来,这小子可别死了……”

  (三更求月票~马上月底了~大家有月票就投吧~)